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借旨过支线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5:45本章字数:3183字

    “我靠靠靠,现在怎么办,引起民愤的后果只能是被群殴啊,你丫的历史没学好么,每个朝代都是这么被干掉的啊。”万瞳的声音在脑海里反复出现,不过南宫只是呲了一下牙,表示很吵。

    南宫无话,右手抄起青铜剑就往前冲,不过这次对面几个可是没有躲,几把长刀直接往脸上招呼,南宫只是头歪了歪,几把刀在脸上留下了好几道血痕,愣的不只是身体另一半操控者的万瞳,还有这几个黑衣人,他们这几刀的意思是逼眼前这个人停下来,敢于无视疼和死的疯子怎么就被他们给遇到了。

    “有意思。”彪形大汉把手中的刀往地上一放,地上立刻被扬起一阵沙尘,看样子刀还不轻,大汉又左右两手各“呸”了两声(不卫生,小朋友们不要学),大喊了一声:“切西瓜!”双手握刀对着南宫就是一砍。

    南宫低声啐了一口,心想:这么低级的招式还能打到我?

    侧步往左一踏,奔着前面就跑,只听万瞳在脑海里喊了一声,“停下!”南宫一愣,这可是千载难逢的逃跑机会啊,不过万瞳的话没有理由不停,对于万瞳,他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急停,只听彪形大汉下句就是“剔牙!”,双手的刀落地就是向左一刺,如果南宫刚才没有停而是继续跑的话就是直接刺到脑袋了。

    “低头!”南宫赶紧低头,只听风声在他的头上吹得呼呼响,才缓缓传来大汉咬牙切齿的“掏耳朵!”。

    “快跑,他没招了。”

    “知道了,谢谢。”

    “我靠,你竟然会说谢谢,今天你喝三鹿了啊?”

    “剥夺你一天的身体使用权。”

    “……等我出来我一定撞树一千遍。”

    “随意。”南宫的嘴角动了动,继续向前跑。

    “我靠!”大汉又喊了一句,“掏耳朵”那下是一个握刀横着旋转的招式,他并没有停下,而是将转进行到底,整整一圈之后背对着向后一刀砍去,,一个标准的铁板桥。南宫仓促闪躲却还是被贴了右胳膊削了下去,结果就是一大片的鲜血马上溅到了地上,没有打湿的原因是衣袖那一截早就被削掉。

    南宫嘴角又抽了一下,表示对万瞳的不满,引得万瞳在脑海大喊:“他耍赖,他那个是程咬金的招牌三招,就三招啊。”南宫果断选择了无视他,右手青铜剑向后一抛,头也不回的继续跑。脱手的青铜剑被大汉愤怒的不知道打飞到了什么地方。

    “老大怎么办?”一个黑衣小喽??樟松侠础

    “怎么办?哼!”彪形大汉把刀重新拿了起来,冷笑了一声。“那个人太强了,杀了我的兄弟,我一气之下把他的头给拍爆了。”说话间,那把大刀已经插入的黑衣喽??纳硖濉!斑溃贝盏剿?媲暗泥??纳硖逡丫?瓜隆

    “老大!”“老大!你!”其他小喽??难凵裰幸丫?瓷狭司?帧

    “哦,当然了,那个人强到我的所有兄弟都被杀了,这样就没人知道了。”彪形大汉的脸上带上了冷笑,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弩箭,“快跑!老大疯了!”“散开跑!”

    “傻么?”几声箭响,几声尖叫,这里是鬼市,在这里的要么是鬼,要么是比鬼更疯狂的人。

    “哥哥你岸上跑,弟弟我好轻松。”“闭嘴。”南宫的脸色很难看。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当时要那么说话,诚心想激怒他们?还是想将你欠揍的一面展示出来?”万瞳此时的声音显得十分轻松

    “兵法有云:其上伐交,再次发谋,再次伐兵。”

    “然后?”“既然不可能伐交,只能发谋,我记得有本书上写的,人在生气的时候对事物的判断力会下降。”

    “什么书,我怎么不记得你有看过这本书?”

    “因为你只顾着在书里找笑话看。”

    “……现在怎么办?跑回去,搬救兵?”

    “先回去,一会找点药吃了,如果我能坚持下去的话。”

    “什么意思。”“受伤太严重了,出血过多,如果再不止血的话就死掉了。”

    “我靠!!!!”

