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私人保镖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5:44本章字数:3239字

    “呀,你怎么来了。”礼理听到有人找他就跑到了门口,看到是万瞳来了就吐了一下舌头。

    “嗯……”万瞳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不过这个普通的女孩在笑的时候才觉得有些漂亮。

    “不是说了么,叫我礼就好。”礼理又笑了笑,万瞳的了解多了一点,就是这个女孩很爱笑。

    “礼……有些事我很奇怪,好像从你的同学的评价来看,你真的是个好人。”万瞳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理论上有个人对你说“其实你是个好人的话”,下一句一定是“我们还是做朋友吧”也就是传说中的好人卡。

    “嘻,我可以理解你在夸我么,这样好了,有些话不太好说,等晚上我给你写张纸条吧,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的。”礼理听到上课铃响了连忙跑了回去,“那个男的不错啊。”礼理的同桌用个奇怪的眼神看着礼理。

    “讨厌,别瞎说。”礼理头低了下来,假装在看一道数学题。

    上课的时间总是痛苦还很无聊的,问题是这种时间还过得真他大爷的慢。

    …………………………

    “喂,万瞳,醒醒。”李炎无奈的把上自习睡觉的万瞳给拍醒,都是高三学生了,还这么浪费时间,“有个妹子给你的,小子什么时候搞上的。”李炎脸上也是摆出了默契的猥琐。

    “炎儿,你要相信,我只爱你一个。”万瞳开了一个低劣的玩笑,把李炎手里的东西抢了过来,是一个信封,背面还有几个字:“不要别人看到。”字迹倒是很俊秀,在女生中也是算写的很不错的。“少恶心我。”李炎自然也不会打扰万瞳跟小女生传纸条的“甜蜜时刻”

    “这年头……还有用信封的?”万瞳奇怪为什么会有人上学的时候还带着信封,从书包里找出了小刀,把信封裁开,一封长长的信露了出来,万瞳吸了一口气,开始看了起来。

    “万瞳,你好: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大概就是问我为什么会是那样一个性格吧,如果我猜错了,请不要笑啊。”万瞳似乎可以看到礼理在写这句话的时候吐了一下舌头。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和我妈分开了,我一直和我妈生活在一起,爸爸他一直在忙他的事情,不想让我和妈妈受到伤害,妈妈劝过他,但是爸爸不听。”

    “我没有怪爸爸,妈妈告诉我无论一个男人是干什么的,只要你爱他,你就要支持他。”

    “跟着妈妈,还有奶奶的生活真的很宁静,远离城市,在郊区,天很蓝,云很白,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抬头看着天空,看着千奇百怪的云,当时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不叫礼云呢?”

    “之后,奶奶死了,睡觉中去世的。之后爸爸回来了,那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也许是死人见得太多了吧,爸爸竟然没有哭。”

    “也许当时很天真吧,觉得不哭的都是坏人,我发了一个誓,以后绝对不要变成像爸爸那样一个人。”

    “那天晚上爸爸就走了,妈妈也因为生气一晚上没有睡觉,一个晚上都没有人陪我,我感觉很孤独,很害怕。”

    “之后的生活更加简单,我和妈妈就是整个世界,初中就这样的度过了。”

    “妈妈死了,是被人报复。”万瞳看到纸的这个地方有一点水干了的痕迹,礼……哭了?

    “后来,爸爸把我接了进来,他告诉我说当时报复妈妈的人死的很惨。”

    “有一天,爸爸告诉我和另一个黑帮要火拼,学校外面有爸爸的人,也有爸爸的敌人。而学校里面不好安排,他想找一个以后也会加入礼帮的来保护我。”看到这里万瞳冷笑了一声,原来这个小妞是在替他老爸招保安啊。

    “我找过许哥,不过他胆子太小,而且动机不太纯。学校里面几个混子都不是很敢跟黑社会扯上太多关系,毕竟这是一条不归路,只要走过,就会肮脏一辈子。”

    “你,要说话算数哦,已经答应我了,可不要反悔啊。”信的落款是一个云的图案,看来礼真的很喜欢礼云这个名字。

    万瞳看完信之后塞回了信封,然后整个信封撕得粉碎,不能让别人看的东西自然是要处理的干干净净,礼理应该也可以猜到万瞳会做什么,难道特地用个信封的目的是……撕着方便?

