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比武大会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38本章字数:3168字

    极乐岛岸边,一男孩正把船划出船坞,莫言从林子中走出来,男孩愣头愣脑地说道,“岛主,可以上船了。”

    莫言无奈地望望天空,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要把从来没有出过岛的小孩子带在自己身边当随从啊——正要吩咐些什么,突然察觉到不同的气息,莫言转身向着那人来的方向,很快,一个熟悉的身影飞了过来,一袭蓝衣落定,“走得这么突然,连声招呼也不打。”

    莫言撅撅嘴,“我从来都不打的啊,倒是您老人家,怎么突然来送行?”

    “不是送行。”蓝一只手背在身后,严肃地说,“你若不告之出岛的目的,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

    莫言权衡了一下,若是陆路还好,可是自己要走的是水路,处于不利的态势,蓝完全有能力拦住自己,何况自己还带着毅呢!不过,要是让毅做诱饵的话,还是有可能逃掉的……但是,不行,必须要带上毅,怎么办?唉——蓝可是那种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啊——蓝看着莫言纠结的表情,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你带着毅出岛,分明是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我……”

    蓝叹了口气,“如果你死了,但是没能彻底阻止老岛主,那你的死就没有意义了。风儿,你一个人不可能阻止你父亲,去找木易连吧!”

    “我不是不相信龙瑞山庄的实力,但是我是极乐岛的人,他会跟我合作么?”

    蓝走到海边,胡须被风吹乱,“你可记得木易连的继任大典?”

    “记得。极乐岛不在邀请之列。”

    “但是,我去了。”

    “嗯?”莫言诧异地望着蓝。

    “木易麟以个人名义邀请我参加,希望我代表极乐岛出席,并把极乐岛列为上宾。极乐岛和龙瑞山庄统治江湖几十年,一直以来互不往来,互不侵犯。龙瑞山庄这么做,说明他们想与极乐岛结好,希望开始建立良好的关系。这两年来,我与木易麟也往来了很多次,我们的共同希望,是极乐岛和龙瑞山庄能合力平定这次的武林斗争。”

    “但是,爹已经代表极乐岛站在了反面的位置。”

    “能够代表极乐岛的是你!”蓝严肃地看着莫言,“你爹已经离开极乐岛,那些老部下也已经跟极乐岛毫无瓜葛。你才是极乐岛的主人,风儿,掌控极乐岛的是你啊!”

    莫言沉默了片刻,“我知道了。蓝,我不在的时候,还请你代理岛上的事务。”

    蓝看着莫言离开的背影,不禁叹了口气,尽管十三岁就继任岛主之位,可是却一直活在父亲的阴影下,这个孩子什么时候才可以自己撑起一片天?唉——

    龙瑞山庄,一行人正要离开,木易茗的表情异常严肃,连嘱咐道,“茗儿,这次比武名义上要选出一个帮派带领大家攻打鬼岛,但是你记住,大哥不会与鬼岛为敌,也不会任其他帮派做出对鬼岛不利的事。”

    “我记住了,大哥,我会赢。”

    木易连还想说些什么,木易麟走了过来,木易茗的眼中浮出一丝杀意,但是立即消失了,木易连并没有注意到,“爹。”“惜月呢?”

    “已经关起来了。”

    “嗯,好,免得他半路去捣乱。”木易麟不打算去比武场,毕竟他已退出江湖,并且,昨日的对练,他已经从木易茗的眼中看到了他想看的东西,他曾经败给的东西。

    看着木易茗跟着木易连离开,木易麟眼眶有些湿润,“茗儿,对不起,原谅爹爹。”

    连岳派掌门展翼一脸谄笑地对着正走过来的木易连说,“龙瑞山庄是第一大庄,北方最强的势力,您就是我们的领军人物,这次比武还请您亲自主持。”

    木易连心中冷笑,承认龙瑞山庄的实力,还搞什么比武选总领!但嘴上还是尽量客气地说,“谢谢展掌门的好意,但这次比武既是展掌门提出来的,还是由展掌门亲自主持比较好。”说罢,就走到侧位坐了下来,木易连确信比武大会不会那么单纯,敌人一定会趁此机会有所行动。

    来参加比武大会的有龙瑞山庄、鹰噬派、天狼派、连岳派、重海派,展翼摆正自己的脸,走到主座前,大声宣布,“各位,鬼岛作恶多端,残害生命无数,横行武林已有几十年,如今,更是吞并南方四大派,占领南方。我们五个帮派既已结盟,就要消灭鬼岛,为武林除害!此次比武意在推选出总领,带我们攻打鬼岛,每个门派可派一名代表参加,最后胜利的人所代表门派的统领就是我们大军的总领!”

