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生活如同一潭死水2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16本章字数:1271字

    陈书勤回到家已经八点多了,安清远在客厅看电视,看见陈书勤回来一脸关切地问道:“书勤回来了,吃饭了吗?”

    “还没有,爸,安心呢?”陈书勤甩完头发上的雨滴有抖抖衣服上水珠。

    “安心在房间睡觉呢,吃完饭就说她困了,你妈刚哄完她睡着。饭菜都凉了,你先去洗澡,我去帮你热一热。”

    “谢谢爸,那我先去洗澡了。”在安家,对陈书勤最好的就是安清远了,如果没有安清远,陈书勤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得了这么多年。

    已经九点了,陈书勤早已饿得饥肠辘辘了,洗完澡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的扒饭。一会儿时间,两碗米饭加一碗汤下肚,陈书勤觉得整个人精神了不少。陈书勤吃完把碗筷一起收拾干净,又拿了块抹布擦了擦餐桌。

    “书勤,放着吧一会我来收拾,你先去进去休息,一会安心醒来又该找你了。”

    “没事,马上就好了。”陈书勤说着,利索地的擦干净了餐桌,洗洗手走出厨房。

    “爸,您也早点进去休息吧。您这两天血压还稳定吗?我这几天比较忙,过两天再陪您去医院看看。”安清远有高血压,上一次因为血压升高差点中风,最近陈书勤比较忙,接送安心的任务都落在安清远身上,陈书勤担心安清远身体吃不消。

    “没事,我有自己测血压,也有定时吃降压药,你就放心吧。”陈书勤的关心让安清远很是欣慰,陈书勤虽说是上门女婿,可是他对自己的关心早已经自己的女儿安小语。上次安清远住院的时候,陈书勤在他身边照顾了他三天三夜都没合眼,就算是亲生儿子也不一定能做到那地步。

    陈书勤进了房间看了看安心,红扑扑的脸蛋十分可爱,陈书勤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低头轻吻了安心的脸颊,怎么有点烫?再用手摸摸安心的额头,真的发烧了。

    陈书勤拿了毯子包住安心,抱起来就往门口跑。

    “书勤,怎么啦?这么晚你抱着安心上哪去?”

    “爸,安心发烧了,我带她上医院打针。”

    “发烧了,好,好,你慢点,我给小语打电话。”

    安心打完针又吃了点退烧药,体温慢慢降了下来。

    十一点多,安小语风尘仆仆的赶来医院,揪着陈书勤的手问:“安心,安心怎么样了?我女儿怎么样了?”

    “女儿,你也知道她是你女儿,你整天整夜不着家,什么时候关心过安心了?”陈书勤气呼呼的拉着安小语走出病房。

    “陈书勤,你以为我在外面玩呢?我有我的工作好不好。”

    “工作,就你的工作最重要,别人都不用工作吗?”

    “陈书勤,你什么意思呀?有本事你多赚点钱啊,也让我在家*贤妻良母,享享清福呀。就你那点破工资,够买什么?赚钱不会带孩子你也不会,安心怎么会好端端的发烧了?”

    “你……。”陈书勤被安小语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安小语说的没错,自己一个高中语文老师,一个月就那点工资,只够全家的生活费罢了。每次吵架,安小语都会把这事搬出来说,陈书勤自尊心就是这么被安小语这么一点一点打击没的。

    “小语,这是医院,你少说两句。”安清远是个明理的人,他了解安小语的脾气,这些年来陈书勤对她是百般忍让,要是换了别人恐怕早离了。

    “爸,我说错了吗?你干吗总护着他?”安小语仍是一副咄咄*人的样子。

    “书勤今晚加班,安心是我接回来的,我没照顾好她,让她淋雨了才发烧的,多亏书勤及时发现了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安小语本来还想说什么,听父亲这么说,她才乖乖闭上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