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 沙场学校之篮球,血人头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5:12本章字数:5255字

    听说在监狱里面,没有什么可以玩的,白天除了做些杂工,下午开始就闲着了,有些人爱打球,有些人喜欢踢球,还有的喜欢抛球....曾听说过,监狱里面最凶恶的劳犯闲得发慌,刚好一个比较倔强的男人惹上了他,凶恶的劳犯让其他人看住警卫,偷偷的把得罪他的人把头扭下来当球踢,踢了一个下午,警卫才发觉,劝也劝不听,最后只好开枪全部击毙...从那天晚上开始,隐隐约约听到“踢,踢死他这个死人头。”“传球...传球...”“不玩踢球了,我们把这人头当篮球打好了...”这声音就好像一阵风吹过,真真假假,吓得警卫和其他病人睡也睡不好。

    话说一星期前,萧凯学长邀请我去看他的篮球联谊赛,听说是和贵族学校打的。我原本不想去,但是蓝娜学姐天天找我来唠叨这事,连他们练习都拉着我来看。他们是在体育馆内练习,比赛在外面。我和蓝娜下下午课就去体育馆,刚走进去,就感觉阴风阵阵,特别的安静。蓝娜学姐说,这体育馆被间都安装隔音门和玻璃,效果特别好,所以不管房间里面有多发的动静,只要关着门,门外都不会听到一点声音。

    走进来感觉很阴凉,汗毛都竖起了我疑惑的问学姐不觉得有些阴森吗?学姐摇摇头,说她早已习惯了,我们走到篮球室推开门,发现里面挤满了女生,十几个球员正在打球。其中有个特别高的男生技术很不错,每一个动作都很帅气,惹得在观看的女生连连尖叫。我拉下脸,最讨厌这种场合了,不就是会打个球吗,不就是那人突出点么,有什么好叫的。蓝娜学姐竟然把我拉到放着毛巾和矿泉水桶的地方,我有些不高兴,因为男生们一打完球都往这边来擦汗喝水的,到时候男人味都足够把我熏晕了。蓝娜看到那个高个子的男生朝她打招呼兴奋得叉住我的手抖来抖去,这下我明白了,她根本不是来看练球的,只是和其她女生一样来看某个人的。

    室内的空气很浑浊,虽然球场很大,但是太多女生,空气竟然参合着狐臭味,汗味,脚臭味,闻得我一阵眩晕,紧接着还有一丝丝血腥味,死老鼠味。我皱着眉头捏住鼻子,这是什么鬼地方啊,这么臭,空气不流通,难道那是女生闻不到吗?

    “嗨,雅雅学妹,你来了。”萧凯见到我离开了球场朝着我走过来打招呼,指着放在我前面的毛巾说“那个,可以拿给我吗?”

    我听话的拿起放在小桌上一块毛巾给他,发现毛巾角落绣有他的名字“萧凯”看来他不像别人一样,我擦完了给你擦,想想都恶心。

    “哇~”这时候对面旁边的女生突然骚动起来,个个齐刷刷的看着我这边,我一脸茫然,扯了扯还在犯花痴的蓝娜学姐“学姐,那边的女生干嘛都往这边看?”

    蓝娜学姐很惊讶的看着我“你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她们是萧凯的粉丝,你给他递毛巾她们肯定会激动了。”

    “我?是学长叫我把毛巾给他的,她们有什么好激动啊!”我很无辜的睁着眼睛,不敢看那边的女生,总觉得她们是在瞪我。萧凯擦完汗水,把毛巾丢到桌上,还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露出很阳光的笑容“接下来看我的表现吧,我一定要把某人心目中的偶像给打趴下!”萧凯说着还朝着蓝娜做了个鬼脸。蓝娜想打他他却闪了。

    萧凯进场拉住高个子男生附耳说了几句话,高个子男生就做了个手势,开始比赛。这时候场内一阵欢呼,声音震耳欲聋,搞得我有些头晕目眩的,只好捂住耳朵,但是耳朵还是“嗡嗡”作响,依稀听到“上啊,上啊,传球传球...”我疑惑的看着四周的观众,只有几个是男生外,其余的都是女生啊,我怎么听到是男人的叫喊声?我推了推兴奋的蓝娜凑到她耳边说道“学姐,你有没有听到有很多男人的声音啊?”

