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更新时间:2018-11-20 17:40:13本章字数:2360字

    小动物总是长的格外的快,“哈尼”在我手中不满一个月,眼见着大了一圈。。

    “哈尼”特别爱“笑”,每次告诉它要去遛弯时,它就会咧开它的上唇,露出几颗小小的牙齿。。眼睛微闭,尾巴轻轻摆两下,那模样,可爱极了。。。

    阿玛和额娘本是将我禁足的,可我家“哈尼:目光温柔,可怜兮兮的表达它在房中实在是闷坏了。。它的小伶俐劲儿,任是谁也拒绝不了。。加上我近段时间也是老老实实,不吵不闹,这禁足的命令也就解了。。沾他的光,我也能放风~(≧▽≦)/~啦啦啦。。

    有时候,在园中会遇见练武的二哥,不知为何,近日他的眉宇间总是有些郁色。。二哥素日疼我,我自是跟他亲近些。。。为了缓解他的心情,我悄悄地给“哈尼”使眼色:咬他。。被咬住衣角的二哥一来不能对我,小小女子发火,而来不能向我家的宝贝“哈尼”置气,每每都哭笑不得。。

    如果可以,真心希望钟摆可以停在这一刻,永远如此天真烂漫,不用一夜成长,一夜承担起责任。。。

    一天夜里,我辗转难眠,披一件外衣。。准备看看这外面的月色,风雅一番。。不愿意惊动菲雅,她白天忙里忙外一天辛苦的紧,此时正靠在门槛打着瞌睡。。。

    那一天的月亮真圆啊!!!似乎有什么圆满的喜事。。只是那小小的一却,总是让人感觉惋惜的。。。

    四周看看。。

    阿玛和额娘的房间,灯光一豆,不由惊疑——什么事情白天不能说,晚上要挑灯夜谈?

    好奇心杀死猫,我蹑手蹑脚地向前,一只耳朵贴在那雕栏的窗前。。。

    夜风清冷。。门扉紧闭。。好在,里面的人,没有发现我的气息。。。、

    “松儿,如今你已经长大成人,可有中意的女子?”是阿玛的声音,夹着探究的意味。。

    屋子里沉寂许久,才传来生硬的两个字:不曾。。但凭阿玛做主。。

    分明是二哥的声音。。。只是浑然不似一人。。平日里的二哥,是追求自由的苍鹰,只是到底是要用,这封建的不自由来约束他了。。。想到之前他目光中的各种羡慕,只是三纲五常父父子子,岂是轻易能从这古代人的脑海中移去的??

    轻叹一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来如此。。。

    二哥或许还跪在地上,冰凉的地气从膝盖上传来,不知是不是把心透的津津凉。。

    半响,二哥才缓缓表明态度:儿对儿之婚事并无一毫怨望之意。盖儿深知阿玛额娘为儿婚姻一事,实已竭尽心力,为儿谋美满之家庭幸福;儿若犹存怨望之心,则真成不识事势,不明人情,不分好歹之妄人矣。。。

    我心下一震,不难明白,二哥是屈从了。。。

    阿玛兴许很满意他的回答,宽和的说:好孩子。。你且起来吧。。我和你额娘会帮你留意好的女子。。夜深露重,加一件衣服再回去。。

    “是,儿子告退。。”二哥的嗓子如同早春里的夜风,乍暖还寒,低的让人涩然。。

    默默的谢幕离开。。不忍心看二哥萧索的背影。。。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大事!!这就是他们掌握的大权!!为什么不能自然恋爱?为什么要包办婚姻。。。人和人,是一辈子的事情啊。。。

    满腹的酸气上涌。。。这些话,大抵是惊世骇俗的吧!!!可是,我为二哥不平。。。聊想自己。。

    我是阿灵阿的女儿,如果真如电视剧所说。。十七阿哥的心中只容得下一个甄嬛,那我又如何自处?冬天的炭火可以有热量,可是不是也是暖得了身子也暖不了心??

    想起胡适先生和他夫人江冬秀了。。在家母之命、媒妁之言、算命先生的瞎话和神灵的庇佑下,胡适这位中国反对封建礼教的急先锋,从此就与一位“个子较矮、裹着小脚、眼中长翳、识字不多、相貌平平”的农家女子的命运维系在一起了。

    曾经,胡适也找些别的理由,来自我宽解,以为旧婚约“名分”已定,“亦往往能长成真实之爱情”。他在《病中得冬秀书》诗中写道:

    岂不爱自由?

    此意无人晓。

    情愿不自由,

    也是自由了。

    但愿二哥,也能和以后的二嫂锻炼出真实的亲情吧。。。

    不日,阿玛上朝就递了给二哥定亲的折子。。。只是意料之外的,居然十分顺利。。

    按理说,没有经过选秀的女子是不能够现行婚配的。。只是要看是谁提亲的了。。

    阿玛。。祖父是为清开国五大功臣之一(五大功臣即何和礼、额亦都、费英东、安费扬古和扈尔汉)。父亲是一等公遏必隆,母亲为努尔哈赤第四女和硕公主穆库什。。一个姐姐是康熙的第二任皇后——孝昭仁皇后,一个姐姐是康熙的后宫第二人——温僖贵妃。。

    如此显赫的家族,也难怪康熙不给他几分薄面了。。

    再加上现在的阿玛被架空了权力,只余下爵位。。更是不存在政治联姻的威胁,康熙也乐得做一回好人了。。下朝后就发话了,只让二哥挑选便是。。

    皇上金口一开,也就没有了越礼一说。。阿玛回府后,便吩咐管家把先前准备的画像拿来。以供二哥挑选。。

    只觉好笑,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子,只凭那画像,况且还是古代的抽象派的画像,就可以将两个之前毫无关系的人凑在一起。。

    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在厅堂看着,二哥一脸淡然的在画卷上扫着,轻轻一点。。上前一看。。是佟国维的女儿——佟嘉茜。。

    聘聘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要说这佟家啊,满洲镶黄旗人,佟图赖次子,孝康章皇后幼弟,孝懿仁皇后父也。顺治间,授一等侍卫。康熙九年,授内大臣。吴三桂反,子应熊以额驸居京师,谋为乱,以红帽为号。国维发其事,命率侍卫三十人捕治,获十馀人,械送刑部诛之。二十一年,授领侍卫内大臣、议政大臣。二十八年,推孝懿仁皇后恩,封一等公。

    民间有“佟半朝”的说法,这回康熙爷轻易的答应了,也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此人后来是八爷党的重要成员,和阿玛倒是志同道合。。

    婚事还是照常准备着。

    那天开始我再次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危险”——我可不打算就这样被人安排过一辈子,于是我搂着阿玛和额娘的脖子撒娇:“以后矜儿的夫婿,衿儿要自己找,一定要找一个衿儿喜欢也喜欢衿儿,一辈子疼衿儿,一辈子对衿儿好的男人!”最后还不忘重重拍一下马屁,“就像阿玛这样的。”

    全家人都苦笑着,额娘更是刮着我的脸:“不知羞,以前跟你说了许多都不听,现在突然开窍了,你们听听,真是女大不中留!”

    我吐了吐舌头,直觉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