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节:奇怪的前世梦境?(求收藏)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0:31本章字数:1504字

    韩瑾煕正打算敲魅的门,但是还没有敲下去,门就已经开了,魅探出脑袋,一看是韩瑾煕,衣衫不整,光洁的额头上有着滴滴的汗痕,似乎做了什么噩梦。便道:“三更半夜的你来敲我房门干嘛?”“我能和你聊聊吗?”瑾熙说,魅注意到瑾熙似乎有点不太对劲,白天见他时还充满神奇和灵性的翠绿色眸子,现在却带着丝丝的困倦与迷惑。“额,进来吧。”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直觉的会选择信任他,就像不知道为什么他守夜自己就能睡得安稳一样。

    坐在椅子上,瑾熙自顾的倒了一杯热茶,一顿狂咽似在压惊一般。又开始回想起那个梦。

    那场梦就想一场电影,讲述了一对男女的一生。男子名为诺,那个女子也叫魅,而且和现在站在跟前的柒紫魅一模一样。只是她是冥界之主—死神。魅从小就没有朋友,魅的母亲对她很严格。只因为她是冥界未来的接班人。只要是魅的朋友,不久就会消失。久而久之,慢慢的就再也没有人接近魅,也再也没有人看到过魅笑。16岁的魅就担下了冥界的担子,她也没有辜负她母亲的期望,16岁达到了冥功第九层。这样的天赋即使是在当时冥界左右护法的左护法的儿子也抵不上。左护法的儿子便是诺。

    诺和魅从小便一起长大,看着慢慢长大的魅长得越来越倾城,而且又是他高不可攀的主子—死神。诺真的没有勇气对魅说出我爱你。慢慢的这份魅力也同时被其他种族的人知道了。他们都派出自己族中优秀的王子来提亲。希望与冥界结为亲家,合为一体。

    诺的守护,并没有让长期在外收割万恶之人性命的魅知道,却让自己的父亲看出了心思。于是父亲便让诺去接近魅,不顾一切的要让魅爱上自己。并且顺带把冥力赐予一些凡人,来残害好人的性命。这样世人就不会在信奉死神,没有的人类的信奉,那么魅的功力将永远不会长进。

    梦中的诺狠狠的反对了自己的父亲,然后父亲便说:“你想想如果我做了冥界主人,那么你身为我儿子就是这冥界的少主。如果你喜欢魅,那娶来又如何。”还显得稚嫩的诺就这么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父亲。只是他忘记了去考虑魅的感受,魅的立场。身为死神的魅是何其的高贵与冷漠。那么有着一颗极强自尊心的魅怎么可能会嫁给一个抢了她的地位,毁了她母亲心血的人。

    后来,诺慢慢的发现魅真的在逐渐的喜欢自己,只是那个时候已经回不了头了,世人的信仰开始不在给予死神。魅也开始一天一天变得虚弱。看到这样的魅,诺心疼极了。他去求父亲放弃这场布局。只是父亲开始变得被利益熏昏了头脑。他不但没有立即终止,还恶狠狠的甩了诺一巴掌,让他滚,不要破坏自己的计划。还说如果诺敢破坏这个计划,他就把诺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妻子杀死。诺在母亲和魅之间,天平在孝心和爱情之间选择了孝心。

    最后,诺追着魅,陷害着魅,说让魅不要再管这世间纠葛。这时才知道,聪明的魅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她用冥界的一切和自己的性命赌了这么一场阴谋,她就是赌最后的最后诺选择的会不会自己。

    可是魅错了,诺还是一如既往的策谋着一切,当看到诺逼向她的时候,魅的心碎了,那一刻她想起了母亲临终的最后一句话:身为死神,你不能爱上任何人。你的位置,注定了这一世你的孤独。那最初单纯的爱情,一瞬间在魅的心里变成了蚀骨的仇恨。

    魅要看着诺痛苦,于是她选择了开启时空六道之门,来炼就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无情无爱。

    时空六道之门只有冥功达到八层之上才能开启,诺的母亲不愿看诺就此消沉下去,便结合着诺的功力拼劲了权力,跟着魅离开了那个世界。

    这场梦境真的很真实,很真实。一度的让韩瑾煕认为自己就是那个诺,而魅,想到这里,瑾熙抬头看了看魅,发现魅小手撑着脑袋,原本透着淡薄的眼睛轻轻的合着。已经睡着了。瑾熙轻轻的抱起了魅,把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看着魅正睡得香甜的睡颜,叹息的说道:如果我真是他,而你又是她。那么这一世的你还会原谅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