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魅惑的力量;暴力的结果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48本章字数:3500字

    路戊:“快放开我!你个大流氓!”

    加刚特尔:“回去见了大王再说。”

    路戊:“你他妈的龙藤葵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戴夫那个贱种会饶了你?”

    加刚特尔:“你给我安静会儿!听见没?”

    路戊:“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控制我?用本事把我吃了啊?”

    加刚特尔:“呃,呸!我还懒得吃你呢!”

    路戊:“你不是连我的弟兄都吃了?为什么不吃我?”

    ·····

    小菇:“哈哈!笑死我啦!他居然说加刚特尔是龙藤葵。”

    大菇(大喷菇):“这有什么好笑的?他都把咱当做他的同类,那是一种耻辱。”

    小菇:“等待着同类相残吧。”

    大菇:“你以为家刚特尔会幼稚到那种程度么?”

    小喷菇:“······”

    ······

    乔治(乔治·埃德加):“是谁在吵吵闹闹的?”

    加刚特尔:“是路障五号。”

    乔治:“怎么回事?”

    路戊:“戴夫你这个贱种!有本事把我煮了吃啊?”

    乔治:“你!······”

    一巴掌扇了过去。

    加刚特尔:“别理他。他被美女迷得神魂颠倒了。先给他打支镇定剂。”

    乔治:“好的。一会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加刚特尔:“待会再说。”

    ······

    加刚特尔:“咳!——事情是这样的:

    路戊(路障僵尸戊):‘久违了,老朋友。’

    豌豆(豌豆射手)‘怎么又是你?!’

    路戊:‘怎么?不欢迎我?’

    豌豆:‘不欢迎!OUT!——’

    路戊:‘好,我OUT,我OUT。咦?这位美眉怎么没见过?’

    小菇(小喷菇):‘你没见过的多着呢!’

    路戊:‘敢问这位兄弟,她为何人?’

    小菇:‘这用得着你管?你只要知道你的死期到了就行了。’

    路戊:‘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声好气和你说话,你却恶语相加!岂有此理?!’

    魅惑菇:“哟!用得着发这么大火么?”

    路戊:‘呵呵,对不起。还是这个美眉会说话。’

    魅惑菇:‘呵呵,过奖过奖。’

    路戊:‘来,握握手。’

    魅惑菇:‘我想,这就不用了吧?’

    路戊:‘来吧!别害羞了。我也不会吃了你的。’说着,上去就和她握手。就在那一刹那,被她彻底迷倒了。

    加刚特尔:‘哇!好漂亮的美眉啊!’

    路戊:‘咦?你是谁?’

    加刚特尔:‘混账!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你大哥!’

    路戊:‘你算个屁!别给我装!你以为你化了妆我就认不出你来了?你不过是只龙藤葵。’

    加刚特尔‘呀!——气死我啦!那你是谁?’

    路戊:‘我是路障僵尸。’

    加刚特尔:‘亏你还知道你是僵尸。你可真是重色轻友啊!’

    路戊:‘你少跟我套近乎!看我不收拾你!看招!’

    加刚特尔:‘就你?切!你知道么?我都懒得理你。你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走!跟我回去。看你怎么跟大王交代?’

    路戊:‘要死也是你先死。哎——快放开我!’

    ······

    路戊:‘快放开我!你个大流氓!’

    加刚特尔:‘回去见了大王再说。’

    路戊:‘你他妈的龙藤葵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戴夫那个贱种会饶了你?’

    加刚特尔:‘你给我安静会儿!听见没?’

    路戊:‘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控制我?用本事把我吃了啊?’

    加刚特尔:‘呃,呸!我还懒得吃你呢!’

    路戊:‘你不是连我的弟兄都吃了?为什么不吃我?’

    事情就是这样,前面一部分我只是听到。听说有个新的美女我也去看看。就看到了后面的一切。”

    乔治:“他妈的就是欠揍!居然连我都骂!活腻了吧?不过你也够色的,呵呵。干得不错!”

    翌日20:00

    加刚特尔:“美眉,我来啦!咦?她人呢?”

    双发:“请问先生找谁?···怎么是你?!”

    加刚特尔:“怎么了?不欢迎?是不是要我OUT?”

    双发:“你真的很聪明。”

    加刚特尔:“过奖过奖。我就看一眼就走。”

    双发:“恐怕没有‘只见一眼’那么简单吧?不过呢,很可惜,她现在有事正忙着呢。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加刚特尔:“恐怕没有‘正忙着呢’那么麻烦吧?求你了!就看一眼。”

    向日葵:“是谁来了?”

    加刚特尔:“你女朋友来了。”

    双发:“哪呢?哦。”

    向日葵:“敢问这位‘大哥’有何事相求?”

    加刚特尔:“呵呵,不敢当,不敢当。请问魅惑小姐在么?我弟兄得了相思病,急需见她。”

    向日葵:“哟!真不巧,正忙着呢,抱歉。”

    加刚特尔:“怎么又是‘正忙着呢’?”

    向日葵:“就算你不信我,还不信小双么?”

    寒冰菇:“是谁来了?”

    加刚特尔:“敢问这位大姐是?”

    寒冰菇:“呵呵,还从来没人叫我大姐呢。你是第一个,谢谢了!心意我领了。听说你要找魅惑小姐?”

    加刚特尔(郁闷):“是啊。你不会也说‘正忙着呢’吧?”

    寒冰菇:“啧啧,这孩子真聪明!”

    加刚特尔:“孩子?你老弟我今年都34了。”

    寒冰菇:“哟!都这么大了?是不是跟老婆离婚了?要找第二个?”

