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排斥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34本章字数:2093字

    作为凤玙玄的贴身侍婢,百里梓静自然是要早起的,虽然睡得不足,可还是硬撑着起来。穿戴整齐,百里梓静来到寝殿,凤玙玄已经起身。这倒是让百里梓静颇为诧异,皇子向来娇生惯养,哪里有如此早起床的?似是看出百里梓静所想,凤玙玄对百里梓静微微一笑:“我无贪睡的习惯,况且还要上朝。梓静且帮我打些水来吧,我也好梳洗一番。”

    “是。”微微服身,百里梓静并未过多回应。

    待凤玙玄穿戴停当去上朝时已是辰时了。送走了凤玙玄,百里梓静到紫寒宫的各个厢院走动,竟发现无一人起床。在吉巷时管事的公公便说过,各宫宫女太监皆需在寅时三刻起身,卯时便需各处随侍主子了。可是这紫寒宫里的人却到辰时了还未起身,不知是太散漫了,还是有人指使。

    恰巧一小宫女迎面走来,见了百里梓静猛的一惊,忙跪倒在地:“见过梓静尚宫。”小宫女浑身发抖,似是害怕百里梓静惩罚。

    看着跪在地上的楚楚可怜的小宫女,百里梓静并未怜惜,冷声问道:“已是辰时了,为何不见人?道是不懂规矩吗?”

    “奴婢不敢。”小宫女忙应声,“是昨日新柔姑娘到各厢院通传,说是五皇子殿下见大家连日辛苦,特恩准以后巳时起身便可。”

    原来是新柔,想必是新柔借此来挑拨是非。又瞧了瞧地上的小宫女,这小宫女生得水灵,倒是个机灵的主。“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你不是巳时起身?”

    “回梓静尚宫。”小宫女回答。“奴婢春儿,是新近的宫女。因为胆子小,怕怠慢了主子,所以不敢多睡,怕主子使唤着。”

    将春儿扶起,百里梓静对春儿笑笑:“春儿,以后你便随了我吧。在这紫寒宫里除了五皇子殿下,便是我最大了,你当知若是逆我的意会如何吧?”

    春儿当真被吓到了:“是,奴婢一切都听尚宫的。”

    得到了预期的效果,百里梓静心情大好:“嗯。只要你一心为我办事,我定不会亏待你的。你且去忙吧。既然是五皇子殿下恩准,也不必叫醒其他人了。你且帮我留意,若是有人对我稍有微词,你便回报于我。”

    “这……”春儿不敢应承,她上不了解面前女子的性子,若是得了这些,倒时说是她回报的,她岂不是成了众矢之的?

    看出春儿的想法,百里梓静又道:“你放心,我初入紫寒宫,规矩都还不懂,只是想知道该如何做好尚宫罢了,我不会害你的。”

    “是。”春儿不敢不应,服了身便去忙了。春儿一走,百里梓静便冷冷一笑,她倒是要看看新柔究竟能耍些什么花样。

    三日下来,百里梓静便也明了了新柔的伎俩,不过是些雕虫小技,笼络人心而已,再有便是背后言人是非罢了。不过,新柔也算颇得人心,据春儿传回来的话,厨房也好,还是打扫的宫女也好,对百里梓静无半点敬意,出口便是谩骂。百里梓静也不生气,她就想看看这些人还会耍些什么把戏,等摸清了路数,她再慢慢收回人心。

    这一日,百里梓静带着春儿四处巡查,远远便瞧见新柔走来。恰巧此时有厨房的两位嬷嬷也从旁经过,见到百里梓静恍如无物,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到了新柔面前,两位嬷嬷便面上带笑,恭敬行礼:“新柔姑娘好。”

    新柔一脸得意的瞧着百里梓静,大有挑衅之意,可嘴上新柔说得极为好听:“两位嬷嬷不必客气,如今新柔已不是尚宫,行如此大礼新柔可不敢当。那厢的梓静尚宫可看着,到时怪罪了两位嬷嬷,就是新柔的不是了。”

    百里梓静冷冷一笑,任谁都听得出新柔口中的讽刺,真不知这新柔究竟是聪明还是愚蠢。“新柔姑娘哪里的话?”一位嬷嬷应道,还不忘冷冷的瞧了瞧百里梓静。“这紫寒宫里任谁不知新柔姑娘才是我们的尚宫。这五皇子殿下也真是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野丫头跑来当尚宫,竟然欺负到新柔姑娘头上来了。”

    “就是!”另一位嬷嬷也说道。“新柔姑娘入宫三年,为人谦和,待我等也如同亲人。若是没有新柔姑娘,就是论资历紫寒宫里哪个不比那丫头强?就是轮也轮不到那野丫头不是!”

    这两位嬷嬷的话还真是不中听,可是百里梓静却依旧不动声色。春儿却气不过了,这几日她也看出来了,这位梓静尚宫虽有些狠辣手段,可是也是个好人,那人品绝对在新柔之上。可是她就不懂了,以百里梓静的心思怎么会就任凭那两个嬷嬷辱骂?刚要开口教训那两个嬷嬷,却被百里梓静拦下。春儿不解的看着百里梓静,却见百里梓静面带微笑,丝毫不见怒意。春儿这才明白了,百里梓静根本就未往心里去,若是与她们计较了,反倒是显得自己低贱了。

    “两位嬷嬷抬举新柔了。”嘴上客气,可是新柔却洋洋得意得很,看着百里梓静的眼神也越发得意了。

    “对了,新柔姑娘。”一位嬷嬷上前拉住新柔,自袖中摸出一张折子。“只顾着向姑娘你絮叨了,差点忘了正事。这是今儿个五皇子殿下晚膳的菜单,你看看,若是可以,我们这几个老婆子便去准备了。”

    “这哪里使得?这当是梓静尚宫瞧的。”新柔佯装推辞。

    “以往都是给新柔姑娘看的。”那嬷嬷又冷声说道。“这突然换了人,我老婆子还不习惯呢!姑娘你就瞧瞧,以后我们也还是找姑娘你的。”

    “这……好吧。”新柔这戏演得倒是足,终是接过了菜单,却还不忘挑衅的瞟了瞟百里梓静。

    冷笑着转身,百里梓静领着春儿走向厨房。春儿不知百里梓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不解问道:“尚宫,去厨房做什么?”

    “春儿,你手艺如何?”百里梓静不答反问。

    “虽称不上手艺,可也有些的。”春儿回答。

    “那就好。”百里梓静应了一声便没了下文,春儿也不敢问。嘴角的笑意扩大,百里梓静眼中却闪过寒光,是时候反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