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宋人身世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2本章字数:3041字

    “拿来了,二哥,还是你来问吧。”飞菲晃着手中的书。

    肖飞扬就问:“武姑娘,能告诉我你的年龄和生辰吗?”他想知道她今年多大了。

    武亦佳回答:“小女子生于九七0年年初,现年一十有九。”

    肖飞菲迅速查着宋代资料,不一会儿就嚷起来:“找到了!公元九八九年,正是宋太宗赵匡义当政时期。这么说来,你是距离现在1022年前的人了。”

    “皇上的名讳切莫乱喊,是要被砍头的。”武亦佳一阵紧张。

    肖飞扬说:“武姑娘,宋代离我们现在已经很远了,所有的历史都已经改变了,现在是公元二0一一年,你的一次意外跌落让你来到了一千多年以后的国度。”

    “如此说来,我在那里已经不存在了?”武亦佳想到了自己跌落悬崖的处境。

    “可以这么说吧。”肖飞扬婉转得表示。她本就已经跌落悬崖,生死已知,但他不想在此刻说得太明显。

    “我该如何回去?父兄他们生死不明,我必须要回去。”武亦佳的心情很落寞,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飞扬和妹妹对望一眼,两人都是一脸惘然,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帮她。

    “二哥,要不要告诉爸妈?让他们想想办法。”飞菲想了想问。

    飞扬想也不想就摇头:“不行,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你又不是不知道香港狗仔队是出名的难缠。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家里来了位千年前的客人,你想我们家还有太平日子过吗?说得再严重点,这是条爆炸性的大新闻!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了,武姑娘就完了。”

    “那怎么办?她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我们是一定要收留她的!可让爸妈看见了,他们一定会问东问西的。”飞菲转动着双眼,出了个主意:“二哥,不如就让武姑娘做你的女朋友吧?这样他们就不会怀疑了。”

    “何谓女朋友?”武亦佳不解得发问。

    “呃,女朋友的意思就是说你是我们的朋友。”肖飞扬不想吓坏她,更不想吓坏自己的父母!

    “二哥,我的提议好不好?快点给句话嘛。”飞菲催他。

    “就说她是你的朋友好了,我可不想爸妈吓出心脏病来。”飞扬想了想说:“你就说她是你内地的网友,这次来香港旅游,打算在我们家暂时住一阵子。”

    “啊?这样也行?”飞菲咋舌:“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除了刚才那个超烂的。”飞扬直视妹妹黑白分明的眼。

    飞菲一嘟嘴巴:“好吧,先这样蒙一蒙,到时候再说。”做人还是乐观点好。

    肖飞扬又说:“既然她是你的朋友,你是不是该给她换身衣服呢?她这样子傻子也知道有问题。”

    “这个嘛,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飞菲忽然兴奋起来:“二哥,她身上这些衣服可都是宝贝哦,活脱脱的文物啊!”

    “你的任务就是别让她看起来像个出土文物就行了。”对妹妹说完,肖飞扬转而对武亦佳说:“武姑娘,为了方便行事,你随我妹妹去更衣如何?”

    “多谢肖公子与肖姑娘,亦佳再次谢过二位的出手相救!”她行礼说。

    “别客气。”肖飞扬笑说。

    “古人就是礼多啊!”肖飞菲头上冷汗直冒。

    “武姑娘,为掩人耳目,从现在开始,请别再称呼我们什么肖公子肖姑娘的。”肖飞扬说:“你可以随飞菲的习惯喊我二哥,也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是啦,亦佳,你要记住,现在是新世纪二0一一年,不是宋代,你要喊我飞菲哦!”

    “是,二哥,飞菲。”武亦佳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但也只是一瞬间,因为她想起了自己的兄弟:“我原本有两位兄长与一位胞弟。”

    “好好在这里待着,说不定哪天你又可以回去见到他们了。”肖飞扬只能这么安慰她。

    “来,亦佳,我们上楼,我要给你改头换面。”飞菲拉着武亦佳上楼,不让她有哀叹的机会。而她也兴致高涨,要知道,能和一个古人相处的机会可是微乎其微的哦!

    身为名媛闺秀的肖飞菲自然有很多漂亮的衣服,无论是长裙的还是无袖的,丝绸的还是全棉的,单色的还是艳丽的,华丽的还是休闲的,可谓应有尽有。可是,面对一个从保守世界而来的宋朝女性,飞菲还是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因为这些在她看来尚属保守的衣服却成了让武亦佳惟恐避之不及的邪物!

