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龙瑞山庄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37本章字数:3141字

    龙瑞山庄在北固山东面,山门也就是山庄大门,大书“龙瑞山庄”四个大字,笔法苍劲有力,雕龙石柱,尽显霸气。一条笔直宽阔的石阶路看不到尽头。与岛上不同,这里四季分明,此时正值秋季,落叶散满了山路。木易茗牵着大哥的手走在石阶上,好大呀!这就是她对山庄的第一印象,简单,但其实道出了本质。

    早就得知儿子带女儿离开了鬼岛并且今天就要回来的木易麟此刻正不耐烦地踱步,一旁之前负责暗中保护大少爷和四小姐的暗部二队的队率战战兢兢地站着。

    “不是说今天回来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属下知错,要不属下再派人去侦查?”

    “快去!”

    二队队率刚走,山庄里的一个丫鬟就大叫着跑进来了,“老爷老爷,大少爷回来了!还有四小姐!”

    站在一旁的木易二少爷三少爷都舒了一口气,刚刚可是大气也不敢出。大夫人和盛老爷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木易连和木易茗走了进来,木易连欠身,“大伯,父亲,娘亲,我回来了。”又示意了一下茗,木易茗按照哥哥之前跟她描述的,已经认出了这几个人是谁,于是礼貌地叫道,“大伯,父亲,大娘,二哥,三哥。”

    “哈哈!我的宝贝女儿,来,让爹看看!”木易麟两三步跨过去,就把木易茗楼在了怀里,“嗯,还是我的女儿长得俊俏!”

    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把茗吓了一跳,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太好了,没有人在意我眼上的疤。

    盛老爷子不屑地转过头去,哼!比得上我的两个女儿?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一个从极乐岛来的小丫头,还不知是什么妖精!

    木易家的二少爷——木易惜月也凑了过来,捏捏茗的小脸,“嗯,四妹真是可爱!”

    木易茗脸红了,害羞地低下头。

    晚上,木易麟和茗在一起逗她开心,对于有三个儿子的木易麟来说,女儿就像珍宝一样,一刻也舍不得离开呢!

    木易连进了惜月的房间,木易惜月正在翻一本医书,惜月饱读各种书籍,对医学有相当深的研究,在治病救人方面小有名气。

    “怎么?又在研究什么了,也不告诉大哥一声?”

    “唔,大哥。”惜月头也没抬,“大哥不是知道我在研究什么嘛,还拿我说笑。”

    “哦?二少爷脾气见长啊!”

    木易惜月叹了口气,站起来,“惜月知错。”

    “好了好了,坐下吧。茗儿的伤疤,你可有数了?”白日里惜月凑到茗儿面前捏她的小脸,木易连就知道了,二弟可不像在爹面前能做出这种动作的人,一定是在观察茗儿的眼睛。

    “嗯,是利器所伤,从疤痕边缘的形状看,很像八十年前消失的玄铁剑留下的,这种剑划下的伤口很难愈合,并且一定会留疤。还有,茗儿的眼瞳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能留下那样的疤,一定会伤及眼瞳,就算凭现在的我,也不能让她避免失明,这世上能做到的人自古至今只有一个,是二十年前就失踪的霍英神医!”

    木易连陷入沉思。

    “哥,这件事还是要问问茗儿。”

    “过段时间再说吧!”这个时候,木易麟走了进来。

    “爹。”

    “茗儿对她眼睛的事情很敏感,你们暂时不要管这件事了。”

    从父亲那里出来,木易茗被新配的贴身丫鬟领到自己的住处——意行阁。

    “姐姐叫什么名字?”木易茗歪着脑袋,露出调皮的笑容。

    “丫鬟小依,小姐叫我‘小依’就可以了。”丫鬟有些局促,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姐姐是新来的丫鬟么?”

    “啊,不是,小依自小在山庄长大。小姐还是叫我‘小依’吧。

    “噢。”木易茗有些不解,怎么觉得她那么紧张?难道怕生吗?唉,我可才十岁……

    “我要睡了,你可以回去了。”

    “啊,是。”

    小依退了出去,木易茗进到内室,她从极乐岛带来的行囊包袱正被弓夜置于桌子上等着她。木易茗笑了,发自内心的。

    半个月以前,她在极乐岛上,正在竹林中和师父练剑,两个老头儿——一个着蓝衣,一个着白衣,飞了过来,“薰儿!”

    “蓝爷爷,白爷爷。”

    “有人要来极乐岛带你回去啊!”白衣老儿迫不及待地说道。

    “哎哎哎,你急什么!”蓝衣老儿制止了白衣老儿,对着薰儿师父喊道,“大怪物!你宝贝徒弟借我们用用!”说完,二老就施展轻功带薰飞走了,薰儿师父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轻轻一笑,捡起地上遗落的剑。

    之后,蓝衣老儿讲了薰的身世以及木易连要接她回去的事,陌上薰立刻反对,“我不要走。”

    “为什么?”

