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买菜归来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2本章字数:3009字

    面对武亦佳的体贴和礼貌,阿美姐更是欢喜:“这个你放心,你既然是三小姐的朋友,大家一定会好好待你的。肖家个个都是好人,老爷虽然是个生意人,可对待家庭那是没话说的,夫人也是个温柔善良的人,非常端庄娴熟。少爷和小姐个个要貌有貌,要才有才的。你看二少爷和三小姐对你的态度就知道啦。”

    “阿美姐,你教我做菜如何?”武亦佳忽然有个主意。

    “啊?你想要学做菜啊?”阿美姐多少有些意外:“现在的女孩子最怕下厨房了,你居然主动要学。”

    “在家时我不曾下过厨,我想做菜感谢二哥和飞菲收留我。”

    阿美姐很是干脆,欣然同意:“既然你这么有心,好,我就收下你这个徒弟。看你这么聪明好学的样子,我今天就教你做二少爷和三小姐都喜欢吃的一道菜。”

    “多谢师傅!”武亦佳又想抱拳行李了,辛亏手上拎着东西才作罢。

    “你喊我师傅我还真是不习惯呢,还是叫我阿美姐吧,大家都这么叫我的。”

    “是,阿美姐。”武亦佳很是听话。

    “这就乖啦,走,我们去买鱼。”阿美姐拉了拉武亦佳的手。

    走过一个拐角,浓重的咸腥味扑鼻而来,地上也是湿漉漉的,武亦佳明显畏缩了一下。

    “怎么啦?”阿美姐感觉到她的犹豫:“是不是觉得味道太难闻了?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武亦佳强自镇定,吸吸鼻子,过了一会儿,她才缓和过来:“阿美姐,我已无大碍,让你见笑了。”

    “没关系,没关系。”阿美姐温和得说:“你算好的,有的人闻到这样的气味会吐的。”

    武亦佳偶尔的不适应感立即被眼前的种种海鲜给吸引住了,它们有的闪闪发着银光,有的冒着泡泡,有的在水里游来游去,好多她从来未曾见过,真是大开眼界。

    “我们去买些基围虾和螃蟹,蒸着吃和红烧都非常有营养,你觉得怎么样?还是你想吃别的?尽管说。”阿美姐热情得问。

    “你做主就成。”武亦佳正看着那水中的螃蟹挥动着大钳子,模样十分古怪。

    阿美姐速战速决,买好了又大只又新鲜的虾蟹,还外带两条大鱼,一半拎在了武亦佳手上。

    “你的力气不小嘛。”阿美姐夸她:“果然是练过武的人有劲。”

    “阿美姐,我们还要买吗?”

    “去买些肉再回去,你不是要学做菜吗,二少爷和三小姐都喜欢吃牛排,我就教你做这道菜。”

    “牛排?难不难做?”

    “不难做,只要你肯学,一定可以的。不过,杀猪杀鹅的地方有血腥味,你受得了吗?不然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血腥味我倒不怕。”武亦佳说,杀人她都不怕,还怕什么血腥味?

    阿美姐人很细心,怕武亦佳这个学生做不出好味道,就多买了几块鲜嫩的牛排,然后又带着武亦佳买了几样调味料,这才满载而归。

    回到肖家,偌大的别墅就只有阿美姐和武亦佳两人,显得格外冷清。武亦佳没有事可做,就看着阿美姐洗菜择菜,她想帮忙,阿美姐却不干,说这不是一个客人该干的活儿,让她去看电视。她不会用,又不好意思明说,怕吓着她,干脆就站在阿美姐旁边。阿美姐心软,就让她把东西放到冰箱里。

    “家里有两个冰箱,一个用来放置食物,生熟分开放,一个用来放饮料和冷饮,还有水果。”阿美姐说着打开其中一个:“这里专门放肉类,我们把牛排放在这里,等晚上再做。”她又打开另外一个:“这里有很多水果哦,你想吃什么?我削给你吃。”

    打开冰箱的一刹那,武亦佳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寒冷的气息:“真奇怪,外面这么暖和,里面怎么这么冷。这东西真好使。”

    阿美姐表情怪异地看着她:“你们家没有冰箱吗?”

    武亦佳摇头。

    “唉,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穷的地方还有很多啊。”阿美姐拿出一个大苹果:“你等着,我削个苹果给你。”

    武亦佳在餐桌边坐了下来。

    很快,阿美姐将一盘切好的水果放到武亦佳前面:“你先吃着,我要去打扫卫生了。对了,中午大家都不在家,就我们两人吃饭,你想吃什么?”

