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 沙场学校篇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5:12本章字数:5513字

    想必大家都有听说过很多学校的传闻吧,比如学校以前是祠庙,坟墓,战场,乱葬坟...我现在说的沙场,沙场和乱葬坟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犯人枪毙场,死的都是凶恶满身罪犯的人,而且在这枪毙之后没人来收拾,士兵随便拉些泥沙来铺上,枪毙一个铺一个...。

    早在七十年前,许多法律都没有改革,只要处到稍微重的罪,都得死刑,那时候我们的爷爷奶奶就知道沙场这些事情,到我们父母那一代就渐渐消失了。市一中学就在沙场建起来了,虽然是公立中学,但是比较靠近农村,许多农村的孩子都到那读,只要是市里面唯一一所公立学校学费最便宜的,要说教育局的人是好人,他们能提供贫困生这么大的学校;要说他们不是好人,竟然利用早在五十年前荒废的枪毙场,也就是说一中学建校到现在也有五十年的历史,每一届的学生都会大大增多。

    我总是和这么阴晦的地方有缘,为了减轻父母的重担,只好选择市一中,听说优等生还可以免学费,住宿费,只要交几百的书费就可以了。父母的生意刚起步,拿不出那么钱到市中心的学校读。而和齐明最后见面的那次就是考完升学试后他邀请我一起到海边玩,离别时,他叫他爷爷给我画了张平安符,依依不舍的样子,说这平安符一定要带在身边,因为我和那些东西很有缘,这也可以以后长大,相认之物。我总觉得齐明电视看太多了,说出这么浪漫而伤感的话,以后我们能不能遇到还要看我们有没有缘,这是天注定的,我们也不能自己办到。当时我已经知道齐明家很富有,他注定要到贵族学校去,谁叫他有个“道士”爷爷,把风水什么的都算得好好的,让家里大富大贵。齐明的爷爷很慈祥的摸着我的头说了句话,说我和他们家的阿明上辈子有段孽缘,这辈子若是无缘偿还的话,到下辈子依然会纠缠着...我想想还是算了吧,他们家,我哪敢高攀得起,以后的路还很长呢,谁会去想那些未知数。

    父母交代过我,学校若是放长假就去阿姨家,去看看小辛,阿姨也同意了,还把钥匙留给了我。

    我带着简单的行李踏进市一中,发现这学校很大,听说有36亩(约24000平方米)。教学楼,实验大楼,体育馆等等,校舍就在教学楼后面。这里的面积很大,而且也只有初中,所以很多场地,一个足球场,四个篮球场,当然体育馆内也有。排球场,羽毛球场等等。

    “你好,我是初三1班的蓝娜,是来接待你们这些新生的!”在我看呆的时候,一个长得漂亮的女生出现在我面前,很温柔的看着我。因为这里很多从农村上来的学生,一般父母是不会送上来的,所以这中学校就像高中一样,让高年级的学生来带领。

    我平时就不会和人打招呼说话,看到这么热情女生脸就有些红了“你,你好!”说着我就拿出了录取书给蓝娜学姐,蓝娜学姐接过一看,大吃一惊“天,竟然把你分到A区校舍!”

    我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A区怎么了?”

    只见蓝娜学姐脸色有些苍白,连忙摇摇头“没。没什么,一般优等生都住那个独立的宿舍,而且只有四个人一间,是为可让优等生更好的学习。”

    我“哦!”了一声,就跟着蓝娜学姐后面去,这学校也真是的,没必要优等生,中等生,差等生分那么清楚,不知道刚处于青春期的我们最容易受到心灵的创伤么,虽然我是优等生...。

    蓝娜学姐带着我经过教学楼,指着与教学楼挨得最近的只有四楼高的校舍说“那就是你的宿舍了,新生在四楼,你被分配到一(甲)班,呆会我带你到教室。”

    我跟着蓝娜学姐走进校舍,阴凉阴凉的,明明还没到秋天,却感觉到了冬天。时不时还有凉飕飕的风吹来。看着学姐没有什么异样,我也不好出声。来到四楼,刚好又是404,这么不吉利的数字。学姐把我的行李放在走廊,笑道“你先等下,我刚才忘了跟楼下的大妈问钥匙了。”学姐说完撒腿就跑。

    “唔~”我打了个冷颤,教学楼这边阴暗阴暗的,就连太阳也照不到。我从窗口看进去,里面的空间挺大,两边放着架床,上下床,中间还有书桌,再里面就是阳台卫生间,挺好的,有独立的卫生间和阳台。

    “嗖!”

