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沙场学校之诡异厕所(改)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5:12本章字数:4319字

    公共厕所的鬼故事也听过很多,听说每间厕所的最后一格阴气是最重的,很多鬼灵都喜欢呆在那里,一旦误入,就不知道出来后神经还正不正常了...相信大家晚上都有过独自一人上厕所吧,而且厕所空荡荡的,只有一盏泛黄的灯泡,是是照不到厕所尽头的,或者是苍白的灯光,看起来整个空间异常的苍白...听到水声的回音,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就好像背后有人一样,盯着你,瞪着你,等你回头,什么都没有...。

    得知南雪渗是阴阳师传人,我甚是吃惊,因为阴阳师这个词在现实生活中很少听到,只有在电影上知道。不过,确实有阴阳师这个行业的存在。让我没想到的是,才十三岁的南雪渗竟然是阴阳师的传人,可以说她是一个天才,平时看她懒散,不易和别人靠近,经常迟到,上课睡觉,几乎没见过她听过课,甚至课本翻也没翻过,但是她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一中,开学到现在,小考依然排列第一名。她告诉我,她之所以来这学校是被逼的,都什么时代了,竟然让女孩子来除鬼邪,以后要是嫁不出去,就和鬼灵过一辈子吧。我当然会问,这世上真的有鬼吗?她无奈的摇摇头,你信则无,不信则有。其实可怕的不是残留在这世上的冤魂,而是人心,能让这世上产生鬼的,往往都是人类自己,自作孽...。

    晚上九点,大家都在教室里自习,虽然老师不在,但没有人交头接耳,或者吵闹,只有翻书声和笔尖写字的声音,优等班比较自由,只要是自习课,都可以不用等下课随意上厕所或者去图书室借书,不过时间最多只能十五分钟,一节可只许一次,有班长记录。

    我捂着肚子,可能说下午吃坏了肚子,肚子一直咕噜咕噜叫,看看窗外,天这么黑,别说月亮,就连星星也没有。实在忍不住,只好跑出去。公用厕所在一楼,有三间教室那么大,但是中间只有一盏老式的灯泡,还是感应的,进去没多久就会自动熄灭。再说上课时间哪有那么多人上厕所,让灯一直亮着的。

    我捂着肚子冲进厕所,有些呆了,厕所最尽头竟然是一片漆黑,白天看的时候,尽头里放着拖把刷子,但是晚上进来,虽然有灯光,却看不到里面有东西。我愣了许久,第一次晚上上厕所,要不是肚子一直在叫我可能还回不过神来...。

    “呜呜~”

    突然听到尽头传来的哭声,我最先想到的是谁被欺负了跑到厕所来哭,想想也不对劲,学校这么大,能躲的地方那么多,非得来这臭烘烘的厕所,那不是吃饱了撑着嘛。想是这样,但是不敢往恐怖那方面想,毕竟遇到了这么多灵异时间。

    “呜呜~”哭声忽近忽远,让人分不清是在前面还是后面,或者就在自己的旁边...。我上完厕所,灯光刚好熄灭,我用脚一踏,灯竟然不亮了,我又试几次,依然不亮。这时候厕所里整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摸着黑想走出去,后面却传来“吃吃”的笑声,声音很尖细,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我抖抖身子,不管那么多了,赶紧出去。

    “嗖~”

    我定住了,刚才后边好像有人飘过,听到风吹衣服的声音,令人发指。接着就是一阵寂静,只听到自己耳朵“嗡嗡”作响,我不敢回头,又不敢向前,只能呆在原地,环绕四周,除了黑还是黑,黑得都不知道我站在哪里了。

    “呜呜~”这时候又传来阴沉的哭声,凄惨空洞,“呼”的一声,冷风袭来,吹得我全身帽冷,一时间赶紧跑,但总是不如人愿,脚抽筋了,痛~我捏着大腿,心里想着快点好快点好...“呼~”脖子一丝寒冷,就像有人在后面朝我吹气,那真是心寒鼻酸啊,再这么下去,我非哭出来不可。

    “嘭嘭~”

    这声音好像是厕所推门的敲打声,貌似是从最后一格传出来的,让我想到了电影上的情节,最后一格厕所没有人,门却不断的推来推去,没一下子停下来,恢复寂静。不知过了多久,从里面传来清脆的声音

    “我是好孩子...我开不了门,谁来...”我顿时头皮发麻。这声音分明是小孩子,刚开始很清脆,到最后确实痛苦的嘶哑,听着听着都让我撕心裂肺,心有余悸。背后一阵冰冷,伸手摸了摸,原来是出了一身冷汗把衣服浸湿了。

    “放我出去啊!!!”

