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两年之后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38本章字数:3078字

    「楔子」

    “一者乃天上神仙人,掌控生死;一者为凡间护世主,救苦救难。历来安好,无争无冲,然欲望熏心,恶意萌生,神下凡来,始天下大乱矣。”

    “如何避之?”

    “万物皆有律,物物相争,不可避免。”

    “结果会怎样?”

    “人神相争,神,必胜。我等三人在此喝茶之际,世间已风起云涌。凡间纵有上万精兵,也不敌神人弹指挥间。”

    “毫无破解之法吗?”

    “人神互异,本不能共存于同一空间,然若血融,可共生之。”

    「正文」

    两年之后,龙瑞山庄,知行堂,先生继续在前面走来走去,摇头晃脑,“……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

    木易茗双眼紧盯着书本,注意听着从先生嘴里拖出来的每一句话,她在等待下一个时机,等待的同时还不能放过先生讲的任何内容。突然,“啪!”,一戒尺敲在了桌子上,“重复我刚刚说的话。”

    木易茗准确地重复了一遍,先生看着桌角靶心的两枚银针,嘴角浮起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

    终于下课了,木易茗一脸得意地看着先生,此时靶心已有三枚银针了,先生不得不承认,三枚银针是怎么射出去的他完全没有觉察到,假手法诱敌,抓住自己的死角,迅速出手,这个小丫头的手法越来越高明了,看来又该表扬她了,“干得不错!”

    木易茗露出大大的笑容,“明天该放我假了吧!”

    先生笑着点点头,早就看出来这个丫头不是读书的料,远不及她的三位哥哥。不是她不想学,而是她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不对,应该是极其欠缺!既不能教她文的,就教点武的。所以早就跟她说,“在我的课上可以搞小动作,只要你能保证不被我发现,一旦发现,后果自负。”小丫头果真接受了挑战,难度越来越高,她也变得越来越强。

    木易茗欢快地大叫一声,跑了出去。爹爹教自己功夫只教了半年,之后就带着大娘一起游山玩水去了。二哥呢?二哥本来是被大哥留在家中,但是帮我平息了大伯的怒气后没几天,就去找大哥了,半年前受了伤回来调养,教我瞬移之术,当然,伤好之后立刻就没影了。现在自己木易家的功夫没学透,瞬移之术还没练成,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爹爹、大哥、二哥就要一起回来啦!两年来第一次全聚在一起,兴奋之情可想而知。

    暗部总部,……“什么?不行,茗儿去太危险。”木易连强烈反对。

    “你就这么急着否定你爹?我大老远跑回来就为了听你说‘不行’?”木易麟。

    “茗儿这两年来武功虽有进步,但是体术不强,比武场上又不能使用暗器,她何来胜算?惜月的武功远在茗儿之上,一定可以应付的来。”

    “连儿,你不可能保护她一辈子。”

    “但是我要保护她这一时,”木易连继而说出了自己的担忧,“爹,这次的比武让人觉得很不安,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但是找不出症结在哪,……”

    “所以更不能让茗儿冒险?错!大错特错!既然你也觉得比武是个幌子,就绝对不能让惜月去!惜月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应该明白,他的性格和处事方法决定了他不是一个好先锋。他是个医士,这才是他的本质。”

    木易连承认这句话,但是……

    “那也应该选一名暗部去。”

    “我已经决定了,非茗儿不可。如果比武是一个圈套,我们就好好利用这个圈套。想想茗儿的身份,你真能保护她吗?”

    极乐岛,莫言在陪一位老者下将棋,“公子只守不攻,如何取胜?”

    “胜败又有何意义?”

    老者笑,“这防守也太过随意,有力无心啊!”吃掉莫言一子,“聪明人都爱借刀杀人,公子却送上刀来任自己的子被人宰割。”

    莫言苦笑,“这子本就不是我的,他既要取走,就取走吧。”

    老者攻入,输赢已定,“为何这么快就舍弃了?”

    “本就不该拥有,”莫言指着角落里的一颗子,“我保的只是这个小兵罢了。”

    老者突然转身吃掉小兵,“城都守不住,何以保兵!”

