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茗曦对决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37本章字数:3255字

    “茗儿,就跟我比一次,不管输赢,我以后再也不缠着你了。”

    这个条件很有诱惑力,大家都住在山庄里,总躲着三哥是不可能的,不如比试一次,就这一次,以后不管他提什么无理要求,都不答应了。木易茗看了看手中的木棍(软剑),还是把它放了起来,空手去了训练场的那块空地。

    木易曦已经等在那里了,见茗过来,“接着!”,扔去一把剑。茗本能地接住,手中又握住了剑,眼神瞬间变得犀利,好,既然如此,我就不能输。

    拔剑出鞘,是一把普通的剑,但对于她来说,什么样的剑都无所谓,将剑鞘向上一抛,就提剑冲了过来,木易曦嘴角一弯,迎了上去。

    两人都不熟悉对方的招式,曦没有和剑客打过,茗也没遇到过体术如此强的人。茗从上攻击,曦抬脚挡住,趁机出拳;曦一掌击过来,茗迅速躲开,绕到后方出剑。两人你一招我一式,不分上下,彼此僵持着。但渐渐,茗开始占上风,她意识到,剑的好处在于攻击距离变长,可以在扰乱对方招式的同时出招,只要避免曦近身自己,她就没有危险。曦只有招架之力,如果这样下去,自己必输无疑,只能拼一拼了。

    又是一剑直刺过来,曦集中精神,团聚全部内力,试图迎着剑的方向发出,然而……失败了,剑刺入曦的肩膀,茗一惊,“三哥!”收了剑,前去搀扶,“为什么不躲开?”

    “我有用内力,去抵挡。”

    “笨蛋!内力怎么能挡住剑?!”

    “能的。”

    “笨三哥……”第一次,茗会焦急,因为别人而焦急,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这就是亲情么?

    一进山庄,茗就令下人去请二少爷,把曦扶回了意曦轩,大夫人听了丫鬟的汇报,先急匆匆赶来了,看到小儿子的伤,心疼焦急得不得了,又看到茗,想起前段时间小儿子无意中说什么要跟茗儿比武,心里猜出了七八分,怒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出去!”对于她来说,来自鬼岛,眼睛上有吓人疤痕的木易茗就是个恶魔,会带来不幸,只是碍于老爷之前对全庄人的严厉警告——“不准提疤痕,不准谈鬼岛,不准搞‘特殊’待遇!”她才一直忍着,但是这次,这个恶魔竟然伤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茗儿无语,虽说三哥是她刺伤的,但她绝非有意,不过还是默默地走了出去。大娘不喜欢自己,她觉得很正常,平时就对她冷言冷语的,况且白爷爷说过,男人三妻四妾就是个错误,妻妾之间的战争比什么都可怕。

    屋子里,曦急急地解释,“娘,茗儿不是故意的,是我没有躲她的剑。”

    “你别说话。”什么故意不故意的,她才不管,她想教训那个丫头。

    惜月姗姗来迟,查看曦的伤势,没什么大碍,看来茗儿收剑收得很及时,于是就处理好伤口,点了曦的昏睡穴,让他好好休息。

    “娘,你不要怪茗儿,她肯定不是有意的。”

    “我哪敢怪她,个怪丫头!”有些消气了,理性开始占上风,既然儿子没事,还是不要惹那个丫头为好。

    屋外,茗儿站在外面,脑子里都是二哥的话,“你大哥一会儿过来。”大哥要来了,大哥会怪自己么?大哥会不会让自己进屋?唉,果然还是好紧张……

    太阳恋恋不舍在山那边探着头,云彩穿上红色的衣裳,大哥终于来了,茗满怀希望地望向大哥,大哥没看她,走过她身边,抛下严厉的一句,“去祠堂跪着!”

    大哥责怪自己了,茗失落至极,低着头默默地向祠堂走去,为什么大哥问都不问就责备自己?他不相信我么?我不想伤害三哥的,真的不想,在大哥眼里,我还是那个轻易取人性命的“鬼岛暗器”吧……

    祠堂里供奉着龙瑞山庄历代庄主的牌位,墙上挂着他们的画像,旁边是一条雕刻的青龙,正对着她。她跪下来,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恐怖。不去看周围,迫使自己的思绪集中在先前的比武上,努力去想三哥的招式,思索着最好的破解方法。

    太阳完全隐去了,夜幕开始降临,山庄里各处点起了灯,祠堂里的最后一丝光也消失了,可恶,为什么这个院子里不点灯?她已经很难将精力集中在比武上了,黑暗袭来,毫不留情地吞噬了她。不要,不要,不要!脑子里又浮现出杀人的场景,那一声声的惨叫,一个个倒下去的生命,冰冷的石屋,暴突的双眼,骇人的面孔,喷涌的鲜血……她痛苦地抱着头,不要再想了,薰,不要想了,不要!突然,对上了青龙的双眼,牌位,画像,啊——死人蹦了出来,鬼魂围绕着她,是你害死了我~~还我命来~~我好冤~~我好冤~~你这个杀人魔~~~~啊———

    “茗儿!茗儿!醒醒!醒醒!”

