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穿越记(2)沉冤得雪

    更新时间:2018-11-20 18:10:26本章字数:4866字

    从询问李海阔的家庭地址看出来了,盼惜这个家伙不仅体力旺盛,演技还一流,这等优势,不运用岂不是亏了。而七夏的主意就是,要让校长自己说出自己的罪行才是最有力的证据……

    顶着爆炸头,涂着浓重的黑眼圈,嘴唇是紫黑一样的颜色,脸上打了厚厚一层粉底,那白皙的程度是盼惜这辈子都不能达到的了。画着这样哥特式妆容的盼惜指着自己过低的领口对七夏说:“你的计划就是,把我整成这样,好去勾引校长是么?你@#¥%…… amp;!”

    七夏按住张牙舞爪的盼惜的双肩,表情凝重,语重心长的劝道:“如果计划不成功,这个主意也不错。”

    玩笑开过,七夏解开了众人心中的疑惑,盼惜打扮成这等未成年不良少女的样子,只是为了掩盖她真实身份,如果事情成功,那么她一定会被曝光,对盼惜的未来太过担忧才出此下策。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欠缺的就是一个能领着盼惜去找校长商量入学的雍容华贵的“家长”,这样才方便为计划做铺垫。

    随后盼惜十万火急的叫来了大盼惜六岁的表姐——苏若涵。见到被打扮得面目全非的盼惜,苏若涵先是愣了几秒,然后爆发出一长串诡异以及无逻辑顺序的“哈哈哦哈哦哈哦哈哈哈哦”的笑声,她笑过之后,整个世界除苏若涵外都仿佛被盼惜定格了时间那般寂静。

    七夏不禁感叹,这就是血缘关系吧,两个人都有着定格时间的能力,但是明显苏若涵的杀伤力更强大一些。

    苏若涵也没让他们失望,穿来了盼惜姑妈的豹纹短衫,黑色的真皮短裙,以及踩上了一双疑似Gucci新款高跟鞋,但是如果七夏没看错的话,那鞋的鞋底却印着Cucci。

    饶是如此,苏若涵个子本就高,再加上成熟打扮,更显气质非凡,从耳环到戒指,虽然见不得多名贵,但被她这么一打扮,果然都增色不少。

    最后加上个复古大方墨镜,整个人要多雍容华贵有多雍容华贵。

    就这样,七夏、盼惜和她表姐去了学校,计划开始了。

    越中校长见到这样的家长,果然谄媚了不少,一边嘘寒问暖,一边热情的客套。

    “你们这学校升学率怎么样啊?”挑高了嗓音,以及傲慢却不失礼貌仪态的嗓音,让苏若涵整个人都带着富家高贵富婆的味道。

    相比扮相夸张的盼惜,果然苏若涵更显时尚。要是现在的盼惜和苏若涵比的话,那盼惜就可以说是“整个人都带着富家高贵老巫婆的味道”

    “每年高考我们都保证百分百的升学率!呵呵呵呵。”越中校长眯着双眼,完全没了开学典礼上面那意气风发的硬朗姿态。

    苏若涵忍住了想骂“呵呵你妹啊”的冲动,抬高下巴看着卑躬屈许的校长说:“我侄女你能保证她进大学吧?嗯?”苏若涵用手推了推墨镜,然后继续恢复双手抱在胸前的姿势。

    “绝对能!你要相信我的能力。”校长说这话的时候,为了增加自己的威信,甚至还拍了拍胸脯。

    “那我侄女的未来可就交给你了,这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就这么一个侄女,我全部的资产都投资给这个小祖宗了,到你这,可别给我毁了。”苏若涵伸出兰花指,向前一点,娇媚的说道。

    “这哪能啊。您把她交给我,我一定不负您的期望啊。再说了,您给她投资了这么多,我决不能让您的辛苦白费不是?”说这话的时候,校长明显的语调阴阳怪气了起来,这让盼惜忽然想起古代皇宫里语气阴阳怪调的……公公……

    她忍了很久才忍住了笑出来的冲动,然后憋着一口气,说出事先商量好的“台词”:“行了,姑姑,我知道你给我投、了、不、少、钱,我一定努力学习,不辜负你的期望!”盼惜特意加重了“投了不少钱”五个字,然后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别处,这样子,活脱脱一个叛逆的不良少女,如果七夏看到此时的盼惜,一定会竖起大拇指夸她可以进军影坛了。

    看到盼惜这个态度,那校长也赶忙打圆场:“我一定会用最快的方式,让您侄女进了大学,两个人都满意吧。”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别让我失望。毕竟……”苏若涵忽然停顿,然后又哦哈哦哈的笑道:“你懂的,那就拜托校长您多费心了。明天我就给她办入学,我相信你的能力。”