    莫言的脸上露出几分惊异,遂微微一笑,起身微欠,“谢前辈教诲。”

    回到极乐宫,叫来贴身随从,“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公子问的是……”

    “问老岛主,问龙瑞山庄!”莫言有些不耐烦。

    随从心喜,公子终于要管这事了。“老岛主现栖身五行派,鹿青、九华、古煞三派也控制在老岛主手中,龙瑞山庄联合天狼、鹰噬、连岳、重海四派结成同盟,矛头指的是……”

    “说。”

    “极乐岛。”

    莫名有些无奈地笑笑,当然指向极乐岛,不过也不冤枉,极乐岛有一半部下在他手里呢。

    “但是龙瑞山庄真正所指的是老岛主,其他四派就难说了,似乎不知道老岛主的存在。连岳派掌门展翼提出要比武选出总领,带领北方联盟攻打极乐岛。”

    木易连果真不笨,可是大家都要攻向极乐岛了,你打算怎么办?

    “岛上的情况如何?”

    “老部下基本上都响应了老岛主的号召,年轻的部下倒没有几个愿意随老岛主去的,要不要把这些人召回来。”

    “让他们执行完雇主的任务之后,直接回岛,不要再离开了。”

    “公子不打算……”

    “不打算,已经有一半的人去拼命了,其他人不得趟这趟浑水!”

    次日,龙瑞山庄,木易茗站在山庄门口,不住地眺望,“怎么还不来?”

    “小姐,我们进里面等吧。”小依可怜兮兮地坐在石阶上,天刚刚蒙蒙亮就被这个小祖宗拽出来,现在她是身心疲惫啊,可这小祖宗还这么有精神,唉——木易茗没说话,她等的不仅是爹爹和两位哥哥,还有一个答案,一个她坚信的答案。

    “啊!回来啦!”木易茗突然大叫,然后风一样地跑了下去。扑到木易连怀里,木易连摸摸她的脑袋,嗯,好像长高了不少。气得木易麟在一边直瞪眼,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注意到旁边危险的气息,茗松开哥哥,扑到木易麟怀里,“茗儿好想爹爹呀!”

    “想我还往别人怀里钻?!”

    “我要先给他一个甜枣吃,然后就不理他了。”

    木易惜月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茗儿越来越有意思了。木易连气结,怎么连俏皮话都会说了?木易茗讨好地拉着木易麟的手往山庄里走,心里却想,你两三个月就回一次,大哥半年才回来一次,当然更想大哥了,二哥总丢下我,我才不想他呢!

    山庄里已经做好饭,今日难得大家都回来,厨房的老锅着实花了点心思,当然也做了几道木易茗喜欢的菜,免得她挑食被惜月发现。众人在桌边坐定,茗兴奋地拿起筷子,撇了一眼惜月,嗯,二哥的脸色不错,今天也许能小满足一下自己的嘴馋,自从上次因为挑食被二哥狠打一顿之后,老锅都不敢由着自己“偷食”了。

    饭桌上,茗难得大讲特讲,把近几个月山庄里发生的事情都描述了一遍,最后说道自己的暗器练地越来越好时,期待地看着连,希望连会夸自己。可连有些心不在焉,只说了一句“嗯,继续努力。”茗失落地低下头,木易麟看在眼里,激动地大声说道,“好!不愧是我木易麟的女儿!”

    饭后,拉着木易麟来到意行阁,茗就缠着他要听他讲外面的奇山异水,木易麟眉飞色舞地讲了一会儿,随即让茗站在自己面前,严肃地问道,“在家里有没有好好习武?”

    怎么突然问这个?“嗯,我有练剑,先生帮我练暗器,但是二哥的瞬移之术还没有练成,爹爹的体术……”体术这东西她实在不喜欢,太辛苦。

    “茗儿,听好,你后天要参加一场比武,很重要。”

    “嗯?”木易茗心里咯噔一下,为什么?真的是如此么?那个人说的……

    “你今、明两天都跟爹到训练场,做一些适当的对练,知道了吗?”

    “知道了。”

    “收拾一下,带上你的软剑,一会儿就过去。”木易麟说完就起身向外走去,到门口,又补了一句,“记住,你要赢。”

    木易茗呆呆地站着,昨晚不速之客的话语在她脑中激烈地回荡着。当她是什么?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爱?当她是兵器吗?是啊,她是“鬼岛暗器”,多么好的兵器,为什么不利用?爷爷和师父也对她很好,但不是也逼着她杀人吗?陌上薰,你到底是什么呀?!不,不,不,不要瞎想,不要被人蛊惑,大家是爱你的!可是,谁能告诉我,我为什么要习武?

    意连轩,木易连告诉惜月比武换人的事……

    “为什么?爹是怎么想的?哥,你怎么能眼看着茗儿处于危险中呢?”

    连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父亲,“爹曾说过,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就变得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