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继任大典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37本章字数:3083字

    “我已经向各大派发出请柬,三日后就举行继任大典。”木易麟一回来就跑到暗部总部亲自去告诉儿子这个消息。

    “继任……大典?爹,是不是有点太仓促了?”

    “嗯?早就说让你当庄主了!以前推脱说茗儿还没有找到,无法定下心来,现在我如果不快点下决定,谁知道你还会找什么理由!”木易麟倒是一脸怨念。

    “……”

    “外面的事我已经都安排好了,这次所有的大帮大派都会来,还有我们的同盟帮派。”

    “是,连儿知道了。”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他早就接手了山庄所有的事物,只不过是还要冠个头衔而已。

    “嗯,”木易麟狡黠的一笑,“这下,爹总算可以安心地颐养天年了。”

    木易连无语,您还是直说您想逍遥快活去吧……

    清早,阳光照进屋子,暖暖的,木易茗翻了个身,换更舒服的姿势,二哥的手臂好软啊——咦?不对,摸了摸旁边,空的!眼睛猛地睁开,自己抱着被子,二哥呢?有些恐慌地爬起来,眼睛四处探寻着。

    额,门开了,木易惜月推门进来,“睡醒了?小懒虫?”

    木易茗欣喜地笑笑。

    “还不快起床,我都晨练回来了,小懒虫。”

    “我平时是起得很早的。”茗嘟囔着开始穿衣服,果真还是有人陪着睡会睡得比较踏实。

    “一会儿早饭会送到房间来,你吃过饭就去给爹请安吧,爹回来了。”

    “噢。”眼睛一转,“我先去看爹爹,在爹爹那里吃早饭。”说完就一溜烟跑出去了。

    “爹爹,您回来啦!”木易茗跑到木易麟房中。

    “来,我的宝贝女儿,让爹抱抱。”木易麟喜笑颜开,大夫人只当没看见,茗也懒得向大夫人请安。

    “吃早饭了没?”

    “嗯,”茗用力点点头,“我在二哥房里吃过了。”

    “那好,走,爹带你去个地方。”

    进了意行阁,茗不解,“爹爹,这不是我住的地方么?”

    “这里以前是你娘住的地方。”木易麟带她绕到阁楼后,手按向墙上的一块石砖,石砖被推进,地上的大理石便移开了,出现一个通道。茗一脸惊异,跟着木易麟进了通道,来到地下一个石室,木易麟点上灯,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石棺。

    “茗儿,那就是你母亲。”

    茗走进石棺,向里望去,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静静地躺在石棺中,似乎睡着了,周围散满了百合花瓣,她拥有世上最美的面庞,睫毛似乎还在闪烁,黑发像瀑布一样。

    “好美。”茗不禁感叹。

    “是啊——”木易麟脸上露出幸福之情,左百合嫁给了他,这是他一生最幸运的事了。“你和你母亲一样,喜欢穿白色,坚强,不放弃,不服输。”

    “真的么?”

    “嗯,”木易麟在后面搂住茗,“我的茗儿也会长成一个美丽大方的姑娘,成为一个很出色的人。”

    “我会成为一个出色的人,但是……”

    “其实茗儿很漂亮啊,像你母亲一样。”

    “漂亮不漂亮不重要,只是,只是觉得自己,很怪异。”茗声音越来越小,低下了头。

    “不会的,没有人认为你怪异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茗轻轻点了点头。

    三日后。

    “小姐,你怎么还在这儿,大家都在等着呢!”

    “嗯。”木易茗站起身朝大堂走去。爹爹不让她隐去疤痕,还说,大哥的继任大典,会有很多帮派参加,包括极乐岛。

    大堂里,木易家的人都已经到了。

    “二哥,小叔怎么没有来?”木易曦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又变回活蹦乱跳的样子。

    “南方的商行最近频遭打劫,小叔不放心,所以留在了那边。”

    “什么?有人敢对龙瑞山庄的生意图谋不轨?”

    “哎哎,山庄的商行没有被打劫,只是以防万一。”

    木易茗进来了,木易曦一看到她,连忙招手,“茗儿,这边!”茗看了大哥一眼,大哥完全没有注意她,郁闷,不满地对曦说,“都是你的错,现在大哥不理我了。”

    “我我我……我那天可是冒着被大哥的眼神杀死的危险替你求情哎!我可是把所有的错都揽在我自己身上了。”

    茗白了曦一眼,“那大哥怎么还罚我跪着?”

