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敌人浮出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37本章字数:3545字

    “是他先向我挑衅的。”茗眼中透着一股寒意,暗暗将一枚毒针藏进袖口。就在她刚刚同岳齐天讲话时,一根银针朝她的鹤口穴飞来,还好她提前有防备又精通暗器,截下银针,手轻轻一捻,即知银针有毒。带毒,直攻致死穴,这个人要至她于死地;并且以这种速度,银针可以完全刺入体内,皮肤还不留痕迹,也就是说,她死了也查不出死因。

    远处,一男子轻轻一笑,“不愧是他培养出来的人,不知不觉,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岳齐天匆忙赶到那位男子身边,“你出手了吗?”

    男子斜眼看了岳齐天一眼,岳齐天不禁打了个冷战,男子缓缓说道,“出手了,但是被她截下了。”

    “我……我也没想到……”岳齐天当然想不到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极乐岛”三个字,想激怒木易茗让她失控的计划失败,“要不,直接……”

    男子将手臂搭在岳齐天肩上阻止了他的讲话,耳语道,“岳掌门,我跟你可不是合作关系,如果你以为可以命令我,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到了晚上,宴会已散,木易连把惜月叫到自己房间,虽然在曦面前表现地像自己没有查茗儿一样,但是暗部的人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调查,这个任务属于高度机密。木易连把一叠报告丢给惜月,根据接到的零散的报告,木易连总算知道了冰山一角:茗儿必是“鬼岛暗器”无疑,在极乐岛的代号是“薰”,以及从茗儿口中得知而暗部并未查到——全名是“陌上薰”。多用暗器,偶尔使剑,硬剑和软剑都出现过。暗器的绝招是“花雨”,硬剑的剑法与一般极乐岛的剑法不大相同,更像是出自“鬼岛血剑”的剑法,软剑只出现过一次,跟暗器一样传奇,像蛇一样,碰过身体,便会血流不止,曾破过五行派的五行阵。两年前,薰第一次在江湖上出现,便是杀了五行派前任掌门岳正行,之后,鹰噬派第一宫宫主也死于她手,作为“鬼岛暗器”,在她手下毙命的人不计其数。

    至于右眼的疤痕,按照惜月的推测,是玄铁剑所伤,为霍英神医所治。玄铁剑是最后一代武林盟主的标志,八十年前的武林浩劫,武林盟主被推翻,玄铁剑也神秘失踪,但是打造玄铁剑的赤炼老人及其赤炼门在这之后曾辉煌一时,赤炼老人早已仙逝,门下最得力的弟子是第八代金寂,金寂与霍英神医是好友,两人常一起喝茶,二十年前在南恒山上的小木屋里一起失踪。如果两人那时都是被极乐岛劫去,就说得通了。

    “大哥,茗儿看起来不像是杀人不眨眼的人。”惜月看完报告,说道。

    “我不敢肯定,”想起木易茗在街上随手取走了小偷的生命,木易连真的不能肯定,“茗儿待了八年的那座岛上,都是杀手……”

    惜月扶头叹息,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哥,今天岳齐天跟茗儿讲话了,他也许,是想报杀父之仇。”

    “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岳齐天我不担心,只是茗儿的身份竟然这么快就泄露出去了,岳齐天背后一定有人在帮他。”

    两人都陷入沉思,一个身影闪了进来,单膝跪地,“庄主,五行派的人夜闯龙瑞山庄,已经抓住了,还未审讯。”

    “立刻审讯,将结果报给我。”

    “是。”

    暗部一队队员刚离开,又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启禀庄主,他们已经招了。”

    “审完了?”

    “还没审,他们自己就都说出来了。”

    木易连和惜月两人相视一笑,知道五行派的人都是胆小如鼠之辈,“说什么了?”

    “他们是岳齐天派来行刺四小姐的。”

    惜月露出困惑的表情,“大哥,如果岳齐天背后有人在帮他,那这是唱的哪一出呢?”

    “也许,这个人不是来帮他报仇的。”

    北固山山脚,有龙瑞山庄名下的一家客栈,主要是为了当遇上继任大典这样的大事时,给江湖人物歇脚用的。客栈二楼最东边的房间,白日里欲杀木易茗的男子冷冷地看着岳齐天,“现在你知道,没有我,你连龙瑞山庄的门都进不去。你派去的人被木易连抓了,他们会把他们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木易连,你想报仇,已经不可能了。”

    岳齐天扑通跪倒在地,央求道,“大侠,大侠,你一定要帮我,你一定能帮我报杀父之仇的,大侠……”

    “我会帮你,还会毁掉龙瑞山庄,不过你给我听好,你要完全服从我,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擅自行动,否则,你就去陪你那无能的爹吧!”

    客栈外,蓝牵了一匹马,要离开的样子,他有些不安,今日在龙瑞山庄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是消失了好多年的气息。

    很快,一个穿灰衣的老人就悄无声息地飞至蓝的身边,蓝瞥了一眼,“我说怎么这么慢,原来是换衣服去了。”

    “喂,你总不能让我穿着白天那身华贵的衣服在夜里乱转,被暗部发现了怎么办?”

    “真受不了你,暗部不是你们家的嘛!”蓝嘟囔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卷轴,递给灰衣老人,“说起来,我应该是你长辈吧!”

