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学艺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34本章字数:1839字

    一口气跑回家,未免爹娘担心,百里梓静深吸口气,调整好状态才走进家门。而踏入院落之中就见百里夫人送一位郎中离开。郎中?百里梓静颇为诧异,家里怎么会有郎中?有人生病了?待百里夫人回来,百里梓静便走上前。“娘,家中怎会有郎中?”

    百里夫人重重的叹了口气,倒是瞒不过这孩子的:“是你爹。”

    “爹怎么了?”百里梓静的心突然提了起来,她离开不过半日,难道父亲就出事了?

    “你也知道,你爹满腹经纶,却怀才不遇。加之我们百里家日渐贫寒,为某生计,你爹日夜*劳,终是积劳成疾。”背对百里梓静,百里夫人偷偷拭去眼角泪痕,却不知已被百里梓静看得一清二楚。“你爹今日突然吐血,我便请郎中来。郎中言说你爹之病并非不治之症,却需常年调理。可我们百里家哪里来得如此之多的钱财常年买药调理?你每日上山打柴所赚银两与为娘织布的银两也仅能勉强维持生计,哪里还有余钱?”

    听着百里夫人的话,百里梓静的心却一直在挣扎。面前的人是自己此生的生母,屋子里躺在床上的是自己此生的生父,她难道为了安定的生活便生生的看着父亲死去?手中的那锭银子沉甸甸的,可百里梓静却仍旧无法下定决心。

    “静儿,你先进去休息一下吧。”百里夫人抚过百里梓静的头,眼中是无限的疼爱与愧疚,真是苦了这孩子,竟连累她一起受苦。“为娘还有些布未织完,待织完了布,拿去换些钱也好为你爹抓药。”言罢,百里夫人便要去忙了。

    “娘,不必麻烦了。”百里梓静叫住百里夫人,终究还是递上手中的银子。“娘,这是我今日卖柴换来的钱,拿去为爹抓药,剩余足以补贴家用了。”

    “你哪里来得如此多的银子?”百里夫人惊慌的看着面前的孩子,平日里最多能买几十文钱,而今却有足足五十两银子,实在让人怀疑这银子的来路。

    “娘,您放心,孩儿未偷未抢,这银子确实是卖柴得来的。”百里梓静不得不撒谎。“孩儿今日卖柴,有幸遇上一大户人家,欲常年订购我砍的柴,这五十两只是定金,日后则每月付一次银子,娘尽管放心好了。”

    “当真?”百里夫人仍旧不放心,可百里梓静的样子却也不像骗她。“那人家可是好人家?可是对你有非分之想?”

    “娘,你想哪里去了?”百里梓静苦笑不得的看着百里夫人。“我年仅十岁,人家怎会有非分之想?人家仅是瞧我小小年纪却劈得好柴才定了我的柴。”

    “如此便好。”百里夫人总算放了心。

    入夜——百里梓静辗转反侧,她终是选择放弃平淡的日子,只因不忍看着生父病死。虽然不舍那向往已久的生活,可她却不后悔。有父母疼爱的日子她前生并未享受到,此生能圆了她的心愿,她又怎会看着生父生母受难?

    思及此,百里梓静心中倒也平静许多。起身,百里梓静偷偷溜出家门,一路上山。既已定了心意,那她也该兑现诺言。来到白日砍柴的树林,百里梓静寻着凤炎浪的影子:“九皇子殿下可在否?”

    “你来了?”一白影闪入百里梓静的视线,凤炎浪很高兴百里梓静能来找他。“你已想好了?”

    “既然九皇子殿下愿收草民为徒,草民自然荣幸之至。”百里梓静沉吟片刻,说道。“可草民有几件事情想请九皇子殿下答应草民。”

    “你说便是。”凤炎浪应得痛快,一个十岁孩童还能有何要求?

    “九皇子殿下。”百里梓静突然跪了下来。“家父重病卧床,家中无闲钱医治,我将殿下给我的五十两银子交与家母,谎称有富户定了我的柴,每月会支付银两,那五十两仅是定金。可我无论如何每月也拿不出银两来,还请殿下帮忙。”

    “好。”凤炎浪答应了,只是心中颇为以外,这个十岁孩童竟然如此孝顺,这谎话也说得圆满,更是能想到请他帮忙,心思倒是细腻。“那你的第二个要求呢?”

    百里梓静迟疑了一下,“草民拜师后,可否不称殿下为师父?”

    “这是为何?”凤炎浪不解。

    “草民听闻九皇子殿下年方十六,仅比草民大六岁,若是称殿下师父,岂非叫老了殿下?”百里梓静如是回答。

    “哈哈哈哈……”凤炎浪大笑起来,这个孩子马屁也拍得圆满,不过是不想叫师父,竟被她说得冠冕堂皇。“好,既然如此,你叫我炎浪便可。”

    百里梓静面无表情,并不理会凤炎浪的大笑。“九皇子殿下,所谓尊卑有别,您是君,我是民,岂敢冒犯?”

    “那你要如何称呼我?”凤炎浪饶有兴致的看着百里梓静,这个孩子的要求倒是多得很。

    “草民就称您为殿下便好,殿下也可从简,称草民为梓静就好。”百里梓静回答。

    “好。”凤炎浪扶起跪在地上的人儿,笑道。“既然如此,今日起你便是本殿下的人了,梓静你也不必再称草民,从简便可。”

    “谢殿下。”百里梓静行礼,可是还是如初见时那般毫无诚意。

    凤炎浪并不在意,虽然这孩子冷漠了些,可也算是他的一个伴,将来也可为他所用。好在这小镇景色优美,又有这人儿,以后的日子只怕不会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