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轮回记(5)命中注定

    更新时间:2018-11-20 18:10:27本章字数:2842字

    紫金青丝镂空香炉在袅袅的燃着烟,烟雾飘散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整个房间都显现出一种超脱般的仙境之美。屋顶的阳光透过纱幔,隐约露出的彩绘玻璃,斑驳的照射在屋子里,绚烂的颜色使之更为飘渺。而敞亮的屋子正中,有一弯清澈的水池,占了屋子的三分之一。水清可见底,一条色彩绚丽的锦鲤在水中肆意游动,鱼尾如红色丝绸柔顺的飘荡在水中。

    晕染着墨色山水画的屏风后面是一张巨大的金丝楠木床,床边是白色的梳妆台,雕刻着精致花纹的铜镜映着的是窗外斑驳的阳光。每一处的设计都刚刚好,既不会花哨又不会失了典雅。七夏刚一看见这“渲画的卧房”就被吸引住了。

    渲画的居所名为画苑,整个庭院分为三处,正厅便是渲画休息之处,对于一个人来说,未免太过大了些。而左右厢房用作待客和书房。待客的左厢房中是规中矩的摆饰,但在每一处的装饰中都体现了女子婉约的设计,用来待客刚刚好。而右边同样是一间过大的房间,墙的三面书架摆满了书籍,临窗的地方有一处供坐卧的软椅,旁边的茶几上,有一个白釉莲花式执壶和同类型的茶杯。窗外的阳光照射在书桌上,显出岁月的宁静与详和。

    每一个房间都让七夏莫名的喜欢,正打量卧房时,屋内水池中的锦鲤忽然跳离水面两尺,下一刻立在七夏面前的就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那少女身体姣好,皮肤白皙而清透,眼睛很大,黑色的眸子带着水一样的润泽,嘴唇和脸颊都透出一种水润的红晕,身着红色绸缎的长裙,飘渺的裙摆散落在地面,晕出花一样的形状,整个人如仙女般降落到了七夏面前。

    还没等七夏问出你是谁的问话,那少女就用甜糯而悦耳的声音对她亲切的唤:“渲画姐姐。”

    啊?又是和渲画有关的人?想到这,七夏不禁自嘲的笑了,这里谁不和渲画有关系呢?怕露馅,七夏没有吱声,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姐姐,可否容凉问,你怎么又回来了呢?”那叫凉的少女犹豫了片刻才问。

    “凉?”七夏迟疑的唤她,见她点了点头,便肯定的回答:“回来才有逃出去的机会!”从迷魂林出来,她才能找到盼惜回到自己的世界,才能逃出去。

    “可是……渲画姐姐,你本来已经有逃出去的机会了啊。”

    “渲画……已经逃出去了……”七夏无限悲凉又老气横秋的说道,“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渲画了。”

    “那你还是我的渲画姐姐对不对?”凉凄楚的看着七夏,满眼期待的问道。

    七夏想大概楚楚可怜也不过如此吧。面对美女如此恳求的眼神,七夏不好意思拂了凉的意,点了点头。天知道她有多不好意思,她现在不过才17岁,就有个这么大个妹妹了,真是让她受宠若惊。

    “你知道盼惜,不是,是月落封印在哪么?”话刚问出口,就听屋外有人回答:“她一个小小的鱼妖,如何能得知?”

    凉退后做请安状:“墨染大人。”

    墨染走近七夏,手略一挥,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门也随之轰然关闭。七夏的心霍地紧张起来,看到墨染愈渐迷离的眼神,心下暗暗惊慌。

    “渲画,你忘记了我没关系,只要我记得你就好。”墨染低沉而温柔的嗓音传来,逐步紧逼七夏。

    七夏连连后退,嘴里不住的辩解道:“我记得你,记得记得,所以你不要再过来了!”