    “去!倚老卖老的家伙!我闺女叫你一声爷爷,那是嫌你长得老。”

    蓝不理他,正色起来,“麟,那个人回来了。”

    “嗯?”

    “嗯,今天出现在了继任大典上。”

    “消失了这么多年,终于出现了。”木易麟嘴角上扬。

    “你跟他又没有什么仇恨,怎么这么想打败他?”

    “蓝,你这种无欲无求的人,是不会懂我们希望有个对手并打败他的渴求的,我们这种人就是这样啊。”

    送走蓝,木易麟回到山庄,从袖中掏出一幅卷轴,递给茗,“他让我给你的。”

    卷轴是用极乐岛独有的打结方式系住的,茗打开卷轴,是蓝爷爷的笔迹!

    “薰儿,继任大典上未能与你相见,爷爷也很无奈。你走的时候,爷爷说过,有家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薰儿,一定要珍惜那些爱你的人。爷爷也很想念你哟!爷爷还是那句话,相信自己所相信的,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都未必是真的,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但是,也不要轻易怀疑别人。亲情,友情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旦破坏了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孩子,有些事只有亲身经历了才能懂,追随自己的心,大胆往前走吧!

    “噢,对了,你走了之后,大怪物常来我们这里坐坐,最近吵架也吵得少了,大家都过得挺好的,你无须挂念。”

    再往下,是白爷爷潦草的笔迹,“啊,那个老头儿就知道说教,我都听烦了,你不用理他!你不在,跟大怪物吵架都觉得没意思,爷爷好寂寞啊——薰儿——他们两个人整天下棋,没有一个人理我,还想害死我!一个扔石子,一个投飞镖,全都忘了我对他们有多好了!

    “有没有人欺负你啊?别忍着,好好教训他们。那个老头儿说名门世家的规矩多,你是不是被管得很严?爷爷也教育你一下吧,薰儿,打破规矩没被抓住就不叫打破规矩。玩得开心点,爷爷想你。

    “想让大怪物也说几句话的,不过他说没有话说,我替他说了吧!薰儿,觉得委屈就回来吧,极乐岛永远为你开着门。”

    读完,茗忍不住笑出了声,白爷爷也说了一句深情的话呢!一想到蓝爷爷和师父下棋,白爷爷想捣乱,两人便一边下棋一边对付白爷爷,白爷爷气得火冒三丈,却不能近身他们,茗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木易麟不悦地瞪着她,那个老头儿说了什么话竟然让我的女儿这么开心?

    感受到木易麟喷火的目光,茗勉强止住笑,“谢谢爹。”

    次日一大早,木易茗就跑到惜月的房间,果真惜月正在看医书,“二哥,二哥帮我个忙。”茗凑到惜月跟前,抓着惜月的衣服,傻呵呵地笑着。

    “什么事啊?”惜月宠溺地捏捏茗的小脸。

    “唔,就是,”茗从怀里掏出一个手帕,打开,“帮我看看这上面沾的是是什么毒?”

    “嗯?银针上有毒?”惜月看着手帕中的银针,和茗之前用来点木易曦的穴道的银针略有不同,更小,更细。

    “是的。”茗挠了挠后脑勺,“是我走之前,师父给我的,让我防身用。”

    “好,我帮你研究一下。”惜月拿出一瓶液体往茶杯中倒了一点,将银针放进去,约莫银针上的毒溶解了,便取出一点液体,开始在各种花花草草上使用,一会儿,胸有成竹地对茗说,“五毒散,是江湖上很常见的毒药,用五种毒虫制成,中毒后会昏昏欲睡,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取人性命。”

    “噢。”

    茗沉思着,不是剧毒,还很常见,是谁呢?从这枚银针来看,她只能知道这个刺杀她的人是极乐岛的人,因为银针上有一个小孔,是金寂大师打造的,可是极乐岛上用这种针的人太多了,唉——正想着,小依过来了,“小姐,大少爷让你去一趟。”

    茗来到木易连的意连轩,恭敬地唤了声,“大哥。”

    木易连正在写信,放下笔,问道,“茗儿,听说你那日在祠堂晕倒了,是怎么回事?”

    “嗯?没什么。”虽说小孩子不记事,但是茗对那日的事还是有些郁闷的。

    “告诉大哥,好不好?”

    “真的没有什么事,让大哥担心了。”

    “过来。”

    “啊?”茗不明所以地走近连,突然,被摁在了大哥腿上。“啊!”小家伙挣扎着要下来,可是连的手跟铁环似的圈住了她。

    “不说也行,看看你的屁股硬,还是嘴硬。”

    “大哥,我说,我说。”茗可不想被打,“因为……因为我怕黑。”

    “只是怕黑?”

    “嗯。”

    “啪啪啪……”怕黑能怕到那种程度?想蒙混过关,还真是欠打。

    “啊!大哥,大哥,我错了。”

    “肯说了?”

    茗只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连心中叹了口气,一阵心疼,这都是极乐岛种下的恶果啊。过早的有了心结,过早的知道恐惧为何物,过早的让她拥有察言观色、看人猜人的本领,轻易猜得透身旁人的心思,却也因此而受伤。

    茗滑下来,委屈地揉着屁股,“大哥才当上庄主一天,就变霸道了。”

    木易连一言不发地又把她摁在了腿上。

    “我错了,大哥,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