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凡的决定

    更新时间:2018-11-21 10:35:15本章字数:3612字

    当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张珂的脸上时,她醒了,昨夜竟哭着睡着了。在卫生间看到自己哭红的双眼,张珂又有了哭的冲动。自己是怎么了,张珂怔怔地看着镜子,竟然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的男生哭的这么伤心,难道真的爱上他了,他——那个清晨,那次拥抱,那种眼神——难道是真的?“梁祝”手机铃声打断了张珂的思绪,匆匆走出卫生间,拿起床上的手机,“喂,Lisa姐有什么事吗?”“下午有个case,你接吗?”“好啊!谢谢Lisa姐。”“你声音怎么有点哑啊?”“哦,有点感冒。”“吃点感冒药,一点到美莎找我,拜拜。”“拜拜。”挂了电话,张珂发现了一条新短信和十五个未接电话,“哼,算你有点良心,八点在美莎等我,我凭什么去,就不去!”

    美莎大厦门口,“张珂,对不起。”钱凡一把抓住正欲从身旁走过的张珂,张珂心彭的跳了一下,从对方手中传来的热度是那么灼热,“哼,对不起什么,我还有事,请放手!”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张珂拽向一个温暖坚实的胸膛,随之而来的是一个令人窒息的拥抱,张珂挣扎,但那双手臂是如此有力,渐渐地挣扎越来越小,“做我女朋友好吗?”“你认真的吗?”

    钱凡犹豫了,张珂一把推开钱凡,转身欲走,“能给我个机会让我爱上你吗?”

    “为什么,哼,还是她。”

    ……

    “好,我答应。”

    依然是昨天的肯德基,依然是昨天靠窗的位子,依然是昨天的四个人,却是不一样的坐法。

    “我不相信!”东方萍含着泪水直直地看着对面的钱凡,“我不相信,凡哥哥,不要骗萍儿好不好,萍儿好害怕,呜呜……”

    东方萍终于忍不住哭了,泪水在接到电话后一直压抑到现在,东方萍已经很坚强了。当接到电话,钱凡说中午在昨天的肯德基吃饭时,东方萍还在暗喜,可在问了为什么后,东方萍觉得,觉得天变了,时间停了,一切都不存在了。

    沉默了很久,东方萍笑着让钱凡别开玩笑,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可她亲爱的凡哥哥说:“萍儿是真的,你来就知道了。”

    东方萍不信,她怎么可能相信,这不可能,根本没可能。李涛来接她时,她还笑着说:“今天又不是愚人节凡哥哥开什么玩笑啊?”但现在东方萍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的凡哥哥没笑,因为她的凡哥哥的手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因为她的凡哥哥没有给她方格手帕……

    “萍儿,我还是你的凡哥哥啊,不哭了好吗?”但这又怎么能止住东方萍的泪水呢,李涛递出一包餐巾纸,却被东方萍一下撇开了,“是不是因为他!我不爱他,我爱的是你!”

    “萍儿!不要胡闹!”

    “胡闹?我胡闹?我爱一个人怎么了,不爱一个人又怎么了,真正胡闹的是你,你凭什么来决定我的幸福!”

    东方萍声嘶力竭地呐喊震住了所有人,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个靠窗的桌子,但那四个人却浑然不觉。

    “萍儿,你看过张珂吗,仔细看一下。”“她有我漂亮吗?”“仔细看一下。”

    李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那双眼睛,东方萍也惊讶地张开了嘴。

    “知道了就别胡闹了,向李涛道歉。”

    “我不相信!”转身东方萍哭着跑走了。

    “还不快追,送到家给我打个电话。”钱凡对傻站着的李涛道。李涛愣了一下,深深地看了钱凡一眼便也转身追了出去。

    一切都平静了,四周惊讶的人们也渐渐收回了目光,窗边的小桌也空荡了许多。钱凡松开了张珂的手,因为紧握久了已经沁出汗了,“走吧,你下午不是还要去美莎吗?”“哦。”两人走出门,慢慢地向美莎走去,钱凡在前面,张珂在后面。张珂突然快跑了几步追上钱凡,一把抓住钱凡的手,身体微微地靠着钱凡。钱凡停了下来,张珂也停了但没有松手,身体依然靠着。过了一会,钱凡继续开始走了,张珂跟着,牵着手,依偎着。

    正午的阳光,两个依偎着的白色身影,淡淡的光芒,停止的人流,永恒的瞬间。滴答,滴答,在道路的另一头,东方萍静静地站着,看着渐渐远去的白色身影,泪水无声地滑过脸庞滴落在地上,李涛站在她的身后,看着颤抖的肩膀,心都在滴血,却不敢上去安慰。许久,东方萍转过身,向着李涛走去,但却没在李涛身边停留,只留下一声无力的对不起。

    美莎大厦七楼,“Lisa姐。”一个身材火暴近乎妖艳的美妇人应声转过头,“Helen来啦,赶快去化妆,马上开始拍摄了。咦,这位是?”张珂拉着钱凡来到Lisa面前,骄傲地说:“我男朋友,钱凡,帅吧!”钱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出手,“Lisa姐,我们见过。”Lisa看了看钱凡,突然想起来了,“你是Mary的干弟弟,这下Mary要哭了,呵呵,小子挺有女人缘嘛!”Lisa握了一下钱凡的手,又看向张珂,“Helen你要小心了哦!”张珂心里暗自一惊,钱凡和Mary这个世界名模怎么扯上关系了,而且似乎还不一般。但嘴上却说:“他敢!”“好了,Helen你快去化妆吧,快来不急了。”“哦。那你在这等我吧,亲爱的。”后一句是对钱凡说的,说完张珂便快速向化妆间奔去。Lisa笑了笑,“还像个孩子。”“Helen是个好女孩,好好对她。”说完走了。

    张珂真的是精灵,当她化妆出来后,钱凡都怔住了,淡绿色的纱衣,透明薄薄的翅膀,乌黑飘逸的长发,钩人心魄的双眼,高贵优雅的身姿,她真的是精灵了。

    东方萍晕倒了。

    钱凡接到李涛的电话,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你现在在哪?”

