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豚VS萝卜男

    更新时间:2018-11-20 17:45:25本章字数:1951字

    包包恢复的很快,一两天就从这件事走出来了。

    “过几天就是学院的冒险节,你准备好了吗不?”我拍拍包包的肩膀。

    “嗯,OK啦。放心,我没事的!但是听说这一次必须要一男和一女一组才可以,不能两女一组。”包包有点沮丧的说。

    冒险节是圣月斯独有的节日,一年只有一次。这个节日的开展是为了能让圣月斯学院的学生们不要死读书,要有综合实践能力。冒险当然意味着真正的“实践”。就例如吧,去年我们去的是南极,夸张咧,问题这就是事实。因为初三嘛,挑战极限。每个阶段去的地点都不同。今年是高2,所以应该没有什么难度的吧?哈哈。

    “想必大家都知道几天后是冒险节了吧?刚上级发来通知,决定在星期六,也就是周末,去欧洲顶级的超级的森林世界探险,比你们去年的地点更恐怖,更有难度,时间是一个星期,从星期六出发一直到下个星期五。还有一点是,只能一男一女合组,到那天我们再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分组。”班导扶了扶眼镜框继续说:“现在你们可以讨论了。”

    “啊···啊···怎么又占人家双休日啊。”

    “是高2又不是高三,干嘛去那里啦。”

    “听说那里有很多动物~有蛇。”

    “啊。我最怕蛇的啊!”

    “怕什么,重要的是能和抽签抽到的男生一组,啊,皙少!”

    “我要安尘少爷~”

    ......“晕哦,森林世界我倒不怕,怕的是抽签。万一抽到萝卜男怎么办?”我瞟了一眼森刍皙,谁叫我们的距离只有50厘米。

    “嘁,抽到我这个美男还不被你赚到了。”森刍皙高傲的说。

    “我呸,我宁愿要丑男也不要你!”我毫不拘束的顶撞回去。

    “随便你,我才不和海豚说话!”森刍皙把头扭向一边。

    “你说谁海豚呢你?”我直接把身子移过去用手抽他的领带。

    他似乎吓了一跳的说:“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男的,那么粗鲁。哎,没救了。”

    我立马把手抽回来,清清嗓子说:“是男的又怎么样?”

    森刍皙笑着点点头说:“看得出。哈哈哈。”

    “你...”该死的森刍皙,没事笑那么好看干嘛。不和你计较。我不爽的坐回原位,在纸上画个圈圈诅咒你!

    权安尘坐在后面望着他们俩,不知觉得笑了。但立马的收了回来。他总觉得苏雨辰这个女生不简单,她身上的某种气质很独特很独特,却怎么也解释不来。

    晚上,一间超大的别墅里坐着三个美男。“安尘,你有发现什么新情况吗?”森刍皙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喝着咖啡。

    “暂时没有~但根据给的提示,那个人应该在高一级。”权安尘的手指在平板电脑上快速的来回游动。

    “唉,找了一个人都有13年了。”森刍皙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吧。”全必轩鄙视的望了一眼森刍皙。

    “他明天要回来了,是吧?”森刍皙转移话题。

    “这小子,去了两年了。”安尘扯扯嘴的说。

    来学校的路上快热疯了,最讨厌就是夏天了。虽然圣月斯每间教室都有空调,但还是很难熬。“包包,我快崩溃了,这样热下去,星期六的冒险怎么熬啊?”我不停的用纸巾擦汗。

    “你去洗手间洗把脸再说,看你满头大汗的。”包包推着我往教室门走去。正准备踏出教室门,突然有一个人也进来,正好撞上了。抬起头看见的是外星人啊——权安尘。他面无表情的回到了座位,这人可真不是地球人,冷漠的要命,我耸耸肩就出教室了。哇,洗了把脸就是爽!下节是体育课,大家都换好衣服,真爽快。

    我和包包两人扣着手奔向*场,今天是练习跑步,还要做准备运动。

    体育委员“一二一,一二一...”的喊,跟小学生似地。

    我不想做就停在原地,老师望向我们这边我才做。我无聊的向后望,又对上了冷漠的眼眸。权安尘怎么在我后面~唉,人家都不想理我,我去理人家那么多干嘛?

    “苏雨辰同学,麻烦你认真做,要看帅哥下课再看。”体育老师的警告惹来了同学们的笑声~权安尘也笑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丢脸死了啊。跑完步就可以自由的活动了。萝卜男帅气的走过来嘲笑着说:“叫你别那么花痴,真是笨蛋,笨死了。”

    虽然被别人骂笨蛋是一种幸福,但被他骂绝对是耻辱。“我说萝卜男,别那么八卦好不好,人家花不花痴关你什么事?”

    “哈哈哈,我八卦?好过你是发春时期的哺乳动物,看见美男就扑上去。啧啧啧,我庆幸你没有对我花痴。”

    “发春?哺乳动物?”我大声的吼了回去,忍无可忍的用脚踢了他的左腿。他“啊”的一声抱起左腿就直喊疼。他那个样子超搞的,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呀,你真的是个男的,粗鲁的要命~什么苏雨辰,我看就是粗鲁辰~”森刍皙大骂起来。周围的人听见并看见我们吵架的语言和样子也大笑起来。

    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这样念我的名字,多么美的名字却被他的臭嘴侮辱了。“拜托,我真怀疑你不是男的!和那些泼妇骂人没什么两样。”我得意的笑了笑。周围的笑声更大了。

    森刍皙的脸变的很臭,随之又温和下来说:“起码比你这个又笨又粗鲁的人妖好吧,哈哈哈。”

    无语了,我偷偷承认,我斗嘴斗不过他。算,好女不和坏男斗。我“哼”了一声就冷冷的从他身边走过。

    谁都不知道,苏雨辰的危险来了!!!

    (如果哪里的写的不好请留言告诉我,提出你的意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