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肖家大宅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2本章字数:3012字

    “我们家到了。”肖飞扬停好车,将武亦佳领到了家门口。

    “此是你家?”武亦佳目瞪口呆得望着眼前陌生的房子:“你是皇亲国戚吗?”皇宫与之相比也有着天壤之别啊!

    “姑娘请进。”肖飞扬将门打开,室内的灯光是智能声控的,随之亮了起来。

    武亦佳目瞪口呆得望着眼前的一切,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摆设、眼花缭乱的场景令其觉得自己恍如到了天上的仙境:“你家真富丽堂皇,你是如何做到的?”

    “只要有钱就OK了。”肖飞扬怕她听不懂就改口说:“应该说是银两吧。”

    肖家豪宅的设计大气而富有古典韵味,墙角的座钟,转角的楼梯,各色玉器古玩也随处可见,难怪武意嘉会评价为“富丽堂皇”但又不是全然感到惊讶,因为这些古色古香的玩意儿她多少有点认识。

    “呃,你先到沙发上休息一下,我去看看家人都在不在。”肖飞扬指了指沙发。

    “二哥,你终于回来了。我的电脑刚刚坏了,一时找不到修电脑的人,你可不可以亲情赞助一下啊?”肖飞菲忽然从楼梯上下来,她穿着宽松随意的居家服,清爽青春。

    武亦佳顿时又浑身紧张起来。

    “她是我妹妹,你不用害怕。”肖飞扬不理妹妹,反而安慰着武亦佳。

    “二哥,你可真重色轻妹!”肖飞菲假意埋怨了一句,便好奇得问:“二哥,她是谁啊?打扮得好有个性,是不是人家刚演出完你就迫不及待带她到家里来了?还是COSPLAY啊,哦,你好像还是第一次单独带一个女孩子来哦!嗨!你好,我是肖飞菲。”

    不理会妹妹有点兴奋的表情,肖飞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遇上了怎样的严重问题:“大哥和爸妈呢?”

    “大哥出差还没有回来,爸妈晚上有重要的应酬,应该快回来了。”飞菲见哥哥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不禁问:“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你们……”

    知道妹妹想歪了,肖飞扬赶紧打住她的天马行空:“你电视剧看太多了。她是我在半路上认识的,嗯,陌生人,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为了不引起家人担心,他自动忽略受袭事件,而他连自己“救命恩人”叫什么都还不清楚。

    “二哥,这不像你的作风哦!”肖飞菲继续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一双眼睛一直在武亦佳身上打量:“她好像很害怕你耶!”

    武亦佳对于兄妹两人的谈话一知半解,她就这么愣愣得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手上的剑一直紧紧握着,保持一种防备姿势。

    飞菲凑上前仔细看了看武亦佳手中的剑,将哥哥拉到一边小声说:“二哥,她到底是做什么的?好像古代的侠女哦。是不是拍戏的?难道是明星?”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肖飞扬无力得表示:“这个问题我也想要知道答案。”

    “什么意思?”飞菲问话的同时又撇了一眼沙发上的人:“二哥,她一直在盯着我看,好像我是个怪物。唉!我还觉得她像个异类呢,都什么季节了,还穿成那样,她不热吗?还是我们家冷气坏了?”

    “意思就是她真的是个异类。”为了不引起妹妹的尖叫,肖飞扬想慢慢说出事实。

    “难道她是变性人?”飞菲的脑袋开始奇思妙想。

    “哈,我发现你不当编剧真是可惜了。”飞扬拿妹妹开涮。

    “你不说还要取笑我,哼!我不玩了。你请自便吧,电脑我明天找人修。”肖飞菲详装生气。

    “这么快就放弃了?我还没有说出重点呢,不过,你最好有心理准备。”肖飞扬提醒着。

    “啊?”飞菲被哥哥弄糊涂了。

    “请问,请问,请问。”武亦佳忽然满脸通红得起身,却发觉羞于启口。

    “你想问什么?”肖飞扬扭头问。

    武亦佳依然吞吞吐吐,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还是飞菲机灵,一下就想到了原因,她凑到武亦佳耳边,问:“是不是想解决生理问题啊?”

    生理问题?武亦佳摇头,对着飞菲的耳朵问:“请问姑娘,茅房在哪里?”

    “茅,茅房?!”飞菲忽然大声说了出来,她看了看二哥,然后指了指卫生间方向:“在那里,从这里过去右手第三间。”

    武亦佳道了声谢害羞得走了过去。

    飞菲赶紧问到:“二哥,她是外星人吗?现在哪还有人这么找洗手间的?”