    突然一声尖叫,把我吓得失魂落魄,我也跟着喊起来“啊!!!”

    “磴!”的一声,灯亮了。

    “哈哈哈....吓到了一个!”后面传来嬉笑声。

    我回过头,发现四五个女生从厕所走出来,嬉皮笑脸的看着我。我眨眨眼,难道刚才是她们在搞恶作剧?仔细一看,这几个女生不是普通班最叛逆的吗?竟然大晚上的跑到厕所装神弄鬼。

    只见一短发女生撇着眼看着我“你们这些书呆子就知道学习,这回看你还有没有心思学习!哼!”

    我莫名其妙,一头雾水的看着她们,但是她们这样做也太过分了吧,我愣愣的看着她们高兴的跳着,发现她们身后站着一直发女生低着头不语,我看了看,不会又是和她们一伙的吧,都玩完了还在那装。再看看她身后是一片漆黑,脑袋不知道怎么想的低头一看,发现那女生根本没有下半身...我张口结舌,指着还在高兴的几个女生“背...背...”

    有个女生发觉我指着就冲着我说道“背什么背啊,你是不是想吓我们啊,没门,我们才不会上当咧!”

    我猛的摇摇头,想告诉她们背后有鬼,但是却说不出话来,只见悬浮在她们身后的那个女孩生缓缓的抬起头,露出火红的双眼,张牙舞爪,嘴里还流出黑压压的液体到地上“噼里啪啦”的响。

    那几个女生聊得正欢,突然听到奇怪的声音才缓缓的回过头,看到漆黑一片,什么也没有,拍拍胸脯,虚惊一场。

    我拼命的朝她们摇摇头,那里确实有“人”,为什么这么近她们却感觉不到呢?我也很想跑,但是双腿总是不听使唤,动弹不得,只能惊恐的看着那几个不知所谓的女生。

    “轰隆~”

    外面突然打雷,接着就是下起了小雨,我吸了吸鼻子,总感觉这里很潮湿,仿佛带着树木和泥土的皮肤开始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

    电闪雷鸣,借着一闪而过的闪电,我竟然是站在外面的湿地,周围都是枯树丫,而我就站在湿答答的泥地上。

    雷鸣电闪,描绘着身不由己的宿命,让整个夜晚迅速土崩瓦解。景物在一瞬间苍白,迅即漆黑,哭泣的鬼影无路可逃,灵魂*僵硬。视界细细溃动,模糊的白色光点,重叠巨大的黑影,绝望地撕破夜色。我凝视四周,仿佛来到了世界末日,冒着小雨,走了几步,泥地里印着我沉重的脚印。白骨般腐朽的枯树,被斩了首,双手伸向天空,无语申诉。挂在树枝下的麻绳,被风沉重地吹动...。

    一道闪电亮起,我好像看到了那几个女生,她们似乎也看到了,急忙跑过来,张着嘴,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拍了拍她们,好像说我听不到,很奇怪,我竟然说不出话来了,和她们一样张着嘴动来动去,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我们都冷了,可以清楚的看到大家惊恐的表情。

    “轰隆~”

    一声雷响,那几个女生惊慌失措的都躲到我后面来,隐隐约约看到枯树丫上挂着绳圈悬着具女尸。我们被吓倒后退几步,绳圈勒紧女尸的脖颈,脸部肌肉向下收缩,而喉咙里的舌根拼命伸出嘴巴,眼眶撑得很开,圆凸的眼球无神地像是盯着地面,或者,是瞪着我们。

    阴风阵阵,看得我们头皮发麻,“丫~丫”几只乌鸦突然从远处飞来停留在女尸的肩上,就好像那尸体是活着的。说是活着,只见那具尸体动了动,头仿佛真要抬起来,看得我们不寒而栗。

    我感觉手臂一阵刺痛,偏头一看,是那几个女生紧紧的拽着我,面如土色。紧接着风吹四起,停留在女尸肩上的乌鸦忽然扑闪着黑色翅膀,消失在黑夜中。

    “啧啧...”

