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节:初见沈陌寒 (一)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30本章字数:1938字

    夜里,柒紫魅静静的坐在床上,双手结环似的悬空放在丹田位置之上,一吸一吐间一缕缕的黑色因子进入她的体内。柒紫魅肯定不知道现在的她是多么的迷人。周身环绕的黑色气息,没有让人觉得她很邪恶,反而衬得她发丝如雪,一白一黑间的瓜子形脸蛋,一双明眸轻轻的闭着。浑身透着优雅和神秘。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慢呼吸,生怕唐突了佳人。

    当汗水沿她的脸庞、顺着发梢滑落下来的时候,睫毛轻轻的颤抖,像一只即将展翅飞翔的蝴蝶。睁开眼睛的那么一瞬间,眼中似有星光,柔柔的漾成一片,排山倒海似的让人从心底里颤抖。但是那样的风情却没有一个人看到。只是一瞬,她的眸子又恢复了风轻云淡。

    看了看窗外,丝丝缕缕的光应该迫不及待的穿透窗户照射下来。随意的抹了一下脸蛋。就听见一阵敲门声。“小姐,小姐。老爷让你去客厅、、”春桃一边说着,一边踏进房门。“小姐啊,你赶紧梳洗下,刚刚听在客厅伺候的丫头说,沈公子也在。刚刚老爷也叫你去”听到这里,柒紫魅挑了一下眉,站在对面的春桃一下子怔住了,她是一直都知道小姐很美的,但是自从上次醒来后,就莫名的多了一种气质,即使站着不动,也会让人忍不住的沉迷下去。柒紫魅坐在镜子前透过镜子看着若有所思的春桃,邪气的一笑说“春桃,你该不会看上沈陌寒了把。”似真似假的语气让春桃浑身一阵冰凉。赶紧拿起梳子慢慢的梳理着那似雪的云发。“春桃,梳最简单的发髻。”“可是、小姐……”春桃急急的想说些什么。“没有什么可是,现在我是你的小姐,你就该听我的。”听着柒紫魅有些不满的语气,春桃便顺从的梳理了最为简单的云髻。“那小姐,衣服穿这件,好吗?”春桃拿了件红色的衣裙,问。

    柒紫魅眉头一皱,“去挑件颜色浅淡些的,要那么鲜艳干嘛,就要那件水红色的吧,既喜庆又不让我眼晕。不,把那些珠宝钗子拿开,看有没有玉制的簪子,束住头发就成。嗯,这个不错,简单又不失高贵,就它吧。”

    推开那些耀人眼目的各色金制钗凤,柒紫魅选了一根玉制簪子,通体翠绿,式样简单但很别致,冷冷的,淡泊宁静,隐隐透出一股王者之气,愈发衬出发之白,肤之洁,眸之黑。

    “是不是太简单了,小姐。”春桃有些担忧的说,她觉得柒紫魅打扮的似乎还不如她一个丫头华丽。

    “很好。”柒紫魅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春桃脸上的担忧之意,接着说,“春桃,这样真的已经很好。我如何打扮都不可能讨到沈陌寒的欢心,到不如求一个我自在。”

    看着还想说的春桃,柒紫魅无奈的拍了拍额头,心想:要不是你这丫头是真心为我好,老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

    “好了,春桃,还发什么呆啊。我们可别被别人说我们没礼貌。”说完,率先走出了房门。慢悠悠的逛到了客厅。客厅里家主柒宇浩和沈陌寒正在闲聊,弟弟柒泽熙陪在慕容家慕容枫的妹妹慕容倩一边。除了家主用眼角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柒紫魅外,其他人好象就没有看见她一般。

    “老爷,小姐来了。”春桃看着这诡异的场面,轻声细语的说。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搭理她。

    柒紫魅垂首站在门口,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安静的就仿佛不存在。她倒是要看看,到底要多久才会让她进去。

    这局面一直持续了有一顿饭的功夫,终于柒宇浩忍不住了,淡淡的说:“春桃,小姐来了,怎么不通报?该打。”看着柒紫魅的眼中有着丝丝缕缕的关心,但是却深深的埋在眼眸的深处。

    春桃知道,这事她是必须要承担了,毕竟她只是一个丫鬟,即使这件事不是她的错。这时柒紫魅才抬起头来,淡淡的笑意,看不出任何不快,声音清柔和缓,“爹爹,定是春桃怕出声惊扰了您和沈公子的攀谈,所以才小声小语,到是细心。爹爹,您可且莫怪她,只叫她下一次声音稍稍大些就好。”

    柒宇浩一愣,不仅他觉得意外,房内其他三人也是一愣。

    柒泽熙眼睛睁大,这,这,这哪是素来木讷的大姐的言行?

    慕容倩呆住了,平日见到的柒紫魅从不曾如此胆大!

    沈陌寒注意到的却是柒紫魅的笑容,以前也见过柒紫魅,但因她沉默不爱讲话,虽有绝色容颜却也并未太关注过她。但今日一看,到真是眼前一亮,水红色的裙,唯一的修饰就是头上一根玉簪,飘逸出尘,恰到好处,尤其是那笑容,通透明净,清爽不俗。

    在沈陌寒打量柒紫魅的同时,柒紫魅也歪着头看着沈陌寒,男子一头暗红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的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一袭白衣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的细腻肌肤。在午后的阳光下,没有丝毫红晕,清秀的脸上只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却无时不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配合他颀长纤细的身材。

    这样的男子就算是无心的柒紫魅也不由的暗暗赞叹,难怪可以被称为弥界大陆四大美男之一。真不知道其他三个是不是也是这般妖孽的存在。只是再美又与我何干。

    沈陌寒看着她的眸子由赞叹终归平淡,升起了一丝难掩的莫名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