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上天的葬礼

    更新时间:2018-11-20 17:40:35本章字数:5118字

    在这个城市已经四年了,从踏上清晨开往这里的列车,也是第一次出门,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也不曾想过将要面临什么,只是来了。

    那时一起伴行的还有几个早已在外多年的儿时姐妹,听她们说外边的世界很精彩,有高楼大厦、漂亮的霓虹灯、宽广的马路、各种好玩的好吃的···当然更有一份机会,在大城市独有的挣钱机会。

    在这个新的时代,她接受了政策带给她仅有的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和初中,其实满打满算加起来也就八年,在她偏远的小村,也就五年的小学和三年的初中,她喜欢上学,喜欢书里描述的一切,她知道格林童话,她也知道童话终归只是童话,但她依然喜欢。

    她知道的并不多,只是经历的事情别人未曾经历,或许对他林木来说,根本不曾发生过,就连做梦,他也不曾梦到过。

    她十岁,父亲跟着工程队当小工,一次意外失去了生命,听村里人说滑进了河里,再也没找到,她常常一个人去带走父亲生命的那条河边坐着,一个人呆呆的望着水流湍急的混浊河流发呆,一坐就是一天。

    听外婆说,母亲在生她的时候大出血,那时没有正规的医院和医生,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离去,外婆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她看到有眼泪从外婆的眼眶中流出,她并没哭,因为她没有多少回忆,只是对着一张发黄的照片看的出神,外婆说那是母亲的照片,照片中的母亲永远是十八岁,天真而又美丽,嘴角露着甜甜的笑。

    外婆家离自己家并不远,隔着一座山,那山绵延盘升,翻过那座山需要一个多小时,小学的时候,每天都会走一遍,她不觉得远,但是觉得陌生。

    外婆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妇女,并不懂得多少文化,但是依然有她自己的一份见解,她的话总是带着一种预言似的,听着让人没多少同感,但每次却应验,不得不感慨什么叫岁月沉淀,很多事情也只有在经历了后才会想起外婆的话,为什么每次出发之前不曾记得?林晨心里在流泪,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娇小的脸庞却没有露出多少表情,依然安静···自小和外婆一起生活,这也使得外婆和自己的感情更亲近,当然很多事情就是因为太靠近,所以需要承受更多的痛苦,比如唯一的外婆离开了自己,就像是从记忆里抽走了一部分,心里留下了一片空地,那种绝望不寒而栗。

    十八岁,外婆去世,那时正是第一年来这座城市,依然清晰的想起,自己离开家外出的前一天晚上,外婆一个人对着老天念叨,眼角里流着泪,当然外婆并没有让林晨看到她流泪,林晨向前走了几次,外婆都是躲过,但林晨知道外婆在哭,见此情况林晨也再没有勉强,那时心里就像被洪流冲垮一般,林晨心里发誓一定要给外婆买件漂亮的外衣给她过年。

    时间过了走了,剩下的还留有什么?每当孤独来临的时候,林晨都会想起外婆,那个慈祥的外婆,当然少不了一个人偷偷流泪。

    外婆去世的消息,也是通过舅舅知道的,那个舅舅只是顶着一个“舅舅”的称谓罢了,一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打工者,谁也不知道最后去了那里,外婆也是痛心,虽然口上总说没有这个儿子,但心里比谁都担心,“哪有不惦记自己孩子的母亲呢?”外婆有一次不无感慨的说,由此林晨恨透了他,因为她什么都没了!而他还有他的母亲,我的外婆!可他呢?

    踏上这座城市的第一天起,注定了她的道路不同往常,接受过的教育也因为中考的落榜而止步,为了不给外婆压力,她断然放弃了学业,“我不喜欢上学,我也不适合上学,我不够聪明!”林晨这样告诉外婆,外婆什么都没说,静静的望着林晨,眼睛里露出一种无奈,也许是外婆怪自己,也许还有别的什么,林晨心里也明白,外婆并不希望放弃,但是等自己那句话说出之后,前面的路也停止了,林晨心里知道那是无法改变和收回的言语,一直到现在,林晨依然觉得自己没错,虽然伤到了外婆,但是一次就够,也不觉得有多过分。

    外婆也没有什么过多本事,靠着几亩薄田,种些菜和麦子,把自己家要留的备好之后,多余的麦子全部卖掉,靠天吃饭的日子似乎没个头,但是外婆依然年复一年的继续,林晨从小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但是那时林晨不知道怎么做,有时在悔恨自己的没本事,不像别的孩子那样早就外出打工,挣钱回家过年,林晨暗暗较劲好好学习,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林晨的学习一直是班上的前几名,她带着属于她的韧劲日复一日的学习,渴望自己改变一切,为了上最好的高中,她孤注一掷,只是上天不给机会,落榜了!虽然林晨够认真,但还是倒下了,因为林晨所在的学校从未有过考上最好高中的先例,或许是教学质量问题吧,但终归失败了。外婆老了,已经干不动很多了,而自己必须要承担一份责任,哪怕微小的,林晨黯然神伤的想着未来,只是依然茫然。

