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鬼庙(3)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5:13本章字数:5444字

    半山腰的神庙底下会埋着什么?

    第二天大清早,爷爷把昨晚带回来的狗遣散。和各自村民联系一番后,决定请个风水师。快过年了,不把那些东西驱除,是无法迎来新的一年,或许这只是老一辈人家的观念。

    上午十点,爷爷带着我到昨晚狗聚集的小山丘上和其他派出了的村民会合,除了三五个是粗汉外,其他的都是老头子,只有我一个女孩,年龄最小。

    今天天气很不错,格外晴朗,虽然有太阳,但是空气依然寒冷,而阳光被厚厚的云朵遮挡,只能感到微微的温暖。

    “风水先生来了!”不知是谁嘶哑的喊了一句,我们纷纷往下看,看到一平头男子穿着灰色长袍肩上扛着布包,缓缓朝我们走上来,有点民国时期的味道。不一会儿,他来到我们面前,只见他刺猬头,眉清目秀的,身子有些消瘦,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清爽,干净,怎么看也只有二十来岁,风水师?

    大家都不敢相信是这么年轻的后生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风水师看到大家讶异的表情,笑了“我叫秀山,哲郎是我爷爷,他年事已高,不便出门,就由我来替你们看看。”

    一满脸皱纹的老爷爷打量着他,笑呵呵说道“我看你长得挺清秀的,不知可否和我们家小女联婚?”

    秀山脸一红,傻笑一声,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老人家,您说笑了,我是来帮你们看风水的,不是来看婚姻的。”

    那个老爷爷不依不挠,斜着眼“你看风水?看你这毛头小子会有这么大本事?虽然是哲郎的孙子,不是我们信不过你,是看你太年轻,怕看不好,更何况那不是一般的风水,还要驱鬼除魔呢!”

    只见秀山呵呵笑道“我虽年轻,但从小就跟在爷爷身边学习,虽然及不上爷爷,不过也不会差,不过除魔这事,还真不归我们风水师管,虽然我们的学术与阴阳打交道,但驱魔嘛,我只备有避邪之物。”

    “这...”在场的老爷爷有些恐惧的面面相视。哲郎风水师不仅会看风水而且还会驱鬼邪,但是这个年轻仔只看风水不驱邪...。

    秀山抿着嘴笑了笑,从布包里拿出个朱红色罗盘,对着对面的山看了看,皱着眉头,脸色苍白,额头还冒出细细的汗水。

    爷爷和村民见状,不解的跟着看着对面的山,又看看秀山微抖着身子,也跟着抖起来。

    只见秀山抹了一把汗,转过身看着我们说道“你们在那山建神庙的时候是不是没有请人来看过风水?”

    其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爷爷点点头“大家都见那里有两具像观音的石像,就以为是佛,所以就找了些村民来建了个庙,刚开始祭拜的时候,放上去的贡品竟然一转眼就不见了,我们都以为是神仙显灵。”

    秀山摇摇头,“这下可遭了,那里正好是山的凌角,阴气最重,而且底下可能埋着很多死尸,你们给他们建了个庙,都把他们给招出来了。”

    “那怎么办?”

    “挖坟!”

    一听到挖坟,全身就起疙瘩,恰好一阵冷风吹来,大家都不停的搓着冰冷的双手。只见秀山突然走到我面前,掐指算了算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我爷爷“这是你孙女?怎么命运一片空白阿?”

    爷爷一愣,把我小时候的生病的事情告诉了他,他点点头,如果今天之内要把那座鬼庙移平,可能还得靠我,因为我看不到命运,应该不会被冤魂附身。

    风水师秀山吩咐村民回去准备好工具之后就匆匆来到半山腰,说是中午,阳光一点儿也照不到这片树林,阴森森的,甚至还有一些白雾围绕。我们这一行人,加起来才十个,上午的时候明明超过二十,谁知一些老爷爷胆小不敢来了。

    我们上到朱红色庙前,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庙内里的金佛坍塌之外,其他一切正常。秀山拿着罗盘看了看四方“此地是阴煞,鸟虫都不敢靠近,再加上你们给他们建了庙,更是一片清净,连虫声都没有。别说是天黑,就算是白天,也会出现不祥之物,所以你们要小心。”

