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惊见古武修,穿越?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5:21本章字数:2579字

    萧无天本是一个孤儿,随着时间的消逝年龄已到十八岁的他漫无目标的选择了旅游。

    回忆以前不堪的往事萧无天自嘲的笑了下。

    “唉..写诗不容易啊,自己明明是写着玩,却是可以将一些存稿卖于那些写书作文的,还算可以养活自己,想起前几天某位将自己十四首诗全部取走,却一分钱都还未给,真是岂有此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这一天萧无天旅游《流浪》到了嵩山脚下。

    “听说嵩山的后山有个悬崖为何不去看看呢,也许有什么世外高人也说不定,呵呵。”

    这倒不是他胡思乱起,从小身为孤儿的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些奇思妙想。

    嵩山后崖……

    一阵喘息声传来,青影白影黑影,一闪再闪乱闪连续闪,疯狂的剑气带着毁灭一切的凌厉,却又不伤四周花草树木一分一毫。

    “孤独,多年不见你的剑道却是又进步很多,我天机与李白二人联手竟然被你一人一剑逼退!”

    话落,三影暴退分开。

    萧无天看着眼前三个气质不同的人在一起孤独的傲立着,他很高兴,我华夏千古武道一直都是存在的!什么泰森、什么拳王一切都是假的,当今天下试问谁可挡眼前三人一剑?萧无天决定继续看下去。

    古修第三:一身清衣,眼里充满了傲,一身傲骨铮铮,因为他是天下第三,他的脚步正在迈向最强。嗖,只剩下凌凌的清风人已不见。

    古修第二:他不用像第三那样傲,因为他不用证明自己,他本来就代表着最强,他的对手只有第一。呼,连风声都没有就消失了!

    古修第一:浑身充满了孤独,既没有第三的傲,也没有第二的不在乎,有的只是孤独,他没有对手,只是一个人静静的看着天空。

    萧无天虽然甚是仰慕这老者,但看老者模样却是有点不太满意,眼前老者散发的孤独意却是有点过头了,一人持剑半张,双眼望向天空,这是什么意思?天下无敌了?要和天单挑?

    “呵呵,这天空太低,不够我展翅飞翔。”

    最前面也就是那个古修第一说话了,萧无天双眼暴惊,好狂!好狂!难道这片天空束缚不了他吗?

    回想着刚才三人身在悬崖下半空战斗,萧无天突然感觉,也许这三人的武术,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恐怕不只是武术这么简单了。

    小说自己也看过不少,科学家也承认空间次元类的确是存在的。

    看着眼前这位黑发老者,萧无天忍不住现身插嘴道:“前辈,既然这片天空不够您展翅飞翔何不打破这片空间,去另外一片天地寻找对手呢?”

    黑发老者一怔,自言自语道:“是啊,何不走出这片天地!”

    萧无天只感觉到一阵逆风袭来,双目再也忍不住流露出惊骇的光芒,因为眼前的场景已经超越了自己的认知,超越了小说的认知,因为就算是玄幻小说中的主角也不过是一剑败十里、震虚空罢了,而眼前的人在做什么?

    只见黑发老者身上散布出了威压九天十地、傲视古今未来的恐怖力量,什么主角、什么仙神在这股力量面前都是假的都是虚的,一剑无前,大片虚空破碎!黑发老者一步踏出咫尺天涯走出了这片天地。

    耳边回响着黑发老者的语言:“小友与我甚是投缘,无论你怎么想今后就是我之徒,此有孤典一本乃是为师毕生所创,这片天地灵气所存无几不适修炼,为师就助你一臂之力,去另一片空间吧,记住你一定要走向巅峰!为师就在这浩渺宇宙的某一处等着徒儿回归。”

    老者留下的长笑还在回荡,没有给自己留一丝说话的余地。

    眼前一阵白光,耳边轰鸣,萧无天忍不住晕了过去,若干时间后。这是哪里?

    黄天大陆,真王府上..

