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沙场学校之千万别回头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5:12本章字数:5252字

    时间过得很快,入学到现在转眼间就到了寒冷的冬季,虽然不会下雪,但是已经达到很冰冷的程度了。

    今天不知道是谁在我桌上放了一封信,说是情书,有点不太可能,谁会喜欢我这个小布丁点,而且还没开始发育呢。只是约我今晚自修后到图书室。没有署名,恶作剧?算了,反正是第一次收到信就当作是情书好了,下自修后那么多到图书室,我就不信能做什么。

    十点四十五分,铃声一响,所有学生像猛兽般立即冲下教学楼,我不喜欢人群拥挤,总是等到人走完后才会离开。

    今夜星稀云淡的,苍白的月光笼罩着大地我一个人抱着书本走在昏暗的小路,这是图书室必经之路,离教室有点远。冷风迎面而来,忽然感到一阵阵毛骨悚然,一到冬天,就很少人会去图书室,都赶紧跑回自己的暖被窝。路边的树枝被风吹得 #039;咯吱咯吱 #039;响,折断的树枝摇摇欲坠,就像是一个个吊死鬼,突然我眼前浮现了一座座坟墓,一具具尸体横躺在泥地上。我有些迷糊了,揉揉眼睛,发现我走的是水泥路,而刚才的画面只是一瞬间。经历了厕所那事件,让我相信时不时能走进另一个世界。

    “哈哈~”

    我背后突然传来几声笑声,有些阴沉,又有些模糊,时近时远,就好像有人在我后面打闹说笑的样子。我停下脚步,背后吵杂的声音也跟着停下来,一阵冷风袭来,我抖擞着身子,仿佛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过。

    我继续往前走,每走一步,就听到后面跟上来的脚步声。低头看着地面,借着幽暗的路灯,只发现有我的影子,我一惊,脑袋里突然窜出南雪渗之前说过的话“你能不能别一个人行动?你不知道你的体制很容易引鬼出来...”

    我头皮一阵发麻,赶紧加快脚步,还有几步就到读书室了,但是后面的脚步也紧紧跟上来,头也不敢回,拔腿就跑..。

    “嘭!”

    没有注意到前面的来人撞入温暖的怀抱里,我立刻回神后退几步捂着被撞疼的鼻子抬头一看,是萧凯,他摸着被我撞到的胸膛睁只眼闭只眼的看着我,想必是撞疼了吧。

    “对不起啊学长!”我不好意思的道歉道。

    学长拍拍胸脯笑道“没事,这路这么黑,经常能和人相撞的,对了,你这么急忙来图书室做什么?”

    我愣愣的看着萧凯,瞪着天真的眼睛问到“你没看到后面有人跟着我吗?”

    萧凯听后摸摸脑袋,左顾右看摇摇头耸耸肩“没有啊,是不是你神经太敏感了,蓝娜说你比一般人还要敏感,看来不假。”

    我摇摇头,面色稍微苍白,萧凯皱了皱眉头苦笑道“好吧,那我陪你到图书室吧,没想到你这么爱学习,冬天那麽冷还跑来图书室,看你身子这么单薄怎么不多穿点衣服...”

    萧凯陪我走到图书室,在门外看到图书室里有些幽暗,推开门,一股刺骨的冷风徐来,我倒抽一口冷气,看到图书室没什么人,只开了三条灯管,而这么大一个图书室,只有眼前是亮着的,后面一片漆黑,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我看了看在前排找书的人,两个女生五个男生,到底是谁给我信的呢?萧凯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来,笑着对我说“你去找书吧,我在这等你。”

    我点点头,随便走到一条书架通道,如果那人在这之间的话应该看到我进来,会过来的吧,可是过了许久都没用动静,室内安静得只有翻书和拿书的悉悉声。我撇撇嘴,果然是恶作剧,算了,反正都来了就随便找本书回去吧。

