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参加婚礼

    更新时间:2018-11-21 10:30:12本章字数:2297字

    刚一下班,苏睿就拉着我就跑,“喂,慢点。”我踉踉跄跄地有点跟不上他的速度。公司里好多人都看见苏睿拉着我跑进了电梯,在关门的瞬间,我看到了好多的眼神,有羡慕,有嫉妒,有猜疑,有看好戏,种种眼神交织,我真是别扭极了。我刻意与苏睿保持着距离,而他则满脸的不在乎,还有些不怀好意的嘴角微微上扬。电梯的门开了,他故意一把搂过我的肩膀,好似情侣般往外走。我低着头,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苏睿见我如此,坏坏地将嘴唇贴到我耳边低语,“再低你就该弯成个球了。呵呵。”在别人眼中更是显得无比亲密了。

    走到门口,苏睿拉开车门,一把将我塞了进去。“喂,当我什么东西啊?跟扔东西一样就塞了进来。”

    “你都成球了,我只是把你推进来而已。哈哈。”他笑嘻嘻地调侃着,我白着眼,头扭向另一侧。

    他带我到商场不停地试衣服,这个嘛,我倒是乐此不彼。女人嘛,就是喜欢逛街买衣服。只是有个男人跟着真是不习惯。所有的衣服似乎都不和他的意,最后只好空手而回。

    被拉着被动的走了半天,真是累死了,刚刚洗完澡。门铃响了。苏睿的司机周杰站在门口,他礼貌的笑着,“任小姐,这是董事长让我送来的。”他手里抱着大小不一的几个盒子,我请他进来,他放好东西告辞走了。

    我好奇地打开。呀!好漂漂哦!嘻嘻。盒子里有一行小字:穿戴好,明天我来接你。

    第二天,我穿上宝蓝色缎面裹胸小礼服裙,戴上闪亮无比的心形白色项链直垂到锁骨,配以同款的心形亮钻耳饰,穿上银白色的高跟鞋,盘好俏皮的韩式蝎子辫。电话铃声响了,苏睿来了。我拿起手包,来到楼下。苏睿笑眯眯地看着我,他很满意,为我打开了车门。

    我们开车停到酒楼门前,林东的父母站在门口迎接客人,我下了车,他们看到我,顿时脸色大变,慌忙跑到我近前。“那个,悠悠啊,你怎么来了?这,这好像不太合适吧。”林妈妈尴尬地说着。敢情儿是怕我来砸场子的?

    “阿姨,您说什么啊。是云丽给我亲自下了请帖,请我务必要来的。”我微笑礼貌地回答。你们以为我愿意来啊?真是好笑。

    “哦,那个,里面请吧。”林爸爸勉强地扯出一丝笑,比哭还难看。

    苏睿停好车,走过来揽住我的腰一同进去。林妈妈皱着脸同林爸爸道:“这个云丽,到底要干什么?她叫悠悠来做什么,示威吗?她就不怕搅了婚礼吗?““唉,有什么办法。悠悠应该不至于,何况不是有个男的相随,不能找林东的麻烦。”林爸爸安慰着妻子。

    云丽看到我,拉着林东就耀武扬威地走过来。

    “悠悠,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她挑衅地看着我。

    “怎么会呢?你那么言辞恳切地邀请我来,我怎么好意思驳你的面子呢?”我冷哼着。

    林东惊异地看着容光焕发的悠悠,原来她的身材这么妖娆,皮肤又白又光滑,林东的喉咙动了动,怎么以前就没发现呢?他的眼神直了。

    苏睿揽住我,冲林东一仰下巴,“就是他吗?哼哼。”眼神中和言语中都带着轻蔑。

    云丽很不满意,也很讶异,我身边的出现的这个高大帅气又傲气十足的男人,好诱人啊,她差点流哈喇子了。她挽住林东的胳膊,示威道:“就是他啊,他现在是我老公了,不是什么女人都要的。”

    “是嘛,那你老公干嘛老盯着我的女朋友看呢?”苏睿乐了。

    云丽转过头,发现林东真的一脸色迷迷地盯着任悠悠,而且好像入定般愣在了那里。云丽怒了,用手狠狠掐了林东一把,脸上却依然笑眯眯地,“老公,你在想什么呢?”

    林东觉得胳膊剧烈疼痛了一下,他这才反应过来,看着云丽面露笑容却眼带凶光的眼,立刻清醒了,连忙回应:“啊,没什么,呵呵。”

    “我是受云丽的邀请所以才来的,恭喜二位啊,很相配呢。”我开口道。

    “没错啊,鱼找鱼,虾找虾,乌龟配王八。”苏睿附和着。

    “你!”二人脸上铁青,又不好发作。

    我笑了,他还真直接。

    这时,门口冲进来一个男子,他东张西望,终于锁定了目标。“云丽,怎么结婚也不告诉我一声呢?”男人匪里匪气地叼着烟卷,金黄色的头发格外显眼。

    云丽脸色大变,是她的前男友!“你来做什么?出去!”

    “呦,怎么翻脸就无情了呢?前些日子我们还在一张床上卿卿我我呢。”男人直接就搂过她的腰,嘴唇就往云丽的嘴上贴。“你放开我!”云丽挣扎着。林东抓住他的手,“你干什么?再捣乱我叫警察抓你!”林东的脸色很不好看,毕竟今天是他的婚礼。

    “哎呀,我不要的东西有人接手了,我还得感谢你啊。不过,跟我那么久,吃喝穿我都供着她也花了不少钱,虽说她夜夜相陪,但以找个妞的价格计算我可是亏大了。所以呢,你们得补偿给我。”男子不依不饶,根本不害怕林东的威胁。

    云丽害怕了,害怕在所有人的面前丢脸。“你快走吧,我们会给你钱的。今天你先走。求你了。”云丽一直都是眼里无人的,这次居然知道害怕了,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好,一口价,五万元。不然我就在这里闹,告诉所有人你跟我的浪漫情事。”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你先离开。”云丽央求着。男子掐灭了烟,往地上一扔,“好,痛快!我马上就走,不耽误你们的好事了?”他得意地笑了,扭身往外走。

    “你怎么能答应那个无赖男呢?凭什么给他钱?”林东气得直转,他斥责云丽。“不给他怎么办?这么多客人,会有多大的影响你知道吗?”云丽也没好气。但见得我和苏睿在旁正专心致志地看戏,二人更是觉得没脸面了。

    苏睿说道:“二位,看你们事情这么多,我们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说完,拥着我就离开了。

    几个男伴女伴走过来,对着她俩议论纷纷。“知道吗?刚刚任悠悠身边的人是谁吗?”“谁啊?”“臣风集团最年轻的董事长诶!”“哇,这么帅啊!”“还很有钱呢。刚刚来开的是一辆凯迪拉克。”“悠悠可真厉害啊。”“是呢。看她的首饰,一定价值不菲。”

    云丽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本来叫任悠悠来是想叫她难看的,没想到她出尽了风头,而自己的老公还眼巴巴地望着人家,前男友还过来找茬,这个自己引以为豪的婚礼稀里糊涂地就办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