    “你只不过是被罚跪嘛,我可就惨了,明天我就要去太白山做‘苦行僧’了。”

    茗不屑地把头转到一边。

    “太白山上可是有一个爱折磨人的老尼姑,他不把我折磨够了是不会让我下山的。唉,我这一去不知道又要几年。”

    茗还是不理,这一次,是故意的。

    突然,木易麟站了起来,“好,时辰到了。”

    山庄里最大的广场上,众人云集,四周是龙瑞山庄的守卫,中间并排着两列桌子,坐着的就是各门派的代表。其中,有另一大庄——曼蝶山庄的少庄主皇甫芸,天狼、九华、鹰噬、连岳、鹿青、重海、五行、古煞八大派的掌门,还有与龙瑞山庄结盟的其他小门小派,以及,坐在第二列第一位的极乐岛代表——赏善罚恶二老之一——蓝!

    木易家一行人走进广场,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不愧是龙瑞山庄,气势非凡,木易麟尽显大侠之气,门下弟子也个个十分出众。木易连走向正座坐下,木易麟坐在侧位,木易惜月坐在下一层的侧位,木易曦与木易茗站在他身后。

    木易麟先走到中间,洪钟的声音穿越在广场上方,“龙瑞山庄已存在百年之久,自先祖木易龙创立以来,发展壮大至今日,也与各派结下良好的关系。如今,我木易麟年已半百,风雨几十年,早有退隐之心。小儿木易连十八岁便跟在我身边,二十四岁接管暗部,三年过去,他已成长为可以让我感到骄傲的人。今日,我便退出江湖,由我儿木易连接任龙瑞山庄庄主一位!”

    顿时,锣鼓喧天,号角雷鸣。

    从客观的角度说,没有人会对木易连接任庄主一位有意见。木易连自小便跟在木易麟身边参与江湖事,他的成长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的能力大家都心知肚明,接管龙瑞山庄暗部三年来,丝毫不逊木易麟,而且他较之木易麟,更多了一份沉稳。各大门派是否真的与龙瑞山庄交好很难说,都是从自己的利益考虑,龙瑞山庄的影响力也令他们不安。大家来了,主要是想看看龙瑞山庄的实力到底怎样,知己知彼;而龙瑞山庄请他们过来,继任大典是其次,主要是显示自己的实力罢了。另外,为了防止有人突袭或破坏山庄,山庄内外的暗部数量也是空前的。

    接着是木易连站了起来,“各位前辈,龙瑞山庄能有今日,也要感谢各位的支持……”嗯嗯,还是新人说话比较谦虚客气。

    木易茗对他们的讲话可没有半分兴趣,她的眼睛一个个扫过下面坐着的人,不知觉惊了一身的汗。这些人中有不少她都是见过的,还好当时她是整张脸都易容了,不然定会被认出。扫完了,最后停在蓝的身上,蓝悠然自得地喝着茶,过了一会儿直接靠着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茗好想冲过去,蓝爷爷还是那样,总是像周围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终于,继任大典结束了,“蓝爷爷”,茗早已迫不及待,可是突然,手臂被捉住了,转头一看,爹爹朝自己摇了摇头,木易麟今日断是不能让茗去见蓝的,武林中人只知茗儿从鬼岛来,不知她“鬼岛暗器”的身份,只当她是鬼岛还没培养完的手下罢了,可是如果茗儿去见蓝,江湖上必定猜忌纷纷,况且“鬼岛暗器”近两个月来都没有在武林中出现。

    “嗯,我知道了。”茗说完拉了拉曦的手,表示今天会跟在三哥身边。

    “喂,我明天就要走了,你真的不会想我啊?”曦已经是第三遍问这个问题了。茗假装没听见,远处大哥和二哥正在应付那些假惺惺道贺的掌门们,自己和三哥虽然也在酒席中,不过倒是没有人打扰,不,有人笑呵呵地走过来了,三哥耳语,“五行派掌门岳齐天。”

    岳齐天走近,“这位小姑娘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可爱,如何脸上多出一道疤痕?真是糟蹋了美人啊——”

    听到五行派三个字,茗浑身都警觉起来,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可曦听到岳齐天的话,冷静不下来了,上前一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失礼失礼,”岳齐天作揖道,“不知姑娘是木易名门中的哪位?”

    “木易茗。”

    “噢,原来是四小姐,失敬失敬。在下也听过关于四小姐的一些事,四小姐好像是来自——”

    “极乐岛。”虽然蓝爷爷嘱咐过在外提及极乐岛,要一律用鬼岛代替,但是,她不喜欢这个人,不喜欢这个人身上的气息。

    果真,岳齐天身子一颤,眼中露出恐惧之色,声音颤抖着说“后会有期”,转身离去。

    “喂喂,你怎么能说‘极乐岛’三个字呢?”木易曦一脸惊异。

    “是他先向我挑衅的。”茗眼中透着一股寒意,暗暗将一枚毒针藏进袖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