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7鬼庙(1)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5:13本章字数:3363字

    深山半腰出现个新神庙,每天香火不断,近万村民上贡。谁知道那寺庙是怎么出现的,而供养的是神,还是妖魔鬼怪,或者是冤魂!有些佛可以祭拜,有些庙千万别乱拜,不然,你知道你拜的是佛还是魔?

    一个学期很快就结束,转眼间就要到春节,我和父母都回到了那与世隔绝的老家。爷爷奶奶虽然白发苍苍,但身体硬朗,头脑清晰,一点儿也不比年轻人的差。而离家出走多年的叔叔也带回三个可爱俏皮四五岁的堂弟堂妹。

    回到老家,第一映入额眼帘的不是绿郁苍山,而是离家不远的深山里的神庙。远远看那神庙的外面都是朱红色的围墙和柱子,瓦片则是青绿色的,还炊烟袅袅,似乎香火不断。

    我有些好奇,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间神庙?爷爷说,那是村里的人合钱建的。听说有一老人家在山上放牛,经过那里,看到那里有两块奇怪的石头,长得非常像土地神和观音菩萨,就叫人来看,都说是上天派下来的佛在此住脚,所以就在此建议神庙来供养了。

    我有些纳闷,土地神还说得过去,怎么会有观音菩萨的石像呢?在怎样也是山神的石像吧。实在是想不通,也只能说是农村的人迷信过头了。

    年二九,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习俗,而我们这里就是要上山祭拜山神,但是今年却不一样,不是往东南边的深山拜山神树,而是去那个新建的庙祭拜土地神和菩萨。

    一大清早我跟着爷爷奶奶上山,中间跟着两个个小堂弟一个堂妹。踏上这条蜿蜒的小山路,旁边两边都是杂草和高耸的松树,时而听到鸟叫声,虫叫声。还依稀闻到鞭炮味,烧香味,还含杂着纸。这天是阴天,从山下看,周围高耸的山都蒙着白白的雾,而上到山,低头一看,仿佛来到了天下,下面都呗白茫茫的雾掩盖。

    还没走多久,我就气喘吁吁,落后一截,堂妹总是大声的喊着我,叫我赶紧跟上来,实在不行,只好扶着旁边的树一步一步蹒上去,就一转弯处,竟然不见了他们的踪影。我有些害怕的左看右看,这里就好像原始的森林,周围大树藤条相互缠绕,如同罩上了层层叠叠的大网,也极似暗绿色的海底,一丝阳光也透射不进来。葱绿的草丛,叶子上还含着露珠。眼前的路越来越昏暗,明明是清晨,应该越来越亮才对。

    我屏住呼吸,向前走,在转弯处,惊呆了,竟然有分岔路,而爷爷他们走的是哪一条呢?看着、山上山下,全是绿叶茂密的树林,人整天就是在树林里走,从树叶稀疏的地方望去,近处的山布满了树林,现出了一片浓绿。远处的山也布满了树林,还有昏暗。似乎怎么走也走不出来。

    要说这分岔小道,地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草,两条都有被踩过的痕迹,根本无法确认哪条才是通向神庙的路。这时候,我慌了,急着原地转来转去,都怪自己,平时少锻炼,现在可好了,连岁数已大的爷爷奶奶都跟不上,说出去这不很丢脸?

    “吣吣~”“沙沙~”

    茂盛的野草两旁突然响起怪异的声音,我开始忐忑不安,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怕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心像怀揣着一只小兔子似的乱跳,惊恐的环绕四周,而此的树林正好一片死寂,就连风也没有。头皮开始发麻,想起老人家常常提起的鬼打墙,就是迷路,在同一个地方,转来转去,还是走不出去。问题是我还没走,就感觉出现这种情况。

    “噼里啪啦~”

    远处传来爆竹声,犹如抓到的救命草,随着响声选择最上方的路走去,没一会儿就看到了许多人不停的跪在地上叩头。

    我还看堂妹靠在一旁的大树,手是伸起的,似乎牵着谁的手一样。这时候,爷爷人群中走下来,看到我,一脸疑惑,又看看上方,皱着眉头对我说“我不是叫你看着妹妹吗?怎么到这来了?”

    我一惊,我什么时候听到爷爷的吩咐了?而且爷爷确定刚才的人是我吗?爷爷没等我开口,就拉着我上到堂妹那里,堂妹看到我,也很吃惊“姐姐,你什么时候离开的?”

    爷爷还没等我解释,就走下去,我看着堂妹一旁,一股白烟犹如人影站立着,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刚才鞭炮的烟雾,我一惊,连忙拉过堂妹,那股烟在一瞬间就消失了,此时的我心乱如麻,额头开始渗出冷汗,看着不少的村民还在跪拜上方的朱红色的神庙。

    我拉着堂妹偷偷从一旁的野草边溜上去看,只见那朱红色的神庙在朦胧夜雾的笼罩下,像一幅飘在浮云上面的剪影一般,显得分外沉寂肃穆。

    神庙大概也只有两米高,只有一间小屋子那么大。里面还供奉着金黄色的佛像。神庙门前,左右是两座灰色的石像,大概七十公分这么高,左边的是个慈眉善目,白须白发的老人石像,看样子就是爷爷口中的土地神。而右边就像平时常见的观世音,细梅长眼。在他们两者中间立着烟坛,专门上香的。烟坛下边是一张小石桌,桌上放着苹果,橘子,还有这个煮熟的鸡鸭,估计这是供奉的。

    我看着那具土地神,表面上看是慈眉善目,但看久了特别的别扭,脸色的笑容有些扭曲,像什么,像个撞邪的面孔,是狰狞着的面孔,五官几乎融化在一起。我不禁打了个寒颤,那两尊根本不是什么神像,而是很诡异的石像。他们脸上根本不是温和的笑而是邪恶的笑!

