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贴身侍婢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34本章字数:2078字

    自入宫后,百里梓静便不曾去过华丽的宫殿,如今到了紫寒宫百里梓静才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奢侈。在二十一世纪时,百里梓静虽富可敌国,却不曾去过故宫,如今想来故宫也不过如此吧。进入紫寒宫后,凤玙玄命人将宫中所有的奴仆都集中至大厅,言说有事情宣布。百里梓静也懒得管,只是规矩的站在凤玙玄的身后。

    “玙……殿下。”一名侍婢最先到了大厅,疾步上前,似要以亲昵的称呼叫凤玙玄,却见凤玙玄身后的百里梓静才慌忙改了口。百里梓静斜睨这侍婢,这侍婢极为漂亮,只是漂亮得有些张扬,甚至有些嚣张。百里梓静并不喜欢这样的相貌,总觉得这样的人并不好相处,例如前生的Ann,所以百里梓静对这侍婢有些排斥。“您回来了?”

    “嗯。”凤玙玄并不理会那侍婢,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侍婢不敢再造次,乖乖的站在一边,只是审视目光在百里梓静身上流连。不多时,紫寒宫的人都到齐了,却都不知凤玙玄究竟要宣布什么,碍于凤玙玄在,人们都不敢言语。拉过百里梓静,凤玙玄起身道:“此人名为百里梓静,今日起便是本殿下的贴身侍婢,也便是紫寒宫的尚宫。至于住处,便住于我寝殿隔壁的厢房内,以便随时侍候。”

    此言一出,不止百里梓静,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纷纷猜测这个百里梓静究竟什么来头。“殿下!”最先到大厅的那名侍婢瞪大眼睛,上前一步惊叫。

    “殿下。”一名侍卫走上前,问道。“那新柔姑娘要如何安排?”

    淡淡的看了看那名侍卫,凤玙玄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搬去东厢,与其他宫女同住,自然也是普通宫女。”

    原来那名侍婢名叫新柔,倒是极好的名字。百里梓静瞥了眼新柔,新柔紧紧的咬着下唇,似乎隐忍着愤怒,也似乎隐忍着恨意。百里梓静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嘴角,新柔这是对凤玙玄愤怒,对她却有着恨意。这个新柔只怕与凤玙玄关系不一般。

    散了仆人们,凤玙玄便要回寝殿就寝,还非要百里梓静伺候。百里梓静并未反驳,打了水便随凤玙玄去了他的寝殿。凤玙玄的寝殿大且空旷,并无什么贵重古董,摆设略微简单。凤玙玄张开双臂,闭眼在等待着。百里梓静知道这是等着她为他宽衣,叹了口气,走上前为百里梓静宽衣。

    凤玙玄微微睁眼,看着面前的人儿面无表情的为自己宽衣。他很好奇,过去新柔为自己宽衣即便已经多年却仍旧面红耳赤,而她却无半点羞怯。宽衣后,百里梓静为凤玙玄沾湿了帕子,让他擦脸。一切停当之后,百里梓静向凤玙玄微微服身:“夜已深了,五皇子殿下早些休息,奴婢这便熄灯告退了。”

    百里梓静才想吹灭蜡烛,却被凤玙玄喝止:“梓静,叫我玙玄。”一改刚刚的称为,凤玙玄不再称呼自己为本殿下,而是我。“私下里,只有你我,并非主仆,所以你不必叫我殿下,叫我玙玄就好。”

    “为何?”百里梓静冷冷的问道。“你是皇子,我是宫女,身份本就有别。若是因为寂寞想找人消遣,殿下还是换个人才好。”

    “哈哈哈哈哈……”看着百里梓静,凤玙玄惊愕片刻,而后大笑起来,这个人儿还真是聪明。凤玙玄自认自己演戏不差,刚刚所说面面俱到,可没有想到却被这人儿一语道破。对于百里梓静,难玙玄越发的好奇。

    “殿下可笑够了?”见凤玙玄停了笑,百里梓静依旧冷冷问道。

    “你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凤玙玄嘴角还是挂着笑意。“不过我刚刚所说句句是真,人后你我就不必以主仆相称了。不过,你切记提防些新柔,那丫头可不简单。”

    虽然心中已猜到七八分,可百里梓静还是不免有些疑惑,但又不好问出口。微微点头,为凤玙玄熄了灯,百里梓静便退出寝殿。来到自己的厢房,正逢新柔拿着自己的东西从厢房内走出来。百里梓静并不想理会新柔,可新柔去拦住了百里梓静的去路。不得已,百里梓静开口道:“新柔姑娘,有何贵干?”

    “你与殿下究竟什么关系?”新柔问得直接了当。

    “呵……”百里梓静冷笑,她最看不惯的就是新柔这种嚣张之人。本来告诉新柔她与凤玙玄只是主仆关系也无妨,可她偏偏要和新柔作对,她就是打心底不喜欢新柔。“与你何干?”

    “你——”新柔不想这个百里梓静竟然如此嚣张。“我警告你,殿下是我的,你若是惹毛了我,可有你好受的!”

    冷笑扩大,百里梓静好笑的看着新柔:“你能拿我怎样?排挤我?栽赃陷害?还是让殿下赶我走?凭你,你有什么资格?你别忘了,我现在才是紫寒宫的尚宫。”

    “那又如何?”新柔同样冷笑。“在这里,我才有资格说了算,殿下五岁的事情我都可朗朗上口。倒是你,莫要以为自己是尚宫就了不起,就等着接招吧!”

    “梓静随时恭候。”百里梓静还是那般淡定,气得新柔一跺脚便跑开了。看着新柔远去,百里梓静冷冷一笑:“愚蠢的女人。”虽然猜测新柔与凤玙玄的关系不一般,可是也未免嚣张得过分了些。不过新柔看似愚蠢,但是百里梓静却不敢掉以轻心,这女人其实厉害得很。

    走进厢房,简单梳洗了一下,百里梓静便躺下准备休息。可是辗转反侧,百里梓静却难以入眠。瞭望整个厢房,虽不比凤玙玄的寝殿宽敞,却也空旷得很。少了玉珺瑶与皇甫芷柔的聒噪,安静了许多,却也寂寞了许多。也不知那两个丫头在醉蓝公主那里过得怎样?可别惹些什么乱子才好。改日得了空便过去瞧瞧。

    想到改日,百里梓静不禁苦笑。这紫寒宫未来尚不可知,哪里还去想改日?那新柔定不会善罢甘休,明日必定撺掇紫寒宫众人一同排斥她。她得想些法子应付才行。胡思乱想间,百里梓静便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