    她缓缓睁开了双眼,又对上了青龙的眼睛,“啊——”的一声,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头,将头埋进了那个温暖的怀里。惜月连忙把她抱出祠堂,想起刚才他走进祠堂时,茗儿抱着头倒在地上,浑身发抖,像是在忍受巨大折磨的样子,他的心再难以平静。

    快走到意行阁了,怀里的小人突然说道,“我不要回去。”

    “那你想去哪?”惜月慈爱地看着她,他意识到这个孩子是多么的需要人安慰,需要人疼爱。

    茗不说话,只是用手紧紧地抓着惜月的衣服,她好怕,好怕这个温暖的怀抱会离开她,记忆中只有师父的怀抱给过她这种温暖,但是那似乎很遥远了。

    惜月转身朝意月轩走去,刚把她放到床上,想让她好好休息,茗却坐起来了,倚着墙,抱着膝,低着头,惜月轻轻唤了一句,“茗儿?”

    “我没事。放心吧,二哥,我已经恢复了。”

    惜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探过茗的脉门,没有异常,应该只是受了惊吓,想问却怕引起她的恐慌情绪。这个看起来总是很镇定,从来不孩子气,独立,寡言的四妹有一颗脆弱敏感的心,他想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她在想什么,但是不能直接去问,只能陪着她,关心她,爱护她,接触多了也许就知道了,即使那可能是他无法想象的。

    “二哥,三哥的伤怎么样了?”

    “放心,伤口不深,用了你的药,应该很快就会愈合的。”惜月试着去碰触她的头发,突然想到茗现在最关心的是什么,“大哥已经不生气了,是他让我去的祠堂。”

    好像猜中了,茗的眼神更加暗淡了,但是立刻小嘴一撅,有些忿忿地说,“为什么大哥要怪我?真不讲理!”

    额……惜月语塞,看来大哥教的规矩,这个小丫头根本没往脑子里记过,同门弟子之间不得比武!唉,想到下午在暗部总部突然接到这个消息,大哥的脸当场就黑了,要不是他拦着,这个小丫头早就被收拾了,现在只不过是罚跪,虽然这个惩罚……

    “哎,哎,大哥没有怪你的,大哥当时正在气头上,所以……不过你看,他不是没有再罚你嘛!”现在也只能尽量安慰她了。

    “可是……”

    “放心吧,没有人怪你的,娘当时也是一看到曦的伤,误会了你,要是她真的生你气想罚你,现在爹不在,可没有人拦得住她。”

    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地说,“二哥,即使是我,也能看出来,谁是真心对我好的,谁是因为,怕我。”

    “茗儿……”

    “我知道,大哥,二哥,三哥都是真心的,爹爹也是,但是大多数人,明明不喜欢,却要装作很尊重的样子,即使是小依,我也能感受到她在我身边时的紧张和小心翼翼。大家,只是没有胆量讨厌我……”

    “茗儿……”惜月觉得心好痛,茗儿说的是事实,是大家都在掩藏的事实,她什么都知道,却不表现出来,为了所有人好,她默默观看并且参与演出这场戏,这场所有人欺骗她一个人的戏。

    惜月把她搂进怀中,“对不起,茗儿,对不起……”

    茗抓着他的衣服,哭了,大声哭着,把这两个月来所有的悲伤难过全部哭了出来,她想念师父,想念二老,想念所有的人都真情实意,简单快乐的日子,虽然没有亲人,但是一点也不孤单,极乐岛的下人都会跟她开玩笑,只有在极乐岛,才不会有人在意她“鬼岛暗器”的头衔,大家,都是一样的。

    惜月紧紧地搂着她,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就不会痛苦了,哭出来才像一个十岁的孩子。

    好不容易哭够了,惜月轻轻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触摸着那道疤痕,小姑娘哽咽着说,“我要睡在这里。”一脸委屈,像一旦被拒绝就会泪如泉涌的样子。

    “好好好,大小姐想睡哪里就睡哪里。”

    两人并肩躺在床上,茗抱着惜月的一条胳膊,问道,“二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口气不想询问,更像是求证,眼睛里满是回忆。

    “因为我知道,茗儿是个好孩子。”

    茗愣住了,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这句话那个人也曾说过。‘嗯——为什么对薰儿这么好啊?’‘因为我知道,我们的薰儿是个好孩子。’“二哥,你知道么?鬼岛上有一个人跟你很像,声音很像,眼睛也很像,尤其是笑的时候,弯弯的像月亮一样。”

    “哦?是吗?那他一定也对茗儿很好。”

    “嗯!只可惜,我不知道他的样子,也许跟二哥长得一样呢!他总是戴着面具……”

    戴着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