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春光外泄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2本章字数:3084字

    亦佳一本正经得再次道歉,飞菲替她说话:“亦佳,你不用理他,我大哥在开玩笑呢。你又没有见过他,把他当小偷很正常啊,是吧,二哥?”

    “没错,你当时一定偷偷摸摸的吧?”飞扬边倒水喝边说。

    “飞菲,你这位朋友好像有点另类哦,就是说话方式有些奇怪。”飞宇又说。

    “我朋友她古书看得多,喜欢咬文嚼字的,开始听可能会觉得不适应,习惯了就好啦。”飞菲冲二哥挤眼。

    “飞菲说得没错,我刚开始听也觉得很别扭,现在好了,习惯了。”飞扬倒了水给亦佳,亦佳感激得笑着。

    飞菲提醒说:“大哥,亦佳的生活习惯可能会和我们有点不同,到时候别大惊小怪的哦。”

    “飞菲!”飞扬拍了一下妹妹的后背:“大哥是外科医生,心脏的承受能力超人的,而且亦佳又不是外星人,怎么可能会吓到他。”

    飞宇看着眼前的弟弟和妹妹:“我怎么觉得你们今天有些反常啊?”

    “没吗?没有吧?”飞菲开始打马虎眼:“那个,亦佳,我们先上楼吧,逛街好累哦。”

    “好。”亦佳应了声。

    “亦佳,你会梦游吗?”飞菲忽然问。

    “梦游?”亦佳不懂,只能摇头。

    “她就是梦游,我也无所谓。怎么说,我都比你们两个年长几岁。”飞宇以大哥自居。

    “既然知道自己比我们年长几岁,那妈咪的心愿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喽?”飞扬坐在他身边。

    “你什么意思?”飞宇装傻。

    “我拜托你,大哥,赶快找个女朋友回家面圣吧,我快被妈咪念死了。”

    “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你别着急,会有女人成为你们的大嫂的。”飞宇淡定。

    “现在有了吗?”飞菲又凑了过来。

    “你不是要上楼休息吗?怎么,想当狗仔队还是八卦杂志的记者啊?”飞宇反问。

    “去,我是你妹,关心一下大哥难道有问题吗?”飞菲理所当然的表情。

    “关心是没有问题,可是要公平一点,不然你二哥是会吃醋的。”飞宇调侃,兄妹间的情义尽显无遗。

    “这种关心我敬谢不敏,还是留给你吧,飞菲,赶紧催大哥找个好一点的女朋友哦。”飞扬开始脱外套:“我去洗澡了。”他的眼皮忽然跳个不停。

    “大哥,少喝点咖啡,小心失眠哦。”飞菲好心得说。

    “那正好,我还有份报告要写。”肖飞宇端着咖啡杯上楼。

    四人先后上楼,留下一楼满室的黑暗。

    武亦佳正在自己房间的卫生间洗漱,肖飞菲兴高采烈得闯了进来,见她正在梳理自己的长头发,就走了过去:“亦佳,你头发的发质好好哦,用什么保养的?”

    “除了用清水洗,就是用皂角啊。”武亦佳梳理着长发说:“偶尔会用猪苓,里面加了香料,用后会有浓郁的香气。”

    “也对哦,越是植物原料越健康环保,不像现在,我们天天用的都是化工合成品,洗发水、沐浴露都是。化妆品都要用名牌的,不然里面的含汞量高得惊人。”

    “含汞量是什么?”武亦佳非常好学。

    飞菲想了一下,解释说:“就是有些不法商家为了提高化妆品的增白祛斑效果,罔顾人的生命健康,往原料里面添加非常有害的金属物质,特别是汞,用了会使人得肾病的。”

    “会很严重吗?”

    “当然很严重。”

    “既然如此,不用便是。”武亦佳天真得说。

    飞菲一摊手:“话是这么说,可是有哪个女人不爱漂亮呢?即使知道化妆品里有毒,还是会去用啊。”

    “这和中毒有什么区别?”武亦佳不解。

    飞菲点头:“没错,就是慢性中毒,所以现在我基本不用什么化妆品,最多只用简单的保养品。”她用羡慕的口吻说道:“好羡慕你的皮肤哦,纯天然的,富有光泽。”

    “我们用胰子或者澡豆洗澡。”武亦佳说:“看来,这里是不会有这些的。”

    “那你们有用花瓣洗澡吗?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有。”武亦佳说道:“只是我很少用。”

    “你的头发这么长,很难打理吧。”飞菲摸摸她的头发,感受它的丝滑触感:“如果我是男人,一定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武亦佳又脸红了:“在我们那里,不能轻易提及男子的。”