    我看着两尊石像后面,是微隆起来,就好像是坟墓般,这些村民信仰了一辈子的神佛,难道就分不出真假菩萨吗?哪有菩萨会在半山腰的?

    “姐姐!”堂妹突然抖动我的手,指着前面的石像说道“那看,菩萨后面站着个白色的人!”

    我一惊,朝堂妹的视线看见,石像的后面却是站着半透明的人,而且还是缝乱的长发垂直下来,遮住了五官,全身白色长袍。看到那个“人”不正是在我来之前牵着堂妹手的那个吗?我惊心胆颤,立刻抱起堂妹跑下来,跑到还在跪拜的爷爷奶奶旁边,拉了拉一直拜个不停的奶奶,但是她并没有理我,依然双手合十,举过胸、额、头,然后平扑在地上。

    我惊呆了,抬起头看着上方,只见那个缝乱头发的半透明的“人”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只血红的眼睛,嘴角上翘,整个脸庞开始扭曲,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还伸出苍白无血的手,轻轻的朝我挥了挥,嘴里好像还念着“孩子...我的孩子...”

    我心惊,全身疙瘩都起,只见堂妹像被勾魂似的竟然一步一步走上去。上面的人影似乎笑得越开,原来她不是对我招手,而是我身边的堂妹!

    我全身颤抖、冷汗直冒、心在嶙峋的胸腔里面扑扑乱跳、两腿都吓软了,这是脑子一发热,上前把堂妹紧紧的搂住。

    上面半透明的“人”见状,狠狠的瞪着我,两手伸起,开始张牙舞爪,朝我飞来。我紧紧抱着堂妹弓着腰紧闭双眼,这次真的死定了....。

    身上感到一阵冷风袭来,许久,睁开一看,村民依然在跪拜着,而那个半透明的“女人”已没了踪影。

    这时爷爷站起来,面色凝重的看着我,嘶哑的问道“丫头,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我惊恐的点点头,爷爷赶忙拉起奶奶,可是奶奶似乎中邪了似的,不肯起来,依旧跪拜。我和爷爷面面相视,放开堂妹,和爷爷同时把奶奶拉起来。

    奶奶被迫拉起,不满的恶瞪着我,堂妹却睁着天真无邪的双眼,伸出小手拉着奶奶的手说道“奶奶,奶奶,你这样看着姐姐好可怕哦!”

    奶奶突然全身哆嗦了下,换成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看我和爷爷“怎么了你们?”

    爷爷叹了口气转身说道“快收拾东西吧,我们还是到那边的山拜山神。”

    奶奶一脸不解,不停的追问爷爷怎么回事,而且这些人怎么一直跪拜不停,像失了魂似的。爷爷捡好东西,拉着一直在旁边玩耍的两堂弟,匆匆忙忙下山,留下那群人还在跪拜。不是我们不肯叫他们,而是根本叫不醒。

    一路下来,阴风阵阵,两旁的树林时而响起啾啾吱吱的声音,不寒而栗。小堂弟抬起圆圆的脑袋,疑惑的问爷爷为什么不烧了鞭炮。爷爷听了,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几眼,似乎想到了什么,拿出一大卷鞭炮往回走“你们跟着我,我们回去,把这鞭炮烧了,看看他们能不能回神!”

    爷爷说完,我和奶奶牵着堂弟妹跟在爷爷身后,不一会儿功夫就回到了那座神庙,看着几十个村民依然忘我的跪拜,有些怜惜。爷爷悄悄上到朱红色的神庙前面,摆上鞭炮,还好我们的鞭炮是最长的,足足三米,摆在村民的两边。看着爷爷准备好了,我们就往后退到树旁,看着爷爷拿出打火机,点燃鞭炮立即跑下来和我们回合...。

    “噼里啪啦...嘭嘭...”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把还在跪拜的村民拉回神来,他们一个个惊慌失措的站起来,还有的不停的臭骂是谁搞的鬼,几分钟后,鞭炮最后一声巨响,整座山都在回应“嘭!”

    村民们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捡好自己带来的东西准备回去,而自己刚才的失魂跪拜没有印象一样,临走前还不忘了对着神庙鞠躬。

    看着大家相安无事,我们也跟着离开。只是回到半路的分岔路口,我总感觉到在幽暗的树林里面有一双冷冰冰的双眼一直瞪着我,瞪得背后一阵发凉,头皮发麻。

    半山腰上的神庙,你认为真的会是神吗?你可知道,每年过年回家,祭拜山上的山神是不是真的呢,还是祭拜的根本就是一座孤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