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掩饰

    更新时间:2018-11-20 17:40:36本章字数:2686字

    “啊···”随着一声尖叫,林晨和周琪都惊醒了。

    林晨还在四处查看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看到周琪在自己身边,而且自己还躺在周琪怀里,身上披着周琪的衣服,林晨马上警惕的起身然后去掉衣服还给了周琪,周琪看到林晨这一举动,睁着一双迷茫的双眼看着。

    “你们···”张敏已经出来,看到林晨和周琪,便很邪恶的笑着用手指比划着什么。

    “你醒了?”周琪问道,话语里完全没有受到刚才的事情而影响什么,倒是林晨还呆呆的不知怎么回事。

    “我在那里啊?今天一醒来身边睡一个人吓我一跳!”张敏解释道。

    这时林木也起来走了出来,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咦···怎么了?周琪!你怎么在啊?”乱乱的头发带着未睡醒的眼神,看起来完全就像一只懒猫。

    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理清了事情的经过,林木和张敏很合拍的同时坐在了沙发上,张敏看了看林木,林木打着手势指自己,意思是问“我怎么了?”完全一副茫然的样子。

    “你们两个醉鬼大睡了一晚,我和林晨只有坐沙发的份,真是不够意思!”周琪随便说了起来打破了僵局。

    “嘻嘻!是躺吧!”张敏看了一眼林晨和周琪笑着说道。

    “躺你个头!”林晨打情骂俏的说起张敏来。

    “不是头,是人家的胸口哦!”张敏继续说道。

    “你找死啊!”林晨威胁起来,当然是一种不带有任何坏意的话。

    “我可亲眼看到了哦,狡辩没用,做了亏心事何须掩藏啊?可别不承认了哈!”张敏就是这么八卦,而且没完没了。

    “掩藏什么了?不承认什么了?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啊!”林晨说了这话之后发现中招了,“张敏,你完了!”林晨扑了过去。

    张敏当然造作准备,马上起身跑掉,“哈哈,你承认了!我是小孩嘛,当然不知道你们大人的事喽!”张敏一边跑一边笑着。

    林晨抓住了张敏,两只手死摁着张敏的脸颊,当然只是一种形式,林晨并没有用多少劲,张敏的脸看起来很可爱很萌的样子,不过张敏借机吱吱呀呀的叫了起来,“士可杀不可辱,你这是屈打成招坏灭证据···”

    “就是让你知道姐姐我的威严!还敢不敢?”

    “小女子不敢了,您大人的私事我看见就装没看见!”张敏依然挑逗林晨。

    “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好,看我怎么收拾你!”林晨故意一副生气的样子。

    “呜呜呜···大人手下留情!小女子知错就改!”张敏故意哭着。

    “好了,你们该去洗脸了,还吃不吃东西,你们不饿,我还饿呢!”周琪冷不防的说了起来。

    “饿饿饿···”张敏大声的喊着,也是想快点逃离林晨。

    林晨听到周琪的话后松开手,张敏趁机马上走开,不过还是回头朝着林晨给了一个大大的鬼脸,“小女子可不是吃素的,一定要把你的这事给办了!”张敏说道。

    “你有完没完?”周琪冲着张敏的说话声明显大了,带着一点怒气。

    “完了!”张敏顶撞周琪。

    “不错啊林晨,人家周琪这么护着你,你应该表示表示才对嘛!”张敏回头对着林晨说。

    “你个八婆,闹够了没有?”周琪显然对张敏的举动不耐烦了。

    “你敢骂我!哼···”张敏冲着周琪吹胡子瞪眼起来。

    “快去洗脸等会儿吃饭!”周琪呵斥道。

    “知道了!”张敏又一副小孩子受委屈一般的表情。

    这发生时候,林木依然坐在沙发上呆若木鸡一样的看着,却并没有说什么。

    “八点了!我要迟到了。”林木叫了起来。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吧?”周琪问道。

    “周末?”林木不信的问道。

    “糊涂了!”周琪说完之后走进了洗手间。

    “哦!那就好。”林木长吁了一口气。

    周琪家里有很多新的牙刷和毛巾,周琪说是前段时间有个朋友给他一次性带了很多,现在正好用得着。

    四个人前后洗漱完毕,一个一个卧在沙发里,看起来好累的样子,好像每个人都经历了一场风暴一般死里逃生后歇脚一般。

    “好了!带你们去吃早餐。”周琪号召起来。

    “欧了,走!”张敏第一个响应,当然大多事情都是张敏第一个挺身起来倡议。

    那是一家简单的小吃店,老板是个很热情的中年男人,一看周琪几个人进来,便马上笑着吆喝起来:“小周,你朋友啊?你们想吃点什么?”