    那时十六岁的她(八岁上学,由于家里原因,一个女孩子的她比同龄人晚了一年)依然选择了放弃,对她来说算是一件大事。七岁看着别人背着书包上学,而自己还要帮爸爸干活背着猪笼草,她又何曾不想,直到八岁才开始踏入学校,她如此珍惜,只是有些事不是自己所能解决的,当她放弃学习的时候,她哭了。

    十岁爸爸离去,她跟着外婆生活,那时她唯一的亲人,她又何曾不想早点报答外婆,时光总不会停留不前,当死亡降临的时候,谁也无法阻挡,唯一割断了深处的亲情,留下永不消灭的悲痛。

    无怨无悔的停下继续学习的路,帮着奶奶干农活,同村的几个在外几年的玩伴宣泄着外边的世界和挣钱的机会,她心动了,想帮奶奶更多,心里渐渐地产生了外出的打算,只是没说出来,她知道外婆不会同意,而且年级还小,不够工作的年龄(童工处理)所以暂时无法外出,她也只好默默的保持着那份梦,留在心里等待时机,就像看着别人背着书包上学一般渴望,有一天自己也会挣到钱,给奶奶买件过年的新衣服。

    时机终于来了,她也顺利来到这个曾经梦想挣钱的大城市,原以为一切那么简单,后来她错了,她曾回念和外婆一起的生活,相信外婆也是一样想着自己,但是为了梦想她依然坚持,从服务员再到销售员,她也睡过公园的座椅,也曾蜷缩在垃圾站过夜,但是依然没放弃,她的坚强毋庸置疑,只是流泪的时候从没让人看见过。

    那天她照常上班下班,一个人蜷缩在地下室的小床上,地上还下着蒙蒙大雪,而自己一个人躲在被窝里蜷缩,她想起了外婆,那个瘦小的亲人。

    林晨的房东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妻,平时老两口也是无所事事,偶尔一起买买菜,一起走走,并没有和周围人交流太多,林晨知道这是大都市的规则,每个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真情流露,当初来到这里开始打工生活,林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便宜的地方,就是地下室的这里,别的同伴并不同意,但是林晨坚持留在这里,心想多省点钱,老两口也看出了林晨的心思,所以价格也是很合理,林晨心里倒也很感激这对老人,平时上下班也会偶尔聊几句,老两口对林晨的印象也很好,什么事情都帮着林晨,柴米油盐或者头疼脑热感冒之类的,老两口也是帮了林晨好几次,从小缺少家庭的林晨,心里自然也对这两个老人有好感,也算是在这偌大的城市有了一点唯一的慰藉。

    男房东姓李,女房东姓齐。老两口都是应着儿子的要求从偏远的地方来到大城市,但是后来他们的儿子出国了,现在老两口也只能透过电话和国外的儿子说说话。林晨是从齐阿姨那里听到的,每次林晨都心想:“要是自己能接外婆来大城市该多好,哪怕就是自己租房子,也要让外婆住住楼房!”

    三年前的那一天,林晨一个人低着头朝着那个阴湿的地下小室走去,灰蒙蒙的天似乎刻意的渲染着什么,林晨蜷缩在被窝里,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林晨没一点心情去吃饭,何况还下着雪,心里全部都是外婆的影子,一个人偷偷的难过。

    “小晨!”女房东在敲着门叫了起来,“小晨在不在啊?小晨···”女房东急切地叫着,她蜷在被子里发呆,也是反应了半会儿才起身,随便披了一件外套朝着门口走去,林晨心情不好,当然今天也出奇的反常,要是平时,林晨早已经回复女房东并快速开了门的,但是今天就是提不起什么精神,“这孩子到底在不在啊?小晨···”林晨听到女房东自言自语的话语。

    “齐阿姨!我在的”林晨回复道,并开门让齐阿姨进来。

    “你家里给你的电话!快接快接,好像有事儿···”齐阿姨倒是一副满脸急切的样子,催促着林晨接过电话,她在一旁一直紧张的站着。

    “喂!”林晨用普通话客气的询问,那是一种小心翼翼的问候。

    “你是晨儿?”电话的另一头响起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说的言语也带着几分家乡口音,不难听出,那声音中带有一丝悲伤,但也带有那种莫名的气愤,林晨茫然的回复道:“是,你是?”林晨听到这电话心里开始泛起嘀咕: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他讲的是家乡话,林晨心里开始一阵一阵的波动,慢慢的增涨,犹如汹涌的水涛不断击打着岸堤一般蠢蠢欲裂。