    这时从阳台内扑来一阵风,吓了我一跳,这风还带着泥沙,就好像有人朝我撒沙子一样。我拍了拍脸,这怎么搞的,如果在阳台上晾衣服,岂不是会缠满泥沙了?

    “不好意思,久等了!”这时候蓝娜学姐拿了钥匙上来开了门,她帮我把行李拿进去“你想选那张床?”

    我刚想说要上床,学姐就把我的行李放到右边的下床说道“我建议你不要选上床。”

    看着学姐微白的脸色,我只好点点头,我走到阳台,想看刚才的沙子是怎么回事,走出一看,惊呆了,下面竟然是茫茫的一片,全都是沙子。学姐走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别看了,后面是进不了,到晚上你最好不要往下看。”

    我疑惑的看着蓝娜学姐“是不是一刮风沙子就会飞起来?”

    “没那么回事,如果是的话,这宿舍早就满屋子的沙子了。”

    “可是,你刚才下去那钥匙的时候有股风从窗口吹来,还杂着沙子吹到我脸上!”我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

    学姐一听,瞪着大眼睛看我,一会立刻拉着我的手锁好门奔下楼去。“你,你不会也是体弱多病的人吧?”

    我大吃一惊,跟着学姐跑“小时候是,但是现在几乎不会生病!”

    学姐把我拉到一教学楼楼梯口,发现四周没有人,惊恐的看着我说“我建议你不要住那里了,像学校申请到普通宿舍去吧,像你这样体制的人,不久就会发疯的。”

    我疑惑的看着学姐,但是看到她惊恐的表情我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看来我又遇到那些不该存在的东西了。这下可不好,齐明不在我身边,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挺过来。

    “这样吧,我先带你到教室,等下我再帮你申请,你听到打铃声后就下到这里等我。”学姐说完就领着我上楼“甲班是独立的班级,唯有的优等生都是在这个班,而三楼的是乙班,特长班,体育,艺术之类的。你先进去吧,到班主任那报到定个位子就可以下来了,我就先走了,记住哦,铃声一响你就到刚才的位置等我!”蓝娜学姐把我带到1甲班,吩咐完后就离开了,我走进教室,发现里面坐了不少人,一个偏瘦的女老师正坐在讲台上,看到我走进了,微笑道“你好,你应该是于雅雅吧,最后一个来签到。”

    我点点头,朝老师鞠了个躬,新的学校,就要新的形象,不要像小学那样见到老师就跟见到路人似的。

    “于雅雅同学,教室最后还有一个位子,进这班上的同学几乎都视力不好,你坐最后面的应该不要紧吧?”

    听老师这么一说,我才发现班上只有四十几个学生,而且就有三十多个戴着眼镜,不会吧,全都是书呆子,原本我就很安静了,再加上在这样的班级岂不是更安静,要知道安静下来是很恐怖的...。我朝老师点点头“我的视力很正常,没关系!”就走到了最后的位子。这个班级是特别的,一个人一张书桌,我来到座位,看到书桌上的编号,呆了“44”。宿舍404,书桌44,难不成等下我的学号也是44?