    我抬起头,看下这书架是放着什么类型的书,发现都是小说,我并不是很喜欢看,扭过头,里面一片黑暗,就好像脚下的通道被黑暗吞噬般。我感到黑暗吹来很小的冷风,吹得我鸡皮疙瘩都起,难道那是个黑洞?怎么可能,自己吓自己。

    我回过头,看到最上方有本《无尽的黑夜》,有些老旧,有这样的小说?好奇踮起脚尖去拿,可是个子太矮,连摸都摸不着了。

    此时背后凉飕飕的,我有些疑惑,但没有理会,我跳起来,差点就可以把那小说拿到了,就在手摸到书本的一瞬间,一只冰冷苍白无血的大手帮我拿了下来,我接过书,刚想回头看是谁。“雅雅,原来你在这啊!”萧凯跑过来说道。

    我转过头看着他眨眨眼“我找到了,准备可以走了。”说完我转过身,发现我背后一片漆黑外什么人也没有,那刚才谁帮我拿书?我疑惑的抱着这本封面有些泛黄的小说,翻开还有股霉味,看来已经放很久了。

    做好登录,我抱着书和萧凯离开图书室,外面的空气降到零点,是那样的冰冷,我缩了缩身子,萧凯见状脱下自己的大衣披到我身上,我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有拒绝。

    “嗒!”

    离开图书室走到这条昏暗的小路,背后就传来脚步声。我停下来,脚步声就消失,萧凯见状问我怎么了?我摇摇头,继续走,但是我一走,后面的“人”也跟着走。怎么回事?

    萧凯突然摸着我的头笑道“走这么黑的小路,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听老人说,如果独自一人走夜路的话,听到后面有声音千万不能回头,不管是叫你也好,拍你也好,否则...”

    我停住了脚步,面如土色的看着嬉皮笑脸的萧凯,萧凯停下来不解的看着我,看到我一脸惊恐的样子,瞪大了眼睛,轻声说“不是吧....”

    我僵硬的点点头,后面吹来一阵冷风,两旁的树木被吹得沙沙作响,印在地上的影子就好像有人在飘来飘去。

    “噌~”

    后面传来诡异的声音,我和萧凯面面相视,直着身子都不敢乱动。

    “噌~噌~”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响,就好像一排排军人在踏步,时不时传来嘶哑的叫声。时远时近。

    我和萧凯头皮都发麻,两腿发软,想动也动不了。只见后面脖子传来一丝丝寒意,就好像有人对着我吹气,紧接着就是一阵冰冷,好像有人拿着冰棍往我脖子上放。此时我汗流浃背,斜眼看到萧凯苍白着脸,惊恐的看着我,嘴巴不停的打哆嗦“雅雅,你,你,你后面...”

    我也感觉到我后面有什么,冰冷的气息不停的朝着我吹气,我欲哭无泪,全身哆嗦着,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搭到我肩膀上,捏着我的耳垂,还清楚的听到“呼~”喘气声,阴冷的风吹着我的耳朵,我感觉我的耳朵快要变成冰棍了...。

    没过多久,冰冷的手突然消失,冷风也没了,我有些疑惑,才发现前面有人走过来,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我差点就要两眼泪汪汪了。没错,是南雪渗!

    我和萧凯松了口气,萧凯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我有些尴尬的脱下大衣还给他说道“以后,你还是不要靠近我好了...”

    萧凯哈了口气,拿过大衣重新帮我披上“傻瓜,你说什么呢?我早知道你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样而远离你的,可是刚才那怪物为什么只碰你呢?”

    我愣愣的看着萧凯,他是怎么知道的呢?不过听可他的话心里一阵温暖。南雪渗朝我走来,看到我叹了口气,拍着自己的额头,好像很头疼一样“为什么总是你....不过刚才还好你没有回头,不然你早变成一具无头尸了!”