    整个剧目就在盼惜表姐的“哈哈哦哈哦哈哦哈哈哈哦”笑声中落了幕,一切喧嚣又开始寂静了起来。

    当然,这只是计划的开头。

    七夏和盼惜联系了当地影响最大的电视台,以要举报贪污的话题成功的勾起了记者的好奇心。对于重大新闻,任何人都会八卦的想要知道,当然记者排在前位。和校门口的保安说电视台要做一期重点高中的节目,有对老师和校长的采访。保安丝毫没有怀疑,放他们一行人进了学校。

    确定了校长一个人在校长室办公,盼惜推门就进了屋子,哭喊着指向愣在原地的校长说:“就是他,就是这个昧良心的!收了我姑姑那么多的钱,竟然把保送名额给了贿赂他更多钱的人!你们说还有没有天理啊!啊啊啊啊!”

    同样是贿赂的行为,可是配合着特殊妆容的盼惜说的却是理直气壮,她对着镜头,毫不怯场的哭诉:“本来我和姑姑今天是要来办入学的,可是他突然跟我们说他改变主意了!那个保送名额他已给了出价高的别人,我姑姑给我投资的这么多钱,就这么白白的浪费掉了呀!”

    那个女记者适时的举着话筒凑到校长面前,校长虽然正迷糊着,可对于盼惜这番话,也是气愤:“你这个小姑娘可别乱说话,我什么时候收了你姑姑的钱!”

    “就是昨天!你别抵赖。”盼惜完全忽略校长的陈述句,面不红心不跳的当了疑问句回答。

    “越城中学校长,对于这位女生说的话,你有什么想说的?”记者职业性的问话,就仿佛所有领导在演讲上面都要说亲爱的某某某人你们好之类的惯用词,总是对于什么什么你有什么想说的。简言之就是让故事跌宕起伏,增加戏剧性。因为在这种双方交锋的事件中,如果问后者有什么想说的,那个人一定会反驳,这样的闹剧当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你不要乱说,你们都是哪来的?给我出去!再不出去我要叫保安了!”校长终于没了耐心,失去了风度。

    “瞅瞅,瞅瞅。他一定是心虚了!否则怎么会这么快就赶咱们出去。”然后盼惜拉过站在一边的李海阔,这剧目的隐藏主角:“你看看他,他是越中学习成绩最优异的学生,本来那个保送名额是他的,都因为那个出钱更多的人把他的名额取消了,甚至还要他退学!还找了小混混来陷害他受了处分!”

    话题直指他们此行的目的中心,但为了分散注意力,盼惜继续演:“就和我一样,白白的被这个校长给坑了。”

    “你们要相信我。”校长终于开始面对镜头,更深一层的意思就是,校长终于进了圈套:“这些小孩子只是在开玩笑,怎么能听信了他们的话?这些孩子,什么话说不出来。那个李海阔同学最近确实是因为打架受了处分,但这是他应该的,也许他现在就是来报复我给了他处分也说不定。那个女生,我根本连她叫什么还不知道。”

    盼惜闻言,竖起兰花指,指向校长,尖声叫道:“你、你、你、你个昧良心的。我什么都给了你啊,你竟然说不认识就不认识了啊!你连禽兽都不如啊!”然后盼惜转向镜头,一改惊恐状,露出做作而又纯良的微笑:“我姓甄,单名一个美字。当然,你们可以叫我甄美,或者直接称呼我为美都可以。”

    七夏完全的接近了崩溃边缘。真美?亏她想的出来。应该是真霉吧。七夏心里暗暗的想着。

    “甄美!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收了你姑姑的钱,我告诉你,你再这么污蔑我,我可以去告你。”

    校长果然不负众望的慢慢进入了圈套,站在旁边观战的七夏已经觉得胜券在握。

    “证据?还敢跟我说证据。哼,还好我无敌聪明,给录了下来。”说着,盼惜就掏出了手机,开始播放了昨天录下的对话。

    “我侄女你能保证她进大学吧?嗯?”

    “绝对能!你要相信我的能力。”

    “那我侄女的未来可就交给你了,这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就这么一个侄女,我全部的资产都投资给这个小祖宗了,到你这,可别给我毁了。”

    “这哪能啊。您把她交给我,我一定不负您的期望啊。再说了,您给她投资了这么多,我决不能让您的辛苦白费不是?”

    “行了,姑姑,我知道你给我投、了、不、少、钱,我一定努力学习,不辜负你的期望!”

    “我一定会用最快的方式,让您侄女进了大学,两个人都满意吧。”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别让我失望。毕竟……你懂的,那就拜托校长您多费心了。明天我就给她办入学,我相信你的能力。”

    果然,昨天没察觉有什么问题的对话,放到今天的情景上面,格外的像是阴险的商量要怎么怎么才能让自己获取暴利的奸商们。

    “狗屁!”看来校长是完全的失去了耐心,他刚要对着话筒辩解,那个女记者见机把话筒举到盼惜面前,继续职业性的问:“那么,贿赂也是违法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自己揭发自己呢?”