    “没有啊,全是女生的声音,你太敏感了。”蓝娜学姐根本不理会我,一直盯着球场看。

    我无奈的摇摇头,后退几步坐在观众席上。“上啊,上啊...”耳边传来欢呼声,我左看右看,我旁边没有人,身后也没有人,怎么听得就像在我旁边叫的样子呢?我摸了摸鼻子,突然闻到一股很浓的血腥味,定了定神,看到篮球场内棕黄的地板竟然有参着鲜血,而他们打着的篮球也沾满了鲜血,仿佛那篮球有血似的,拍起来稀里哗啦的流出一推血。我捂着嘴巴,惊恐的看着他们抢夺的那个球,那个球还有黑色的毛发,有鼻子,有嘴巴....那根本不是篮球,是人头...沾满血的人头。那个篮球飞起来的那一刻,突然对着我睁开了眼睛,火红火红的...“啊!”我惊悚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再看看自己的旁边,不知何时坐满穿着蓝色衣服的男人,缝乱的头发,不修边幅,隐约看到衣服上有数字,后被印着“死囚”,我心脏几乎不敢跳动,头皮开始发麻,不知不觉中,后面传来男人的欢呼声。背后一阵冷,动弹不得,我所坐的位置前后左右都没有人的才对,用余光看周围,发现那些“人”都是半透明的,很激动的举起双手在喊“上篮,上篮!”....。

    “雅雅,你在干嘛?”蓝娜学姐转过身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听到蓝娜学姐的声音,仿佛是我的救世主,身边吵杂声没了,“人”也没了,我拍着胸脯跳下观众席来到蓝娜学姐旁边,也看到比赛结束,是萧凯那队赢,他得意洋洋的朝着我们这边走来“怎样,蓝妞!”

    我稍稍歪着头,看球场,没有血迹,篮球也没有鼻子眼睛,一切很正常,难道是我不正常?我确实不正常,总是看到这些东西,难不成早早就患有老人幻想症?

    “雅雅学妹,你在看什么?”萧凯有些不高兴的伸手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尴尬的回过神来“球赛很精彩,你很厉害...”我心虚的低下头说道。压根没看。

    萧凯撇撇嘴,可能误以为我害羞,笑道“你真可爱。”

    第一次听到男生说我可爱,我的脸“噌”一下红起来,更不敢抬头了。“我先去换衣服,等下我们一起吃个饭吧!”萧凯似乎很兴奋,拿着毛巾离开这里。

    我抬起头看着大家渐渐离去,也想跟着离开,却被蓝娜学姐拉住,一脸奸笑的看着我“别走啦,没听到萧凯说等下一起吃饭么?”

    我皱着眉头,我确实没注意听,转头看到那个高个子男生还在练球,没一会他把手上的篮球丢到一边去,走到装满篮球的篮球筐旁,重新拿出个篮球。我瞪大了眼睛,那根本不是篮球,是个血淋淋的人头。高个子男生不知情的把人头夹在腰间,我清楚的看到那颗人头一直在滴血,满地都是鲜血。我想喊也喊出声来,正想告诉蓝娜学姐,只见那人头突然睁开了眼死死的瞪着我,瞪得我神经都快要裂了...。

    “喂。”

    熟悉的声音把我神志拉回来,看到南雪渗慵懒的站在我面前盯着我,好像还有点不耐烦。

    我疑惑的看着她,我惹她了?“你,你怎么在这里?”我不自然的问道。

    “看球赛啊,想离开的,看到这傻样好奇走过来瞧瞧。”南雪渗很敷衍的说道,再看了我一眼,打个哈哈伸伸懒腰“我去吃饭了,不理你了。”说完就离开了。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像她这样的女生应该不喜欢热闹和看比赛才对,但是为什么总是在我最惊恐的时候出现,再看看那个高个子男生,他手上的篮球不再是血淋淋的人头。