    “老爷.老爷夫人就要生了,快去看看吧。”

    “哦,是吗?”一位看起来中气十足的中年人眉开眼笑的往偏房走去:“可儿,辛苦你了。”床上一位看上去就是贤妻良母的贵妇人笑道:“老爷这是哪里话?快去看看我们的儿子吧。”

    只见婴儿长的娇嫩可爱,咿咿呀呀的想说什么,这当然就是我们的主角——萧无天啦,床上的贵妇人微笑道:“看啊老爷,儿子跟你说话了。”

    “好!好!好啊。”我萧苍天又有孩子了,哈,哈哈哈,一声声狂笑传来。

    “嗯,宝贝儿子从今天起你就叫,萧凌。”

    “萧凌?”还不会说话的萧无天默默的想着,萧凌就萧凌吧,反正上辈子是孤儿。

    十四年之后……

    真王府内一个身高大约不足半丈的一袭白衣在院中嘿嘿的舞动着,“萧凌哥哥、萧凌哥哥,父王叫你去书房一趟。”

    萧凌一眼看去,原来是萧苍天的幼女萧雪儿,自己的小妹。

    “嗯?”萧凌眉头微皱道:“也好,我正要见父王。”说着,萧凌踏着飘逸的步伐往中房走去。

    “看!快看啊,小少爷来了。”真王府内的仆人低语着。“这小少爷方才十四岁,为何我感觉他身上总是散布着一副大人都没有的风轻云淡呢?”真王府门口其中的一个看起来年轻点的门卫轻松嘟囔道。

    “去,你一个新来的懂什么,我们的少爷可是与众不同的.”说话的是一个老仆人。

    回想这少爷才5岁的时候居然拿着一把木剑去挑战府内总教头,那恐怖精湛的剑法令人闻之色变,老仆人想着想着眼中隐隐有着些许些泪光,我们真王府不会没落的,我们还有小少爷!

    书房内,“父王唤孩儿何事?”萧凌淡淡的说道,萧苍天看着眼前的儿子心里充满了自豪与骄傲。

    萧苍天道:“凌儿,我听府下仆人说你天天都在院中习武,可有此事?”

    萧凌一怔轻声道:“是的父王。我对文字已了解为止不少,不习武怎会站在这世界的巅峰?”说着身上散发出了常年修习孤典的孤独气息,顿时四周充斥起一种孤天绝地的气势。

    萧苍天一震!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这是怎样的一股气质?这片天地几乎束缚不住的久居巅峰才会有的气场。

    看来……萧苍天自嘲的笑了笑道:“凌儿,本想叫你从书房拿些家传秘籍看看,没想到居然已有有世外高人教导与你。你不必多说,父王也不会问你,什么时候你想说的时候就来找父王聊聊天吧。”

    萧苍天眼里充满了欣慰,萧凌一听原来父亲以为有所谓的世外高人教导自己,正巧我不用解释,道了声福,孩儿告退。

    说罢。便退出书房,回到院子萧凌默默的低语道:“世外高人么?哈?哈哈哈。”萧凌一阵狂笑,孤傲的气息再次现出,回想着师傅的自语。

    “这天空太低,不够我展翅飞翔。”

    语出成诗:回忆不惑隐退早,又似弱冠心孤傲。

    长剑已逝身犹在,恨天低、仰天狂笑。

    声音越来越大,渐渐传出了真王府传遍了京城。

    京城中央,大夏皇朝内一位青衣老者听到此诗双眼充满了震惊!那是怎样的一种狂?那是怎样的一种孤独,一种蔑视天地的狂傲与孤独!究竟是哪位隐士前辈发出的笑声呢?

    京城西边……“太上长老你怎么了,为何发呆?”一边的书童看着一身红衣一项不理世事太上长老,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红衣老者身躯颤抖着,好强!真的好强!世间怎会有如此高人?笑声简直横扫诸天。

    “我一定要去拜访这位前辈!不求指点,只求一见前辈的无上风采。”

    更远的四周虚空一阵动荡,传出不断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