    “呵呵,OK,你要洗澡了吗?我帮你把头发藏在浴帽里。”说完,飞菲开始动起手来,将亦佳的头发在脑后挽成髻,然后顺利戴上浴帽:“先用我的吧,有空给你买顶新的。”

    武亦佳看着镜中的自己和飞菲:“多谢。你让我想起了碧荷。”

    “碧荷?也是你的家人吗?”飞菲去拧水龙头。

    “她是我的丫鬟,家中与我最亲近的女子。”武亦佳幽幽得说:“不知此刻她的境况如何。”

    “亦佳,什么都别想了,舒舒服服洗个澡吧。”飞菲放了点冷水,想要放热水时,却发觉不对劲:“呀,好像坏了,热水没出来。这样吧,你去我的房间里洗,我那边的没坏,明天让阿美姐通知人来修一下。”

    武亦佳犹豫了一下,同意了,拿着换洗的衣服进了飞菲房间。而飞菲从亦佳的房间出来,直接就去了大哥房间。

    飞菲房间内的卫生间格局是一样的,这让武亦佳有种错觉,好像还在原来那个地方似的。对于那些开关,她已经会用了,调节好热水的温度,脱下衣服,她坐在了浴缸里,温热的水令她觉得非常舒服,这比在木桶里洗澡强多了,她心满意足得玩着水,洗着自己白皙的肌肤,有了头上的帽子,她不必再担心会弄湿自己的长发,心情出奇放松之下,她不自觉得吟诵起李白的诗歌。

    飞扬刚洗完澡,就发现自己的指甲需要修剪一下,找来找去没找到指甲钳,无奈,只要去敲飞菲的房门。房门没关,他径直走了进去,就听到浴室里传来吟诗声,心想:今天怎么回事,转性了她,居然不唱歌改念诗了:“飞菲,你的指甲钳在哪里?借我用一下。”

    里面的亦佳忽然听到有男子的声音,顿时分外紧张,她记起门未关实,若闯进来,后果不堪设想。她急忙起身,用大毛巾裹住自己,一脚刚踏出浴缸外,不料脚下打滑,整个身体失去平衡向前倒去。幸好她的武功了得,很快就站住了。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门缓缓得自己开了。她“啊”得喊了一声,本能得用双手遮挡在胸前,毛巾死死裹在身上,一动也不敢动,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在门外的飞扬本来已经转过身去的,听到喊声,一回头,她的春光外泄尽收眼底,白皙的肌肤泛着水珠,惊怯的模样楚楚可怜,头戴浴帽又很是可爱。飞扬不由得愣在当场,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一下子将门合上了。

    飞扬感觉自己呼吸急促,怎么回事?亦佳怎么会在里面洗澡?难道自己走错房间了?不可能啊?他走到房间外想确认一次,就看到飞菲走了过来:“二哥,你干嘛?鬼鬼祟祟的样子。”

    第一次,飞扬在妹妹面前觉得心虚:“那个,我想借你的指甲钳用一下。”

    “你很热吗?”飞菲觉得奇怪。

    “有吗?”飞扬反问。

    两人刚进房间,武亦佳就打开卫生间门冲了出来,满脸通红,看到飞扬,迅速将头低了下去,从他眼皮子底下快速闪人走了。

    “她是不是把水调太热了,怎么满脸红彤彤的,不过还真可爱。”飞菲没有注意到飞扬的奇怪表情。

    飞扬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这是他偶尔会做的小动作:“亦佳怎么会到你房间里洗澡?”

    “客房的热水出不来,总不能让她洗冷水澡吧。”飞菲瞥了一眼他:“这么关心人家,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

    “你少胡思乱想啊!”飞扬这么说着,可脑海中武亦佳的“新形象”却怎么也挥之不去,就像生根发芽了一般。

    “武亦佳是个侠女,也算得上貌美如花,心地善良、又富有正义感,和你这个英俊潇洒的富有正义感的警察有得一拼,如果你真有什么想法也不奇怪啊,正所谓志同道合嘛。”

    “你哪来这么多废话。”飞扬说道。

    “什么废话?我这可是至理名言呐。”飞菲话锋一转:“不过,想来也不可能,亦佳是个古代人,和我们终究是有代沟的。”

    “如果她在这里待久了,早晚会被同化的。”飞扬不清楚自己这是在担心武亦佳?还是别的什么情绪?

    “这可不一定,亦佳有自己的原则。”飞菲听出点端倪:“耶,你这是在担心她吗?”

    飞扬自然不会在妹妹面前承认这一点,他想了想,说:“能让她回去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可是如果回不去,她在这里的生活怎么办?”

    飞菲坐到宽大的沙发椅上:“也对,现在的她一定很想回家的,她把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如果我们不帮她,还有谁能帮她呢?”

    “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帮她。”飞扬靠在飞菲的梳妆桌旁边:“她说的那座山我听都没有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