    “那个是你同班同学?”蓝娜好奇的问道。

    我点点头“也是舍友。”

    “嗨,你们久等了,走吧!”这时候萧凯换好衣服跑进来,朝我们笑道。我看着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很明显是冲凉了,而身穿白色运动服闲得他更阳关帅气。

    “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去洗手的时候手竟然黏黏的,而且还粘有血,问了别人,没一个人受伤,怎么会有血呢?”萧凯不解的摸着脑袋说道。

    我一惊,放慢脚步,走在他和蓝娜学姐后面,看着萧凯的背影,隐约看到他手上还粘着血迹....。

    离联谊比赛还有三天,但是这些天我总觉得许多女生异样的目光,看到我就交头接耳,舆论纷纷,我只想安静,默默无闻,不想成观众人物,或者绯闻人物。要知道刚上初中的学生,是青春发育期,经常学电视里的人物,或者什么的,会去讨论,无中生有,也就是妒忌,愤恨开始从心底诞生,同时也会出现早恋这个词。早恋对我来说是遥远的,因为我根本不懂什么叫喜欢,什么爱慕,我只想交几个知心的朋友,偶尔能聊聊天,但是总是不如愿。

    “就是她,脸皮很厚的,别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竟然去勾引萧凯。”

    “没看错吧,她那小孩子模样,完全没发育,怎么可能勾引到萧凯呢?”

    耳边不断的听到这些话题,我低着头,抱着笔记本,这下好了,全校都知道我的存在了,虽然不像小学那样以阴森的话题出名,但是这个“勾引”男人更不利于我,如果老师选择相信谣言的话,说不定就得见家长和踢出这个学校呢。

    联谊赛当天,露天操场沾满了人,其中女生就站了七成。校门口开进来两辆车,一辆是巴士,一辆是黑色的小轿车,我站在人群最后面,看到那辆黑色的轿车有点眼熟,于是走了过去傻傻的看着从车里面出来的人。

    “齐明?”我惊讶的看着那个熟悉的面孔,大概有三个月不见了吧,他好像长高了,穿着白色的球服抱着篮球从车内出来。看到他,我有种说不出的喜悦,没想到他竟然和我们学校联谊球赛,可是,联赛不是初二初三的学生吗?

    “嘿,你还这里啊,萧凯特地让你到最前面看他比赛呢!”这时候蓝娜学姐过来把我拉走,我还没来得及向齐明打招呼就被拉到人群中。全场一片沸腾。

    我被迫拉到齐明的旁边,齐明正在做热身运动,看到我笑哈哈的说道“替我好好加油吧!”

    我无语的看着他,想到在体育馆内的情景就感觉背后发凉,头皮发麻,与其说他们是打篮球,不如说是抢人头。

    “哇,那是私立贵族学校的人啊,感觉好高贵的样子哦!”耳边响起一阵狂乱的声音。我不悦的朝人群中走进来穿着白色球服的男生,城市人和我们这些乡下人本就不是一个档次,怎么看都好看。我看到了那球队最后的一个人正是齐明,我依稀看到他手上的篮球好像写有字,是符?

    “雅雅,那个男生好像在看着你耶!”蓝娜突然推推我说道。我疑惑抬眼看到齐明正看着我,我脸一红撇开视线,刚才自己太专注看他手上的球了。

    我前面突然站着个身影,好奇的抬起头,是萧凯,他回头冲我一笑,看样子是故意挡住齐明的视线,我皱着眉头,好想离开,我本来就不属于热闹,如果看比赛还是喜欢在人群后面默默的看着。左看右看,竟然看到南雪渗也在最前面很冷静的看着球场,但是看她样子好想仇视着个人,我朝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她和齐明竟然狠狠的对视着,就好想见到了仇人般,不是吧....。