    墨染眼中明显的一喜。

    看着墨染欺近的脸,七夏心中更加不安,脚下加快了后退的步伐。还好她退的比较快,躲过了墨染伸过来的手,但也成功的倒摔进了水池。

    ************

    墨染耐着心给七夏擦拭湿透了的头发,从他玩味的笑容中,七夏肯定了心中的想法: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看她掉下水池而不拉住她。

    正在低眉乱想之时,七夏听见墨染轻叹了口气,抬起头正对上他漆黑而皎洁的眼中那满眼的心疼。

    “果然灵力全失了。”墨染叹口气,伸手拉住七夏,十指相握之间,手心传来阵阵的热。七夏想要挣开对方的手掌,可墨染握的那样紧,但又不像紧握,反而像是被一股力量吸引住。随后,七夏感觉到一股暖意自手心传遍全身。只消片刻,墨染便放开了手。

    七夏看着还带着余温的手掌,疑惑的看向墨染。墨染随即温颜一笑,还没等七夏回味过来他笑的意思,就感到手腕一沉,一条银链凭空出现在她的手腕上面,和最开始的那条星魂链不同,这条上面有三颗星状银饰坠在链子上面,打在手腕上软绵绵的痒。

    “虽然不及你当初,但相信假以时日,你定能恢复昔日的灵力。”墨染解释道。

    七夏晃了晃手腕,不明所以的问:“这是……”

    “因为我们的灵媒是想通的,一个掌控生,一个掌控死。所以我为你幻化出了一条。但总会因人而异。现在竟然出现了三颗五芒星……”墨染看定七夏,许久缓缓的开口:“也许寓意着你的未来……”

    七夏还想细细端详银链,谁知墨染忽然用力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喃:“我们天生就是注定在一起的,你,别想离开我!”

    七夏一直试图向墨染打听到盼惜的下落,却总是被墨染以各种借口转移话题,救出盼惜的事情毫无进展。

    轮回司的概貌她也看过了,是像古代庭院那样错落有致、井井有条。这里宛如一个巨大的花园城市,在固定的地方有传送点,可以到指定的地方。轮回司有正司、副司、地司等地。正司就是王和司使们所住和处理事务的地方,这几日七夏就是住在这里。副司是六道轮回之处,而地司便是传说中永世不得超生的炼狱了。

    其它的地方由于人生地不熟,也为了不暴露身份,所以七夏不太敢四处逛。只在凉这里稍稍得到了些许轮回司的信息。

    她也问过凉盼惜被关在哪里,果然,凉对此一无所知。她也不好意思继续问凉和渲画是什么关系。而凉仿佛是看透她的心,不动声色的对七夏劝道:“渲画姐姐,以你现在的凡人之身,是无法再返回人间传送灵魂了……”

    听到这,她仿佛明白了什么,原来前世和今生之间,真的是有联系的。她又听凉道:“只有轮回司的灵体才被允许进入阳间,而你只能舍弃这凡人之身,才可恢复你的职位。而我知道……”凉目光如炬,眼眸皎皎:“你已经不再属于这里了,是么?”

    七夏看着凉真挚的视线,只得点点头。

    “那……渲画姐姐,你在人间的一天,过的快乐吗?”

    七夏想起过去的十七年,时光如走马灯那般匆匆从眼前穿梭而过,在回忆的光影流转中,她难过的说不出话,对着凉期盼的面孔,她重重的点头,点了很多下头。

    “渲画姐姐……我会帮你,从你救我的那一天开始,我的命就已经属于你了,为了你的梦想,我甘愿牺牲一切。”凉郑重道。

    除了盼惜,待她如此好的朋友这是第二个,那种真心真意的情谊,让七夏心里一阵一阵的暖。

    “凉……”她如何告诉凉,她根本不是渲画,要如何启齿才能不打破一个纯真少女的梦?斟酌了许久,七夏轻轻对凉说:“你一定要逃出去,人间有广袤的世界,有这里无法企及的真情,有很多很多东西,都要比在这里做一个冷血的神要好。”

    “我要怎么做呢?我在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没有身份的小妖而已……”凉低下头叹气。

    七夏沉吟片刻后,肯定的回答:“速度……只要你拥有别人都无法追踪到的速度,你一定能逃出去的!”七夏想起,要不是当初她和盼惜见形势不对没有及时开溜,现在何苦被禁锢在这里呢?而且她也见识过这条鱼妖有着惊人的敏捷,只要稍加修炼,假以时日一定能够有不凡的能力。

    虽然只是七夏随意出的主意,但凉却在水中开始训练起了速度,从最初急速的游泳,到后来只能见红色的线条在水池中组成圆环。而到最后,凉的速度开始让七夏震惊,她竟可以毫无痕迹的在水中畅游,速度简直快到了极点。当然,这些都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