    我站在爷爷后面,大家都在东张西望,而我只是看着庙前,记得昨晚是看到前门上挂着红灯笼的,可是今天上来一看,啥都没有。这时候,一阵冷风袭来,我隐约看到下面陡坡旁,一个白衣服女人站在那里,枯黄的脸上可以看出有少许的担忧,我认得她,是昨天祭拜山神碰到的那和孤魂。她发觉我看到她,就朝我招招手,示意让我下去,我看着她,像失了魂似的,走下去,走到孤魂前方,孤魂一下子躲到树的后面去,刚想过去,就听到个空洞的声音“别过来!”

    我这才想起了,一般的孤魂野鬼是怕人的,人七分鬼三分,没有特别重的怨气,是无法接近人类的,不过靠不靠近也是看他们想不想,或许她是因为不想让我看到她恐怖的脸吧。

    “请你,告诉大家,让他们快点下山吧,那里有两个厉鬼,会害人的!”大树后传来幽幽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毛骨悚然,虽然那魂没有恶意。

    “丫头,你在下面做什么,快点上来!”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就听到爷爷叫。而那孤魂一下子没了身影,换成是野草被风吹动的声音。

    我撇撇嘴,走上去,秀山则是抱着罗盘笑脸盈盈的看着我,看得我满脸通红,不敢直视他,只见他走到我旁边,很小声的说道“刚才那鬼魂,你曾经帮过她吧?”

    我一惊,连忙躲到爷爷后面,感觉这个风水师有些神秘,他笑着看着我,嘴唇动了动。很奇怪,我竟然知道他说什么,他说那女鬼说的话都听到了,等这事情解决后,就去帮那孤魂超度,这也是报她刚才来报信之恩。

    但是,能不能活着下山,就说不清楚了!

    秀山突然放好罗盘,从肩上的布袋里掏出两枝干枯的树枝,放到庙前的两具石像上面,“这是五十年的桃树枝,放在碑前可以避免有冤魂出来吓人!”

    “碑前?”爷爷和大伙儿惊呼,个个面子凝重,来到石像面前,怎麽看都不像墓碑啊!秀山走过来,笑道“这两具石像,其实就是墓碑,只是他们是照着人类生前的模样刻的,置于你们为什么会把它们看到像是菩萨,是因为这东西已经有一百多年了,而坟墓的主人肯定是被害死的,所以死灵就附在石像上,其实只是障眼法,等等你们看...”

    秀山说完,指着两具石像,只见石像低端窜出一股青烟,而原本像慈眉善眼的土地公公瞬间变成凶神恶煞的老头,犹如魔鬼般,凸出双眼,狰狞着面孔,而像观音的石像,瞬间化成个清秀的女人,头发扎着辫子。我一惊,这不是昨晚在半山腰向我招手的女魂吗?如果不是那只灵性的狗,估计我的魂魄就被招走了。

    秀山掐指一算“你们赶紧把把他们的分挖出来,趁天黑之前,要找到尸骨,或者棺材,不然大家将下不了山。”

    “挖出来又能怎样?”一老爷爷问道。

    “挖出来先放到于家,于家的风水能镇住这两冤魂的怨气,等过完年,挑个太阳火辣的日子,找个东南位置,重新给他们建个墓穴,不然这两东西吸收日夜精华,和人畜生的精气就会出来害人了!”

    我一惊,脑袋一片空白,什么,竟然把尸骨挖出来放到我们家去?而且大过年的,竟然搞两具尸体来,有没有搞错啊!

    我不高兴的扯着爷爷的衣角,爷爷沉思了会“好吧!”爷爷竟然答应了,如果出现什么情况,我们就成了冤鬼了!

    没等我发表意见,跟来的几个粗汉拿着斧头,铁楸开始挖起来,先挖的是左边的坟墓,就是那个化成土地神的坟。

    这时候,忽起狂风,周围的树木沙沙作响,远处不少的鸟类一下子腾空飞起,消失在蔚蓝的天空。这下可好了,除了他们挖地的声音“乒乒乓乓”之外,就没有其他声音了。我提心吊胆的看着他们挖坟,总觉得阴风阵阵,不寒而栗。

    风水师秀山突然走到我前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有些害怕,总感觉他不是好人,就在想离开的时候,竟然看到秀山的右眼眼珠有一丝血红,他....。

    我害怕的赶紧走到爷爷旁边,他根本不是真正的风水师!