    “我不能让那些投机取巧的人相信钱是万能的,父母死后,我就一直和姑姑生活在一起。”盼惜在心里默念“爸妈我对不起你们啊”,继续说:“姑姑为了我努力工作,终于挣了很多钱,可是却全砸在这个校长身上了,姑姑气的生了病,所以我一定要讨回公道!”

    公道?你本身就已经是不公道的了!台词有问题啊台词有问题。七夏心里抱怨的念叨着,不住的摇头。她真是后悔没有逼盼惜把昨天商量好的对话再背一遍,现在这出戏,完全就是盼惜的现场发挥。虽然昨天说可以让盼惜见机行事、临场发挥,没想到啊没想到,她表演的还真是……真是……做作啊。

    “我什么都给了这个校长……”众人一寒,觉出话语里的暧昧,然后听盼惜继续说:“你们说,如果不是被逼到了一定境界,我可能说出这些毁我声誉的话么?我也是个姑娘家啊,被逼到这个份上实在是不能忍了啊。”盼惜开始庆幸自己有着脸上这些夸张的妆了,好让她随心所欲的发挥自己的表演天赋。

    “一派胡言!我什么时候……”校长也觉出话语中包含的深层含义,于是他阴沉着脸换了要说的话:“再无理取闹小心我真的要赶你们走了!”

    “看吧看吧,他一心虚就要赶走咱们,如果他真的要赶咱们,那证明我说的全部是正确的。最冤的就是我们李海阔同学,被取消了保送,现在又背了处分,父亲现在还受了伤,未来的前途可让他怎么办?”然后盼惜愤愤的看向眉头已经紧皱却完全被说的没有话来回的校长:“哼,区区三十万就收买了他,不就比我姑姑高了那么一点点么?”

    “三十万?那够判的了!”记者忽然夸张的说道。

    “胡说八道,哪有那么多!”话一出口,室内忽然安静了几秒,然后记者终于反应过来,几乎是跑着奔向校长:“那你这个意思就是你确实有收钱了?然后你取消了李海阔和甄美同学的保送?那甄美同学说的都是真的了?请问是不是这样?”记者一连串的反问让越中校长愣在原地,随后觉悟自己漏了嘴,又解释:“没有的事,都是没有的事!你们不要一派胡言!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好来这里陷害我!”校长室骚动了这么半天,门外已经涌了很多看热闹的师生,失了气势的校长走到窗边开始轰人:“都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完全没有了在众人面前慈善正直的样子。

    “当然,甄美这个人就是一派胡言出来的。但是李海阔同学的事情完完全全是真的。今天不过是为了逼他自己说出来。”七夏适时的说了话,用背影面对着镜头:“那校长这几年贪污了不少的钱,包括国家批下来的教育经费,他都有私吞。”这些都是真的,七夏他们用了最快的时间,在师生间了解了事实真相,果然看不惯校长作风的并不只有他们几人。七夏继续说:“保送进重点大学的名额历年都是给学习品德最好的学生的,李海阔是当之无愧。可是,为了把名额给贿赂他的学生,他硬逼李海阔退学,甚至还有身体上的摧残,那个打架的处分就是他指使的。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去调查他账户多出来的十五万,还有他最近新开的那辆车,没有他自己购买的凭证,我相信,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那车是我的朋友送的!”校长依然在狡辩。

    “哦?”七夏挑眉:“真的么?那么你朋友为什么平白无故的送你车呢?你能否现在给你朋友打个电话证明下你的清白?”

    “他、他、他出差了。”语气明显的弱了下去。

    “哦?出差怎么就不能打电话了呢?”七夏忽然严肃了面孔,厉声道:“不要再狡辩了,你这几年的品行全校的师生都有目共睹,你以为你做的滴水不漏,其实所有的理由都千疮百孔!缺少的就是检察院来调查你的这些罪行,放心吧,马上就会有人来调查你的,到时你可要想好所有的措辞和借口才好。”

    事情终于落下了帷幕,几天后录像播出,重点高中的校长贪污受贿的事情轰动了不少人,立案的那天,刚好是2003年5月16日。直接造成的影响就是李海阔依然退了学,但庆幸的是,退学便可以不接受那个处分,而别的学校听说是尖子生,都是抢着要收他入学。

    最后,李海阔一家要感谢七夏和盼惜的时候,却已经找不到人了。而此刻,七夏正在2006年的越中羽毛球场被盼惜强制着继续打没打完的球。

    七夏心里哭喊。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