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重生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34本章字数:2966字

    百里宅——“娘子!是女儿!”一个男子兴奋的抱着怀中的婴儿,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虽然不是儿子,但是初为人父的喜悦让他并不介意是否是儿子,重要的是这是他的孩子。

    “相公,给我看看。”榻上的妇人因生产变得虚弱,即便憔悴许多却也不难让人看出那风华绝代的容颜。抱过男子怀中的婴儿,妇人落下了带着喜悦的泪。“这是我的女儿,是我们的女儿。”

    “娘子,你辛苦了。”男子握住妇人的手,语调中带着浓浓的情谊。“以后我们一起疼她,一起爱她。”

    “嗯。”妇人含笑点头。“相公,孩子还尚未取名字呢!”

    倒是书香门第,男子思索片刻,便说:“叫梓静如何?百里梓静,宛若水中莲花,恬淡幽静,故名梓静,如何?”

    “真是好名字。”妇人看着怀中婴儿灵动的大眼,“我们的孩子就叫百里梓静。”

    十年后——百里梓静是个与其他孩子不同的女孩。她出身书香门第,但因家道中落,家境越发贫寒,故少不得同龄孩子的欺负。可百里梓静从未理会,更从未屈服,淡定得宛如大人。百里先生与百里夫人时常感叹,这孩子果真与众不同。

    百里先生与百里夫人自然不知,百里梓静那仅仅十岁的孩童身体里却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那灵魂也有着好听的名字——蓝庭,一个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和最爱的人害死的可怜人。无意当中得以重生,却来到了这个让她陌生的时代。但是这并不妨碍蓝庭重新来过,所以她接受了自己的新的名字——百里梓静。

    在这十年里,百里梓静在百里先生和百里夫人的口中得知,这个时代叫做凤渊王朝,这里的人们都生活在凤渊大陆上,而世代统治凤渊大陆的就是凤氏家族,也就是凤渊王朝的王。而今的凤渊王朝的皇帝便是凤宇鸿,据说是一个贤明的君主。

    每每有人夸赞凤宇鸿,百里梓静都不屑的撇嘴:“若真是贤明,我百里家又怎会家道中落?”知情者都知百里先生满腹经纶,为人正直,却因官僚腐败而不得志,可这也怨不得皇帝,再怎样贤明,这官僚腐败还是难免的。因百里梓静还是孩童,无人会愿意向一个孩童去解释。自然,百里梓静也不愿过多去计较。不过这十年来百里梓静听到的传闻并不少,比如九皇子年方十六便出宫游历,再如江湖突又有一玉箫公子,武艺高强,已来到这偏僻小镇……诸如此类的传闻多不胜数。

    因为家境关系,百里梓静小小年纪便要上山打柴,赚些银两以补贴家用。百里先生与百里夫人好不愧疚,十岁的女孩本该享受天真童年,而她却要背负家中负担,着实委屈了她。百里梓静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前生学习的空手道她并不曾忘记,打柴倒也算是轻松。

    日子虽然清苦,可百里梓静却并不觉得苦,倒是比前生好很多。前生她是孤儿,又被心爱的男人和信任的朋友背叛,虽然前生有着令人羡慕的财富,但她却不快乐。今生的清苦反而是平凡的一世,她宁愿如此过一生,平平淡淡,与世无争。

    “娘,孩儿上山打柴去了。”拿了绳子与柴刀,百里梓静走出家门。

    “路上小心些。”百里夫人走出屋子,目送百里梓静远去。百里梓静是个漂亮的孩子,也是个懂事的孩子,只是这个孩子的懂事有些不似孩童,甚至还带着些大人都不如的精明。也真是苦了这孩子了。

    一路上山,百里梓静如往日相同,利落的爬上树,将一些干枯枝杈砍落。繁茂的枝杈,百里梓静是舍不得砍的,于是这棵树的枯枝砍完了,她便跳到另一棵树上继续砍。只是今日诸事不顺,百里梓静脚下一滑便从树上掉了下来。“啊——”百里梓静惊呼一声,只怕这一次要摔个好歹了。

    然身子一暖,百里梓静下落的身子竟被人接住。望向那人,百里梓静竟有些失神。原来天地间竟还有如此好看之人,眉如远山,明眸皓齿这样的词汇就是用以形容这样的人的吧。翩然落地,那人对百里梓静微微一笑:“小姑娘,可有伤到?”