    “风水先生,你来看看,这是什么?”一大粗汉喊道。

    秀山靠过来,发现墓穴里埋着一些瓷碗,瓷壶,“难道是古董?”一老爷爷说道。

    秀山跳下墓穴,捡起其中一只瓷碗,看了看,皱着眉头“不是古董,你们看,这些碗底印有日期!”爷爷接过瓷碗,一看,“2000年11月!这...”

    秀山弯下腰,摸了一把黄泥凑到鼻子闻了闻“这墓穴被人动过,这里没有死尸,有可能是盗墓的,把文物都拿走,为了不让人知道,故意把这些瓷碗瓷壶放这里埋好,做起假坟。”

    “那怎么办?”

    “没有理由,罗盘竟然测不出磁场在哪!如果天黑之前不把尸骨挖出来,就麻烦了。先不管这个,看看女方的墓穴是不是也是假的!”秀山从墓穴里跳上来,指使那几个粗汉去开挖右边的坟墓。

    我突然感到背后一丝阴凉,回过头,里面除了坏掉的金佛,还有香坛外,什么都没有,而且这几个老爷爷都在看着粗汉挖坟。难道是错觉?就在我扭头回来的那一刻,去看到个半透明的男人,戴着黑色礼帽,身穿黑色唐装,而没有下半身,只是脸色青黄,好像是长苔青般,他竟然伸着鼻子一直看着前门的人在挖坟。

    我又害怕有好奇,那东西似乎不会害人,不然干嘛躲在庙里偷看他们挖坟。我转过身,走进去,他似乎不知道我能看到他,瞪着圆圆的双眼,不停的看着门前被挖的坟墓。

    我走进去,咽了咽口水很小声的说“喂~~”

    他听到我的声音,愣了一下,伸出半透明的手指着自己的脸“你看到我?”声音非常空洞漂浮,犹如一阵微风吹过。

    我惊心胆颤的点点头,发现这魂挺可爱的,只是为什么没有下半身?仔细一看,发现他的五官有点像谁,虽然爬满了青黄色的青苔。看样子应该也是个眉目清秀的偏偏公子。

    “你真能看到我?”他不敢相信的问道。

    我点点头,定了定神好奇的问道“你在这里看什么?”

    “我...我是看你们有没有挖出我的尸骨,我下半身不见了,要找到才能投胎。”他幽幽的说道,脸上带着淡淡的悲伤。“你真的能看到我?”他又继续问。

    我很肯定的点点头,只见他的绿脸突然狰狞起来,惊恐的瞪着我身后,半透明的手颤抖的指着我的背后“...你...你快点离开!”说完一下子化成青烟消失了。我好奇的回过头,发现身后正站着个披头散发,张牙舞爪的女人死死的瞪着我。

    “啊!”我尖叫一声,爷爷和秀山马上近来问我看到了什么。我说看到一个可怕的魂,好像长长的头发,红色衣服,没有脚,样子很凶,好像和我有什么仇似的。

    秀山拿出罗盘“哎呀!”一声,一拍脑袋“不好,快停下,别挖了!”

    几个大汉被秀山这么一叫都愣了下来,此时的天突然刮起大风,而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飘来朵朵黑云,一下子黑云密布,狂风四起。

    “怎么回事,风水先生!”大家感到一阵阴凉,连忙丢下手中的工具跑到庙里来,围着秀山问道。

    秀山揉揉鼻梁,我站在他旁边,清楚的看到他的右眼眼珠真的是血红血红的。而眼筐外似乎有一块透明的东西,只见秀山伸出食指把那透明的东西往眼里推了一下。这下我明白了,那时隐形眼镜!可以改变瞳孔的眼色。

    秀山从布袋里给每人掏出一把红色的米“这是驱邪的,今天赶紧下山,呆会会下大雨。而这把米不能洒了,回去之后找个东西放起来,放在身边,记住,一定要寸步不离,不然发生什么事情我就负责不起了!”