    比赛开始了,我无心看,听着震耳欲聋的叫声,让我脑袋一片空白。天空突然黑云密布,狂风吹起,就要下大雨般,大家没有注意,都把视线转到场上的比赛,我倒是很在意,刚才还好好的竟然天黑了起来,而且还挂大风,把泥沙都吹到我眼睛里,我揉了揉眼,模模糊糊看到场上打球的人并不是穿着球服而是蓝色囚服,眼花了?我努力睁开眼,场上的人都是成年男人,还有留着胡子,而旁边呐喊的人也是穿着囚服的男人。做梦?我看到场内的人不断的抢着球,不,不是球,是血淋淋的人头,带滴着血,地面一片鲜红,那些“人”踏着血泊抢着人头...。

    他们在争夺着人头,不知是谁往我这边一丢,砸到了我的头,我问道一股血腥和泥沙的味道,冰冷的血液从额头缓缓的流下了,我摸一把脸蛋,发现手里都是血,眼前一黑倒下去...也许是倒下去的缘故就听不到热闹的声音了,反而很安静,静得感觉这事个空荡荡的空间,连呼吸也有回音。

    “我是冤枉的,我不想死...”

    “苍天啊...”

    “嘭~”

    谁,谁在呐喊?这么嘶哑的声音是如此的凄凉,竟在空中回荡。随着一声枪响,人也跟着倒地,时而传来沙沙的声音,是有人在埋他吗?

    “把他的头扭下来,当球踢!”凶恶的声音若隐若现,接着就是一阵斗殴,打闹...。

    我竟然站着了茫茫的沙地,看不到任何人也看不到尽头,就好像来到了沙漠。冷风呼呼的吹,吹起一片烟雾,朦胧中看到了影子,风停了,影子也消失了,还在空气徘徊的烟尘也渐渐消失,我疑惑的站着沙地上,这不是校舍后面的沙地吗?我怎么来到这里了?刚想走动,发现有东西缠着我的右脚,低头一看,一只白色骷髅手捉着我的脚腕,我大惊,连忙用左脚猛踩,可是越踩它就抓得越紧,紧接着就是露出半个骷髅身子,带着几根发丝的骷髅头“哇哈哈~”

    救命~为什么喊不出声来,惊恐的看着四周,沙地在动,一具具白骨爬出来朝着我走来,我动弹不得,连声音也发不出,隐约中看到前方有个熟悉的人,齐明,对,绝对是他,只见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我讶异的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难道他要见死不救吗?我奋力的张开嘴试图呐喊,依然喊不出声,也感觉不到疼痛和干渴...眼见白骨都走到我面前,还笑出阴阴的声音,我扭曲着脸,任由他们的靠近,撕抓,啃咬...。

    “雅雅...雅雅...”

    耳边传来蓝娜学姐的声音,我醒过来,看到蓝娜学姐担心的脸,还问道消毒水的味道,“我,是怎么了?”我的声音非常嘶哑,而且喉咙一阵疼痛,就好像刚嘶喊完一样说不出话来。

    “天,你终于醒来了,这里是医院,你知道吗,你昏迷了三天,三天前我们正看着比赛,他们传球的时候一失手就砸到你了,当时你的头流好多好多血,把我们吓坏了,当时贵族学校的那男生迅速把你抱到他家的车上送往医院的,可是检查后发现你头上的血竟然不是你的,血液已经黑化了,奇怪的很。”蓝娜学姐手舞足蹈的解释道。

    她她这么说我才觉得自己脑袋很很沉痛,房间很苍白,这是医院?

    “很晚了,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吧,对了,老师说你的父母怎么联系不上?”蓝娜学姐站起来整整自己的衣服疑惑的说道。

    我摇摇头,我写的那个号码根本就是假的,我不想在学校发生了什么都让老师去联系父母。蓝娜见我不出声耸耸肩“那明天你再回答好了。拜拜,好好休息。”蓝娜转身走到门口,似乎放不下我,回头看了我几秒叹了口气,关门离开。

    我昏迷了三天?骗人的吧,我怎么觉得才一下子呢?窗外月色朦胧,正照应了我的孤独和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