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维也纳——250与霉女

    更新时间:2018-11-20 17:45:25本章字数:1731字

    一下飞机我就带着墨镜和包包一起去酒店。包包来过维也纳,所以她知道Viennahotel在哪里。

    在维也纳酒店的门口停下,哇塞,好大好漂亮啊。拥有者别样设计的欧式建筑,宫廷般的金碧辉煌,连门都有好几个,而且都是自动的。缓缓地走进去,大堂里更是宽阔而华丽,高高的水晶吊灯就在顶上,好大好大。我惊呆了,也看呆了。这能算是五星级吗?简直就是六星级七星级了好不好。

    “海豚,你是山村来的吗?一个酒店都能让你流口水。”森刍皙蓦然的在后面出现。

    “啊你,怎么总是喜欢打扰人家的兴致的啊!!”我不爽的瞪着他看。权安尘也从后面进来了,我赶紧的转过头。

    “因为你是海豚,怕你兽性大发。”森刍皙得意的笑了笑。

    我不再理他的那些鬼话,哼哼,免得又自寻死路。

    “包包,我们快点去找房。”我拉着包包的手就直往电梯里走。

    “安尘,我们也跟上去吧。”森刍皙也跑了上去。

    我准备按关的,那森刍皙就挡住了。

    “我们是同学,应该互相帮助的。”森刍皙又在那里喋喋不休的。

    “你们是几号房的。”包包开口对森刍皙说。

    森刍皙看了看手上的单据直接脱口而出的说“我是250”

    我和包包一听,相视而笑。“啊哈哈哈哈哈,250.哈哈哈你是二百五啊。哈哈哈哈哈••••••••”

    权安尘也笑了。“刍皙,你几时成二百五了。哈哈•••••”

    森刍皙无地自容的脸趴了下来。“那个,是房号又不是什么,笑什么啊有什么好笑的啊。真是的!!!!”

    “不是啊,问题是你•••哈哈哈哈哈••••问题是你说‘我是’两个•••然后再加上250哈哈哈哈哈••是你自己用词不当。哈哈哈•••”我捂着肚子继续大笑。

    我们在电梯里笑的更大声了。森刍皙的脸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叮”电梯门开了。我的笑还没有停止,一直笑着走。

    “够了哦你。”森刍皙大声的吼了一声。

    “哈哈哈哈••••一点都不够••••哈哈哈”我边走边寻找房号。

    看看了手上的票票。252呀。“包包,我们在252.看到了在前面。”我拉着包包的手就跑了上去。

    “刍皙,我在你隔壁。251.我先进去。”权安尘说完就开门进去了。

    森刍皙唉唉的叹了一口。“为什么就只有我中奖呢?就差一位数而已啊。上天对我不公平!”

    “哇呀,好舒服呀。这酒店的房子怎么会这么漂亮。肯定是巨资打造的吧。”我不禁美美的赞叹。

    “是啊,东西弄好了吗?我们出去玩吧。时间不多了。”包包已经换上了一条碎花长裙,头发飘散下来,斜斜的刘海吐出她的成熟。真漂亮,迷死人了。

    我不爱穿裙子,所以就穿了一件T桖和一条短裤。休闲的要命呀。我不喜欢放头发,就把头发束缚起来,再把帽子戴上,嗯。挺帅气的。我就是喜欢这种,不喜欢淑女装。(嗯嗯,我也觉得!)

    和包包下了大堂,许多人的眼光都望向包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准备进来的那个人是亦青。亦青望向包包,眼神里更是惊了惊。包包并没有发现,我也不告诉她,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好比别人知道的好。为了避免包包重蹈覆辙,快速的拉着包包离去。

    “包包,你真漂亮,路上的人总是对你发射‘激光’。”的确啊,走出来都还有人追着包包的身影不放,而且大多数占奥地利人比较多。

    “我也不想的。”包包无辜的吐了吐舌头。这更吸引广大群众的目光了。

    正瞧着周围的景物,被一阵超浓的香水味包围。“土包子苏雨辰。”刺欣她们一群人穿着花枝招展,抹胸的裙子,特别是刺欣,那个凹凸的地方真的有够辣的,不行了我要流鼻血了。

    “包包,不行了。我虽是爱看美女,但是这种美女我会觉得恶心的啊。”我忍不住的大喊了一声。

    刺欣咬着牙的睁大眼珠子,我的天~~~~好失形象啊。

    “呵,那你问问男人喜欢身材好的,还是喜欢土包子?”刺欣意识到自己的“猥琐”相就换了个表情。

    “呃~~~~~我知道身材好的~~~~美女。”

    刺欣听我这么说得意的笑了笑。

    我露出洁白牙齿“是发霉的霉女,哈哈哈哈哈哈哈•••••••”

    刺欣后面的女生一听就笑起来了。“哈哈哈哈••••••”……

    刺欣瞪了一眼后面的那些女的,又瞪回我。“你走着瞧。”说完就故意从我身边经过并撞了下我。

    我不屑她撞我,幼稚。我笑笑的对着她的背影喊:“霉女,再见咯。霉女霉女啊••••”

    包包在原地笑着打转。

    “哼哼,总算报仇了。”我拍拍手掌。

    “你这叫报仇啊?人家用手你用嘴。你的心怀真大。”包包鄙视的瞟了我一眼,继续笑。

    “哈哈,反正让她没脸一次我就高兴了。”我暗暗的自喜。但我知道,刺欣没有那么容易放过我的。我也做好心理准备等她的肮脏手段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