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移魂(二)

    更新时间:2018-11-21 10:35:24本章字数:2173字

    等到岳鑫醒来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了,袁天罡笑意盈盈地看着她,“公主,你看看自己的身体好不好用。”

    抬起手来,揉了揉眼睛,岳鑫扶着椅子慢慢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慢慢踱着步子,活动活动筋骨,努力和这副身体协调着,突然想起什么来,转身问袁天罡,“大师,我都醒了,查小亮那小子还没醒?”

    “他比你醒的早,只是好像神智过于强大,附身在那男子体内,意识恢复清醒,身体却瘫痪了。”袁天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

    “啊?!我的天哪,大师,这事儿你办的也太乌龙了吧。”岳鑫无语地看着袁天罡,却冷不防屋内的辩机“唔”了一声,看样子像是要清醒过来了。

    “大师,你带这查小亮快走,我来应付他,我倒是要看看这负心的和尚见了比他害死的公主要怎么说。”岳鑫冷冷地看着地上的辩机,身上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连袁天罡也被震了一震。

    “我去了,孩子你自己随机应变。”袁天罡随即背着半死不活,满眼愤怒的查小亮匆匆出了房门。

    “啊,头好痛。”辩机撑着爬了起来,神智慢慢恢复清明,突然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一人,待看清来人是谁后,不由皱起了眉头,“公主,我不是说了咱们不该有什么瓜葛了吗?”

    “呵呵,好一个无情无义的和尚,看起来倒是一心向佛啊,只可惜是个满口仁义的假和尚!”岳鑫走近了辩机,“我告诉,我贵为公主,要什么没有,何愁你一个破寺里的臭和尚,本宫为了你怀了孩子,你一句恩断义绝,我为了求你回头想要打掉孩子,却害得自己险些丧命,你当真狠心又绝情,你放心,我不会来纠缠你,孩子很坚强,还在我肚子里,我要你天天看着自己所谓的孽果,一天天的长大,叫房遗爱父亲,叫我母亲!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岳鑫鄙夷地望着俊秀的辩机,“空有一张好皮囊,却长着一副险恶心肠,呸!”

    看着高阳恍若变了一个人一般,凌厉又带着不容人小觑的威严,辩机的脑袋里还在消化刚刚所听到的,“她差点为我死掉,孩子也还在?”嘴里喃喃自语,“我是爱你的啊,只是不想你因为这不伦之恋,不容于世啊。”一向清冷的凤目里竟然滴下泪来。

    “公主,你回来了?”好久不见的房遗爱恭敬地伫立在公主府前,迎接回来的岳鑫,岳鑫细细打量着房遗爱,其实他并不丑,只是太壮实了,面容憨厚,到透出几分和善来,在身心具疲的情况下,岳鑫不由得对他有些好感。

    “准备准备,我想沐浴,我很累。”岳鑫下了轿,由房遗爱扶着回了房。

    这一头袁天罡正在接受查小亮愤怒目光的洗礼,“怎么会这样呢,明明一切顺利的啊。”对于这个现象,袁天罡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你别急啊,我再给你一小部分,一小部分的试试。”

    鼓捣了半天,两个人都半头大汗的时候,查小亮还是毫无反应,“哎呀,这可怎么办啊。”

    “臭老道,你到底行不行啊!”查小亮嘴里骂骂咧咧地吐出一句,两个人皆是一愣,“你(我)能说话了!”

    “我说你个死老道怎么会那么好心给我什么驻颜药,原来打的这个心思,你看看你给我找的身子!怎么这么脏!啊?我为什么会瘫痪了啊,你说啊!”查小亮才刚刚醒就开始啰啰嗦嗦。

    袁天罡心想还不如让他继续哑着呢,检查了检查了他身子,果断宣判了他身体还是不太可以用,随即想了想,回答道,“我想大概是因为他原本身体是出于智障和健康两个的平衡,你的思维被我硬塞进这个身体,获得了意识的清明,却打破了整个身体的平衡,所以只有用身体的健康去维持这个平衡,我猜大概是这个样子。”

    “那怎么办,你怎么赔我!”查小亮眼圈一红就要哭,“唉唉唉,你个大男人哭什么呀,我再想想办法去,这两天我再去外面找找有没有什么好身子可以用,你别着急呀!”被查小亮一哭,袁天罡有点懵了,怎么个大男人还哭鼻子。

    “我不管,本来把我弄到个女人的身子里也就算了,好吃好喝好伺候着,现在你给我弄个瘫痪的算是怎么回事,我自己也治不好我自己,也没法儿针灸!我不管,要是你不赶紧的给我换回来,我非烦死你不可,我,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行啦行啦,我都答应你了,最多三天,三天,我保管给你找个健健康康的身体来行不?”袁天罡感觉挑上这个大累赘不如一头撞死的好,自己堂堂一个大师怎么沦落到给一个无名小卒做男仆了。

    “好吧,我警告你哦,就三天,要是超过三天,我就天天在这里大喊大叫!”查小亮听到袁天罡的保证才微微歇了歇,“你过来,给我擦擦鼻涕。”

    袁天罡简直已经麻木了,用衣袖胡乱给查小亮擦了擦,夺门而逃。

    查小亮呆呆地躺在床上,一条口水静静流了下来,他的脑袋简直是轰的一声要炸开了,作为一个有洁癖的医生,他绝对不能容忍自己这样的脏乱,拼命地摇着脑袋想把嘴巴边上的口水擦干净,缺不了屁股用劲过猛,一下子栽下床来。

    门外放佛有人听到这声巨响,有细细碎碎的脚步声移来,刷拉,门被推开,查小亮顺着来人的视线慢慢从脚尖网上大量,来人是个一身鹅黄色裙衫的少女,身形娇小曼妙,脸被面纱覆着,“公子,你身体不好不要乱动。”

    轻轻盈盈的一个少女竟然毫不费力将查小亮搬上床,看到查小亮眼珠子乱转,看了看他嘴角的口水,毫不嫌弃的用自己的帕子拭了拭查小亮的嘴角,“你被担心啦,我看着你,我知道你唉干净。”少女的声音婉转温柔,唯一没有被覆住的双眸大而明亮,最奇特的是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第一次,查小亮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加速,连嘴巴也张不开。

    “你闭上眼睛休息会儿,袁天罡师傅过一会儿会回来的,我是在路上遇见袁天罡师傅的,因为仰慕长安已久,他就顺便把我捎带来了,我自己在这儿租着一个院子,袁天罡师傅也常常会来看我,你安心呆着,这几天我会好好照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