    我听到诡异的声音,定眼一看,发现悬挂着的女尸身体竟然爬满了白色的软绵绵的尸谏虫,啃着腐烂的尸体,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就好像一层层皮被撕下...令人发指。

    我们抖着身子,连连退后,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然而,周围响起细碎的声音,我们缓缓扭过僵硬的头,发现周围不知何时沾满了人,他们穿着蓝色衣服,我见过,是监狱里的囚服,他们如失去灵魂的丧尸,挥着腐烂得不成样的手不停的朝我们走来...。

    “呲~”

    悬挂在枯枝上的女尸突然安稳的落到地上,手一把一把的抓着趴在她身上的尸谏虫,放到嘴里狠狠的嚼着,嘴角还残留着白色的液体。

    “呕~”我连忙捂着嘴一阵干呕,只见那腐尸朝着呲牙咧嘴的笑,露出半黑半黄的牙齿,好恶心,眼珠上时不时串出几条白色的茧虫。

    我和这几个女生紧紧挨在一起,四周已经没用出路,都被那些腐尸围住,远看他们越走越近,我们全身都湿透了,冰冷的雨点打在我们身上,就好像是冰雹,是那样的疼痛。

    看着腐尸的靠近,我们无能为了,心寒鼻酸,相互挽着自己,就在腐尸靠近的那一刻,“啊!!!”

    我们闭着眼睛瞎叫,声音在空荡中回应,过了许久,发现没动静,才缓缓睁开眼。周围一片漆黑,听到熟悉的水声“哐当,哐当~”那是厕所冲流的水声。静下心来,嗅了嗅,是厕所,我们回来了,仿佛刚才那一切只是梦幻般。

    后面的几个女生争先恐后的跑出去,没多久就传来她们的惨叫声,眼前亮起幽绿的光亮,我清楚的看到了那具腐尸,原来一切都不是幻觉。那具腐尸捏着一女生的脖子,伸出干枯的手抓住一条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的白色茧虫放到那女生的嘴里,那女生惊恐的吞下,不断的叉住自己的脖子不停的干呕,旁边的女生见状,早已吓得不敢动弹,只见那具腐尸对着她们露出狰狞的笑容,笑着笑着,一只眼球滑了下起滚到旁边一女生脚边,那女生一愣,“卡擦”一声,竟然把眼球给踩碎了。她抬起头,面如土灰,抖着弱小的身子看着瞪着她的腐尸,只见那腐尸突然咧开嘴,一股黑色烟雾串出来,味道恶臭浓烈,把那女生吓得连连作呕。

    “嘎吱,嘎吱...”只见腐尸挪动着干巴巴的腐脸,从嘴里不知吐出什么东西,见她伸手一拿,一只白色无毛的老鼠活泼乱跳。腐尸一把捏住那女生的脸,硬生生的把老鼠塞到她嘴里,不一会儿,鲜血四溅,紧接着那女生昏倒在地上...。

    四五个女生依依被腐尸折磨到昏迷过去,最后只剩下不能动弹的我,她看到我,吃吃的笑,挪动着还带着茧虫的身子,“啪嗒,啪嗒”,那是虫子掉下去被踩到的声音,听起来令人头皮发麻。一看到白色的茧虫在腐尸的脸色串来串去,一不注意,腐尸一口,嘎吱嘎吱的嚼着,犹如美味的炸虾。

    我惊恐的看着腐尸缓缓过来,全身哆嗦,只好认命的紧闭双眼,等待死亡的来临...。

    “恶鬼褪去~”

    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南雪渗,只要听到她的声音就像救世主般,我欣喜若狂的睁开眼,看到厕所的灯竟然亮了,而眼前却倒着那几个恶作剧的女生,只见她们身上还爬着一两条白色的虫子,一阵恶寒。这时候南雪渗走进了,手里还提着一桶水,毫不怜惜的往倒在地上的女生倒去。我惊讶的捂着嘴,这女人,难道不懂得怜香惜玉麽,毕竟都是女孩子。

    昏迷的几个女生感到一阵冰冷,醒过来,感觉嘴里好像有东西在动,一口吐出来...“啊!”竟然吐出一口白花花的茧虫。她们抓狂的跑出去,而我站在后面捂着肚子,五脏六腑在翻江倒海...。

    南雪渗黑着脸走过啦,看着“我说你,去到哪哪就有事情发生,你能不能别一个人行动?你不知道你的体制麽,容易引鬼出来,特别像公厕这么阴气重的地方!”

    我被南雪渗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顿,接着就跟她离开厕所,离开时还不忘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厕所黑暗除悬挂着一具女尸,正在和我招手...。

    第二天,听说那几个比较叛逆的女生疯了,还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装鬼吓人,别把鬼引出来,把自己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