    闭眼,睁眼,身体重新归为万瞳操控,二话不说,直接拿出变身卡找出几株六道轮回往嘴里塞,也不管浪不浪费,有没有什么身体对药物的抵抗力,反正只要能止血就行。

    万瞳有的时候真是对南宫的性格有些无语,疯狂的迷恋兵法,什么时候都按最直接的套路走,就像刚才,两个人想的都是回长安酒楼,南宫就是一根筋冲回去,不管前面有没有人,而如果是万瞳的话在脱离包围圈的时刻选择的就可能是反向跑,边跑边丢出些光剑阻止他们的脚步。

    “活下来了,呼……”万瞳感觉吃六道轮回已经吃跑了,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脱落,胳膊上的伤太严重只是勉强止住了血,不过也是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在愈合,万瞳的脚步已经放轻,慢慢的一步步登上楼梯,他可不想吵到其他人的休息。

    二楼,万瞳刚进去就是被人一拳揍到了脑袋上,打得万瞳头昏眼花的,整整三秒才看清了眼前的不是刚才那帮过来打黑拳的,而是于超生气的脸。

    “你他妈的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还不叫我们?你把我们当做什么了?”

    “额……”

    “你很强么?你是能单挑酒肉和尚了是吧?!啊?”

    “你,怎么了。”万瞳不知道于超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

    “回答我,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了?”

    “朋友啊,怎么了。”

    “哼!”于超又是一拳砸了过来,只是这拳是砸到了胸口。

    “错了,是兄弟。”于超又重新戴上了一点笑容。

    “你们,知道了?”万瞳看着他们几个。许锐指了指李诗雨,李诗雨尴尬的笑了笑,脸上明显是有泪痕。

    “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要跟他们拼命啊,我不该丢下你不管的。我……害怕。”李诗雨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

    “没事,我也是想跑来着,跑慢了。”万瞳嘻哈的应了一句。

    “那就好。”旁边的沈琳韵舒了一口气,万瞳还奇怪怎么回事,只见沈琳韵抄起了一条长板凳。

    “走,姐带你打回去!敢欺负我小弟?他是活腻歪了是吧!逼我……喂,小子,别拦我!”“琳韵姐,别激动啊,我们还有正事呢。”现在的沈琳韵连瞳开启臂章还要找于超帮忙才能拉的住……

    “好了好了,他们都是绣花枕头,看着一个个那么多块腹肌,身材那么健美,还不如我跑得快。”万瞳笑道。

    “你是老翘课去网吧被学校老师抓的时候逃跑练出来的吧。”于超毫不留情的揭了万瞳的老底。

    “我靠!不能在女生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啊,不爽,睡觉!”万瞳找了个理由引开了话题。

    “好吧好吧,都睡觉吧,明还要走一天呢,抓紧时间。”许锐发话了,对于这位队长,大家还是挺遵守规矩的,毕竟他是打架的主力输出点啊,如果许锐不爽来了句“肚子疼”的话结局估计就是团灭了。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或许,没有人会知道鬼市那里发生过什么,真的是没有一个“人”知道。

    第二天,长安,晴。

    “唉,不听天气预报还真不习惯啊,也不知道天气怎么样,说实话,我感觉今不适合出去,要不再睡一天吧。”

    “琳韵,倒水,浇醒。”

    “别别,我起床……”万瞳刚刚还是模糊的睡眼马上睁的圆了起来,他可是要盯好沈琳韵是不是真的拿水去了,这个女的疯起来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呢。

    “走吧,体验一下当将军的感觉,我昨晚可是把李世民忽悠了哦。”万瞳对着众人喊道,沈琳韵的水不知道从哪个角度泼了出来,还喃喃道:“这下应该醒了吧。”

    “我靠,我说真的,我找到了一个好方法。”万瞳把圣旨拿了出来,沈琳韵一把夺了过来,看了一眼说:“这个时代也办假证的?”万瞳无奈的瞅着于超在偷笑……

    “问个问题。”许锐看了看圣旨之后仔细想了想。

    “说吧,许锐同学,你有什么问题。”

    “我觉得这样做有点像钻程序漏洞,不让过怎么办?”

    “什么意思?”

    “就是把酒肉和尚杀了之后不出现东西传送出去吧,类似这种。”

    “……我说我没想到过你会杀了我么?”

    “没有,我会先把你整疯。”

    “……我觉得既然一个支线,就是商人鬼魂都那么难,我觉得咱们杀的全靠运气,那这个酒肉呢?先不说剧情咱们开始走的话能不能走完,就是打的话还有两次,第一次还有可能,那第二次呢?”万瞳的一段话让众人陷入了沉思,在梦幻中酒肉和尚需要打两次,第二次的难度相比第一次不知道要难多少倍。

    “富贵险中求,干不干?”万瞳的手举了起来,然后是于超,沈凌韵想了想,一咬牙说了一句:“老娘不想靠他们。”并没有举手。

    然后是李诗雨举了起手,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沈琳韵,沈琳韵摇了摇头。最后一票,瞳也举起了手,对万瞳说道:“如果被在困这里,你就死定了。”

    万瞳笑道:“没事,我自杀谢党。”

    “好了,四比一,在LOL请求投降这个比例也能投了,那我们……出发?”

    “走吧,你最好刷个牙,否则在路上我们会被熏晕的,酒肉就不战而胜了。”

    “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