    我瞪大眼睛,萧凯才告诉我,刚才他看到我背后站着个没有半边脸的怪人,嘴巴长得很大,还流着黑色的液体,牙齿像猛兽一样很尖锐,它伸出血红的舌头不断的舔着我的脖子,但是没多久竟然消失了,原来是有人来。

    南雪渗告诉我,那条小路原本四周都是死人,尸骨未寒,就算把尸骨处理了,那些死魂依然徘徊在那里,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团奇怪的怨气,有可能是看到生人的缘故,自己也想做回人,才会不断的找替死鬼。正所谓人七分鬼三分,鬼还是怕人的,所有一般只找像我这种体弱多病的人下手。萧凯之所以没事就是这个原因。

    南雪渗还说,她在宿舍占卜了一下,说这学校不仅阴气重,就连怨气也重,就算在这学校死去的学生,依然会在学校徘徊不能轮回转世,但是唯一占卜不出来的就是我的存在,一片空白,发现我没有回到宿舍就好奇跑出来找,刚出现,就看到我后面站着一鬼怪张牙舞爪,正等着我回头,一口把我的投吞掉,但是奇怪的是中间飘来一透明的鬼魂把那鬼怪拉走了,我因此才能摆脱它的纠缠。

    第二天。

    我一夜未睡,想起昨晚遇到的事情就一阵寒栗。带着熊猫眼走进教室,我记得拿了一本《无尽的黑夜》的书,翻开一看,里面尽然一片空白,犹如传说中的无字天书。我把书合回去,太荒谬了,等中午太阳火辣的时候把它还回去吧。

    中午下课,天气并不像我想象中那么好,阴沉阴沉的,我抱着那本“无字天书”走下楼。

    “嘭!”后面突然有人撞上来,我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下起,我吃痛的爬起来,发现是个齐刘海的女生,她低着头站起来,道歉也不说飞快的冲下去。

    我只好自认倒霉,捡起那本书,感觉鼻子有些热乎乎的,伸手一模,天啊,我竟然流鼻血了,而且还猛的流,把这本无字书弄得一塌糊涂,我赶紧拿出纸巾把这书擦赶紧,可是越擦,血液就浸透在书本里面,原本泛黄的封面突然间变得鲜艳刺眼...。

    “雅雅,你,你!”这时候萧凯从楼上下来,看到我这个样子大惊失色,连忙把我打横抱起,我只觉得脑袋很沉,眼前一黑...。

    这里是哪里?我站在黑暗里,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走了进步,发生周围一片漆黑,接着听到四周的吵杂声,一阵风吹过,我听到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树叶。定神一看,这不是经过图书室的小路吗?我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这么昏暗。不一会儿,我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偏过头一看,看到树底下竟然坐着一堆穿着囚服的“人”有说有笑,还有的跑来跑去,我惊呼,但是并不感觉害怕。只是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我向前走,总觉得自己在飘,这时候看到从图书室出来一女生,我瞪大了眼睛,是那个撞倒我的女生,她抱着书本低着头走,竟然看到我还不道歉。我有些愤怒的站在她面前,没想到她就这样穿过我身体,我张目结舌,怎么会,难道我死了?

    这时候我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是昨晚跟踪我的声音。那女生每走一步,后面就传来一声。只见那女生停下来,脸色苍白。我站在一边,清楚的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竟然没有半边脸,就连鼻子也没有,只有两个空洞,而嘴巴很大,一张开,泛黄的尖牙露出,还从嘴里散发出一股黄烟,我隐约闻到那股恶臭,就像臭水沟里的味道,很奇怪,我竟然没有吐。

    只见那怪物伸出火红的舌头,嘴角还“叭啦叭啦”的流下一堆黑色的液体,看着都反胃,不停的舔着那女生后颈。

    我捂着嘴巴,昨晚就是这个恶心的怪物舔我,想着想着一阵干呕,等下回去非得洗干净不可。

    那女生苍白着脸,抖着身子,缓缓的回过头,只见那怪物突然把嘴巴张得很大,大得刚好可以装下那女生的人头,我惊呼,看着那女生要回头连忙喊道“别回头...”但是那女生就好像听不到似的,回过头,看到漆黑的一片,紧接着“咔嚓”一声,鲜血四溅,那女生的头颅被怪物咬断,含在嘴里不断的嚼着“嘎吱嘎吱”作响,就好像啃着酥脆的骨头。