    “看来一会还要找礼去问一下啊。”万瞳把纸屑揉了揉用了一张纸包住,使劲捏了捏,之后的黑帮活动真的令他很经常,虽然可能大部分时间都不会是他在处理。

    下课铃响的很缓慢,随手把揉了半节课的纸团丢进了垃圾桶里,放学的铃声和放松收拾书包的混乱场面让整个教室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万瞳的离开。

    “你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会等你呢,下次这样迟到我可是要扣你工资的啊。”礼靠在班门口看着刚过来的万瞳。

    “我还有工资啊。”万瞳笑了笑,自己不是南宫,也装不出那种冷冷的感觉,而且礼是个很好相处的女孩,装的太冷也未免有点累。

    “嗯……让我猜猜,你是来问你应该做什么的。”礼那张普通的脸上浮现了很好看的笑容。万瞳也是承认了:“算你猜对了,说吧,我应该做什么?”

    “嗯,其实很简单啦,送我出校门就行了,门口有我爸的人。其他时间只要保证我不被人绑架就好了。”礼理背起了书包走在了前面,意思是叫万瞳赶快跟上。

    “还有呢?”万瞳的意思也很明显,礼理的话肯定是没有说完。

    礼理听到之后也是停了下来,回头似乎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踮起脚在万瞳的耳边说:“十月七号,我爸也会去,我怕我爸出事,我想去看看,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万瞳笑了笑:“礼,这样可是要加钱的啊。”“讨厌,可能我会带你去见我爸,这件事就不要跟他说了啊。”礼理又转回头接着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跟女生走路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虽然万瞳只是隔了一段距离,到校门口之后礼理打了个招呼就进了一辆车,之后才想起自己好像连书包都没拿,飞快的往回跑,不过到半路就看见了拿着万瞳的书包往下走的李炎。

    “呀,李炎,那个,你怎么下来了,啊,我的书包,谢谢谢谢,太感谢了。”万瞳连忙把书包接过来背在自己的身上,转身就是想走,不过李炎的手显然是比万瞳的身子快,一把把万瞳拉了回来。

    “嗯,那个女的是一班的礼理,长得一般不过人不错,眼光不错啊小子。”李炎的眼神露出一股叫做猥琐的东西。

    “别想歪了,以前我和她是同学,她找我有事而已。”万瞳把李炎恶心的目光挡了回去。

    “我没想歪,先搞好关系,再下手,小伙挺熟练啊。”李炎作为万瞳的兄弟一直对万瞳的眼光有些怀疑,礼理只能说在普通的女生里面算好看的了,万瞳不是一直喊着要找一个腰细腿长脸蛋俏的么,怎么时候会找那种长相普通,性格文静的女生了?

    “行了,我先走了,写作业要紧。”万瞳嘻哈的打了声招呼就是要走。

    “嗯,着急回家跟妹子发短信是吧,你走吧,我什么都懂。”李炎猥琐的笑了笑,男生的友谊要么就是建立在互相问候母亲之上,要么就是一句“我懂得。”再加上一个猥琐的表情。

    “哎呀,忘记要礼的手机号了。”万瞳嘴里咕噜着,所有事基本上都算好了结果忘记了最关键的事情,果然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况且自己还不算是智者。“小失误,能忍。”万瞳笑笑,不知道之后几天还有没有机会笑得出来。

    这一天,是九月二十八号,距离见礼理的父亲还有三天,令他惊讶的是,礼理竟然没有手机。

    之后的几天万瞳就算是说他没有在追礼理估计都不会有人信的,每天上学提前几分钟在学校门口等,放学送到门口,课间时间都在门口晃悠。连李炎都有些感慨:“这小子,要么就是死皮赖脸的最高境界,要么就是情圣了,发展这么快。”

    不过说实话万瞳只是在礼理的身后一直苦恼,十一这个七天假期到底会发生什么什么还是个未知数,说不定这一辈子都会因为这七天而有所改变,不过这几天的相处倒是令万瞳对礼理有了些了解,她骨子里的那份宁静确实不是装出来的,如果南宫说喜欢礼理也不会惊讶……南宫应该不会揍他吧。

    “明天就要去见我爸了,嘻,你以后要叫他大哥了,那你不就比我大了一辈么?”礼理跟万瞳的关系已经好了很多,似乎有种早就认识的感觉。

    “那你要叫我什么?叔叔还是爸爸啊?”万瞳也无耻的认了。

    “讨厌,明天八点在学校门口等我,唔,迟到可是女生的权利啊,你不要迟到。”礼理留下一个堪称完美的笑容之后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而万瞳则是目送她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黑色或许是最符合明天的颜色吧。

    “明天八点,你不要迟到啊,南宫。”万瞳自言自语着。

    随后的七天,恍如隔世,而万瞳就像是睡了一场大觉,再次醒来见到阳光的时候发现日期已经是十月八号了。

    上学的时候也是去找了礼理,却发现她请了病假,整整一个周礼理都没有回来,又一个周六,礼理消失了,南宫也消失了,怎么在心里呼唤都是没有回应,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一天,孤独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