    踌躇了半天,武亦佳才缓缓吐出两字:“角子。”

    “饺子?速冻的已经吃完了,等一下我出去买。”阿美姐说道。

    “有面粉和肉就成,我可以自己做。”

    “面粉和肉倒是有,香油也不缺。”阿美姐说着说着,话音一转:“你不是不会做菜吗?”

    “会做角子,也喜欢吃。三国时,角子又叫做月牙馄饨,唐代时又被称为偃月形馄饨,我们那里称之为角子。”

    “你知道的还挺多,你是不是很喜欢看书啊?”阿美姐问。

    “嗯,除了练武,闲来无事时,我最喜欢看书。我最喜欢诗人李白,他的每首诗我都会背诵。”

    “李白?我也会。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阿美姐背了一首李白的静夜思。

    而这首诗正好写出了武亦佳现在的心境,她的情绪忽然很低落。

    “你怎么不开心了?”阿美姐将果盘朝前推了推:“快吃苹果,很甜哦,吃了心情会特别好的。”

    武亦佳咬了一口:“真好吃。”她清楚,阿美姐是在安慰自己,她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吃完苹果到楼上去。老爷的书房里有很多书,你觉得无聊就去看书吧,等我把面粉什么的准备好就去喊你下来包饺子。”阿美姐体贴得说。

    “如此甚好,阿美姐,多谢了。”武亦佳忽然抱住了她:“你让我想到了我的娘亲。”

    阿美姐一时母爱泛滥,她也抱住了武亦佳:“真是个好孩子,心里有家人呢。诶,你可以打电话回去呀,听听声音也好嘛。”

    打电话?是什么?武亦佳自然不懂,但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只能说道:“唉,罢了。我到书房去看书。”

    昨夜飞菲已领着她熟悉了整个房子的布局,她悄无声息地走向书房,长年的习武使她养成了走路无声的习惯。书房的门开着,她走了进去。书架上满眼都是书籍,看了真叫人欢喜。她随意取出一本翻了翻,上面都是简体字,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看来,她还多了一件事情可做,那就是认字。书的纸张自然比大宋好上许多,字迹规整清晰,大小均匀,散发着奇特的气味。她正兀自想着,忽然听到一声咳嗽声,循声望去,书架后排方向好像一个人影在散动。

    她的心中纳闷,难道是来盗书的雅贼?这家的人都已出门,楼下只有阿美姐一人,出门时她亲眼看到阿美姐关门,莫不是真有贼子光顾?

    主意打定,她用手中的书作为暗器向那个方向掷去,只听到一声痛呼,一位男子现身而出。只见他鼻梁上夹着两片透明且圆圆的异物,神色惊慌,手揉着胸口处。

    “你是谁?来此何为?”武亦佳先发制人。

    “你是谁?”肖飞宇忍着胸口突来的疼痛:“好端端的怎么用书袭击人,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人身伤害的。”

    “大胆贼子,意图不轨还大言不惭!”武亦佳不打算放过他,满脸戒备着。

    肖飞宇觉得好笑,这女的是不是撞坏脑袋了,还是古装剧看多了,说话太逗了:“你还没有搞清楚我是谁就给我定罪吗?而且我也可以说你是擅闯民宅。”

    武亦佳的脸一红,说道:“我是这家的客人!”

    “客人?”肖飞宇更觉好奇:“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客人。”

    “鬼鬼祟祟的就不是好人。”武亦佳武断地说。

    肖飞宇哈哈一笑:“你这个人可真有意思,说话咬文嚼字的还不算,还喜欢天马行空的想象。”他走到书桌面前,拿起桌上的全家福给她看:“你看清楚,我是谁?”

    武亦佳看看真人,又看看照片,暗想,此人与肖家人站在一起,眉宇间的英气又与二哥神似,难道是二哥的兄弟不成?

    正在楼下打扫卫生的阿美姐听到响动,上楼来看个究竟。看到肖飞宇站在那里,就问:“大少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肖飞宇说道:“我刚回来,到书房找个资料。”他指指武亦佳:“这个女人是谁?”

    “哦,她是武小姐,是三小姐的朋友。”阿美姐说道:“武小姐是昨晚刚到,从内地来的。”然后她又面向武亦佳:“武小姐,这位是我们的大少爷,他是个外科医生。”

    果然是她误会了。武亦佳赶紧认错:“肖大哥,多有得罪,万望海涵。”

    肖飞宇自然不会和她计较:“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得不得罪说不上,不打不相识嘛。”镜片后的双眼闪烁着理智的光芒,眼前这个女人似乎和飞菲其他朋友有很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