    “我···我是你舅舅!”对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话语中带着一种不自信,林晨心理一震:不曾见过的舅舅怎会出现?怎么会有我的电话?打电话找我干吗?一切都变得复杂,林晨心里开始发麻,脸上的神情变得扑朔迷离,突然心想这里的电话只有外婆才有,今天所谓的舅舅打电话过来,是不是外婆出什么事了,林晨心里顿时颤抖起来,林晨暗自尽可能控制住感情,但是那股莫名的冲动肆意的攻击着林晨的心,不知道某一刻的爆发。

    身旁的齐阿姨看出林晨表情的变化,开始低声嘀咕,“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齐阿姨的脸上也是一脸的疑问和不解,因为林晨齐阿姨的心中一直是一个话少但很阳光的女孩,今天这样的表情也着实让齐阿姨不解。

    “你外婆去世了!”对方说出了那几个让林晨不敢相信的六个字,林晨只是脑子猛的一黑,整个思想一刹那空白,任何神经都开始消失,没有一点感觉出来,也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大概过了几秒钟,林晨的眼泪就像冲垮了河堤的洪水一样宣泄而出,手里的电话紧紧的靠在耳朵上,整个手臂处在绷紧的状态,林晨知道那个亲爱的外婆走了。

    那个夜晚林晨失眠了,齐阿姨安慰了许久,林晨告诉齐阿姨没事,说自己很好一切都不用担心,齐阿姨也是安慰着林晨节哀顺变,一切都是自然,林晨当然心里知道生老病死乃天意,只是不愿意是外婆,齐阿姨见林晨说一切没事之后心想,就让林晨一个人好好静静,于是便走出了阴暗的地下室,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转过身嘱咐林晨,“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就找我的···我会尽最大可能帮你的孩子,你要好起来。”

    “谢谢你齐阿姨!”林晨带着满脸泪花笑着对齐阿姨说道,只不过那笑让人看着心疼,齐阿姨叹口气之后走出了地下室,留下林晨一个。

    那是一个漫长而又寒冷的夜晚,林晨蜷缩在被窝里想起那个亲爱的外婆,眼泪模糊了整个眼睛,整个小脸都被压抑不住的泪水淹没,林晨感到整个世界只有自己,夜黑的吓人,静的可怕,为什么就不能再多给外婆一点时间,上天为什么不给那个和蔼可亲的外婆多点机会,为什么好人得不到一点上天的眷恋,为什么总是这么残忍,为什么自己的亲人都是这么匆匆,自己无能为力,林晨心里泛起好多的怨,孤独的在这个夜里熬等天明。

    也许是哭的久了,哭的累了,林晨不知不觉睡着,也许这样会好很多,可以逃避一点现实,或许可以让心灵得到一点慰藉。

    “外婆站在那扇破旧的门口朝着通往大山的道路观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脸上被金色的夕阳染红,远远地看去别有一番风味,林晨看到外婆便跑了起来,口里大叫着外婆,外婆看到自己后脸上出现了笑容,外婆的脚步颤颤巍巍,但还是朝着自己催着小步子赶了过来,林晨难掩心中的欢喜,笑着去拥抱外婆,但是不知为何,自己却什么都没抱到,外婆并不在怀里,林晨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一般四处张望,口里大喊着外婆···外婆···焦急的寻找,不知什么时候外婆又站在了门口,依然张望着那条通往外边世界的道路,林晨顿时欢喜找到了外婆,提起自己的行李飞奔而去,朝着哪个家跑去,外婆早已做好了一桌的饭菜,林晨叫着外婆,但是外婆却并不回答,还是久久的屹立在门口张望,过了良久,外婆叹口气说她要走了,要去很远的地方,林晨顿时起身问外婆要去哪里,但是外婆却笑而不语,慢慢的外婆离林晨远去,林晨赶紧去追赶外婆,林晨跑的足够快,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就是抓不到眼前的外婆,直到外婆消失在夕阳中,林晨依然奔跑,喊着外婆,但是再也找不到了,林晨哭红了脸,一个人在家乡的田地里朝着夕阳落下的地方跑着,不断的哭着喊着,天一下子暗了下来,林晨一个人在可怕的黑暗里叫着外婆···”

    林晨叫着外婆惊醒了,原来是一场梦,可是梦与现实有什么区别,恍惚不定,那里是梦那里是现实,都是一样残忍,林晨也分不清梦与现实,也不愿意去分清,而是一样讨厌这一切。

    时间也还处在深夜,林晨整个脸由于哭的时间太久肿胀起来,整个眼睛也红的吓人,但是眼泪依然不断的涌出,林晨打定主意明天回家,最后见一次外婆,只不过外婆再也不能说话,再也看不到自己,再也不能给自己做饭吃···林晨想到这些整个脑袋都是黑黑的一片,除了哭还是哭,林晨无助的等着天上露出一点曙光,希望白天快点到。

    注定了是一个难眠的夜晚,林晨辗转反侧,抓着被子压抑心中的悲痛,但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感情,那是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动力,但是现在呢,还剩下什么?

    一刻也不暂停的时光,留给我们的是什么?是那些永远逝去的回忆还是梦想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