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节:遭遇魔猪群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30本章字数:1965字

    前往北面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景象,每个男人都伸长着脖子,指点着前面一个背影留着口水,不用说,前面的美人背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一袭淡青色的长裙,一头银白色及臀长发在风中肆意着,飘洒开来使得那女子的身体格外的瘦小,惹人怜爱。

    紫魅大早就整理东西,准备离开了,不想要任何人来送她,那样无非徒添伤感。刚踏出房门,就看见柒宇浩站在庭院内,看见她走了出来,柒宇浩又是一阵恍惚。“紫魅,这个你拿着吧,”柒宇浩从衣服内侧拿出一枚戒指,状似兰花,“这是一枚纳戒,你滴一滴血在纳戒上,就是这纳戒的主人了。你该带的东西我都帮你整理好了放在纳戒里。”紫魅好奇的拿着纳戒,“这好像原本就是属于女子的。?”柒紫魅看着纳戒对着柒宇浩说。“这是你母亲的东西,现在给你,也好、、、也好。”一长声叹息之后,颓然的说:“你可以赶路了,现在天不热。”柒紫魅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就这么离开了。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在她心中有了疑惑,这疑惑随着之后的历练会逐渐浓厚,然后被解开。

    紫魅什么都考虑到了,唯独没有考虑到的就是,自己的模样会不会招惹麻烦。所以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魅倒是也没有多大的自觉。只是苦了这一路上的女子,都扯着自己相公的衣服,嘴上骂着:“狐狸精转世,专门出来勾引男人。”其实她们不知道,越是这样反感,魅就越是觉得快乐,魅也是一个腹黑的主。

    赶了一天路,到天黑了魅才发现自己走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树林里。想了想点起火,在纳戒里拿了一条衣服铺下,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就陷入了半睡眠中,魅知道,在这条修行路上,自己需要提升的不仅是胆量和勇气,还有在最快的速度下让自己入睡的本事。哪怕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只要好好利用的话也要睡一觉来补充自己的体力。最快的速度下入睡,却又不能睡死。在有动静的情况下就以最快的速度醒来并保持戒备状态。这样的本事,只有不断的磨练才可以练成。

    月光照着沉睡中的柒紫魅却突然感觉到一中刺骨的寒意,几乎是瞬间的睁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坐起来看了看四周,然后快速的爬上了树。精致的小脸有了一丝凝重。随着时间的流逝,前面树林的动静越来越大,很显然是来者不善,火堆上的火还在熊熊的燃烧着。随着那个生物的出现,魅的担心成了事实。

    竟然是魔猪群!

    三头魔猪在紫魅不敢相信的情况下慢慢的靠近火堆。三头魔猪每头都身长一米八七,黑棕色的毛刺在火光的照耀下泛出尖锐的光芒。尖锐的獠牙外翻着,看起来格外的骇人。三头魔猪,两头都是三阶魔兽,还有一头是四阶。紫魅即使运用冥力也会有点麻烦,却不困难。但是这正好拿来练手不是吗?斗气~敏捷和速度~。魔猪在火堆旁左嗅嗅右嗅嗅,然后来到紫魅呆着的树下,张口就是一团火焰,直击在树上,大树一样晃动。柒紫魅终于忍不住了,拿出匕首跳了下去,直接飞身一脚踹在了离得较近的魔猪身上。紫魅一踢就踢到了三头中间最为强壮的一头,那两颗獠牙在暗淡的月光下反射出危险的寒光。那两只小眼睛也是很寒冷的,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柒紫魅用敏捷的速度不断的躲避着魔猪的火焰攻击,打量着四周。并顺势想把它从魔猪群中带离,这头魔猪在连番几次攻击下都被这个人类躲开了,显得格外的愤怒。看到柒紫魅跑开了,摇头晃脑的对着自己的同类一阵狂吼,三头魔猪开始了群体火焰轰炸。刚刚魅就看到,不远处有两颗两根树,两颗连根分开,中间的缝隙大概有半米,这个宽度,魅穿过去足够,野猪想要穿过去很是困难。知道按照现在这情景硬拼没有什么好下场,所以魅立即果断放弃了躲避,按照记忆飞快的跑向那两根树的方向,被激怒的魔猪也不管不顾的追了上去。魅的速度越来越快,魔猪跟着越来越快。很快就来到了两根树,魅也没有立即就跳过去,而是现在绕着树跑了好几圈,然后从中间穿了过去,魔猪已经被转的晕头转向,又加上恼羞成怒。那还顾得了什么,也一头冲了过去,但却没有看到魅嘴角勾起的嘲讽。如料想一般,那头强壮的魔猪被夹在了两树间,它朝着魅一阵嘶吼,接着比之前更加大的火球抛向了魅。魅鬼魅的来到了魔猪的身后,拿着匕首一把扎进了魔猪的眼睛。然后在匕首上施加了冥力,一下子就砍下了魔猪的脑袋。身后两头姗姗来迟的三阶魔猪看到它们的大哥已经被这个看上去很弱小的人类砍去了脑袋,终于觉得事情大条了,两头魔猪不敢再有一点轻视之心。以双面进攻的方法来夹击魅。魅邪邪一笑,终于不再掩藏自己的冥力了。

    接下来的画面唯美却血腥到极致。一袭青衣的女子飞身起在半空中停住,及臀的银发被风吹散开来,在她身后仿佛是一对翅膀。“呀~~”一身轻吟,飞快的闪入魔猪中央,两头魔猪飞快的吐出火球攻击,魅一边轻盈的闪躲着火球,一边拿着匕首在魔猪的身上划着。在火球的红光下,这个拿着匕首的青衣女子就像精灵在跳舞一般。只是那是表面,等到魅停下步伐的时候,两头魔猪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然后,魔猪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掉落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两副骨架以及一地的肉片和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