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酒肉二战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5:45本章字数:3204字

    自长安酒楼出来之后众人也没有做太久的逗留,直接前往大唐国境,而目标地点金山寺就在大唐国境的中央位置,好像跟法海水漫金山寺有几毛钱的关系,不过当万瞳在金山寺位于的山的脚底下的时候已经开始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了。

    “我去,这山要不要这么高啊。”于超左手光剑往草丛里一丢,几个想靠近的山贼看着一片彩色的碎片不免一阵冷汗直冒,几句“风紧扯呼”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别发牢骚了,赶紧想想一会怎么让那么大一帮子人听咱们的话还是个问题,有圣旨在应该是没问题。”万瞳擦了擦头上的汗。

    一路上的风景也许是消磨难受的登山时间的唯一方法了吧,偶尔几只路边窜出来的野兔会让他们小小的惊讶一下,回想起那被污染的天空,夜晚早已看不见星星的现代,究竟哪里才是真实的。

    “在这里等一会吧。”他们爬到山顶之后并没有发现所期望的大部队,便选择在金山寺的周围找个地方休息一会。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有些破落的寺庙在阳光下是那么的安宁,但每个人都知道,一段时间之后,有一个人便会死在这里。

    “不对劲!”许锐的耳朵动了动,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向一棵树丢了过去,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就算石头什么都没打到也应该有一个落地的声音,可是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谁……谁在那里?”于超的声音有些颤抖,现在就他们几个,如果酒肉和尚冲了出来虐他们几个跟玩差不多。

    “哼,有点本事,不过胆子倒是小的可怜。”一个黑影从树的后面走了出来,说话间拍了拍手,瞬间,整个金山寺附近的树都开始“沙沙”作响,每棵树上都蹲了几个人!

    “阮将军?”万瞳问道,但万瞳的心里也有不少疑惑,如果他是阮将军的话为什么要这么做?难懂是皇帝下的命令,命你阮将军先去跟他们玩个捉迷藏,吓唬吓唬他们?搞笑呢?!

    “不错,正是我,真不明白皇上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派这么一个胆小的人来管我。”阮将军右手不离刀,一步步的走了过来,或者用逼近更恰当吧,他的脸基本上是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了。

    “嗯,我跟恪太子交好。”万瞳想了想丢出这么一句话。阮将军的脸色马上转变,变得多云转晴,起码看着他能吃下饭不吐。

    “原来是这样,还望恪太子多提拔提拔。”阮将军双手一抱拳。李恪是李世民第三个儿子,无论是在百姓还是在大臣中都是有最高的声望,不过遭到了长孙无忌的强烈反对,最后死于冤狱,也是万瞳觉得李世民十四个儿子中唯一一个有些才华的人。

    “一定一定,不过皇上交代下来的命令还是比较重要不是么?”万瞳开始跟阮将军嘴上周旋了了起来,把酒肉和尚干掉了老子就走了,谁管你啊,我现在又不是在芒果台演穿越剧,谁管你的宫廷斗争。

    “集合!”阮将军手一挥,几乎是眨眼之间,刚才还是散乱的士兵瞬间整齐的排成了队,前后时间不超过五秒钟,每个士兵的动作都跟动作电影一样翻着跟头就过来了。

    “太……太……太猛了,我感觉城管都可以靠边站了。”万瞳喃喃道。“你们进去,把里面的人抓出来,如果反抗,格杀勿论!”“是!”整齐的一声之后,集体冲了进去,万瞳目测也就是将近三十个人吧。

    一会,阮将军脸上的笑容凝固成了难看的表情,因为他的自信在寺庙了的“吭哧”剑声和逃出来的几名士兵之间轰然倒塌。

    进去的三十名士兵不到五分钟只逃出来了八人!

    “将军,他会妖法!那个秃驴原来是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了五个!弟兄都被他给杀了。”

    “该死!”阮将军大骂,这些士兵可是跟了他好几年,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无论是忠心还是武功都是难得的,可是被一个老秃驴就灭了二十个!

    阮将军二话不说,提着刀就进去了,许锐看了看那些士兵的伤口:“走吧,进去吧。这可是是我们的任务啊。”

    “嗯,小心点,这……已经是酒肉二了。”于超左右两只手的光剑已经幻化了出来,“小心,不要死。”万瞳那把青铜剑已经在鬼市那里丢了,只能用光剑凑合一下吧,那把枪南宫说暂时不要用,也不知道为什么。