    “那,那尸骨怎么办?”一粗汉脸色苍白,很明显是在害怕。

    “我算了算,年初五吧,年初五你们还相安无事的话,继续来挖坟,如果不来的话,就会遭天谴,因为你们都挖过了。”秀山边说边发红米,最后一个到我面前,笑着对我说“抱歉,你不需要。”

    在一旁的爷爷有些怒了“我孙女怎么不需要了?”

    “没有了!”秀山淡淡的回答,差点把爷爷惹怒。只见秀山平静的说“今天开始,我就住你们于家,直到年初五,我来保护你孙女怎样?”

    保护我?我看他是图谋不轨,他一不是真正的风水师,二能和我一样能看到孤魂野鬼,三他的右眼是红色的,简直比鬼还可怕。

    “好!”爷爷竟然一口答应了。我吃惊的看着爷爷,爷爷平时是最谨慎最冷静的一个人,怎么能答应这个冒牌的风水师呢?

    “轰隆!”天空忽然雷声阵阵,接着闪电一下子把黑云劈开似的。而且风还很大,秀山赶紧遣散大家,大家下山之后还吩咐了句千万别回头,只能各走各路,谁叫都不要搭理,回到家别急着进门,叫家人准备火盆跨过去,驱除跟回来的邪气。

    看着大家四处乱窜,我,爷爷,还有那个冒牌的风水师也急忙下山,才走到一半,天空“哗啦!”一声,顿时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一下子全身湿透。

    雨越下越大,根本无法看清楚眼前的路,就在转弯角,我们惊呆了,原本有一条小路的地方竟然是一片树林,而且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看着都毛骨悚然。

    “是鬼打墙!”秀山说了巨,冒着雨水从扛在肩上的麻袋掏出一把糯米往前面的路一撒,可是没用,依然烟雾蒙蒙,什么也看不清。

    我感觉全身发冷,加上冰冷的雨水打在身上很疼。爷爷苍白着脸,嘴唇冻得发紫,哆嗦的看着依然冷静的秀山问道“怎么办,风水先生?”

    “别着急!我在和他们对话,如果他们还是不放我们下山的话,我就彻底消灭他们!”听他的语气,感觉他有些生气,也许如他说的正和那些东西通灵谈话,可能不太顺利,让他有些火气。

    这时候,我突然觉得左耳很冰冷,偏过头,发现是那个长满青苔的半身鬼魂,他不停的朝我吹气,见我有反应,就说“快,快跟我来!”

    我拉了拉爷爷,秀山好像也听到,偏过头,看着那个半身魂,半身魂一惊,连忙躲在我身后,只见秀山淡淡的开口“别躲了,我不灭你。你赶紧带路!”

    灭?这个风水师不是说不驱邪的吗?为什么总是听到他说消灭?半身魂听了秀山的话,抖着身子飘到前面带路,不一会儿,我们竟然下到了公路,而大雨也下小了,我们就这样冒着雨跑回去,而那个半身魂竟然也跟到家门口,只不过进不来。我见他可怜,恳求秀山想办法,秀山只好从麻袋里陶出个白色小陶瓷瓶,只有拇指般大小,嘴里念念有词,把他收了进去,这个场景我见过,就像齐明的爷爷在收拾无头尸后来到阿姨家的二手房,也是用同样的手法,把附在小辛身上的冤魂收到瓶子里去的,难道他是道士?

    他把收好的半身魂,没有贴符,而洁白的壶底已经画有很细小的咒文,这个我也很眼熟,对,是南雪渗曾经在墙壁上画过的咒文。他,是阴阳师?

    秀山把壶交给我,给我自己保管,不能在屋内把他放出来,否则就会灰飞烟灭,因为我们家周围有四圣兽。他没有恶念,一心想找到自己的下半身,所以放着也没事。我现在才感觉到这个神秘的假风水师也有好人的一面....只是,鬼庙的事,我们只好等到过年后才处理了。

    可是为什么,今年过年不仅多了个陌生人,还多了只只有上半身的鬼魂?而鬼庙底下究竟埋着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