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篇前语

    更新时间:2018-11-20 18:00:31本章字数:1659字

    大概一年前,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在德国电视上看过一个介绍中国教育制度改革的专题报道。其中有一段情节,因为是原版录像并没有经过翻译加工,我一个学中文的朋友叫我来看,顺便口译给他听内容。那段录像我看了之后,记忆犹新,久久都不能安睡。

    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某小学为了让孩子们从小就接触“选举制度”,一改以前班长、班级委员由老师指定的惯例,变为由全班同学推选。

    我不知道大部分中国人是如何看待在君主立宪制或是民主共和制下面的选举形式的,至少我到了德国之后是花了一年的时间学习历史、国情,才稍微了解了一些德国的选举制度,期间也无意了解到了一些它和美国选举制度之间的差异。在这里,我不想对它们做深入的分析,我只想说,我个人绝对不是“选举制度”的崇拜者。

    而其中的原因,就在我看到的那个专题报道中有着深刻的体现。

    在这个小学班级最终的班长竞选中,有两位候选人,一位身高稍微高一些,长得圆乎乎的,是个很受父母溺爱的小胖子,还有一位相比较就又瘦又小。这个专题报道主要是以这个小胖子的视角来拍摄的,所以拍摄了很多他在参加最后竞选之前,在家在父母的陪同下,做的一些“幕后工作”。

    父母笑吟吟地教那个小胖子,要如何攻击对手的弱点,才能打到对手,赢得竞选。小胖子一边背台词,一边被父母和摄像机烦得要命,自己躲回屋子里去了。第二天,小胖子果然不负所望,用清楚犀利的台词说得对手哑口无言。

    至于最终这个小胖子究竟有没有当选,我忘记了。但我却忘记不了,当时一起看完这段录像的朋友的评价:“原来中国的孩子也变得越来越‘好斗’了。”(他当时用的是aggressive这个单词。)

    竞争意识这种东西,究竟是好的还是坏的,我说不清楚。但是至少我还分得清楚,竞争有良性竞争和恶性竞争两种性质。如同运动员比赛,就属于良性竞争,大家同一起跑点,同一条件下开始,赢了比赛的自然欢喜无比,输了比赛的至少还有fairplay的安慰。而因为胜利者的位置只有一个,所以想方设法把对方拉下马,这种就绝对是恶性竞争。

    在欧美许多国家,甚至日本,Mobbing这个词越来越受到社会的重视。这种集团欺凌事件,不论是学校,还是工作岗位,已经渐渐成为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了。而这个问题要是去溯本寻源,不难发现,它多多少少是由恶性竞争产生的不良循环导致的。

    我觉得学生时代,尤其是初中、高中这六年,是一个人一生成长最重要的阶段,往往这个时间留下的创伤,是会造成人一生性格的扭曲的。我生活中就接触到过不少被排挤、被欺负的孩子:有些痛苦挣扎,只能看心理医生,要一生吃治疗忧郁症的药;有些受不了压力甚至自杀了;有些堕落了,自暴自弃,用烟酒麻醉自己;更有一些心中苦闷发泄不出来的,甚至变本加厉去欺负别人。

    在国外生活,我常常想到的就是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那么想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就必须要看到“其精华”和“其糟粕”的地方。中国的社会以前是一个非常注重集体利益的社会,常常用“枪打出头鸟”这样的方式来压抑人们个性的发展;但是随着近年来中西文化交流越来越密切,中国人也越来越重视人们的个性发展了。只是,什么事情都有个“度”的问题;太过要求统一,不强调个性是不好的;但是太过强调个性,会造成严重的“个人主义”泛滥,也绝对不是件好事。过犹不及,过犹不及啊!

    因此,就引发了我想以“过”为题,来写一个故事。在背景设定上,我借用了日本的社会制度,原因有三;一是,我自己本身是漫画、轻小说迷,所以觉得这个构架用起来十分得心应手;二是,日本社会与德国社会在某些地方很像,适合写我想要写的故事;而第三点,是一点点小小的私心,希望我写的那些故事永远都不要真的在中国的学校中上演。

    ***

    那么最后,作者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P.S.关于我乱用标点符号的问题。

    读者们开始读的时候,就会发现,通篇我都在用两种引号。“”是正常对话和强调之类的,「」是个人内心的想法。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因为全文中会涉及到大量的内心描写;本来想用(),但是后来觉得,万一要是还想注释什么,就会更麻烦更混乱了;因为心里的想法毕竟是没有说出口的语言,所以最终还是决定用另外一种引号来标识了。