    “我正打车去××医院。”

    “我马上到!”

    钱凡迅速冲出工作间,向电梯冲去。

    ××医院某特护病房内,一个中年美妇人正怒斥着一个男孩,“萍儿怎么会突然晕倒,钱凡呢!你们两个男的是摆设吗!”“王阿姨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凡哥他正在赶来。”“赶来?难道萍儿晕倒他不在身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妈。”“乖女,妈在这,好点了吗?”王丽萍听到女儿的呼唤立马来到床边,轻柔的抚着女儿的额头,“妈!——”东方萍一下扑到妈妈的怀里,抱着妈妈痛哭起来。王丽萍听着女儿悲痛欲绝的哭声,也流下了泪水,“不哭,乖女不哭,妈妈在这,不哭了。”手轻轻拍着女儿颤抖的背,渐渐地东方萍睡着了,王丽萍轻轻地将女儿放下,盖上被,然后给了李涛一个眼神,悄悄地和李涛走出了病房。

    “到底怎么回事?”“王阿姨,那个……”王丽萍一扬手示意李涛停下,因为她看到正主来了——钱凡,也只有这个人能将自己的女儿伤害的这么深。

    “王阿姨,萍儿没……”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钱凡的脸上,“你对萍儿做了什么!”

    钱凡看着盛怒的王丽萍知道东方萍很不好,“对不起,王阿姨,但能让我看一下萍儿吗?”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这时李涛上前,“王阿姨你就让钱凡进去吧,那个问题我来回答。”

    “谢谢,李涛。”钱凡说完看向王丽萍征求她的许可,王丽萍叹了口气,让开了身子。

    特护病房内,钱凡站在床边,低头看着虽然睡着但眉头却皱着的东方萍,钱凡伸出手,但又不敢触碰,只是喃喃地,不断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什么?他有女朋友了?”“是,而且,而且,”“而且什么?”“那个女的有一种东西钱凡抗拒不了。”“什么?”“眼睛,和张阿姨一样的眼睛。”

    “真的吗?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样。”王丽萍转过身看向窗外。

    “王阿姨,不过也可能钱凡是为了我,才故意这样做的,如果我和钱凡去说,他可能会回来。”沉默了一会儿,李涛小声地说道。

    “不是你的原因,李涛你不要瞎猜了。”“凡哥,我”“好了。”钱凡拍了拍李涛的肩旁打断了他的话,“王阿姨,你想骂我就骂吧。”王丽萍没有回头,“你走吧,代我向你妈问好。”“谢谢。”

    特护病房内,东方萍在钱凡的第一滴泪水滴落在她的手上时就醒了,现在钱凡走了,东方萍坐在床上,看着湿湿的手背,脑中依然回响着那声声对不起,突然她笑了,凡哥哥是在乎自己的,自己还是有机会的,没错!有机会。

    张珂看到钱凡冲出去那一刻,突然觉得很难过,眼泪不知怎的就流了出来,“好,perfect,太棒了!”摄影师抓住了这一瞬间,张珂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Helen,你的表情太棒了,你不当演员真可惜了。”摄影师仍在夸赞张珂,张珂笑了笑,便走向化妆间。“怎么了,一个人躲在这哭,男朋友呢?”“Lisa姐,你怎么来了。”“要哭也把妆卸了啊,都哭成小花猫了。”说着Lisa帮张珂卸起妆,“谢谢,Lisa姐。”“他真的是你男朋友?”“现在算是吧。”“你爱他吗?”“好像爱。”“他爱你吗?”……“我没和他相处过,不过应该是个好男人,不然Mary不会认他做干弟弟的,好好把握吧。”“嗯,他怎么会和Mary有关系呢?”“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在Mary出名前两个就认识了,好像没有你那个男朋友,Mary有可能现在还寂寂无名呢。”“怎么会呢?”“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李查德可能会清楚。”“李查德?”“C组的摄影师。就是上次被你骂成色狼的人。”“哦,那个老色狼。”李查德打了个喷嚏。

    “妈,今天遇到王阿姨,她要我向你问好。”“知道了。”长条餐桌的两端又陷入沉默。

    “钱够用吗?”

    叮——“够用,我找了兼职。”钱凡把掉落的叉子拿起。又是一阵沉默。

    “我先上去了,走时不用上来和我说了。”走到楼梯上时,美妇人停顿一下,“福管家,你送少爷去学校。”

    “是,夫人。”站在楼梯旁的福管家应声道。

    黑色的奔驰驶出别墅,“少爷,有什么事发生了吗?”福伯看着后视镜中的钱凡,钱凡头靠着窗子,眼睛无神地看着窗外,“没什么,福伯。”“算了,你不想说就不说了,但千万别什么事都憋在心里。”“福伯,我煲了汤,你记得让我妈喝,应该能喝两三天。”钱凡依然头靠着窗。“知道了,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