    “她的确和外星来的差不多。”肖飞扬看着妹妹说:“因为她是来自距今一千多年前的宋朝,也就是说,她是宋朝的女人。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没有发烧,也没有发疯,我很清醒,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自己去证实。”

    正在飞菲半信半疑的时候,从洗手间传来尖锐的女声。

    “她可能遇上麻烦了,你去看看她。”肖飞扬立即想到这种可能性,毕竟宋朝和现在相比,卫生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一时不适应也是正常的,而且她已经很不错了,一路行来都没有尖叫过,如果换成他是宋人,恐怕连嗓子也喊哑了,不过,没有引起她尖叫的另外一个原因恐怕就是天黑了,天黑就看不清其他东西。

    当飞菲走进洗手间时,发现二哥带来的女人正盯着镜子瞧。

    “这是镜子,很清晰对不对?”飞菲解释着:“它没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比你们家的铜镜要光滑细致很多,这里面的是你,现在站在你身边的就是我啦。你别怕,它是不会吃人的,你只要对着它笑,它也会对你笑的。”现在她终于知道二哥没有发烧,他是清醒的。

    武亦佳试了试,果真如此,她的心放宽了:“姑娘,让你见笑了。”

    “没关系。”飞菲善解人意得说:“我们把这里称为洗手间或者卫生间,家里有好几个这样的地方,地上铺的是防滑砖,那边洁白的是抽水马桶,又方便又快捷,还有洗澡的淋浴设备,当然,你如果想沐浴就用这个大浴缸吧,很舒服的哦,还有按摩功能的,不比你们那里的木桶差。”

    武亦佳看了看这些神奇的物品,但她迫切想解决的是另外一项需求,可是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时,客厅的肖飞扬眼尖得发现沙发上有可疑的新鲜血迹,而它的位置刚好是宋朝女子坐过的地方,于是他很快作了联想,来到洗手间外面,对里面的妹妹说:“飞菲,她的伤口可能还在流血,如果不是,沙发上的血迹是怎么造成的你应该很清楚。”

    飞菲听了他的话,又看着眼前急红脸的人儿,她笑了起来:“姑娘,你是不是来月红了?”以前人应该都这么叫吧?

    武亦佳不明白对方是怎么猜对的,只是害羞得点头。

    “哎呀,你不用害羞啦。”飞菲很快将所需物品放到武亦佳的手上,为其作了解释,又手把手教她怎么使用。想到内衣的构造可能不同,飞菲找了一条新的内裤给她。

    十分钟后。

    “是不是很方便呢?”飞菲重新进入洗手间:“抽水马桶的好处就是只要这么轻轻一按,所有脏物都迅速搞定!”她演示着,然后又指导武亦佳洗手:“这是自来水,很方便的,还有香皂或者洗手液可供选择,像这样。”

    武亦佳很聪明,在飞菲的耐心指导下一学就会了。同时,她对肖家小姐的敌意也逐渐消除了。

    当两人回到客厅,肖飞扬差不多在沙发另一头睡着了。

    “飞菲,她怎么样?”肖飞扬问妹妹。

    “二哥,我不得不说这位姑娘很聪明,真的很聪明!想不到宋朝人的智商一点都不低,她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一切。”飞菲扭头说到:“对了,我们一直称呼你姑娘姑娘的,你的真名是什么?”

    “哦,实在太失礼了。小女子名唤武亦佳。”武亦佳终于报上自己的闺名,这也说明她对这两人的敌意完全消除了。

    “那你清楚这里是哪里吗?”飞菲拉她坐到了自己身边。

    “肖公子说了,这里是香港。”武亦佳回到。

    “这里是香港没错,可问题是这里不是宋朝的香港,而是公元二0一一年的香港,也就是说,你是来自距今一千多年前的宋朝。”飞菲说:“可能这对你来说有些残忍,但确是事实,这里的现代化用品已经说明了一切。”她说得干脆明了。

    “没错,武姑娘。”肖飞扬插话说:“我见到你时,你是从天而降的,你的剑也是。你对我提过,你是和人打斗掉下悬崖的,所以很有可能就在这个时候转换时空来到了这里。”

    武亦佳不甚明白,她无辜得摇头。

    “听不明白没有关系,我们慢慢解释给你听好吗?”肖飞扬问她。

    武亦佳深深点头,她也希望尽快弄清这一切。

    飞菲起身去了自家书房,找来了一本历史书籍,这里面可包涵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浓缩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