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以后你就是我弟弟了,我保护你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21本章字数:2072字

    虽然她觉得有些无力,不过想到,自己上辈子差点就成为人民教师,作为人民教师,看到这样的孩子,怎么能放弃呢。虽然没有血缘,可也是生命啊。

    不过也没有关系,她手上的钱够他们花的,不在乎多养一个人,尤其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亲人了,这或许是一种缘分,以后由自己来养这个傻子。可是他为什么会掉下悬崖,而且身上受了那么多伤呢?唉,不管那么多了,总不可能丢下他不管吧。

    “那好,我叫蓝茗茗。你就叫蓝竣吧。”蓝茗茗手抚摸着齐傲竣脖子上的玉佩,看着那上面的字,继续说到,“以后你就是我弟弟,我是你的姐姐。我会照顾你,保护的。”

    蓝茗茗拉起齐傲竣的手,郑重地说到。这双手白皙修长,软绵绵的,暖暖的。

    “恩,好好。姐姐真好。那姐姐是不是永远不会离开我?”齐傲竣兴奋地笑了,眼角残留着刚才哭时的泪花,可是这样更显得楚楚动人。让蓝茗茗的保护欲到了最大点,擦掉他眼角的泪水,她将齐傲竣紧紧抱住。

    齐傲竣闷哼一声,面露痛苦之色,才想起他身上还有伤呢。赶紧向后退了退,扶住他的肩膀,坚定地说道:“小竣,姐姐会永远和你在一起。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蓝茗茗扶着他平躺在床上。为他盖好被子。让他等着,自己给他熬粥,他现在刚苏醒,只能先吃粥润肠胃。粥做好了,端过来,可惜齐傲竣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连手都拿碗筷都费力,没有办法,蓝茗茗只能再当起了小丫鬟,谁让这是自己的弟弟呢,她愿意。

    “真好吃。”齐傲竣吃了一口粥,舔了一下红润的嘴唇,眨着无邪的眼睛,笑眯眯地看着蓝茗茗。蓝茗茗看得痴了,这小子长大后肯定是个害人精,要伤多少女孩子的心啊。

    。“姐姐,我还想吃,好饿。”齐傲竣舔舔嘴唇,眼巴巴看着那空荡荡的碗。

    “好,姐姐再给你盛一碗。不过,不能多吃,你刚醒来。”蓝茗茗叮嘱着。

    蓝茗茗细心地将他的略长的刘海向上扶了扶,免得挡住眼睛。看着齐傲竣嘟着小嘴,一口一口吃掉自己做的饭菜,还大呼好吃,这使得蓝茗茗的小脸绽现了美美的笑。

    “姐姐,你真好看。”齐傲竣笑嘻嘻地说道。

    “呵呵,那是,你也不看看姐姐是谁啊。那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少女呢。”蓝茗茗很是臭屁地自夸着,放下碗筷,伸出手揉,撮,捏着齐傲竣那张帅气的小脸,叹道,“不过我弟弟小竣才是真漂亮呢,太帅气了。”

    “姐姐,疼,疼。”齐傲竣有些不满地撅着小嘴抗议着。

    “哈哈,小竣,记住,以后,你这张脸只能让姐姐一个人这样弄。别人都不许碰,记住了吗?”蓝茗茗坏坏地看着眼前这个像小兔子一样的弟弟,像个大灰狼。

    “恩,好,以后只让姐姐弄。”齐傲竣很是认真的点点头,好似下了多大决心似的。这一句话竟深深的印在了自己内心深处,以至于后来,别的女人碰他的脸,他就会感觉到很难受,可他又不知道怎么回事。

    “哦,卡哇伊。”蓝茗茗顿时眉开眼笑,看着这张帅气的小脸,就禁不住亲上一口,她也的确这样做了。

    齐傲竣傻呵呵地笑着,也学着蓝茗茗的样子在蓝茗茗的小脸上啵了一口。这一下反倒让蓝茗茗有些不好意思了。

    天色已经很晚了,也累得够呛,蓝茗茗到温泉里洗完澡,感觉舒服多了,仍旧爬到床上,在里面躺好,看着齐傲竣熟睡的笑脸,听着他匀称的呼吸,感觉很爽心安。这些时间,都已经成了习惯。

    第二天,蓝茗茗依旧是那个姿势,她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了。蓝茗茗哼哼两声,将头从那宽阔的胸膛上蹭了蹭,胳膊更是紧紧搂住那腰肢,好舒服。

    可今天不同,在她慢慢睁开眼睛时,正对上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睛,那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扇啊,扇啊。蓝茗茗微微一笑,伸手就去摸那小扇子。随即,意识清醒,她猛地坐起身来。看着正在揉眼睛的齐傲竣,那样子明显地还没有睡醒。

    “姐姐,你抱得我好紧。”某小男生不明所以地抱怨着。

    “啊,哈哈。这,这是姐姐喜欢你。所以才抱紧你啊。”蓝茗茗脸一红,直接找了一个接口搪塞。看到齐傲竣的胸口还有自己留下的罪证,假装帮他整理领口,擦掉。

    “姐姐,你昨天晚上哭了,还说好怕。”齐傲竣眨眨就清澈的大眼睛。

    “哦。”蓝茗茗没再说什么。她的头脑中还是总会浮现那些场面,恐怕要跟她一辈子了吧。

    下床,洗漱,端来一盆水,为齐傲竣细心地梳头,擦脸,漱口。做饭。

    就这样,齐傲竣身上的伤渐渐好了,可是身上还是没什么力气,自己下不了床,需要蓝茗茗搀着。

    蓝茗茗很是细心地照顾着。将齐傲竣的上衣脱掉,看着那些伤口,有些已经结痂了,再过段时间,应该就可以好了,只是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伤疤。她可不希望这么帅气的弟弟,身上留下伤疤啊。

    蓝茗茗再次很了狠心,终于将药撒完,准备为他缠上白布。齐傲竣睁开双眼,看到蓝茗茗通红的眼以及待滚落的泪珠,吓了一跳,慌忙想要抬手为她拭去那泪。可是手臂抬起的力气都没有。

    着急地哭道:“姐姐为什么哭,小竣都没有哭,呜呜,姐姐。”

    蓝茗茗赶忙擦泪,勉强撑起一张笑脸,可这笑脸比哭脸还难看,摸着齐傲竣的头发说到:“小竣最棒了,呵呵,姐姐刚才眼睛进沙子了。现在好了。小竣,是不是很疼?”蓝茗茗心里酸楚,正是因为齐傲竣太坚强了,刚才他那明明非常疼,却迫使自己不出声,害怕自己担心的神情,抱着他那颤抖的身体,深深触动了她。

    齐傲竣抿着嘴点了点头,马上又摇了摇头,伤口的疼痛使得他颤栗不已,他怕姐姐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