    加刚特尔:“什么?!老子我还没女朋友呢!再说我也不是那种随便就离婚的人。”

    寒冰菇:“哎!怪遗憾的。不过听你这话还怪矛盾的。你刚说没女朋友,又说不是那种随便离婚的人?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加刚特尔:“我······”

    寒冰菇:“矛盾了吧?不过说实话,我也还没男朋友呢。”

    加刚特尔:“这也太不幸了吧?敢问老姐今年多大?”

    寒冰菇:“我啊?说了也不怕你见怪。我刚出生一个月半。呵呵。”

    加刚特尔:“什······什么?!!······”

    寒冰菇:“其实我和小双、小向是一般大的。”

    加刚特尔:“不是······老妹,你别吓唬我行么?”

    寒冰菇:“怎么不叫我姐了?”

    加刚特尔:“你还好意思问我?!看招!”

    寒冰菇:“小双、小向快进屋去。别让我把你们冻住了。”

    小双正在看热闹。小向一把把他抓进屋里。

    小双(双发):“你干嘛?”

    小向(向日葵):“我干嘛?难道你想被冻成冰块么?”

    门外一阵寒风吹过。之后就再没有任何动静。周围万籁俱寂,鸦雀无声。静得可怕。

    小向:“外边咋没动静了?走,去看看。”

    小双:“咝——冻死我了!咦?怎么多出两尊雕塑?”

    小向:“是寒冰菇和加刚特尔的。”

    忽而一阵寒风呼啸,似鬼哭狼嚎。时值20:45。寒风过后,周围依旧静得可怕。

    小双:“这不对呀。这中秋还没过,就进入冬天了?”

    过了一会儿寒冰菇用魔法把自己身上的冰融化了。

    寒冰菇:“走,进屋去。”

    独留加刚特尔矗立在院里一天一夜。

    7月7日礼拜日19:00

    乔治:“加刚特尔这个大色鬼,一天一夜了也不知道回来!”

    普戊(普通僵尸戊):“要不要去看看?”

    乔治:“去吧。可别一去不回啊!”

    外边淅沥的下着小雨,地面颇有些湿滑。今天是礼拜日,戴夫家里正在晚祷。

    普戊:“哎呦!”他摔了一跤,差点扭伤了脚踝。

    大夫家里成员依旧在做晚祷,似乎并没有听到那一声哀叫。

    大约5分钟后,晚祷结束。今天轮到暴力菇值班。刚一出门就看到普通僵尸戊一瘸一拐的过来,被暴力菇当场逗住。

    暴力菇:“你来了?”

    普戊:“不错,我来了。”

    暴力菇:“你来有什么目的么?”

    普戊:“呵呵,明知故问。”

    小向:“你是来找加刚特尔的吧?”

    普戊:“算你还有点明智。”

    小向:“什么叫‘算我有点明智’?我本来就这样。”

    普戊:“你还怪不谦虚的。”

    小双:“不是她不谦虚,是她说这话问心无愧,知道不?”

    普戊:“你还真会替你女朋友说话。”

    暴力菇:“废话少说,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快报搂你的真实身份!”

    普戊:“我说你是脑瘫,还是智障?”

    暴力菇:“你!······”

    普戊:“寒冰菇!出来给加刚特尔化冰!”

    小双:“你嚷什么嚷?她正忙着呢!”

    普戊:“怎么又是‘正忙着呢’?”

    小向:“难道你昨晚在偷听我们讲话?”

    普戊:“不错,你们的话,我听得清清楚楚!”

    暴力菇:“卑鄙小人!”

    小向:“那你给我们说说都听到了什么?”

    普戊:“这······”

    小双:“虚了吧?”

    寒冰菇:“刚才是谁啊?”

    普戊:“哎哟,大姐。你可来了!”

    寒冰菇:“嘿嘿!又一个叫我大姐的。说吧,找你姐我有什么事?”

    普戊:“帮我化解了加冈特尔行不?”

    寒冰菇:“有你说得那么简单么?除非让他现在就认我这个比他小34岁的‘大姐’。不然,别想。”

    全场愕然······小向和小双更是纳闷:他傻了么,还是根本就没偷听我们讲话。为何还要叫她大姐?如果他没偷听,为什么说着和加冈特尔一样的话?实是不解。

    普戊:“你···”

    暴力菇:“你什么你?不想救你大哥了?”

    普戊:“你们居然合伙欺负我们!算个什么东西?!”

    小向:“我们就不算东西,我们是‘人’。”

    小双:“精辟!”

    普戊:“精辟啥呀?那是屁精!”

    全场爆笑。小双被气得涨红了脸。

    暴力菇:“哎!我说你还想不想救你大哥?不想救的话,哪凉快滚哪去!”

    小向:“咳咳!注意素质啊!”

    普戊:“听见没?说你呢!注意素质!”

    暴力菇:“他妈的!我看你是活腻了吧?!小向、小双、寒冰菇你们三个快进屋里去。”

    轰!······地面上炸出一个大坑。足足有3米深。加冈特尔的冰被炸碎了同时把普通僵尸戊和他炸飞了。普通僵尸戊因为身体轻被炸得远。而加冈特尔刚好被炸到不远处的了那个坑里。由于身体过重,身体又再次沦陷,把坑压深到五米。原本只有两米的身高,现在完全望不见人了。为了不让他再挣扎出这个坑,寒冰菇又把它重新冻住。然后就把他活埋了。可就算如此还是露出了相当面积的大坑。不过不深。这就是暴力的结果。

    寒冰菇的冰是最冷漠的,最坚硬的冰,就连太阳也无法烤化的冰。可怜的加冈特尔就这样被他的‘大姐’给永久的‘封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