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入宫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34本章字数:2247字

    六年后——此时的百里梓静已满十六岁,人也出落得越发漂亮,大有闭月羞花之意,可是却无人知晓这如斯美人有着高深的武艺,而这武艺正是凤渊王朝九皇子凤炎浪所传。这一日,百里梓静打柴归来,才到家门口便被邻居王婆逮个正着。

    “百里姑娘,王婆来看你了。”王婆热络的拉着百里梓静的手。

    这王婆是这十里八村有名的媒婆,她的来意百里梓静怎会不知?“王婆,您来了?屋里坐吧。”百里梓静不着痕迹的抽回手,嘴上客套着。

    “不了。”王婆尴尬的笑着。有谁不知道这百里梓静是出了名的美人,可是也是苦命的姑娘,自小家中贫寒,十三岁那年其父百里先生因病不治而病逝,十四岁时其母也因思念其父郁郁而终,只余她一人生活。只要来过她家的人,一进门便见百里先生与百里夫人的排位,即便是说媒也张不开嘴了,这王婆也自然不敢进门。

    “那王婆就请便吧,梓静还有些事情。”借词打发王婆,百里梓静举步走向院内。

    “哎!!”王婆拦住百里梓静,硬是将十几张帖子塞到她的手中。“百里姑娘,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些都是富家子弟,个个相貌不凡,你考虑一下,过几日答复我便可。”

    “王婆,我还小。”将手中的帖子塞回王婆手中,百里梓静推脱。

    “十六了,不小了。”王婆又将帖子塞了回来。“你好生想想,我先走了。”言罢,这王婆便一溜烟的不见了踪影。

    叹了口气,关上院门,百里梓静将手中的帖子扔进炉灶内。此生她绝不轻易相信男人,百里梓静嘴角扬起冷笑。若不是她此生的倾城容貌,又哪里会这么多来提亲?可是这毕竟是个麻烦,得想个法子解决才行。

    入夜——来到每日打柴的山上,百里梓静在老地方搜索着熟悉的身影。突然耳边生风,百里梓静轻闪,用两指轻轻一夹,一支暗器便被百里梓静夹住。叹了口气,百里梓静无奈的摇头,这样的把戏那人还真是乐此不疲。

    “好身手。”有人击掌,百里梓静不回头也知道是当今九皇子凤炎浪。

    “殿下,你又开梓静的玩笑。”将暗器还给凤炎浪,百里梓静冷声说道。六年了,凤炎浪也越发英俊倜傥了。

    “怎么了?有心事?”见百里梓静兴致不高,凤炎浪笑问。“难不成是为人家上门提亲之事?”

    “殿下已经知道,何必多问?”百里梓静依旧冷淡回答。

    并不在意百里梓静的冷漠,凤炎浪又笑道:“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人家说媒给你也是好意。”

    “殿下,梓静前来是请你出主意的,而非听你说风凉话的。”百里梓静有些怒了。

    凤炎浪摇摇头,这丫头越发没大没小了。不过面前的人儿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即便心中不舍,可也要她替自己走一遭了。“既然你无意成亲,可有意进宫?”

    “进宫?”百里梓静颇为诧异。虽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凤炎浪提到进宫之事仍是惊诧不已。

    “嗯。”凤炎浪点头。“凤渊王朝律法,三年便招选一次宫女,算来今年已到了时候。我可为你安排,打点你入宫。”

    扯了扯嘴角,百里梓静露出一抹含义莫名的笑容:“殿下,你我之所以会相处六年,都因你我皆有目的。殿下教我武艺,自是希望我他日为你所用,我愿跟随殿下学武也不过是为了钱。这么多年我也算是欠了殿下一个大人情,殿下要我入宫明说即可。”

    这个丫头真是越发聪明了,论心计她才是高深莫测的那个。“既然你已明了,我也不再隐瞒。当年让你跟随我学武确实早已盘算让你入宫了。”言至此,凤炎浪重重的叹了口气。“你当知我父皇有九个儿子一个女儿,可皇位只有一个,我们九个兄弟为了一个皇位自然会争得你死我活。可我并无争夺皇位之意,故而六年前与父皇闹翻而离宫。”

    “你向往自由山水,可又念及生母皇后娘娘。”百里梓静接过话茬。“六年前遇到我,便想教我武艺,以便让我进宫照看皇后娘娘。”

    “正是。”凤炎浪无奈点头。“母后仅有我与二皇兄两个儿子与一个妹妹,母后又宅心仁厚,其他妃嫔却狼子野心,个个想将自家皇子推上皇位。若是母后身边有个聪明且武艺高强的人随从,我在宫外自然也放心些。”

    “可是殿下怎就认定我入宫之后不会倒戈相向?”百里梓静突然笑问。

    “你不会的。”凤炎浪肯定的说道。“你父于三年前已病逝,那时你大可与我一拍两散,可你没有。你注重承诺,所以你若应了我入宫,便不会倒戈。”

    “殿下倒是了解我。”百里梓静微微一笑。凤炎浪说得没错,她可以不在乎一切,却一定在乎承诺。前生她被遗弃,此生她不要重蹈覆辙,她更不想遗弃任何人,答应了就一定做到。

    “那你可愿入宫?”凤炎浪又问。

    “这是自然。”百里梓静仰望夜空,淡笑。“我已无处可去,自是愿意入宫。梓静承诺殿下,入宫后定会设法于皇后娘娘身边随侍,照顾好皇后娘娘。”

    将一蛟形玉佩交到百里梓静的手上,凤炎浪紧紧的握了握百里梓静的手。即便彼此只是利用,可他竟这般不舍眼前的人儿,心中些微疼痛。“这玉佩乃是我的随身之物,待你到了母后身边给于她看,她自然信任你。你且回去准备一下,五日后启程。”

    收了玉佩,百里梓静便下了山。不是读不出凤炎浪眼中的含义,可他是皇子,她是庶民,实在相差甚远。自知没有结果,那又何必留下念想,让彼此折磨?

    再见王婆之时已是三日后,王婆还是那般热络的拉着百里梓静的手,追问考虑的事:“好姑娘,你可思虑清楚了?”

    “多谢王婆的一番美意。”依旧是不着痕迹的抽回手,百里梓静礼貌道谢。“可王婆赎梓静不能应承,梓静已是被招选的宫女,后日便启程了。”

    “啊?”王婆大大惊讶了一番,万万没有想到百里梓静竟如此下策,宁愿入宫做宫女也不愿嫁人。

    “王婆,梓静还有些行囊尚未准备,失陪了。”不理会王婆的惊诧,百里梓静转身离去,嘴角却露出笑意。那王婆收了各家的好处,只怕这次吃进的都要吐出来了。

    王婆回神的时候百里梓静早已没了踪影。重重的拍着大腿,王婆老泪纵横:“这天煞的丫头,竟做得这么绝!我那媒婆钱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