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道歉无果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3本章字数:3054字

    经二哥这么一提醒,飞菲坐到自己的电脑前:“我现在就来查查看。”手上飞快键入关键字眼:聚青山。

    飞扬站到了她身后:“即使查出有这座山又怎么样,难道把她推下去吗?”

    “二哥,你的冷幽默一点也不好笑哦。”飞菲的双眼紧盯着电脑显示器,可是,出来的结果让他们大失所望:“什么嘛,一点线索都没有。”

    “一点也不奇怪,这种结果在我的料想之内。”飞扬双手抱在胸前。

    “那现在怎么办?”飞菲望着他。

    “什么怎么办?”

    “我们要怎么和亦佳说啊。如果我是她,一定很想听到好消息的。”飞菲将心比心。

    “当然是实话实说喽。如果你不忍心告诉她,就让我来说吧。”飞扬拿起指甲钳:“很晚了,先休息吧,这个明天还你。”

    “哦,晚安。”飞菲盘腿坐到了床上,考虑自己将要表演的节目。

    飞扬走过亦佳的房间,见里面的灯还亮着。刚才那一幕瞬间又回到了眼前。他知道,对于一个古代的女子来说,名节会有多重要,哪怕只是看到她的部分身体,已经是非常严重的冒犯了。

    飞扬犹豫了好久,才轻轻敲响亦佳的房门:“亦佳,你睡了吗?”

    里面没有回答,他又轻轻喊了一声,灯忽然暗了。他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算了,明天再道歉吧。

    而房间里的亦佳此时的心情只能用“心乱如麻”来形容。从小至大,没有任何男子见过如此裸露的自己,而今日,却被一个现代男子看去了,真是令她又羞又忿。女儿家的名节向来比天大,她该怎么办?一想到让男子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她的双颊更加绯红,一颗心变得七上八下。夜很深了,她才沉沉睡去。梦中,娘亲的脸近在咫尺,对着她说道:我的女儿呀,你怎么可以让男人看到你的身体,太丢脸了,女人的名节千万毁不得呀。

    这一晚,飞扬睡得很浅,还做了个梦,梦中的武亦佳一个劲在哭,哭到双眼红肿,哭到他心软,所以他很早就醒了,听到花园里有响动,一定又是她在练剑了。他赶紧起床穿好衣服下楼。

    他没有惊动她,透过半开的门,他看着她在花园里肆意挥舞着她的剑,那矫健的身姿,那伶俐的动作,那全神贯注的颜。莫名得,他心动了,真的,他心动了。

    “谁在那里?”武亦佳察觉到异样,直奔红木门而来。

    飞扬向前一步,说道:“亦佳,是我。”

    武亦佳连退两步,像见到洪水猛兽一般,红着脸将自己的头低到不能再低,剑,紧紧握在手里,这说明她很紧张。

    飞扬故作轻松:“这么早,你又起来练剑啊。”

    “嗯。”回答他的仍是秀发如云的头顶。

    “亦佳,我知道你有些不开心,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个意外,你把它忘了好吗?”飞扬尽量说得小心翼翼。

    “忘了?怎么忘?”武亦佳抬起头来,眼神有点受伤。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飞扬看着她的眼睛:“但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不是说女人的名誉不重要,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像飞菲或者其他女生一样,穿短裙,露胳膊,没有人会觉得奇怪的。”

    “我不是她们,我做不到。”武亦佳眼睑低垂。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飞扬问。

    “在我们大宋,女子的名节比任何事都重要,若身子被男子看了去,她这一辈子都完了,永远抬不起头,永远活在阴影里。”

    飞扬心里一惊:“亦佳,你不会是想让我娶你为妻吧?”

    武亦佳开不了这个口。

    “听着,亦佳,你真的是个好女孩,但是婚姻不是买卖、不是儿戏!如果今天我说我可以娶你,这一定不是出自真心的,对你也是不负责任的。你们那时候可能凭着媒妁之言就可以成亲,但是现在的时代不同了,婚姻必须建立在爱的基础上。”飞扬婉转得说着。

    “爱的基础上?”武亦佳双眼迷蒙。

    “对,就是你喜欢一个人,而这个人也喜欢你,才可以结婚。”飞扬说道:“这样的婚姻才会长久幸福。”

    “你不喜欢我吗?”武亦佳忽闪着水汪汪的眼睛。

    飞扬顿时答不上来了。说喜欢?他们认识才两三天,谈不上喜欢。说不喜欢?好像也不完全是,真是伤脑筋啊。

    正当飞扬犹豫再三的时候,武亦佳已经将他的表情解读为他讨厌她,不喜欢她。

    “我明白了。”说话的同时,武亦佳的双眼已经模糊,她不是擅长哭泣的女子,可她无论如何也忍不住了。推开飞扬,她跑向楼梯,与刚下楼的飞菲撞个正着。

    飞菲向旁边一让,眼睁睁看着武亦佳跑上楼,然后看到通向花园的门口呆站着二哥肖飞扬:“我难得起个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飞扬简短得吐出两字,此时此刻,他的心情乱糟糟的。在他的感情世界里,从来没有惹哭过一个女孩,武亦佳是第一个,也是最特殊的一个女孩。

    “没事?鬼才信!”飞菲可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亦佳怎么哭了?你把她怎么了?”

