• 乌金公子

    更新时间:2018-11-21 10:35:24本章字数:1772字

    “公主,那位公子还在外面等着您呢。”听泉在外面等着查小亮,听到动静连忙迎上来。

    “哦,差点忘记了,去,把玉枕装好了,本公主去见帅哥咯~”查小亮连忙坐到镜子前,仔细查看自己的脸,“恩,本公主长得那是当真的漂亮啊~”

    查小亮说的不是假话,自从高阳真身的魂魄死去后被查小亮鸠占了鹊巢,心态好,吃的也好,人也渐渐丰润起来,再加上本来就天真丽质,真是让人看了便移不开眼的炫目光彩。

    乌金公子正坐在外殿里品着皇室上海的茗茶,听到侍女通传,一转身,就看到了一位宫装丽人款款而来,梳着妖艳的灵蛇髻,身披一件宽松的浅橘色镶金丝的振袖,美艳无双的脸上带着热情的微笑,额上描了一朵千娇百媚的红梅花。

    “多谢公主纡尊降贵面见小人。”乌金公子命手下接过玉枕,恭敬地行了一礼。

    查小亮心底里可是乐开了花,面具美男啊!长身玉立,只可惜看不见面具底下的脸,瞥了一眼旁边的忠犬听泉,听泉立马得令。

    “面见公主,为何仍带着面具,是何居心!”

    查小亮装模作样地制止了听泉,向乌金公子赔礼,“公子莫怪,本宫的奴婢被本宫都关坏了,只是本宫却也好奇公子面具下的面容。”

    乌金公子还了一礼,睿智的眼眸有些黯然,“很抱歉,小人不能摘下面具,在小人童年因为顽皮偷偷跟着小人的家父进山去打猎,被老虎啃去了半边脸,唯恐吓到别人才不得已戴上了面具,求公主谅解。”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有这么缘故。”伤到了面具男的心,查小亮心里挺愧疚,“为了感谢公子的大方和慷慨,何不晚上留下来一起用膳呢?不许推辞哦。”

    “如此,小人恭敬不如从命了。”

    “喂,她还没走吧,让她晚上一起留下来吃饭好了。”查小亮向里面努了努嘴,心里在坏笑,让你看着一桌好吃的不能吃,就只能吃素菜,让你取笑我,我非馋死你不可。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宫灯一盏一盏被点亮,岳鑫在水边静静看着宫灯的倒影,想着前世的自己,和附在现在这副男人的躯壳里,不仅吃不到好的,还要天天提心吊胆怕被识破,鼻子一酸,掉下泪来。

    正要拭去泪水,手却先自己的思想一步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岳鑫大惊,怎么回事!却听这副身体的主人自言自语道,“我这是在哪里,怎么脸上还有水?”

    “糟糕!辩机正在慢慢苏醒,看样子,他还不知道我的存在,可是他要是醒了,我该去哪里!不行,我不能让他这么快醒过来!”岳鑫心一横,集中思想往前拼命迈腿终于掉下了水。

    等到意识清明的时候,就看到袁天罡和查小亮的脸,岳鑫咽了咽口水,一轱辘坐起来,“怎么办怎么办,辩机还没有死,他的灵魂还在自己的身体里!他今天差点夺去了意志主动权,我的意识差点被流亡!袁大师你快想想办法,救救我!”

    什么?!听到此话的两人齐齐一惊,这,这明显已经超过了他们所能预料到的事了。袁天罡沉吟片刻对岳鑫说,“你先努力支撑几日,我这就出宫为你寻找合适的身体,先让你移魂到那身体上!”

    “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岳鑫叹了口气。

    “那,我们去吃晚膳吧?”查小亮试探地问了问。

    “去去去,要吃你自己去吃去,我一点心情也没有!我回去了,省的他意识苏醒再捅出什么篓子。”幸好岳鑫回去了,不然看到自己的心上人乌金公子和查小亮眉来眼去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

    “你是做什么的,看你的样子倒不像做镖师的。”

    “恩,家里是做玉器营生的,有个小弟在弘福寺带母亲修行,叫玉郎,想必公主也应该知道。”

    “恩,恩,我知道。”查小亮含糊地应着。“对了,还没问公子你的名字呢?”

    “啊,小人见到公主天人之姿,一时紧张,太过失利了,小人姓陈,名李,名淳风。”

    “好飘逸的名字。”查小亮无视一旁听泉的鄙视,心里又泛起了粉红色的泡泡。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头查小亮犯着花痴,那一头可愁坏了岳鑫,她一边要应付寺里那群神神叨叨的和尚,还要应付着对她颇有好感的玉郎的关心,更郁闷的是,她要努力压制住辩机自己的意识,还要想办法联系袁天罡,每天都焦头烂额。

    而查小亮这个花痴男天天追在李淳风屁股后面,要不是她没法儿再溜出宫,说不定又要屁颠屁颠地追去江南了,压根儿不管岳鑫的死活。

    岳鑫在空闲的时候也会想,要是自己到了高阳身上,非得整死这个花痴查小亮,当然她也只是想想,什么时候能脱离苦海还说不定呢。

    就在岳鑫觉得苦海无涯,生活的希望渺茫是,袁天罡告诉她一个好消息,他找到了一个无家可归并且痴呆的男人躯壳,可以在查小亮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移魂去那个男人的躯壳里。于是,这两个对查小亮积怨已久的人在相视一笑之下,默默地决定了他今后的人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