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不要死与极限打法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5:45本章字数:3037字

    鬼手的全称是食尸鬼的臂章,装备效果是短时间内提升英雄的护甲,攻击速度,生命恢复速度及护甲,不过获得力量的代价就是会损失一定的血量,这对于噬魂鬼这种敌损八百,自损一千的英雄来说再适合不过

    时间过去一分半,许锐拿起了自己那张变身卡,卡上闪过一个1000多的数字然后消失,说是指挥了家里的小鸡买出了几件装备,然后对着“野怪们”大声喊:“兄弟们,加把劲啊。”让众人只剩下想杀了他的本能,不过英雄和小兵在各个属性上都有不小的差距,现在五个人围攻他一个还不一定打得过。

    “对了,许锐,你是怎么指挥小鸡的。”万瞳累的坐在地上跟许锐搭着话。

    “这个啊,就是在脑海里想象东西的位置,放在小鸡上然后再把小鸡拖过来。”

    “然后呢?”

    “然后小鸡会说……”

    “FIRSTBLOOD!”突然一个声音在空中不断地回响

    “我靠,这什么小鸡,还会说一血?”

    “不是,是秦叶出事了!”

    “什么??!”

    众人一惊,他们还不知道在这里死了会怎么样,原来那场比赛的剧情是在中路由隐身的流浪剑客和埋伏的复仇之魂与原来中路的飞机组成了三晕阵容强行杀掉了李炎的死亡先知,时间好像也差不多,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外力改变,剧本在重演!

    失败的结果是什么?只是场游戏大梦一场还是真实的死亡?他们不知道,也不敢去赌。

    于超的声音有些发抖:“秦叶怎么了?不会真的死了吧。”

    邓义萧淡定的推了下眼镜说:“应该不会,如果这里是dota世界的话他应该会在温泉里重新复活,不过问题是我们死了怎么办?我想,如果我们死了的话连复活的机会都不会有。”

    “不会吧……”万瞳想起了小说《无限恐怖》,死了,也许就真的死了。

    “秦叶,你没事吧。”许锐对着空中大喊。

    “我……没事,老子好歹也是个1V3的人……”后面的话像是强忍着说了出来,在这个游戏的世界里,他在被击杀的时候,应该也会很痛苦吧。

    “这,真没事么?秦叶一般不怎么说真话的啊。”李炎还是有点害怕。

    “算了,等他复活再问吧。”邓义萧埋头痛殴着那只狗头人,丝毫不理他们,其余众人也开始拿起武器忐忑不安的打野,经管他们对新的身体依旧十分生疏,道经常习惯两条腿走路两条腿不动,然后自己把自己绊倒……

    十五秒后,死亡先知已经在四名的队友的友好问候中复活,比如“SX怎么送一血了。”

    “瞎了……”

    “你别出来了,在家挂机我们就赢了”

    “你到底会不会玩,垃圾。”……之类的。

    不过神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并没有回应他们,万瞳有些不安,又让瞳问了几句,神都没有回应。

    “你们说,会不会……”万瞳也开始有些恐慌。

    “有可能,不过我觉得更有可能的是他的灵魂可能被困在某个地方,如果我们赢了说不定可以放出来。”邓义萧开始淡定的分析。

    “真的假的?”

    “不知道……希望如此吧。”

    时间3:40原本上路被压制的李数的死灵法师在发现野区出现六个生物蠢蠢欲动时就开始选择出来露出一些破绽,结果只是换来敌方随便的普通攻击机下而已,不过野区六个人就十分凶残了,许锐的撕裂,邓义萧的净化分别作用在了上路的两个英雄身上身上,两个技能的的效果都是减速,可能这个状态在回合制的游戏里只是让自己的出手慢一些,但是在DOTA的世界中,一个带有减速效果的技能,就可能是死亡的前奏。

    有两个十分霸道的减速,让于超的半人马酋长有时间慢悠悠的跑到两人中央,高高抬起了他的斧子,然后用许锐交给他的方法,将魔法集中在斧子之上,重重的砸了下来——战争践踏!

    战争践踏的效果是使自己周围的单位造成眩晕,尽管于超的冒牌人马只能晕上一秒,这也足够了,李数的法杖向前指去,一个绿色的光球配合着开启狂暴的许锐向着敌方的两个英雄冲了过去!

    一秒,许锐已经结束了敌方一名英雄的生命,而李炎又很不小心的将霜冻攻击打在了另一名英雄的身上,当仅存的敌方英雄接触眩晕之后看见一只对于所有魔法都免疫的噬魂鬼连丢技能的欲望都没有,但李炎的连续减速让他处在崩溃的边缘,把手里的大刀一丢,死在了许锐的利爪之下,双杀!

