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北上途中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37本章字数:2635字

    再次上岸,已是黄昏,一直躲在一边的“暗部”见木易连乘船离开,又平安归来,还带着一个小女孩,终于松了一口气。

    “飞鸽传书,说少庄主携一女孩归来。”

    因为极乐岛的缘故,南海岸没有村落,只有几户打鱼的人家,周围的风景自然秀丽,美不胜收。可木易连哪有欣赏美景的心情!一路上,白衣女孩都没有讲话,也不看木易连,木易连问个问题,也只是点头或者摇头。又走了一段路,买了一辆马车。

    女孩上了车,随从在下面咕嘟了一句:“少爷,四小姐不会是哑巴吧?!”

    “去!”木易连瞪了随从一眼。他一直在想的,是女孩的伤,什么时候伤的?是怎样伤的?伤后又怎样了?自从八年前的一场意外,二娘死亡,四妹失踪,内心的某一处就变得空荡荡的,八年过去,他总是自责,自责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妹妹,不能尽到哥哥的责任,缺少了八年关于妹妹的记忆,这个洞已无法填补了,他只希望以后能够尽量补偿。哑巴?呵呵,他倒真没想过。不管怎样,妹妹回来就是最好的事情,并且,看起来,之前的担心也许有些多余了。之前,暗部花了大力气调查妹妹和极乐岛的事,认为妹妹极有可能是江湖上传说的“鬼岛暗器”,但是,不管是哪个传言,都没有说过,“鬼岛暗器”右眼有伤疤!所以,这个少女杀手应该另有其人吧……

    坐在马车里,又不得不想,八年,生活在极乐岛的妹妹到底成长成了什么样?现在眼前的女孩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眼睛平静如湖水,是如此的宁静让那道伤疤都显得平淡柔和。木易连微微一笑,也许自己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茗儿,在岛上有朋友吗?”

    女孩抬头看着木易连,却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晚上会投宿客栈么?”

    木易连“嗯”了一声,这个小丫头,竟然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唉,连点头摇头都不愿意,是不想谈极乐岛的事吗?正想着,女孩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颇精致的小盒子,打开,用手指在里面点了点,然后闭上眼,在伤疤上来回摩擦着,很快,疤痕就消失了,完全看不出易容的痕迹,木易连突然觉得内心被撞击了一下。做好这一切,女孩看了一眼木易连诧异的表情,淡淡地解释:“我不想被人盯着看。”

    然后又垂下眼帘,回到了原来的姿态。

    次日,随从因为昨日划了很久的船,又赶了一路的马车,累得很,还躺着床上呼呼大睡,木易连不忍喊醒他,看了看同样起得很早的四妹,摸摸她的头,说道,“跟大哥出去逛一下早市吧!”

    女孩点了点头,又掏出了小盒子,昨夜一进自己的房间,小丫头立即就把易容粉擦掉了,易容粉是极好的易容材料,局部易容可以保持一个月之久,而且想随时擦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小心就会弄伤皮肤。明知道明天还会见到生人,却如此急于卸去易容,看来并不喜欢易容。木易连想买些吃的东西,这样在路上就不用下车吃饭,也就不用反反复复地易容了。小丫头就辛苦这一次吧!

    早市的人还是很多的,妇女佣人们挑选着各种新鲜的蔬菜,部分店铺开始营业,木易连买了一些东西,小丫头也望望这儿,望望那儿。突然,有人喊了一句,“有贼啊!抓贼啊!抓贼啊!”就看到一个人慌慌张张得跑了过来,后面一个妇女指着喊道,“就是他,他偷了我的荷包!”木易连上去正要帮忙,那个贼却突然绊倒在地,一群人扑上去喊着“别跑”“别跑”,然后,里面有人说了一句,“他死了。”围着的人们忙散开,满脸惊恐地看着这个猝死的人,木易连更是震惊不已,是谁出的手?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女孩淡淡地说了一句,“走吧。”

    木易连走过去查看死者,银针正刺中厥阴穴,是一击毙命。心又被撞击了一下,这一次好狠。

    回到客栈,木易连失落地问,“人是你杀的?”