    “各位同学,我是你们的班主任,陈怡丽,大家可以叫我陈老师,我是教语文的,现在你们上了初中,不再像小学那样自由了,而且都是封闭性的,有什么事情出去或者回家都要写申请书来给我签名才能出校,今天晚上开始自修,发课本,你们趁白天就多熟悉下学校和新同学,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接待你们的学姐学长或者老师。”

    老师说完后,我原本以为班上的同学会骚动起来,却没想到安静得不能再安静了。老师耸耸肩,似乎也习惯这个样子。我朝窗外看出去,刚好看到我的宿舍,还真是紧贴着呀,一般的校舍就隔得很远。

    “铃铃~”打铃声一响,我就按蓝娜学姐的约定走到楼下等待,没一会时间蓝娜学姐气喘呼呼的跑过来,对着我摇摇头“学校不给你换宿舍,谁叫你以前五名考进来的。”

    “学姐,你为什么这么卖力的帮我?”我好奇的看着蓝娜学姐,不管我在哪里总会有个人出来帮我。

    “我边带你熟悉学校边说吧!”蓝娜学姐说着我跟在她旁边在学校里晃了起来。“其实,我和你一样,偶尔能看到那些死灵,还好我学习不是很好,住在一般的宿舍,一般的宿舍人比较多,不会遇到那么多东西,但是你那边不一样,只有几个人一间宿舍,而且阴盛阳衰,说迷信点,就是我们女孩子属阴气更加有利那些东西出现,要想平安在这过完初中生涯必须能熬得住,不管在哪所学校,像我们这样的人都会遇到这些的。”

    听了蓝娜学姐的话,我感觉到她好像还隐瞒着些什么,但我没追问,知道得越多心里就越害怕。

    “对了,你座号和学好是什么?”蓝娜学姐突然停下来偏过头看着我。

    我想也没想直接说“都是44号!”

    “天哪!”学姐大吃一惊,捂着嘴巴,满脸惊恐的看着我“我告诉你吧,之前有几届的学生都拿到这个号,你知道后来怎么着,全都跳楼自杀了,学校说这是他们读书压力太大了,但是我知道并不关读书的事情。我帮不了你什么了,以后你多注意点吧!”

    我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么邪门的号码都给我拿到,算了,反正我也去过鬼门关,不怕这一次。

    “这样吧,我给你几个忠告,自修前要在天黑之前上到教室,放学后要和大家一起会校舍,千万别一个人走最后或者最前面,晚上要睡早,不要学习太晚,还有半夜不要起来,就算听到什么声音也不睁开眼,这样你就可以安然度过这三年了。”

    听了蓝娜学姐的话,我点点头,为了平安度过,我还是小心为妙,时间不早了,学姐带我到饭堂吃饭后就回宿舍去了。

    我回到宿舍见到两女生正躺在床上看书,看到我进来招呼也不打,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们,我还听到洗手间有水声,看来是还有个人在洗澡,我整理好床铺,正准备去洗手,我就闻到了一股热气杂着血腥的味道,有些讶异的看着从卫生间溢出的水,隐约中看到血丝,我惊呼,连忙敲门“里面的同学,你没事吧?”

    “没,没事,我来那个了,能麻烦你到我床位拿那东西来吗?”里面传来淡淡的声音。

    来那个?因为我体弱多病,身形瘦小,发育没那么早,有些愣了,不明白,只见我身后走过来一女生白了我一眼,拿着一块东西塞到门缝里去。那女生转过身看着我“看你小孩子的身体,肯定不懂,你跟我过来,我教你,不然到时候你弄得哪里都是。”那女生虽然很高傲的样子,但是人挺好的,很细心的跟我讲了女孩子的东西,听了半天我才明白过来。这时,我看到窗外天渐渐的暗下来了,就想起了学姐的话,天黑之前要到教室,“你们还不到教室吗?”

    坐在床上看书的女生撇了我一眼“急什么,八点才上自修,现在才七点半,要上你先上。”

    我无奈的看着她们三人一眼,我也不好说出那些东西,怕吓怕她们,只好自己走下去,因为还是夏天所以天黑得比较晚,但是七点半天色么模模糊糊的了。我独自走下楼梯,走到二楼发现有个女生摔倒了,我连忙上前扶起她,帮她拍了拍身上的泥沙,我就感到疑惑,这里明明没有泥沙,她的裤子怎么粘满了泥沙,只见那女生的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发紫,她微微的对我笑道“谢谢你,你真是好人。”

    我是好人,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小学时大家都说我像鬼一样阴沉沉的,就连老师也是。我刚想说不用谢就听到后面传来尖叫声,我回头看,是个短头发戴着眼镜的女生惊恐的看着我,我莫名其妙,再回头看刚才扶起的女生,发现她早已不见了踪影,我摸了摸自己的头,那女生溜得真快。但是站在我后面的女生睁着大眼睛,透着恐慌看着我擦肩离开,下楼还不忘了回头看我一眼。看她表情似乎见鬼了,看到我有那么夸张吗?