    比武开始了,鹰噬派和重海派的代表最先上场。木易连端起盛有连岳派山上特制龙井茶的茶杯,观察着四周,暗部的人已埋伏在比武场周围,暗部总部和分部也都已严加防守,敌人打算攻击哪里呢?木易茗坐在大哥身边,桌子上放着藏软剑的红木木棍,眼前两人的打斗她根本不在乎,她回忆着那天晚上的事……

    现在要参加比武了,她真的想选择相信亲人,就像蓝爷爷说的,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但是心中总有那么一根刺横在那里,让她无法坦然。想这些太头痛,她不想再想了,至少还有人需要她,她还是师父所说的“有用之人”。最重要的是,她必须要赢,她愿意相信大哥的话,从第一次见到大哥开始,心里就不自觉地产生对他的信任,这种信任是她愿意待在龙瑞山庄的根源,是她的精神支柱,她要替他赢得总领的位置。

    比武场上已过了两个回合,鹰噬对重海,鹰噬派胜;天狼对连岳,天狼派胜。现在天狼派的草原狼正要挑战鹰噬派的鹰眼。木易连将茶杯在手里转了两圈,放下茶杯,看来是喝不了茶了……看着展翼那张平静的脸,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展掌门啊,自己的门派输了,还这么淡定,只怕是早计划好的吧!

    草原狼有种怪力,出手狠辣;而鹰眼的招式以柔为主,招招指向要害。两人一刚一柔,打得倒是热闹,一招罗汉探海,躲开,回以盘蛇吐信,一招飞星暗渡,直接以冥光开天相对……最后,鹰眼虚晃一招,突然柔转刚,以一招潜龙兴风雷获胜。

    四派中只剩下鹰噬派,木易茗要上场了,连嘱咐到,“小心,不需要拼命去取胜。”刚刚的两场比试已经说明了鹰眼非等闲之辈,连藏不住地担心。

    两人站在台子的两侧,鹰眼淡淡地说,“我还以为能和木易惜月交手,没想到派了个小女孩上来。”

    木易茗不答,眼中浮出杀意,举起手中的木棒,紧盯着鹰眼身上的几处要害。展翼满意地一笑,“比武,开始。”声音刚落,木易茗就提棒冲了上去,一开始就招招不留情,招招欲索命。鹰眼小心地还击,心笑,使得明明不是棒法,以棒代剑,虽能迷惑敌人,但是威力大大减少,几番下来,茗都没有占优势,鹰眼倒是渐渐看穿了茗的打法,习惯了她的小个子,打得越来越轻松。茗的体力开始下降,动作不似起初的复杂而迅速,鹰眼知时机已到,移到后方,一掌击在茗的后心。掌力不大,但足以让茗一口鲜血喷出,单膝跪地。

    “茗儿!”连情急地站了起来。

    木易茗闭上眼似在休息,连跟旁边的手下做了个手势。片刻之后,茗缓缓地站了起来,转过身对着鹰眼。鹰眼被她这目光瞪得不寒而栗,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眼神?这哪里是个女孩子,分明就是个专业的杀手!木易茗眼睛微眯起来,木棒的一端伸出一把软剑,剑尾晃动着,将强光反射到众人的眼中,在场的人中不少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鹰眼心道,这就是破了五行阵的软剑?有意思。

    茗握着棒和剑的中间,提气又冲了上去,手一挥,剑尾甩过,速度之快让鹰眼险些没躲过,右臂的衣服被划破,鹰眼一笑,提真气护体。软剑与其他剑客使用的硬剑不同,柔软如绢,不是用来砍或刺的,挥动起来如鞭子一般,但可以轻易割断身体上的血脉。茗的剑术动作潇洒飘逸、轻快敏捷,鹰眼手无寸铁,只能靠内力硬拼,保护自己,难有还手之力。台下的人此刻都惊叹不已,不要说没有见过此等剑法,很多人连软剑都不曾见过,着实大开眼界。最终,鹰眼找到了一处破绽,趁机出掌,茗用左手硬生生接住这一掌,同时抽回软剑,靠近左手,右手轻轻一甩,软剑绕于鹰眼的手臂上,鹰眼大惊,才知这个破绽是故意卖给自己的,但是为时已晚,茗右手一抖,血花四溅。

    抽回剑身,鲜血顺着软剑流下,滴在台子上,周围人都已说不出话来。鹰眼一笑,“我输了。”说罢向台下走去,茗眼中的杀意骤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怅惘,我刚刚都做了什么?

    鹰噬派掌门猎鹰有些慌张,起身扶住鹰眼,让他坐在椅子上,“鹰儿,我立刻派人来给你医治。”茗转身朝鹰眼走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抬手撸起鹰眼的袖子,多处剑伤,多道赤流,触目惊心,茗一言不发地点了他手臂上的几处穴道,然后转过身,刚走了两步,一支利箭从身后射过来。

    “茗儿!躲开!”

    茗一脸茫然地看着木易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