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甄选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34本章字数:2299字

    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过桌上古筝的琴弦,百里梓静显得漫不经心。来到技艺坊已有半月余,可却仍旧见不到皇帝与皇后,甚至连一位皇子都未曾见到。不过仔细想来也合乎情理,并非节日,皇帝又当以国事为重,怎会日日歌舞呢?

    “姐姐,在想什么?”正在练习吹箫与跳舞的玉珺瑶和皇甫芷柔凑过来问,这几日百里梓静都心不在焉,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啊……没……”百里梓静猝然回神,应道。想得太入神了,连这两个丫头凑过来都不知道。

    “姐姐,我听说啊,今日五皇子玙玄与醉蓝公主将到技艺坊来。”皇甫芷柔将拉关系探听来的消息说与百里梓静听。“据说是为下月皇上寿宴甄选歌舞来着。”

    “哦?”百里梓静弹琴的手怔住了。她似乎又看到机会了。“说来听听。”

    百里梓静难得表现出对皇甫芷柔与玉珺瑶的小道消息感兴趣,于是玉珺瑶又接口说道:“听说皇上寿宴极为盛大,皇后及有名分的嫔妃都会参加,还宴请了各位王公大臣以及各家名媛,其主要在于为各位皇子甄选妃子,所以那日的歌舞也极为慎重,皇上特地派遣五皇子过来甄选。”

    “那公主前来又是为何呢?”百里梓静问道。

    “公主只是来凑热闹而已。”皇甫芷柔回答。“说来也奇怪,公主乃是皇后所生,其余九位皇子却并非全是皇后所生,可却个个极为宠爱这位醉蓝公主。公主向五皇子殿下撒娇,于是五皇子殿下便应了带公主来技艺坊了。”

    原来如此,百里梓静嘴角露出微笑。若是能在皇上寿宴上一展歌舞,蒙得皇后的好感,那么她便可以兑现对凤炎浪的承诺了。可是得先了解这五皇子凤玙玄,否则等一下甄选不能投其所好便会功亏一篑。

    “这五皇子又是什么人?”百里梓静问道,这两个小包打听一定也有探听到。

    “这五皇子乃是宸妃南芙所生,宸妃以贤良淑德著称,这五皇子也算是生得一表人才,宅心仁厚。但据说这五皇子并无争夺皇位之心,可为自保也是心机颇深的。”玉珺瑶回答。

    看来这个凤玙玄不好对付。“行了,我们也别在这里罗嗦了,赶快练习昨日我们排练的歌舞,待五皇子殿下来时,我们也好一展头角,到时在皇上寿宴上拔得头筹我等的日子也好过些。”百里梓静催促道。虽然嘴上这样说,而其实是想通过甄选以接近皇后而已。看来有必要让这两个八卦的丫头去打听一下这皇宫中皇后及各个妃嫔、皇子的消息,以备不时之需。

    两个丫头忙应了,这些日子以来她们虽摸不透百里梓静的心思,却也知道百里梓静是真心对待她们,只要听她的就准错不了。

    时至晌午,才用过午膳,这五皇子凤玙玄与公主凤醉蓝便到了技艺坊。凤醉蓝虽名为来看热闹,实则是惦记百里梓静等三人,她倒是十分好奇百里梓静等三人的才艺如何。技艺坊的管事嬷嬷不敢怠慢,立马备了果品茶点招待凤玙玄与凤醉蓝,并安排甄选事宜。

    百里梓静远远瞧着坐在上位的凤玙玄与凤醉蓝。凤醉蓝先前已经见过,不觉什么,倒是那个凤玙玄让百里梓静忍不住多瞧几眼。凤玙玄的五官与凤炎浪一般俊美,但是凤玙玄的容貌更加柔和,若凤炎浪称得上英俊倜傥,那么凤玙玄就是温文尔雅。凤玙玄嘴角的微笑迷人得不得了,也平易近人,可百里梓静却不这样认为,这个凤玙玄绝不简单,虽然他掩饰得很好,可她依旧看得出来。

    “嬷嬷,可以开始了。”凤玙玄对管事嬷嬷道。

    “是。”管事嬷嬷安排歌舞开始。

    歌舞一一表演,凤玙玄始终微笑观赏,看似欣赏,实则却是无一入眼。都是寻常歌舞,毫无新意,看得凤醉蓝哈欠连天。百里梓静笑笑,看来她与玉珺瑶、皇甫芷柔的歌舞十拿九稳了。待到百里梓静三人表演之时已到甄选尾声,凤玙玄虽表面镇定,可百里梓静已看出他的耐性所剩无几。

    为把握时机,百里梓静立时准备了古筝,催促玉珺瑶与皇甫芷柔快快准备。手指轻挑琴弦,悠扬的曲调于百里梓静的手指间流转,玉珺瑶与皇甫芷柔缓缓舞动裙摆,舞姿曼妙,胜过其他歌舞。凤玙玄来了兴趣,微笑看着。时机差不多,百里梓静微微一笑,轻启歌喉:

    “细雨飘,清风摇,凭借痴心般情长,皓雪落,黄河浊,任由他绝情心伤。

    放下吧,手中剑,我情愿,唤回了,心底情,宿命尽。

    为何要,孤独绕,你在世界另一边。

    对我的深情,怎能用只字片语写得尽……写得尽……

    不贪求一个愿。

    又想起你的脸,朝朝暮暮漫漫人生路。

    时时刻刻,看到你的眼眸里,柔情似水。

    今生缘来世再续,情何物生死相许。

    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擎天动,青山中,阵风瞬息万里云。

    寻佳人,情难争,御剑踏破乱红尘。

    翱翔那苍穹中,心不禁,纵横在千年间,轮回转。

    为何让,寂寞长,我在世界这一边。

    对你的思念,怎能用千言万语说的清……说的清……

    只奢望一次醉。

    又想起你的脸,寻寻觅觅相逢在梦里。

    时时刻刻,看到你的眼眸里,缱绻万千。

    今生缘来世再续,情何物生死相许。

    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一曲终了,全场安静。百里梓静起身,与玉珺瑶、皇甫梓静向凤玙玄、凤醉蓝微微服身,算是行礼。凤玙玄猝然回神,嘴角的笑意加深。走下上位,凤玙玄轻轻挑起百里梓静的下颌:“果然是音美,舞美,人更美。”

    轻轻躲开凤玙玄的手,百里梓静若无其事的道谢:“五皇子殿下过奖了。”

    凤玙玄也不恼,含笑走回上位,对管事嬷嬷说道:“嬷嬷,就这三人吧。”

    “是。”管事嬷嬷忙应声。

    “五哥,如何?”凤醉蓝走到凤玙玄身边,颇为得意笑道。“我就说这技艺坊有技艺高超的宫女,未曾让五哥失望吧?”

    “你这丫头,是不是早就认得这三个宫女了?”凤玙玄宠溺的揉了揉凤醉蓝的发。

    “是又如何?”对凤玙玄做了个鬼脸,凤醉蓝走下上位,拉住百里梓静三人的手,笑道。“我就知道你三人绝非等闲,待父皇大寿那日,我便向他老人家讨了你们来我翠音宫,以后的日子只怕不会寂寞了。”

    “谢公主垂怜。”百里梓静三人同时行礼道谢。百里梓静的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无论是寿宴之上得到皇后的赏识还是被醉蓝公主讨了去,对百里梓静而言都是好机会。看来她很快就可兑现对凤炎浪的承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