    “怎么了?”女孩望着这个高大的背影,似乎有些不解。

    “为什么杀了他?”木易连转身坐在圆凳上,一股凌厉的目光射过来。

    女孩低下头,咬了咬嘴唇,“他该死。”

    木易连脸色变得铁青,一把把女孩拽过来摁在腿上,巴掌扬起来就“啪啪”地落下去。极乐岛之所以这么恐怖,就是因为对生命的轻视吗?淡漠生命,所以杀起人来肆无忌惮。易容,杀人,茗儿,你打算这样一步一步让我相信你就是“鬼岛暗器”吗?不管你心里有多么离谱的想法,我都要把它正过来!

    一下一下地打着,直到听到抽泣的声音,才停了手,把女孩放下来,我刚才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茗儿受极乐岛邪恶的影响,我为什么要打她?我有什么资格怪罪于她?

    “对不起,大哥不应该打你。”

    女孩沉默了半响,然后抬起头,双眼盈满泪水,透着一种迷茫与困惑,“杀人是不对的么?”

    木易连正视着女孩的眼睛,表情又变得严肃,“生命是很宝贵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和资格决定别人的生死。每个人都会犯错,不管他犯下了多大的罪孽,只要他有悔过之心,我们都应该给他改过的机会。茗儿,不要再轻易结束别人的生命了,好吗?”

    “嗯!”女孩用力点了点头,眼神又恢复了平静的样子。木易连摸了摸妹妹的头发,给了一个温暖的笑容。女孩莞尔,把头埋进了哥哥的怀里。

    又坐进了马车,一声“驾——”,车儿动了起来。

    女孩坐在那儿皱着眉头撅着嘴,一脸不开心。木易连看她这副表情,多像她小时候啊,不禁笑出了声,“来来来,屁股疼的话就躺在大哥身边,哥帮你揉揉。”

    女孩不满地看了哥哥一眼,挪了过去,头躺在大哥的腿上,“茗儿,是我的名字么?”

    “是啊,木易茗,是父亲起的。”

    “木易茗……父亲喜欢喝茶么?”

    “小丫头挺聪明的嘛!父亲四十岁才有了你,那个时候,确实已经喜欢上茶了。不过,父亲起这个名字,是希望你以后成长为温柔贤惠、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父亲可只有你这一个女儿啊!”

    女孩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嗯——这个挺有难度的。”又问道,“父亲叫什么名字?”

    “木易麟,麒麟的麟。”

    “娘亲呢?”

    “左百合。”茗儿的娘亲,自己的二娘,茗儿是否知道她的娘亲八年前就不在了。

    “百合,娘亲也是花呢……”

    “嗯?”

    “那……外面那位哥哥呢?”

    “弓夜吗?弓夜是你二哥的手下,嘴比较贫罢了,你不用介意他说的话。茗儿的母亲长得很美,她很勇敢,很坚强,她是个有主见的人,是个奇女子。”

    “哥哥,茗儿也是花呢,像娘亲一样。”

    “是吗?那茗儿是什么花呢?”

    “薰啊,在鬼岛的时候,我的名字是陌上薰。”

    “很好听的名字哦!一定是个对茗儿很好的人起的。”陌上薰,确实是个有诗意的名字,起这名字的人一定很有才华吧!

    “我也不知道,但是,一定是的。哥哥,讲讲家里的事吧!”

    “嗯,好啊!……”

    这几天每天晚上都赖着和大哥睡在一起,那是一种很踏实、很安全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大哥的?就是从他把我摁在腿上开始的吧。一个愿意管教你的人是真心在乎你的。他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吧,山庄里的人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吧,他们会接受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