    我惊恐万分,看着没有头颅的身体缓缓倒下,手指还动着...我这时才感到害怕,想赶快离开。只见那怪物突然转身凸出一只白色眼球看着我,脸上血肉模糊,还看到青色的神经不停的跳动,嘴角还残留着鲜血,伸出血红舌头舔了一下嘴角,舔到一块黑乎乎的肉皮放到嘴里“嘎吱嘎吱”的嚼着。

    我捂着嘴,这怪物竟然连自己都吃,看着它盯着我看,我赶紧离开,但是奇怪的是我竟然动不了,就好像被什么固定住了,只见那怪物靠近我“咯~”张开嘴打了个饱嗝,一股青黄色的烟冒出来,袭到我脸上,我顿时翻江倒胃,气味杂着血腥,杂着大蒜还有腐尸般的恶臭,如果是普通人闻到肯定马上升天。

    只见那挂物突然咧嘴,伸出黑乎乎的手,手上还粘着青白色的液体,就好像鼻涕那般恶心,长长的指尖想划过我的脸庞,我拼命的动来动去,就是无法挣脱。只好紧闭着双眼待命...。

    几秒过去,发现没动静,睁开眼,看到一个高大半透明的身影挡在我面前,狠狠的抓住那怪物的手一甩,那怪物重重的一摔,地上顿时烟灰四起。身影回过头,我看到了他的脸庞,苍白无血,但是脸蛋很俊美,带着寒冷的气息,我从没见过这么帅气的男人,看得有些发呆,只见他朝我一挥手,一股白烟出现,我能动了。他冲我笑了一下消失在黑暗中,难道他就是昨晚南雪渗说救我的半透明的人?

    这时候,那怪物站起来,身上不断的流下黑乎乎的东西,小路中间还倒着具无头尸。稀里哗啦的听到脚步声,我侧头一看,是南雪渗,她手里拿着白色符咒跳过尸体,朝那怪物方向去。我高兴的喊道“南雪渗同学,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但是她仿佛没有听到般,拿着符咒往那怪物一贴,一瞬间,刮起一阵狂风,那怪物化成一股白烟随风飘去...。

    之后就是警察,医生,还有老师校长过来,检查了下尸体,抬走,找人来处理血迹。我看到南雪渗站在人群后面,走了过去,想告诉她我在这里,但是她好像看不见我,听不到声音,只是冷冷的看着警察整理尸体。我有些惊慌了,不停的对着南雪渗吹气,只见她摸了摸脖子摇摇头离开了。我愣了,怎么会这样...。

    这时候,天蒙蒙的亮了,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吸走,我拼命的挣扎,但是还是没有用,紧接着迎来的是一片明亮...。

    “雅雅,你醒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吃力的睁开眼,看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侧头一看,看到萧凯的面孔,立即坐起来,才闻到消毒水的味道,这里是...医务室!

    “太好了雅雅,你终于醒了,你昏迷了一天一夜!你知道麽,昨晚上发生大事件了,竟然在那小路上有具无头女尸,吓死人了!”

    我大吃一惊,难道昨晚我是灵魂出窍而清楚的看到案发的那一刻?我掀开被子,头还有些疼,萧凯一把把我按住,让我重新躺回去,让我先别乱动,把医生叫过来检查过才可以离开。看着萧凯离开的背影,我翻个身,那本“无字天书”竟然放在我枕边,我疑惑的把树拿过,没有看到任何血迹,凑近一闻,但是还有股血腥味。只见这封面不再是陈旧泛黄,而变成了一本很新很鲜艳的书,就好像有生命般,翻开书本,里面依然没有一个字....。

    当你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最好走到比较亮的地方,如果后面是人,就会看到影子,如果听到脚步声,但是没有影子,劝你最好别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