    时间5:35,在李诗雨的提醒之下,下路王铭心的半人马酋长吃到了急速神符与齐木的隐形刺客冲入敌方野区收掉了一名状态不好的英雄,回到线上之后又做掉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另一个英雄。

    时间8:25,李诗雨的提醒使使下路的齐木和王铭心躲掉了一次对面的四人围剿,上路许锐和李数毫不犹豫拆掉了上路的防御塔。而近卫四人匆匆赶到上路的时候也导致下路的防御建筑也向他们宣布“再见”

    时间10:03,在野怪五人组的帮助之下,许锐和李数十分迅速的做掉了一名过来支援的英雄,而另一名仅仅晚了两秒过来敌方英雄“不小心”被李炎碰了一下,就将他留了下来,10分钟人头1:8,塔数0:3,近卫已经以绝对的劣势落后。

    已经做出食尸鬼臂章的许锐在大肆发表着这个游戏的好处,比如所谓攻击力的最大值和最小值不过取决于自己爪子使多大劲,而技能的不同是魔法的应用不同,用魔法将全身覆盖并刺激自己就会使他对魔法免疫,并且处于狂暴状态,将魔法作用到敌人身上就是撕裂伤口,而自己的吸血是魔法在身上里的运转的特殊效果而已(被动技能盛宴)。

    这些东西对于他们几个拥有英雄变身卡好像就像是本能一样,在变身卡简简单单提示几句之后就可以很完美的使用这种力量,而万瞳这五个人就是需要不断地练习才能保证最基本的行动。

    对于野怪五人组的话就是无语了,于超的伪半人马酋长只有一个战争践踏,但是他的光环效果还是深受大家的喜爱,邓义萧的伪隐形刺客只有一个强大的减速技能虽然厉害,但是他本人只有不足百点的生命值,于是成为了众人的重点保护对象,这个游戏不允许再有一个人的死亡。

    15分钟,近卫五人发起了第一次总进攻,近卫方象征性的丢了几个技能就仓皇而逃,如果是顺风局的话近卫方的多点控阵容毫无疑问是强势的,但是在这样的局面之下,点控多只会让他们越来越难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李诗雨的掌握之下,所以近卫的状态就会让人觉得十分窝囊,高地不敢下,自家的野区也不敢打,这对于比赛才进入15分钟来说是十分不正常的一件事,而天灾十一人也进行了第一次谈话。

    时间16:05,天灾四人英雄和五人野怪在近卫野区找了个宽敞的草坪以自己的姿势坐了下来。(李炎飘着,万瞳蹲着,于超站着)万瞳也顺便在近卫下路找到了另一个裁判——沈琳韵,也就是和李诗雨一起玩的女孩,并让李炎牵着,对此,李炎的严重抗议在万瞳的一句“你也是女的”的话中无效了,李炎只能用各种骂娘的来赞扬万瞳的伟大行为。

    “好了,我们现在该怎么打?”万瞳首先挑起了话头。

    “打后期呗,现在局势这么顺,我们拖得起,只要将这优势慢慢扩大,最后肯定能胜利。”王铭心拿起大斧子玩了玩。

    “不行,我们现在不是赢不了,而是不能死人。”李炎右手牵着沈琳韵,左手握拳,但让人看起来就是十分奇怪了,在这几个人中李炎的DOTA水平最高,所以说话也是十分有分量的。

    “那怎么办?抱团速推?roshan一波?”有人想了一个比较稳妥的战术。

    “不,我们应该讲优势加大,主要集中杀他们英雄,让他们也杀我们的能力都没有!”李炎沉思了一下提出这样一个观点。

    “我有个好主意。”万瞳突然想到了一个极限打法,如果失败,可能就会将前期的优势葬送,而且可能也会让比赛的结果改变。”

    “什么主意?”

    “五人大根!”

    “!!!”

    大根是dota里面的一件装备,,全称是达贡之神力,对于他们几个人来说都不陌生,这叫装备的主动效果是瞬间造成一定量的魔法伤害,不过大根这件装备本身几乎一点属性都不撑,而且也会是让他们出其他装备的时间拖得越来越慢,这样前期的优势如果不能转化为击杀敌人的优势的话,前期的优势将会全部消失。

    “我同意。”李炎首先表明了他的观点,其他人还在考虑,但万瞳已经把他的目光转移到了远方的世界之树,那里,会不会有齐木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