    我来到教室,发现有大半的同学早就坐在位子上了,我走到我位子,看到了刚才见到我脚尖的那女生,原来是同班的呀,她看到我,脸色苍白,见我走过她的位子,她就往旁边缩了缩,我有些不爽,难道我身上有奇怪的东西还是我长得奇怪?用的着这个样子么?我看了下教室的时间7:45,和我同宿舍的女生还没有下来,我偏头看到走廊,有个女生站在那里朝我招手,我认得她,是在宿舍楼梯摔倒的那个女生,我走了出去,在这新的学校里还是交个朋友比较好。

    我走了出去,本想对她笑的,但是我笑不起来只能淡淡的说“嗨!”

    “嗨,没想到你在这个班!”她淡淡的说道。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她“难道你也是?”

    她摇摇头,“我比你高一届,是特长班的,我是唱歌的,我叫李芬,你呢?”

    “我叫于雅雅!”

    “好高兴,竟然有人肯和我做朋友了!”李芬突然像个快乐的小鸟跳了起来,我好奇的看着她,难道她和我一样一直以来都没有朋友吗?

    “时间不早了,我们有空再聊好吗?”李芬突然说道,我点点头,看着她离开,她走到楼梯口还朝我挥手,我也伸出手和她挥手,刚好碰上和我宿舍的三女生上来到,她们看到我在挥手,也跟着朝我挥手,我愣了,李芬早已不见了踪影。

    “喂,你挥够了没有!”是那个高傲的女生朝我说道。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刚才你们没看到有个女生上楼吗?”

    她皱了皱眉头“你胡说什么,是不是我们不和你一起下教室就来吓唬我们啊,别说是人了,连鬼影都没有!”

    看她说得那么坚决,我更是一头雾水,难道她们没有和李芬学姐擦肩而过吗?

    上课时间到了,开始新书,现在才知道和我宿舍的那三女生的名字。一直看书不语的叫欣兰,带着高傲气息的叫南雪渗,好像男孩子的名字...另一个比较随和的叫小妞。

    拿到新书,优等生第一反应就是看书预习,十足的书呆子!南雪渗不一样,拿到书写了名字,就把书通通放到抽屉里面,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不是吧,第一个晚上就这样啊...。

    十点四十五分下晚修,一听到铃响,学生兴奋的冲下楼去,我却站在走廊里,希望能看到李芬学姐,我想和她一起走,好不容易认识个人。可是等了十多分钟,几乎走完人还没看到李芬,难道她从另一个出口离开了,正想离开,“雅雅!”

    李芬正在楼梯上方看着我,冲着我笑。我愣愣的看着她,发现已经没人下来了,突然想起蓝娜学姐的话,就朝她说道“你快点下来,我们一起走。”

    李芬摇摇头,“我还有东西要拿,你先走吧!”

    我原本想上去和李芬一起的,谁知道后面突然一只手搭住了我的肩膀,吓了我一跳,回过头发现是南雪渗同学,她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打着哈哈,半眯着眼懒懒的说道“你刚才和谁说话?”

    “是个学姐,我叫她下来一起会宿舍,她...”我边说边指着楼梯上方,发现李芬不见了踪影,有些奇怪,李芬总是来影无踪。

    南雪渗探个头看了看,伸出手摸着我额头“你眼花了吧,哪有人。快点走了。”

    在南雪渗推搡下,我只好跟着她离开了...但是,总觉得李芬学姐是个迷~。

    下一章节,沙场学校之半夜歌声...敬请期待哦.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