    “老习惯了!一人一份。”周琪也是笑呵呵的回应,看起来很熟的样子。

    “你们很熟啊!”张敏果然问道,带着调侃的语气。

    “我在这里几年了,我基本天天在这里,能不熟啊!”周琪说道。

    “你说的老习惯是什么?一人一份什么东西?”张敏好奇的问周琪。

    “白米粥加油条!”

    “油条?不会是地沟油炸的吧?很上火啊!”张敏惊讶的说道。

    “放心啦,油都是我从老家亲自带来的正宗花生油!除了油条我们还有小笼包的!”那老板听到后马上解释,带着一种自信。

    “我吃了这么多年,我还能不知道!”周琪对着张敏说道,“要不吃算了!伺候不了你这个大小姐!”

    “没有说不吃嘛!我就是说说而已啊···”张敏委屈的说道,不过是真的肚子很饿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而这些话也是张敏的口头话,并没有多少意思,她是每件事情都会有这种顾虑,不管好事坏事,都在她那里别有一种说法。

    看着热腾腾的油条和白米粥,顿时让人胃口大开,或许放在平时并不觉得多诱人,但是现在的确放在面前,冒出的每一丝热气都如此诱惑,就像一个饿坏了的孩子面对一桌大餐一般。周琪有条不紊的开始慢慢吃了起来,张敏跟着马上下口,林晨和林木看着张敏狼吞虎咽般吃起来后笑了。

    “老板,再给我一份小笼包!”张敏的半根油条还在口里嚼着,吱吱呀呀的喊道。

    周琪,林木,林晨三个人几乎同一时间停下了吃东西,都朝着张敏看去,“怎么了?”张敏一脸无辜的问道。

    三个人同时笑了起来,“没什么!”异口同声说道。

    “周琪,你可真会享受,对了!我看你做这个得了,别开你那饭馆了,这个保证比你的饭馆赚钱!”张敏擦了擦嘴角,拭去了残留在嘴边的痕迹说道。

    “我考虑考虑!”周琪顿了顿一本正经的说道,让人还真以为有此打算。

    “哎···我说真的!”张敏继续纠缠。

    “要不我开一家分店?你专门做?”周琪假设性的说道。

    “哎···跟你这种呆子没法说,好了走!”张敏叹了口气挥动着手臂说道,似乎周琪在她眼里真的就是一个死板的呆子。

    “吃饱了?”周琪一脸疑惑的问,当然是在调侃张敏。

    “你这小子,吐不出一个好词,我有那么能吃吗?”张敏跟周琪较劲起来。

    “那就走吧!”周琪轻轻拍了下桌子,林晨林木周琪都笑了起来。

    “你们是不是串通起来看我笑话?”

    三个人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张敏更加尴尬了,这样的场面受罪的只有周琪,张敏开始骂周琪,周琪也是完全不理会,三个人继续笑着。

    这个时间换做平时,马路上到处是车辆,但是周末就明显冷落很多,不过这样的状况更安静,更多人开始逛街,不管是林晨的饰品店还是张敏的咖啡馆生意都会格外好一点,当然还有周琪的饭馆,如果世界是一部大型机器,那也都是通过这些小零件运转的,每个人在自己的岗位上发挥着自己的作用,让世界按着某一种秩序运转。

    这两天林晨忙得不可开交,不管是进货还是销售,都让她筋疲力尽,张敏偶尔也发过来短信说她最近也忙得没有闲暇时间,并约定有空就去玩玩的话,林晨也是非常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