    “嗯,大家小心。”李诗雨的精神现在已经坚强了起来,起码还没哭。

    “看老娘怎么收拾他。”沈琳韵把五色缎带往腰上一绑,双手握的关节“咔咔”作响。

    金山寺内。

    掉色的墙壁上被鲜血重新装饰,二十个人的尸体凌乱的散在不大的寺庙之内,舞动长刀的声音仿佛在为兄弟奏起一首灵魂的挽歌。

    “他妈的,敢杀老子兄弟。”阮将军骂骂咧咧的一个人凭借长刀抵住了两个酒肉和尚分身的攻势,刚刚冲进来的活下来的十名士兵围住了剩下三个,已经受伤的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不让这三个也去帮忙,拖到将军解决掉那两个之后,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前提是他们可以拖到那个时候。

    “帮忙去!”许锐直接冲到了士兵中间,一锤子下来,是个鬼都要躲一步出去,更何况是人。

    三个酒肉和尚被分为两部分又重新被围住,万瞳,于超,许锐三个纯爷们和三个士兵和两个分身掐了起来,另外七个士兵和李诗雨、沈琳韵包围住了一个,他们只要随便拖住到其他两部分打玩来支援就可以了。

    “施主,还不放下屠刀,苦海无涯啊,还是赶紧回头,立地成佛吧。”酒肉和尚两个分身眼睛半闭半睁,说的话倒是完全相同。

    “立你大爷啊,你丫的怎么不赶紧放下屠刀让我们宰两刀。”于超边骂边随手丢出几把光剑,重新把变身卡里的青铜短剑和在沉船捡的那把握在左右两只手上,不过两把剑乱打的让人一看就是个新手,许锐的双手握紧,嘴里喊了一句:“变身!”身上立刻有一个橙红色的光圈带着点点星光闪耀,这是狮驼岭所有输出的起点。

    万瞳嘴角抽了一下,他可不觉得此刻他那连野猪都打不掉一根毛的符咒会有什么用,还是老老实实拿剑砍吧,南宫那里万瞳叫了几声,还没醒,对于这个家伙万瞳的评价就是不靠谱,一天睡觉时间超过二十个小时,而且不喜欢见生人,除了敌人之外的都不想见,用万瞳的话就是自闭症闭丢到火星去也没事。

    “唉,何苦为难老衲。”酒肉和尚摆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两个分身站在一起,左右几乎是一个镜像的动作打飞了于超本来就打不中的光剑,另外一只手对上了许锐开启变身、臂章的锤子上。

    “嗡嗡”的两声之后,却只听到许锐在小声嘀咕:“靠,虎口麻了”

    “这家伙嗑药了啊?”万瞳嘀咕,他对于魔法的控制不如于超,所以幻化出来的光剑无论是从威力还是坚固上都赶不上于超,而且他自己本身技能由于没有《黄庭经》内功的支持,基本上伤害还不如找一只大海龟撞他酒肉和尚一下,他就只能随便丢点光剑镇镇场子,理论上打到酒肉和尚身上就是挠痒痒吧。

    “对了。”万瞳一拍脑子,跑到了一边蹲在一个已经死得冰凉的人的身边,嘴里说着“罪过罪过”就把他的刀拿了起来,“借用一下,我可是替你报仇啊,唔,以后多给你烧点纸钱,唔,还挺沉。”万瞳拖着刀走了两步就要擦擦头上的汗,使出了吃奶的劲模仿鬼市那个彪形大汉的样子喊了一句:“切西瓜!”

    于超听到这话赶紧跳到了一边,但手里没有停下来,从上向下砍了一刀,好像还说了一句:“后跳斩。”硬生生的把酒肉的一个分身逼了回去,万瞳的一刀砍到了酒肉的左胳膊上,只听一声“啊!”一条胳膊被砍累飞了出去。

    “剔牙!”刀刚落地接着反弹的力气勉强提起来了,直接刺了出去,不过万瞳的劲已经差不多刚才那刀中消耗的太多,这招应该刺向头的刀却是刺向了腿上,而且刀尖刚刚刺入酒肉和尚的身体就被酒肉挣脱了出来。

    “妈的,掏耳朵!”万瞳这下的力气真的是差不多了,原本应该是照着腰横抡过去的招式基本上是贴着地面扫了一圈,酒肉和尚轻松地一跳就随随便便的躲开了,不过空中的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不代表别人不能。

    许锐的锤子和于超的两把剑同时戳了出去,于超的手稍微快了些,剑进剑出,许锐的锤子正好打在了伤口上,“咚”的一声,酒肉和尚的一个分身虽然没死,但可以说已经是费了一个,他傍边的那个分身想帮忙却被三个士兵拦住,万瞳在心里感慨这几个士兵真的很厉害,如果不是受伤的话每一个都应该有许锐的实力。

    “我去补两刀,你们帮他们去。”万瞳握着刀勉强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对着已经昏迷的酒肉和尚苦笑了一下。

    “对不起,我必须杀了你,相信我,如果可能,死的不仅是你,还有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一刀刺入心脏,鲜血一条线的喷射了出来,粘在了万瞳的脸上,他的心,在这里已经真正地掺杂了不该有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