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小亮要报仇(二)

    更新时间:2018-11-21 10:35:24本章字数:2061字

    查小亮不由得对传闻中把自己弄得惨不忍睹的方莲子进行细细地打量,恩,姿容算得甚美,只可惜两道眉毛和眼睛微微向上扬着,倒有些凶相。

    还没等蓬莱岛众人开腔,查小亮也还没有开始吐槽,那女子倒开始开口,“不是让你不要纠缠我了吗?怎么还是听不懂我说的,只可惜对你下手太轻,应当那日就将你毙命在断情崖上!”

    蓬莱岛众人双目喷火,任妙金色的眼眸颜色越来越深,身形一闪就给了方莲子一个巴掌,苍穹拦住她,对方莲子说,“你好不要脸,明明是你纠缠我教主,他英武不凡,你见了他便倾心于他,可他根本无心于你,于是你偷偷与魔教来往,用重金买下了武林人都不耻的‘醉红颜’,你骗我教主上了断情崖,说要与他见最后一面,从此再不纠缠,教主这才上了你的瘟当!”

    “你不要信口胡言,污蔑我峨眉!”翠衫女子语气明显有些惊慌。

    “莲子你莫怕,师傅在不会让你吃了亏去,只是若是你不言明事实真相,有所隐瞒,影响到我们峨眉的清誉和于蓬莱岛的情谊,师傅会将你立毙于掌下。”静慈师太冷冷地看着她,本来么这个弟子也算不得自己的得意弟子,论弟子,她还是更喜爱乖巧可爱的小徒弟,并且她更不想因为一个徒弟和江湖上的大帮派——蓬莱岛闹翻。

    “师傅,事情不是她们说的那样的,弟子是被她们陷害的!”方莲子脸色煞白。

    “不要脸的贱妇,暗算我们教主,就算在被下了醉红颜之后,他仍能维持心智清明怒斥你的举止,你恼怒之下将他打落山崖,要不是我等拼尽了性命,此刻教主还如同一个稚龄孩童丧失了所有记忆流落街头。”苍穹说到动情处,想到教主受到的苦泣不成声。

    “我等看着他长大,情谊如同母子,前教主将他交给我们,我们却没有尽到自己的指责,所以这仇我们就不能不报!”三位美婢齐齐上前,“还望峨眉掌门深明大义,将罪徒交给我们!”

    “你们放心,事情既然已经明了,我自然不会有所藏私,莲子,你一人做事一人当。”静慈冷冷看着大弟子,心里埋怨她如此糊涂乱来。

    “我没有!我就是没有。”听到师傅要交出自己,方莲子有些乱了方寸,“白御天,你和他们说我可有害你,本来就是你先喜欢我的是不是!”

    查小亮冷冰冰地看着这个女人,“看到你我就倒胃口,我喜欢的是我的妙人儿,她比你好上千百倍,我何苦要喜欢你!”

    “你撒谎!你撒谎!她会比我好看吗?不可能的!不可能!”方莲子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好看她为什么会蒙着面纱,她为什么不敢见人!你是喜欢我的!”

    “呸,信口雌黄,教主都说了不喜欢你了,他喜欢的人是我!”任妙的眼里满是欣喜。

    “放肆,莲子你这像是一个峨眉派人该说的话吗,滚出去!从此你再也不是我峨眉派的人!”静慈师太颇感丢脸,在蓬莱岛面前出了如此大的洋相,她把过错都算到了方莲子的头上。

    “我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方莲子满脸通红,拔出腰间的软剑就朝查小亮刺去。

    “不自量力。”妙儿看到情郎要收到伤害连忙甩出红绸,将她卷离查小亮,去不知道正中了方莲子的下怀,她没办法去伤白御天,但是她可以杀了他心爱之中,查小亮显然看出了她的意图,凌空一用力将她甩了出去,妙儿不防被她抓下了面纱。

    一时间大家寂静无声,妙儿长了一张异域的脸,金色的眼眸更显其神秘,白皙得几近透明的肌肤,娇艳欲滴的红唇不点自朱,精致如同最美好的玉器的五官搭配在一起当真是妖异得美,像天使像恶魔,无论从什么方位看都毫无瑕疵,就算是女人都被吸引住了眼光。

    “你看到了吧,我妙儿宝贝儿比你,比这世间的任何人都要美一万倍。”查小亮自豪地搂住妙儿的肩膀,一对璧人站在一起,放佛天神下凡,众人无法直视。

    “师太,此事我不想再追究,此人我交给你们发落,希望今后不要再放她出来作恶,不要再让我看到她!”查小亮厌烦地看了眼趴在地上万念俱灰的方莲子,遂与他的妙人儿双双飞身下山顶,身后紧随着三名美婢和白胡子老头,到这有些谪仙的意思。

    话说一行人去了蓬莱岛清修,这一头的岳鑫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唐太宗自文成之事之后对她颇为满意所以经常召见她,让她很头疼。

    “父皇,儿臣有些倦了,可容儿臣回去先稍作休息?”岳鑫在座位上昏昏欲睡,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不听话了总是踢自己,沉甸甸的肚子也让自己很不适。

    “唉,你就是这么皮,每次父皇想和你说说话,你都要借口开溜,去吧去吧。”唐太宗无奈地摆了摆手。

    “多谢父皇。”岳鑫小心地护着肚子行了行礼。

    殿外是早就候着的房遗爱,“公主,我扶你回去吧。”自从知道岳鑫怀孕后,房遗爱简直对她的好不是一般的言语可以形容的。岳鑫心里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是我要骗你,这个秘密实在是不能对人说的。

    “公主,我吩咐下人为你炖了汤,你回去用一点吧?”房遗爱骑着马恭敬地询问岳鑫。

    “恩,好,是什么汤?”对于这个忠厚的驸马,岳鑫并没有什么排斥,可这对于房遗爱简直是一个大惊喜。

    “是上好的补汤和着最好的药材,我托御医专门研究的安胎方子,你,你放心,咱们的孩子我一定给他最好的。”房遗爱高兴得有些结巴。

    “有劳你了。”岳鑫点点头,“改天去看看房大人吧。”

    “多谢公主,多谢公主!”房遗爱的眼里有些许的泪光,这一天他等了太久了,终于让他盼到了,他不求公主能对自己多好,只求她能给自己一点面子,如今他已经得到了太多的意外惊喜了,他很知足,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