    猝然回身,百里梓静逃离那人的怀抱,却无丝毫的羞怯。再看向那人,那人一身翩然白衣,手持玉箫。又是一介风流之人,百里梓静有些不屑:“多谢九皇子殿下搭救。”实在不知向皇族行礼的礼节该怎么做,所以百里梓静只是拱拱手意思了一下。却不知这动作在凤炎浪的眼中完全变了味儿。

    凤炎浪眼中滑过笑意,这倒是个有趣的小姑娘。不但一眼便看出他的身份,而且一副颇为孤傲的样子,没有丝毫的惊慌与羞涩。若不是他偶然经过这林子,只怕也不会发现这么个妙人儿。“你怎么知道我是九皇子?”凤炎浪笑问。

    百里梓静蹲下整理地上的枯枝,说道:“这有何难?我曾听人提起,当今圣上有九位皇子,而九皇子擅长音律且武艺高强,因喜玉箫故常持玉箫在身。又听闻九皇子离宫游历,恰巧此时又传一位江湖侠客即名玉箫公子,正行至此处,世间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刚刚又见殿下您器宇不凡又手持玉箫,故我猜测您便是九皇子殿下。”言罢,百里梓静已将枯枝整理妥当,并用绳子捆绑扎实,动作干净利落。

    好聪明的孩子!凤炎浪对面前的女孩多了几分赞赏,却见她困柴的手法,看来这孩子是有些功底的。“你叫什么名字?”凤炎浪问。

    “草民乃是一介草莽,姓名只怕污了殿下的耳,还是不说为好。”背上捆好的柴,百里梓静并不想与这个九皇子有过多的牵扯。

    可是凤炎浪却并不打算放过她,一个闪身,凤炎浪手中的玉箫已直指百里梓静的咽喉。见势不妙,百里梓静险险躲开凤炎浪的招式。她只是会空手道而已,怎么与古人的高深武术相提并论?躲过一招,却躲不过第二招。凤炎浪一掌便将那捆好的柴打散,内力穿过散落的柴击打在百里梓静的身上。百里梓静踉跄倒地,感觉浑身都痛。想回身反击,却见凤炎浪的玉箫又抵在她的咽喉处。

    “九皇子殿下,我只是一介草民,何苦为难我?”百里梓静是个聪明人,识时务者为俊杰,此时情况不妙自然要见风转舵。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凤炎浪笑了笑,收回手中的炎浪。“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百里梓静。”自知逃不掉,百里梓静并未再逃,只是坐起来整理衣物,拍掉身上的草屑。

    原来是那落魄的百里家的孩子,凤炎浪笑了笑。“我听说过你的父母,可却不知他们的孩子竟有武艺在身。”

    “他们不知我会这些。”百里梓静说。

    “哦?”凤炎浪颇为诧异。“那你师承何人呢?”

    “无人。”百里梓静老实回答。

    “什么?”凤炎浪更加不解,哪里有人生来就有功底的?

    “九皇子殿下不必惊讶,我自幼便身手敏捷,加之常年打柴,自然练就了些本领。”百里梓静说得平淡无奇,好似合乎逻辑。她只是不想说出真正的原因,那般荒诞,有谁会相信?

    这个孩子有些意思,凤炎浪越发的喜欢这个孩子,他已摸透这孩子的心思,要想她屈服并不简单。“我收你为徒如何?”凤炎浪说。

    百里梓静哪里愿意?此生有父有母的平淡日子来之不易,若是这般应了凤炎浪,那么此生还哪里会有平凡日子?可是面前的是当今的九皇子,她不过是小小的老百姓而已。只要凤炎浪愿意,动动手指,随便一个什么罪名都能要了她全家的命。

    踌躇之色被凤炎浪看在眼中,凤炎浪微微一笑:“你别急着拒绝,先考虑清楚。我是当今圣上的儿子,我想要谁谁敢不从?你若拒绝了我,我自然有办法让你家更不好过,只怕连柴都没得卖。你若答应了我,我还可以给你家一些银两以维持生计。”

    百里梓静一时无言,这其中的厉害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看来她这一次真是惹了麻烦了。将一锭银子放在百里梓静的手中,凤炎浪知百里梓静定会来找他:“你慢慢考虑,这锭银子你先拿去。今晚子时,我在此处等你,你若想清楚了便来找我。”

    握着银子,百里梓静头也不回的跑下山。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生活,难道就如此轻易的被打破?可凤炎浪的威胁与利诱也确实在眼前,她要考虑清楚,一定要考虑清楚……看着百里梓静远去,凤炎浪无奈的摇头,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卑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