    是啊,一个人的行为可以仿效现代,但一个人的思想观念,特别是物质观念,比如穿衣品味,是很难立即得到改变的,飞菲并不怪她,她很快想到找二哥搬救兵。

    趁妹妹与那个宋朝来客挑选衣服之际,肖飞扬在浴室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将晚上的惊险与刺激远远丢掷脑后。他满身清爽得走出浴室,却看见妹妹正在他的房间干坐着。

    “二哥,救命啊!”飞菲终于等到了倾诉对象:“我快彻底投降了!”

    肖飞扬擦拭着自己的头发,并不惊讶于妹妹的表现:“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是不是武小姐不愿意穿你给的衣服啊?”

    “原来你早就料到了!“飞菲泄气地说:“唉,当她看着我那些衣服时,就像见到了毒蛇猛兽一样,别说叫她试穿了,就连碰她也不愿碰。那些衣服可都是名牌耶。”

    “你和她谈名牌不就是对牛弹琴。”肖飞扬好笑得看着飞菲。

    “那怎么办?”飞菲将难题仍出:“难道要我们去博物馆借用宋朝衣服吗?就算现成做也来不及啊。”

    “你都给她试穿什么了?”肖飞扬问。

    “还能有什么呀,当然是睡衣和漂亮的裙子喽。”飞菲回答:“而且,我给她试穿的都是我认为保守到不行的款式。可你知道她怎么说吗?”

    “怎么说?”肖飞扬好奇得问。

    “她开口就问它们是不是还没有缝补好,因为少了两个袖子,哈哈,你说好不好笑?我当时听了差点笑翻了。”飞菲边笑边说。

    “你给她一套长袖的睡衣不就行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飞扬出着主意。

    这时,房间门轻轻被推开了,是武亦佳站在门口。

    “我听见这房内有动静,又听到你们的谈话声,所以冒昧前来打扰。”武亦佳站在门口说话,却没有进入的打算,当她看见衣冠不整的肖飞扬时,顿时羞红了脸,赶紧将目光放在自己的双脚上。

    “地上有黄金吗?”飞菲似乎明白了她拘谨的原因:“二哥,你穿着浴袍会把我们的客人吓坏的,快去换件衣服吧。”

    肖飞扬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浴袍,无奈点头:“好吧。”然后他对武亦佳说:“你可以进来我的房间,不用这么拘礼的。”

    “男女授受不亲!”武亦佳仍红着脸冒出这么一句。

    肖飞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匆匆跑进自己的独立更衣间换衣服去了,倒是飞菲乐得不行,她一把将呆站在门口的武亦佳拉进来:“你别怕,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没有人会因为这个问题而将你关起来的。更没有人会说你是不贞洁的女子。放心,我们没有任何恶意的。”

    武亦佳环顾四周,这里的摆设与之前飞菲那间完全不一样,充满了阳刚之气。忽然,她的目光被装饰在一面墙上的玻璃柜所吸引,里面黑魆魆的不知是何物?

    “哦,那些都是我二哥的宝贝!”飞菲解释说:“虽然都是模型,但一样造价不菲哦。”

    “模型?是何物?”武亦佳凑近它们:“这些黑魆魆的家伙有何用处?”

    “这些都是枪的模型。”飞扬换好衣服出来了:“每一款都有它的来历,虽然不能使用但很有收藏价值。”

    “收藏?我懂,就如同收藏古玩玉器一样。”

    “嗯,你很聪明嘛。”飞菲说:“我二哥是警察,他可是有真枪的哦!”

    “香港皇家警察是官职吗?”武亦佳想到肖飞扬给她看过身份的。

    “警察是一种职业,类似于以前衙门中的捕快。”肖飞扬耐心得解释:“我工作的地方就是警察局,相当于衙门。”

    他这么一说,武亦佳果真听明白了:“原来肖公子是衙门中人啊。”

    “可以这么说。我二哥是高级督察,相当于组长,不过,他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升迁,是前途无量的青年才俊哦。”飞菲笑着说。

    “好了,你们到我房间来的主要目的好像不是讨论我的兴趣和职业吧?”飞扬言归正传说:“武姑娘,我知道你不习惯这里的一切,如果我是你,也会不习惯的,但是,你必须习惯这里的生活方式,穿衣吃饭样样都要适应,你明白吗?”

    武亦佳忽闪着无辜的明眸,略显勉强得点头答应。

    “很好,那就从穿衣开始吧。”飞扬看着她说:“你的到来很出乎意料,所以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我希望你尽量配合我和飞菲,你能做到吗?”

    武亦佳犹豫了片刻,还是点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