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针锋相对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35本章字数:2335字

    不多时,祁筠雪便起身告辞。送走了祁筠雪,百里梓静便如同往常一般打点紫寒宫的一切。紫寒宫中的人已不再如初来时那般排挤百里梓静,不得不承认百里梓静的才能不是他人可比,新柔更是不及一半,为人也很公正。宫女太监们也从以往的表面服从变为了打心底佩服,这一点在宫中并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这里是紫寒宫,五皇子殿下的地方,就算你们是四皇子与八皇子也不能目无王法!”拉着皇甫芷柔,玉珺瑶气势汹汹的走进紫寒宫。而身后还跟着四皇子凤文杰和八皇子凤立航,二人也同样面色不佳。

    “大胆奴婢!冲撞了本殿下不但不认罪,还敢无礼顶撞!五哥与本殿下是亲兄弟,你这奴婢竟大胆威胁本殿下!”凤立航在后穷追不舍,倒是凤文杰无奈摇头。他这个八弟还是这样像小孩子一般,不过是那个名叫皇甫芷柔的宫女不小心冲撞了一下,他便这般刁难。倒是那叫玉珺瑶的宫女胆大直言,似乎有点意思。

    “兄弟又如何?”玉珺瑶停下脚步挡在有些害怕的皇甫芷柔前,依旧理直气壮。“我听说五皇子殿下为人正直,一定不是你这样曲直不分的人!”

    “你——”凤立航一时无语,恨恨的瞧着躲在玉珺瑶身后的皇甫芷柔,若不是这个丫头,他又岂会被这个叫玉珺瑶的宫女顶撞。

    “吵什么?”恰在此时,新柔带着水桃经过,于是便出言阻止。见凤文杰与凤立航也在,新柔与水桃便服身行礼:“见过四皇子殿下、八皇子殿下。”

    凤文杰依旧微笑,可凤立航却正在气头上,好不理会。见两个皇子都不理,新柔便转向玉珺瑶与皇甫芷柔:“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紫寒宫大声喧哗?”

    “这位姐姐,你来得正好。”见有人来,玉珺瑶立马上前。“我们是翠音宫的宫女,我姐姐百里梓静在紫寒宫当差,可否劳烦通传?”

    本来新柔无意为难玉珺瑶与皇甫芷柔,但听到百里梓静的名字,新柔气不打一处来。挥手便是一巴掌打在玉珺瑶的脸上,打得玉珺瑶倒地不起。“珺瑶姐姐!”皇甫芷柔惊呼一声,立马去扶玉珺瑶。

    “大胆宫女,私闯紫寒宫,还对两位皇子殿下不敬,实在该死!”新柔怒骂道。

    总算是解了气,凤立航露出得意之笑。倒是凤文杰颇为看不下去,他本是想看看凤立航吃鳖的样子,不想越闹越过分。刚想开口阻止,却有人抢了先:“新柔姐姐,我的妹妹也轮得到你来管教吗?”

    来人正是百里梓静,身后还跟着春儿。“姐姐!”如同看到救命稻草,皇甫芷柔扶起玉珺瑶,来到百里梓静身边。凤立航本想呵斥,却被凤文杰拦下。他已听闻这个百里梓静非等闲之辈,今日他便想见识一下。轻轻揉了揉玉珺瑶被打的脸,百里梓静心疼之余更是有些怒意。本以为新柔已知收敛,不想还是这么放肆。

    转向新柔,百里梓静丝毫没有理会凤文杰与凤立航。含笑看着新柔,百里梓静说道:“新柔姐姐,在这紫寒宫我才是尚宫,两位皇子殿下驾到自然也是我来招待。所谓在其位司其职,若我没有记错,新柔姐姐与水桃应是在后殿随侍,为何会到前厅来?”

    新柔没有丝毫屈服之意,回视百里梓静:“梓静尚宫只怕误会了新柔,各司其职之意新柔自然明白,只是与水桃经过此处才不得已出手。这两个宫女私闯紫寒宫,若当真是梓静尚宫的妹妹,为以服众,还请梓静尚宫给个说法。”

    看来新柔也不算太笨,百里梓静笑了笑。玉珺瑶与皇甫芷柔却害怕起来,她们也确实是闯进来的,又被两位皇子看见,这下该如何解释?可看百里梓静的样子丝毫不见惊慌,上前一步道:“新柔姐姐说得是。我的两位妹妹私闯紫寒宫本是不对,可皇上寿宴之时五皇子殿下与醉蓝公主于皇上面前承诺,我的两位妹妹可随时来紫寒宫来看望,我亦可随时去到翠音宫,如此说来也不算是私闯,对否?”

    新柔一时无言以对,水桃却在此时开了口:“她们两个对两位皇子殿下不敬,罪该处死!”

    “啪!”百里梓静反手便是一耳光,“水桃,不知是你记性太差,还是目无王法?上次教训得还不够,还想挨顿罚?”

    新柔的气势顿时减了一半,碍于有两位皇子在,否则新柔只怕早已爆发怒火。百里梓静又靠近一步,那种*人的气势更加明显:“我的妹妹,自然有我这个做姐姐的向两位殿下请罪,还轮不到新柔姐姐你来多管闲事。”靠近新柔耳边,百里梓静又道。“姐姐别忘了,紫寒宫我才是尚宫,五皇子殿下宠信的是我。若我向五皇子殿下吹吹耳边风,你猜五皇子殿下会如何处置你?”

    恨恨的看着百里梓静,新柔带着水桃甩袖离开。百里梓静冷冷一笑,新柔的软肋就是凤玙玄,可也不好对付。既然新柔不肯罢手,那她便也奉陪到底。百里梓静转向凤文杰与凤立航,微微服身:“见过两位皇子殿下,让两位殿下见笑了。”

    凤立航依旧气着,转身毫不理会。倒是凤文杰依旧满面笑意,真是一出精彩的针锋相对的好戏,这个百里梓静果真不一般,看来五弟这一次当真是捡到宝了。“梓静姑娘不必多礼。”

    “这位宫女是奴婢的妹妹——玉珺瑶与皇甫芷柔。两个丫头不懂事,念在初犯,还请两位殿下给奴婢一个薄面,不要怪罪她们。”百里梓静跪倒在地上,向凤文杰与凤立航求情,即便是凤玙玄她也只是简单服身行礼,从未下跪。

    “姐姐!”玉珺瑶与皇甫芷柔想上前阻拦,却被春儿拦住。春儿明白的,此时若是玉珺瑶与皇甫芷柔上前只是火上浇油,无任何帮助。

    见刚刚那般强势的女子竟下跪求情,凤立航也有些动容。可是他又怎么甘心放过那叫皇甫芷柔的宫女?凤文杰不理会凤立航,将百里梓静扶起:“梓静姑娘多虑了,区区小事而已,再说是八弟不对在先,又何来怪罪?”

    “那奴婢就谢过两位殿下不怪之恩了。”顺水推舟,百里梓静也不给凤立航机会反驳,立马行礼谢恩。

    “不是,你……我……”凤立航还想反驳,可是已来不及了。想想也就算了,凤立航也不想过多计较,反而显得自己小气。至于那个叫皇甫芷柔的宫女和那个叫玉珺瑶的宫女,他以后会慢慢算账。

    “两位殿下请。”对两个丫头使了眼色,百里梓静迎着两个皇子走进紫寒宫。这两个丫头只会惹麻烦,她这个做姐姐帮得了一时,却帮不了一世。她们现在招惹了凤玙玄身边最亲近的两个兄弟,只怕日子不太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