    “我就是不要离开。”说着,把头扭一边去。

    白衣老儿又沉不住气,“你以为我们想让你走啊!可是,可是看岛主那意思,就是要把你送走!”说完,坐到一边,眼眶就湿了。

    蓝衣老儿叹了一口气,“薰儿,爷爷知道你不想走,可是,你不明白,有家人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和家人在一起的那种快乐,跟和我们两个老头儿在一起是不一样的。”

    蓝爷爷说得没错,有家人是一件幸福的事,想起白日里父亲爱不释手的样子,这就是所谓的“宠爱”吧!

    可是他没说,被家人接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次日,木易茗一样起得很早,小依带她到山庄里各处转转。山庄很大,早上正是丫鬟仆人忙碌的时候,大家急匆匆走来走去,倒也有几分热闹,只是,也许是秋季的原因,自然的气息少了许多。

    转到山庄后面,一个挺宽的铁门嵌在不高的围墙之间,木易茗推门要进去,小依急忙说,“小姐这儿不能去。”

    “嗯?”

    “这外面是庄里的弟子练功的地方,不让随便过去的。”

    “噢。”说完便一跃上了墙头。小依急得大喊,“小姐,您快下来,不能过去的!”木易茗气定神闲地坐在墙头上极目张望,什么也没看见,只好跳了下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大哥和三哥都不在,二哥还是一脸暖暖的笑容,时不时跟她说上几句话,声音温柔悦耳。饭后,木易茗便往大哥的意连轩去了。

    她欠一句“谢谢”,不是因为大哥带她回来,而是因为那些安心的夜晚。从第一次杀人开始,她几乎就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总是失眠,睡着了总是会有噩梦,总是一整晚地亮着灯,坐在床上打盹,一点轻微的响声,都会把她惊醒。而赖着大哥睡的时候,抓着他宽大的手,看着他起伏的胸膛,听他均匀的呼吸,让她获得从未有过的安心,那些日子,睡得特别香甜。

    走到大哥房间门口,才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刚想退回去过会儿再来,脚却定住了。

    “大哥,那个木易茗肯定是极乐岛派来的奸细,你怎么能不管呢!”

    “闭嘴!这件事轮不到你过问!”

    “我今天去过暗部了,暗部一点行动都没有,队率们都说没有接到命令。你为什么不查那个小丫头?”

    “啪!”“木易曦!上次没有因为你私闯暗部而罚你,很得意是不是?现在就去刑房领罚!”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大哥想罚,我无话可说。可是今天我看到木易茗坐在训练场的围墙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屋外,木易茗立在那里,伤心,失落,各种滋味都有。恰巧木易惜月走了过来,“茗儿,怎么站在这儿呢?”

    话音刚落,木易曦就冲了出来,看见木易茗就把她拎进了屋内,“说,鬼鬼祟祟地站在那儿是不是在偷听?”

    木易惜月跟了进来,“曦儿,你这是讲什么话?大哥,我和四妹一起来的。晚上吃饭没见到你,四妹想来看看,我就带她来了。”

    木易曦将信将疑地看了茗一眼,木易茗没有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出了意连轩,惜月跟了上来,开玩笑道,“一声不吭就走了,不怕大哥罚你?”

    茗停下来说了声“谢谢”继续往前走。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走吧!”说完,惜月拉起茗的手,带着她在山庄里左转右转,从一个低矮的小木门出了山庄,在林子里跑了一会儿,就进了一个山谷,然后又钻进了一个山洞,眼前豁然明亮起来,原来是好多萤火虫在飞舞。

    这样的景象是茗第一次看到,不知不觉走到萤火虫中间,看着这些发着荧光的虫子在自己周围舞动着,兴奋和喜悦映在脸上。这时,惜月说,“我小时候不开心、受了委屈就到这里来,看着他们,心情就会好很多。茗儿,到这儿来。”说完,就指着一块岩石,“白天没有萤火虫,所以呢,就把委屈说给岩石听。”木易茗凑过去,“啊!岩石上有字!”

    仔细一看,写的都是诸如“哥哥真苛刻”“爹好凶”“我不喜欢你们”之类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茗放声大笑起来,“二哥,你小时候好可爱!”

    “那,你想对岩石说什么,也写下来吧!”说着,拿起旁边一块有些锋利的石头递给茗。茗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接过“笔”,跪在岩石前,想了想,就刻下“我不喜欢三哥”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