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认的傻子弟弟竟然是王爷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22本章字数:2446字

    “小龙,你听过凝寒宫吗?”蓝茗茗想到小龙在这里呆了那么长时间,或许听过一些。

    “恩?凝寒宫?听过一点,听说宫主是瑶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有13年没有在江湖出现过。而且现在凝寒宫内部很乱,分成了好几派呢。”小龙想了想,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

    “那你知道他们在哪儿吗?“蓝茗茗有些急迫,村庄被屠杀,或许正是因为内部发生叛乱,自己这副身体的主人影响到了他们,所以想要杀人灭口。

    “我不知道,他们的行踪很隐秘,是不会让外人知道的。”小龙有些愧疚。

    “哦.”蓝茗茗撇了一下嘴,叹了口气。

    “对不起,主人。”小龙低下头,很是愧疚。

    “呵呵,没事。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蓝茗茗轻轻拍了拍小龙的小脑瓜,宠溺一笑。小龙的脸一下子红了。

    “姐姐,你不许摸小龙的头,只能摸竣的头。”齐傲竣皱着眉头,撅着小嘴,不满地抓起蓝茗茗放在小龙头上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哈哈,臭小子,这都计较啊。”蓝茗茗小手用力在齐傲竣的头上乱舞一同,将他的头发弄乱,自己则是笑得花枝乱颤,完全没有做坏事的内疚感。

    “姐姐,我想出去玩。”齐傲竣不顾头发凌乱,拉着蓝茗茗的手,撒娇。

    “恩,好,反正咱们刚到这里,我也很好奇,走,咱们去shopping。”蓝茗茗拉着齐傲竣坐到铜镜前,拿起梳子细心地将他凌乱的头发整理好。站在一旁的小龙,一脸羡慕的看着这一幕。

    “什么是shopping?”齐傲竣歪着头问。虽然小龙也想问,可是他知道主人没说话,自己不能随便问。

    “哈哈,就是逛街买东西的意思。看来,我以后要教你们一些英语了。”蓝茗茗解释着。

    当然好奇宝宝齐傲竣又开始问“英语”这个词语的意思。

    “好啦,好啦,我以后都会告诉你们的。”说着,一手拉着齐傲竣,一手拉着小龙,向客栈外走去。

    几个人已经来到了大街上。这正处于闹市区,可谓人山人海啊。

    蓝茗茗首先看到的就是糖葫芦,买了三串糖葫芦,一人一串,小龙一开始怎么也不接,被蓝茗茗训了,才接过来吃。

    他们三个看见什么都新奇。尤其是蓝茗茗和齐傲竣看到好玩的东西都要摸摸才好。吃着喝着,玩得不亦乐乎。他们看到一间成衣店,蓝茗茗为小龙挑了两套衣服,鞋子等用品。小龙感动地差点落泪。

    正往回走,几个侍卫走上前来,齐刷刷跪在蓝茗茗三人面前:“王爷。”

    其中一个身穿墨色侍卫服的男子走上前来,单膝跪在齐傲竣的面前,声音颤颤地说道:“王爷,您终于回来了。属下等无能。”

    男子抬起头,激动地看着齐傲竣。蓝茗茗注意到他流泪了,他也就18、9岁而已。脸色憔悴,一个大男生竟然哭了。现在竟然跪在齐傲竣的面前,叫他王爷。

    “哥哥,他怎么哭了?”齐傲竣吃着糖葫芦,奇怪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子。

    “你是谁?”蓝茗茗拉着齐傲竣的手。

    “我是王爷的贴身侍卫希闫。”男子依旧跪在地上,沉声说到。

    “你先起来吧。”蓝茗茗看着别人跪着,真的很别扭。

    希闫抬头看向齐傲竣,看到齐傲竣并没有叫自己起来,便再次低下头,跪在原地。

    蓝茗茗也注意到这一点。便对齐傲竣说到:“小竣,你叫他起来吧。”

    “你起来吧。”齐傲竣眨眨眼睛,对着希闫说到。

    “大胆,你竟敢直呼王爷名讳。”希闫站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冲着蓝茗茗大喊一声,拿剑指着她。

    “你凭什么吼我姐姐。你要干什么!”齐傲竣怒气冲冲的说道,使劲推了希闫一把,但那小力气根本就推不动他的。可希闫赶紧弯腰抱拳向后退:“属下不敢!”。并吃惊地看着齐傲竣。

    这个人敢欺负自己的姐姐,齐傲竣很不喜欢,他挡在了蓝茗茗的身前,要保护她。蓝茗茗第一次看到这个样子的齐傲竣,简直太帅了。

    小龙也挡在了蓝茗茗的身前。蓝茗茗这个感动啊。

    “小竣,没事的。”蓝茗茗赶紧拉起齐傲竣的手,安慰。

    听到蓝茗茗如此说,齐傲竣才缓和,但仍然怒气冲冲地瞪了希闫一眼。希闫早已收好剑,这剑可不能伤到王爷。

    “我觉得咱们应该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话。”蓝茗茗看着眼前的希闫,镇定的说道。希闫盯着蓝茗茗看了片刻,又看了看正吃着糖葫芦的齐傲竣,终于点了点头。

    他们来到“福满楼”酒家,坐到一个包间里。其他侍卫在门外等着。

    蓝茗茗拉着齐傲竣和小龙坐下,严肃的问道:“你说小竣是王爷,我凭什么要信你,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害他!”

    “这是竣王府的令牌。”希闫掏出令牌给蓝茗茗看,虽然眼前的只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可是看向她的眼睛,就觉得不容小视,马上恭敬起来。

    “恩。”蓝茗茗看了看令牌,的确是真的,“你家王爷叫什么名字?”

    “属下不能称呼王爷的名讳。”希闫站在那里恭敬地说道。

    “可你也看到了,小竣这个样子。”蓝茗茗摸了一下齐傲竣的头。齐傲竣回了蓝茗茗一个大大的笑容,看得希闫都傻了。王爷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天真可爱的样子啊?再迟钝的人,也明白王爷傻了,况且希闫跟在齐傲竣的身边多年,很是机智。

    “王爷,王爷,他”希闫哆哆嗦嗦地说道。

    “对,就像你所看到的。”蓝茗茗点了点头。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希闫满是焦急地问道,上前就要看齐傲竣,可是齐傲竣瞪着他,害怕地往蓝茗茗怀里钻。

    “我救起他就是这样子了。”蓝茗茗并不想向他说太多,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坏人啊。“你可以说了吗?”

    “可我又怎么能相信你?”希闫可不傻,相反是非常聪明。

    “你不说也没有办法,小竣这个样子,都被你认出来了。我还怕你是坏人,不放心呢。毕竟我们只是一群小孩子而已。”蓝茗茗无所谓的说道。虽然她真的很奇怪,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不能急。

    希闫看了看蓝茗茗,看着她清澈的眼眸,不像在撒谎。便说道:“王爷叫齐傲竣,是大京王朝的七王爷,也就是竣王爷。在半年前,王爷去办事,由希玉带着一队侍卫跟随,由于当时属下被王爷吩咐办另一件事,便没有跟随。谁知王爷再无消息。陛下也派人查找,可是一无所获。”

    蓝茗茗听着希闫的话,已经可以肯定他说的话是真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看着希闫说道:“我相信你说的。那你查出是谁要害小竣吗?”

    “属下无能。”希闫低下头,他也很想知道是谁,自己的大哥就这样死了,自己一定要为他报仇。蓝茗茗也不管他是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看向齐傲竣的脸也有些复杂了。

    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是王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有了这个弟弟,就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无忧无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没想到这个弟弟竟是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