    飞扬烦躁得走向客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扒着自己的头发:“呼!我能把她怎么样?我只不过是,是。”他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飞菲蹲在他面前:“男子汉大丈夫别吞吞吐吐的。二哥,你有点奇怪哦。”

    “如果一个男人看到你洗澡,你会有什么反应?”飞扬紧盯着飞菲的表情。

    飞菲捂了捂自己的嘴巴,然后压低声音问:“你偷看亦佳洗澡了?”她回想着,又说:“是不是昨天晚上?”

    飞扬老实点头。

    “二哥,事情大条了。”飞菲幸灾乐祸似的:“如果我洗澡的时候被男人看到,顶多骂他色狼或者扁他一顿,但是她是武亦佳。”飞菲再次强调:“她是来自宋朝的武亦佳耶!二哥,她没有戳瞎你的双眼算你走运了。”

    飞扬泄气的表情:“我知道。问题是现在该怎么扑救。”

    “她的身体都被你看光了,你就娶她为妻呗。”飞菲半认真半开玩笑得说道。

    “其实没你想得那么严重。”

    “什么意思?”

    “当时门没关好,我看到她裹着浴巾的样子了。”

    “这还不算严重?”飞菲吃惊得说:“二哥,我对你的人品有待商榷哦。”她的眼神带有鄙视。

    “不如你先去开导一下她。”飞扬出主意。

    “祸是你闯的就该你去处理。如果她认死理我也没有办法。”飞菲存心置身事外:“如果她是和我一样的现代女性,我还有话说,可是她偏不是,二哥,我帮不了你,Sorry!”

    “你就这样见死不救吗?”

    “这几天你们还是少接触为妙,我们要准备彩排节目了。”

    早餐时,武亦佳吃得不多,肖飞扬几次想和她说话,都被她刻意忽视了。为了不让飞菲以外的家人看出端倪,他只好借口警局事情太多,早早出了家门。

    整整一个上午,武亦佳都待在自己住的房间里没有出来,阿美姐以为她是想家的缘故,就拿了些水果上楼找她:“亦佳,你早餐吃得很少,是不是想家了?”

    “阿美姐,我是不是很令人厌恶?”武亦佳站在窗前,外面阳光正好,而她的心却是冷飕飕的。

    “怎么会,我就很喜欢你呀。”阿美姐说。

    “为什么?”武亦佳抬眼看她。

    “虽然你才到这里没几天,可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善良、勤奋、好学的好女孩,这样的女孩没有人会不喜欢的。”

    武亦佳又问:“这里的男子都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这可难说,各花入各眼。现在的男人要求可高了,喜欢漂亮的,还要懂得温柔,最好呢,还是高学历,性感的也不错。”

    武亦佳听得一愣一愣的:“高学历,性感?”这些貌似她都没有,难怪二哥会不喜欢她。唉,她重重叹气。

    “女孩子别动不动就叹气哦。对了,你读几年级了?是不是像三小姐一样读大学了?”阿美姐随口问。

    “女子无才便是德,我从未上过学堂。”武亦佳回答很是认真。

    阿美姐感到很惊讶:“什么?你没上过学?”

    武亦佳意识到言多必失,赶紧圆场:“阿美姐,你听错了,我和飞菲差不多的。”

    “哦,原来是我听错了,我就说嘛,你和三小姐年纪相仿,正是青春貌美的时候,来,吃点水果,这样才更漂亮哦。”

    “是不是漂亮了男子就会喜欢?”武亦佳单纯得问。

    “这可不一定,不是有句话说:女为悦己者容吗,呵呵,我电视剧看得多,顺口就会来这么两句。”阿美姐爽快得说。

    武亦佳勉强笑了一下,没有人会懂得她此时的心情。

    见她仍是忧郁的样子,阿美姐居然找来了两本笑话书:“我觉得不开心的时候就会看这样的书,保证你看了会心情好很多的。”

    “多谢。”武亦佳将书收下。

    “那你慢慢看,我去忙了,中午吃饭再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